花2000元买一张脸?捏脸师告诉你「月入十万」的秘密

后浪研究所·2021-10-07
你想要的样子我都有。

封面图

前段时间,微博上一则 “兼职游戏捏脸师月入过万”的话题引起热议,一位95后广东游戏捏脸师表示,游戏捏脸数据需求量大,普通原创作者月入上万,优秀的创作者一个月能赚6-7万。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整形、美容、服装,人们总愿意为修饰外表付出金钱和时间。这份爱美心理,在虚拟世界中也是一样。 

随着游戏产业的发展,开放式概念游戏日益普及。 除了核心玩法、机制设计,游戏厂商们还学会了从其他方面吸引玩家,自由地改变外观、定制家园,一切如你所愿。 

当游戏赋予玩家的自由度越来越高,游戏系统里自带的脸模,已经无法满足玩家们的个性化需求,捏脸师这个职业也应运而生。

捏脸师HC-DEVIL在和平精英中还原的Lisa 

游戏5分钟,捏脸2小时,谁都希望独一无二。 玩家们追求个性化、差异化的游戏体验,首先就从外观开始。有人愿意花上二三十块买一张虚拟的脸,甚至花上千元请专门的从业者为自己定制脸模。 

我们找到了捏脸师HC-DEVIL,28岁的他,作为全职游戏捏脸师已超5年,正在经营自己的同名原创捏脸品牌,店铺一个月的流水高峰期能做到10来万。从高中开始发展捏脸爱好,到现在正式把捏脸作为一项事业发展下去,他见证了这个行业从无到有的过程。 

眼下,元宇宙(Metaverse)概念大火,这个19年前由美国科幻大师尼尔·斯蒂芬森在科幻小说《雪崩》中提出的概念,被扎克伯格认为是下一代的互联网。 

在HC-DEVIL看来,捏脸算是“元宇宙”系统里最基础的项目。未来,人们在虚拟世界生活、工作、玩乐,第一步就是定制自己的外观,而他自己就像电子世界里的整容医生。

以下为HC-DEVIL的自述。 

花2000元买张脸?做这行得懂人心

  “ 捏脸”是一个通俗的说法,捏脸师的工作本质就是“3D建模”,只不过我们专门做细分的脸部模型 。 迄今为止,我差不多做了 5年的全职捏脸师。 作为追求完美的”处女座“,我一款作品大概需要花8-12个小时,会花较长时间去打磨作品 ,目前店铺里 80%-90%的作品都是我独立完成的。 

在过去,角色模型(也就是皮肤)的研发和销售是由游戏公司一手掌握的,但随着游戏体量不断做大,游戏类型不断增多,游戏系统里自带的几套脸模,已经无法满足玩家们更多的个性化需求。后来,游戏公司就开始尝试一些共享经济体的模式,把游戏产业变为一整条生态产业链,每个细分的领域都能养活一批从业者——捏脸师就是其中之一啦。 

永劫无间捏脸作品,仿《斗罗大陆》角色千仞雪 

外行人可能很难理解,为什么有人会花高价购买捏脸数据?这个问题类比一下就像——大众也很难理解富豪为什么会高价购买艺术品。任何艺术类产品都是由专业人士投入大量时间精心打磨的,售价都不会很便宜。艺术类产品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价,有人愿意花上几万块买一件艺术品作为收藏,那么,它肯定是有某一个独特的地方能够打动你,或者它背后还蕴藏着更深的价值。 

想要完整地学习3D建模技术,周期一般在一年半到两年,如果只学做脸模,周期差不多三分之一(因为不需要额外学习衣服和体型建模)。初学者的话,大概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就能掌握捏脸系统工具。和传统的全套建模系统相比,学习成本要少很多。 

HC DEVIL的捏脸作品 

我在做捏脸产品时不光注重技术和美观,也会去认真钻研和思考,怎样才能做出更多人喜欢的脸模产品,也就是受众率的问题。同样都是俊男靓女,有的产品就会额外受欢迎,有的关注度就没那么高。所以捏脸这一行,不光要掌握基础技术,想要做好一件美术产品,让更多人喜欢,还需要懂点心理学、哲学、懂数据统计和分析、懂人性等等。这个需要天赋和艺术细胞,也需要广泛的学习和积累,来提升自己的认知。 

现在用户购买捏脸数据越来越追求差异化的用户体验,我出绝版和定制的脸模,也是基于这些用户的需求来去设计产品。高级定制一款作品可能要1000-2000元以上,根据难度而定。也有不少用户朋友愿意花这个价钱支持我们的作品。 

定制类需求的客户,会提不同的要求 ——有的会直接发给我一张照片,想在游戏里捏一个明星或者他喜欢的虚拟角色,比如在《永劫无间》里还原一个《阴阳师》里的酒吞童子;再比如有的男生把他女朋友的照片发给我,让我在游戏里还原;也有的人描述比较泛,他会告诉你一个理想的感觉,要温柔的、善良的角色,我就会通过我的经验,根据她们的需求点来设计制作。 

