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款陪玩平台被下架,陪玩行业末日降临?

伯虎财经·2021-09-09 18:30
陪玩从业者需要重新思考其存在的价值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伯虎财经”(ID:bohuFN),作者:唐伯虎,36氪经授权发布。

点睛:一个刀尖上跳舞的危险行业。

消息来得突然,多个陪玩平台一夜间都被下架。

下架名单包括比心、虎牙小鹿陪玩、欢聚Hello语音、可可西里、咪呀、一派、比伴陪玩等7个知名陪玩APP,重点是“无期限”。

涉低俗内容,与人性做斗争,打“擦边球”,这个行业自诞生之初就争议不断,一直游走在危险的边缘。在对文娱领域的整治力度越发加大的背景之下,有人甚至认为它可能会像在线教育一样面临覆灭。

依附在电竞游戏的生态之下,陪玩从业者需要重新思考其存在的价值了。

1.陪玩悄然兴起

通俗理解,陪玩包括陪玩游戏和语音陪聊。

“陪陪”们在平台窗口展示自己的游戏特长与才艺个性,以小时或者局定价,“老板”们则下单邀约。

语音陪聊始于直播,而游戏陪玩诞生的土壤则是由于王者荣耀、吃鸡等游戏的风靡,以及电竞比赛逐渐受到关注。

游戏陪玩也被认为是电竞和游戏的消费升级。

资本一度靠拢,王思聪就在2015年投资了比心陪练的天使轮5000万,并曾公开充当陪练为其“站台”。找王思聪陪练一小时云顶之弈,标价666元。 

 (图源:网络)

2014年后,电子竞技被一些地区当作产业倡导发展,甚至电竞陪练师也成为被官方认可的新兴职业,大家一度以为这个行业会迎来它的光明。

比心陪练逐渐成为细分龙头,它以电竞陪练为切口,逐渐打通至音频、视频、MCN等业务。据了解,该平台已拥有700多万电竞陪练师,注册用户达到5000万。2021年春节期间,用户访问量超2亿次,游戏下单量超过1000万单。

一些直播、游戏和社交领域的玩家也将触角延申至陪玩圈。

腾讯系的虎牙直播推出小鹿陪玩,YY欢聚时代旗下Hello语音主打“游戏开黑、语音交友”,魔兽视频作者痞子狼创立了捞月狗

它们或以平台形式运作,或以陪玩频道方式嵌入运营。

对这些平台而言,新增一个陪练业务是顺水推舟的事情——边际成本不高,核心用户一致,联动效应强,还可以为中小主播增加收入来源。

2.陪练月入过万

小苹果在2018年就进入了陪玩圈,那时她才大三,觉得反正也要打游戏,还能赚钱就更好。

最初的客户需求比较简单,就是带上分,用好的技术帮助一些用户升级游戏段位。属于“技术陪”。

后来有人纯粹因为孤独要找人玩,所谓的“娱乐陪”也层出不穷。也正因此,女陪玩大受追捧,在数量和收益上都超过男陪玩。一个比较有经验的女陪玩,月收益可能是男陪玩的三四倍。

小苹果暑假当陪玩的第一个月,收入有三千,超过了其它兼职回报。

一次聚会,她把这个赚钱的门道分享给一个待业的朋友,那个朋友兴致很高,专职做起了陪玩,从陪聊、陪玩、到叫醒服务,一应俱全。生意好的时候,月收入基本过万。

为了逃避平台20%的抽佣,这个朋友还私加了一些“老板”微信付款。

但是针对这种“飞单”,平台都会有相应的处罚,严重的会封号。

线上骚扰很多,小苹果没多久就卸载了软件。“一定要你做他女朋友,还有线下陪吃饭看电影,我做不来这些,没多久就不干了。”她向伯虎财经说,“他们太疯狂了。”

小苹果所指的“他们”,不仅包括“老板”,也包括招揽生意的“陪陪”。

有人披着陪练的马甲,干的却是另外的事,涉黄,诈骗——雷,应该就是在这些环节埋下的。

除了小苹果这样的散户,还有很多有组织的陪玩公会。

他们会招募陪玩,收取几百元不等的会费,然后培训接单规则、晋升机制和跟老板聊天的话术等内容。等新陪玩开始接单了,公会还会再收25%-30%的抽成。在公会里,新手陪玩也不小心会成为被割的“韭菜”。

3.炸弹一直在

早在去年,人民网曾发布报道,称比心陪练存在涉黄服务:一些女陪练,借由游戏陪练的名义,向玩家兜售视频裸聊等“深夜服务”,还明码标价,并且已经形成了完备的业务链。

那次被点名批评后,比心陪练发布声明,称接到举报后,第一时间排查,永久封禁涉黄账号超过20000个。

这样的举报并不止一次。陪玩平台们始终是在刀尖上跳舞。

11月,上海市文旅局执法总队对“比心陪练”App提供载有宣扬暴力内容的互联网文化产品的违法行为,依法对其运营企业作出了没收违法所得,停业整顿10天的行政处罚。

除此之外,央视新闻还曝光了一系列“陪玩骗局”。

在那起案子中,诈骗团伙冒充女性陪玩,以谈恋爱为由要求受害人充值玩游戏,涉案金额超200万,61名犯罪嫌疑人落网

这很危险,哪怕是费劲为陪练做职业正名,平台仍然不可避免地沦为藏污纳垢之地。

而这一次,情势变得更加严峻。

根据国内权威媒体新京报报道,此番国内多款游戏陪玩app遭下架,“因严重涉黄”。

发稿前,经伯虎确认,在华为应用商店中,已经无法下载这7款app;在小米应用商店中,相关app已经搜索不到踪迹;而在苹果App Store中,除开一派陪玩、比伴陪玩,其他5款仍可下载。

尽管如此,依然有人在知乎上心存侥幸,认为整治是暂时的,风头一过又会上架。

在伯虎财经看来,监管问题始终是悬在陪玩平台上的一把剑,擦边球不可能永远能打下去,总有触碰到红线的时候。

而从商业模式上来说,陪玩的模式也注定难成大器。毕竟如果只是依靠订单抽成,规模十分有限。

这个行业,能否健康发展,要打一个问号。

(注:文中小苹果为化名)

参考消息:

1、新京报:或因严重涉黄,国内多款游戏陪玩app遭下架

2、界面:当游戏陪练成为一种职业:高收入诱惑下的玩家新出路

+1
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