在天刀手游中还原明星朱一龙的脸 

发定制需求的“甲方”,基本没有很刁钻的。 定制价格并不低,愿意为捏脸数据付费、能承受起这个价格的用户,收入水平一般都不错,大多数素质也挺高,不会刻意刁难你。我的定制服务好评率高达99%,我都尽力把作品做的更像,让用户满意。毕竟高消费水平的用户也都不傻,你敷衍地做,试图割韭菜,那他们也绝对不会找你第二次。 

近一两年,定制的需求越来越多,《和平精英》刚爆火时,我推的几款淘宝产品都是爆款,很多人开始关注我的店铺,问能不能做定制。 从商业的角度看,定制挺不划算的,建模花费的时间都大差不差,做零售产品花的时间精力和定制等同,甚至一些零售产品,可能比做定制挣的更多一些。但因个人精力有限,很多定制的需求我都拒掉了。 

给玩家做电子整容,“元宇宙”中的基础项目

捏脸作为一项爱好,我从高中时代就开始接触了。 那时, 我就预感捏脸可以作为一项产业发展,但那会还太年轻,加上学业繁忙,我并没有在那时就开展这项事业。 

我上学期间学的专业是美术相关,阴差阳错,毕业后去了某互联网大厂做市场营销 ,业务合作、市场操盘,这些和我本专业都没太大关系,不过也因为这几年积累的经验,我渐渐理解了生意该怎么做,学会了如何把兴趣变成一门生意。

在2017-18年是端游和手游的分界线,我们捏脸行业也渐渐从PC端过渡到移动端。 

我做捏脸这一行的启蒙是易厂的游戏。但名声和影响力,最早还是鹅厂和度娘帮忙打响的。 2018年,鹅厂的一款MMORPG开放世界手游(指角色扮演类)《龙族幻想》非常火。作为当时携带捏脸系统规模最大的一款游戏,它也带火了很多附加产品。 

鹅厂策划了一期“捏脸大赛”,形式类似选秀大会,野生捏脸师们展示作品,在游戏中由玩家共同投票,选出最受欢迎的“一张脸”。 这个活动达到将近几百万次的曝光,我拿了第一名。作为比赛奖励,游戏方还专门在大厅场景布置了一个展示牌,展示我的作品并附上我的id:HC-DEVIL。 

龙族游戏大厅的捏脸作品展示

龙族获奖的捏脸作品

获奖了之后,我信心大 增。 龙族幻想为我积累了早期的知名度,也让我觉得——捏脸师这一行是有前景的,并且我有这方面的天赋和专业能力。 

随着开放世界理念的游戏不断火起来,玩家们个性化定制的需求也会更强烈。 最近有一个比较时兴的概念——元宇宙(Metaverse),其实捏脸算是这套系统里最基础的项目。未来,人们在虚拟世界生活、工作、玩乐,第一步就是定制自己的外观。你呈现在他人眼中的外观,就是你理想中自己在虚拟世界中的形态。 

开放世界游戏会给予玩家很高的自由度,让你能够完成个性化定制。你能在游戏里建房子、搞厨艺,也能轻松改变自己的外貌。 

游戏猎魂觉醒中还原的《巫师3》主角

起初发布捏脸展示视频的同时,我也发布过一些捏脸教程,总结了一些人像素描相关的基础美术理论,其实整容师和我们用的是一套体系,当然你也可以当做我们是给玩家做一个“电子整容”吧。 

2018年,我就在某宝上经营了自己的捏脸店铺,算是国内最早一批做捏脸生意的人。这行要做起来也挺不容易,懂建模的人不一定有美术天赋,两项都具备的人不一定懂市场营销和经营。恰好我的履历兼顾了这三方面,作为同行中既懂技术、又懂生意的人,目前还算做的比较成功。

我们团队目前有2位线上兼职,3位全职,经营着“小本生意”,基本维持着日更的速度,发短视频、同步上架淘宝店铺新品。 

HC-DEVIL的开发环境 

兼职的捏脸师,大多是在校大学生,或者在职人员。要求是有美术基础,时间多,且对这一行也感兴趣,想多一份额外收入。很多人会找我做兼职,功底比较好的作品我就会采用,进行合作销售并分润。但兼职终究只是利用闲散时间,没有网上传的月入上万那么夸张。我只能说这行是靠专业积累吃饭的,有一定的门槛,收入有一定含金量的,会比进厂打工收入高一些,还是得长期磨炼专业技术、持之以恒。 

说实话这个行业挺“肝”的。我经常要跟进新游戏,花上一到两个星期适应新游戏的系统。 不同的游戏之间捏脸数据是不通用的,等一款手机游戏渐渐凉掉,用户都跑去了新的游戏,我们也要跟着转移阵地。 

游戏产业瞬息万变,捏脸这一行也是。 

你以为做盗版数据,能很容易赚到钱吗?真不见得

目前我的店铺上架的产品也有几百款了,一个月的流水,在高峰期能做到 10来万。 你可能会问,捏脸这个小众新兴行业,市场是怎么定价的呢? 

我的答案很简单——脸模定价就按市场3D人物建模的三分之一计算。比如一般像王者荣耀这样的手游,皮肤定价68元、88元、168元都有,那我们只做脸部模型,价格就定在三分之一。所以淘宝店铺上架的零售产品均价都在20-30元之间。

HC DEVIL的某宝店铺首页 

做到现在,我也差不多做到淘宝捏脸业的头部商家了,我不一定是这行里最挣钱的,但在业界也有一定口碑和影响力,不论是做正版还是盗版捏脸数据的商家,做的久的都认识我——我平时也会和很多原创捏脸作者交流,自然也和盗版商家沟通过,如何让捏脸这个生态产业链良性发展。 

你以为做盗版数据,能很容易赚到钱吗?真不见得。 盗版数据确实漫天飞,几块钱一大把,他们直接把原创作者在各大平台上免费分享的数据拿来售卖,门槛相对很低,但也正因如此,同行竞争也会很惨烈。做盗版的成本挺高的,因为他们没有创作能力,没办法做差异化,从产品本身获得优势,只能打价格战——越便宜、销量越多,就越有人买单。 

盗版店铺想做起来,拼的不光是价格,而是销量,有些初入行做盗版的人,没有原始客户积累,大多数靠的是刷单来维持店铺的口碑和热度。 刷单一条大概5-9块,可能你花很多钱把店铺数据刷起来后,还不一定能把你营销的成本补回来,甚至有很大的风险被查封店铺(而且这个成本和风险,会随着做盗版的人数增多并逐步增长)。 

HC DEVIL的捏脸作品 

在去年之前,捏脸一直走的是电商为主,自媒体渠道为辅的发展路线。 但现在趋势有点不一样了,很多新入行的朋友,不靠创作优质脸模配合电商变现,反而从网上搬运一些原创作者分享的免费捏脸数据,在自媒体账号上获取流量,再通过广告变现。这种情况还是挺伤害原创作者的激情的。 

我认识的挺多盗版商家,他们有的原本也是做原创捏脸的,有建模的技术和能力,只不过渐渐发现卖原创比不上盗版来钱容易,就会转向做盗版。现在国内鼓励内容创新,先要让原创内容有钱挣,行业才可能活下去。如果创作型作者被一些做盗版或伪原创的人逼得一个个离场,那行业也就没有新鲜血液了,哪怕是盗版卖家,也会没有产品可卖,做不下去。如果一心想着赚快钱走一些捷径,行业迟早要完。 

把一个不成型的行业做到现在,回顾我的路径,我也总结出了一套全新的商业发展模式。 

现在,我转向自媒体内容平台,打算开拓一条内容和电商并行的道路。除了全职捏脸,我还会主营短视频,在各平台上做内容分发,投稿优质视频,探索创新模式。

HC DEVIL抖音发布的二次元角色复刻捏脸合集 

店铺做大后,我们也会和一些游戏厂商建立一些合作关系。之前我和某些游戏联合搞过社群运营,也做过客户客勤,很了解他们在这方面的需求。在游戏内测时期,我们也会做一些新捏脸系统的测试和优化建议,同时测试期间就会开始做脸模,作为他们宣发的一部分素材,游戏厂商也很乐于给我们带一波流量,完成双向宣传。

HC DEVIL的捏脸作品作为一梦江湖官方的宣传 

我做捏脸一开始,我的产品定位及宣发的渠道,就是面向成年人用户的,有一定收入和消费需求的群体。游戏在未来也一定是面向成年人群体的。

不过,我做捏脸是有道德底线的,和软色情沾边的东西绝对不碰。有的人会发那种“娇羞脸”、“高潮脸”的照片给我,打软色情擦边球,这种“灰产”我都不会接。要规范捏脸行业,传播正能量,这种恶习要坚决抵制。 

我觉得,游戏是随着社会高速发展出现的新事物,总会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电子游戏”给人们带来快乐的同时,也让更多的年轻人因此沉迷,影响了学习、工作和日常生活。而通过捏脸这些游戏内的附加工具,能让拥有各类天赋的年轻人在玩游戏的同时通过劳动创收,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我作为这个新型行业的先行者、测试者,也有义务和责任把这个行业做的更良性、更具备社会价值、更正能量。希望在未来,能让更多有相关兴趣爱好和天赋的年轻人,多一个喜欢的就业选择。因为热爱,所以存在,捏脸人,也要有捏脸魂。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后浪研究所”(ID:youth36kr),作者:嘉婧、薇薇子,36氪经授权发布。

+1
12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

2021-10-0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