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路:对接下来20年的四大预测(一)

神译局·2021-09-05
走出你的信仰泡沫。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谁都想预见未来,因为能看清楚未来的意义太大了,谁不想未卜先知呢?但未来真的能预测吗?如何才能预测未来?哪些东西不可预测?未来学家,作家Daniel Jeffries用一篇长文把他的经验和盘托出。而且更好的是,他还现身说法,对未来二十年的发展做出了预测。原文发表在medium上,标题是:The Pathways of Tomorrow: Four Big Predictions for the Next Twenty Years。篇幅关系,我们分五部分刊出,此为第一部分。

划重点:

未来很难看清,未来总是在运动中

未来既有确定性,又不可预测

我们要关注技术的分类,而不是技术的迭代

预测未来需要走出你的信仰泡沫

概率思想是思考未来的第一要素

为了更好地找到这些可能性,你还必须学会推演

不管你现在是怎么想的或相信什么,随着新信息的出现,始终要有改变想法的意愿

未来之路:对接下来20年的四大预测(二)

未来之路:对接下来20年的四大预测(三)

未来之路:对接下来20年的四大预测(四)

未来之路:对接下来20年的四大预测(五)

如何看见未来

我们能看到未来吗?

大多数人会说不。变数太多了,活动件太多了。

就像尤达大师所说那样,“很难看到。未来总是在运动中。”

在成功预测未来趋势方面我的履历还不错。大约十年前我就预测了显卡会催生出AI 芯片,然后在网络泡沫的热潮当中我又开始研究 Linux。一位招聘人员说我疯了,因为当时所有的工作都在是在 Solaris 上面跑的,我告诉他,“十年后 Solaris 都不在了”,他看着我的眼神就好像我长了两个脑袋似的。

但没有人能做到 100% 的准确。 1990 年代的时候我曾告诉父亲,用不着担心到处都是的公共监控摄像头的兴起,因为没有那么多的人去看这些东西。但我对仅仅30年之后人工智能在人脸识别方面表现能如此出色几乎毫不知晓。

阿瑟·C. 克拉克(Arthur C. Clarke) 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科幻作家之一,他预测到了卫星、 GPS 、云计算、互联网以及远程办公的到来,但他承认自己大大高估了火箭的重要性,同时又看不到笔记本电脑的重要性——当时公司赠了一台原型给他,让他写下自己的下一部小说。

混沌理论告诉我们,预测未来是不可能的,因为哪怕是现在的一点微小变化也会导致未来发生巨改变。

但这并不完全正确。未来既有确定性,又不可预测。

黑天鹅事件或完全出乎意料的技术我们永远也看不到。一旦印刷机或互联网被发明出来,就会改变其他一切的轨迹,因为这些发明的影响太大了,以至于会影响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但是我们可以对明天进行某种蒙特卡罗分析,看看事情在一个混沌的系统里面发展的主要动向。当我们对高度动态系统的所有可能方式进行模拟时,就可以衍生出众多场景,同时可以评估哪些分支的势头是最强的。

混沌系统里面的一个强大的蒙特卡洛分支

我们可以分析那些才刚刚起步的技术,在它们就像一锅原汤里面的过热粒子一样在反弹时,看看它们的发展方向如何,看看它们会如何影响社会的。

为了做好这件事情,我们需要一些关键技能来帮助我们剥开笼罩在水晶球周围的谜团。

分类,而不是迭代

首先是我们要关注技术的分类,而不是技术的迭代。

家庭录像是一种技术类别,Betamax、VHS、Laserdisc、BlueRay和 DVR 属于技术的迭代。

大家经常会把技术的迭代误认为是技术的类别。他们看着当前的技术迭代,然后无限地把这种迭代技术的弱点、功能和特性投射到未来。

他们看着 Betamax 说:“好吧,这玩意儿录不了两个小时,所以它不能录制电影,所以家庭视频只会昙花一现,而且永远一文不值。” 他们没有意识到总会有工程师和有远见的人努力去解决这些弱点,不久之后你就会拥有 VHS,这玩意儿可以记录两个多小时。突然间,家庭录像革命就进行得如火如荼了。

技术分类几乎从来都不会失败,但迭代会。从蒸汽机到飞机再到汽车,随着工程师解决了上一代的问题并越来越快地推动着技术向前发展,这个类别得以一直存在,而旧一代会被新一代取代。

每次新技术出现时,我们都会看到相同的模式上演。大家会信心满满地说出它会惨遭失败的原因,但后来却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彻头彻尾的傻瓜。对于相机、互联网、流媒体视频、数码相机以及我们曾经拥有的所有其他技术,他们都曾经说过同样的话。

1903 年,密歇根银行的主席告诉亨利·福特,说他不会投资福特汽车公司,因为:“马会继续存在,但汽车只是个新奇玩意——一种时尚而已”。

现在再看看比特币和加密货币之类的东西。大家对着它们当前的各种特征指指点点,说这就是为什么整个类别都注定会失败的原因,但那些不过是加密货币技术的迭代而已。它们能耗太大。区块链太慢。价格波动很大。

所有这些都是当前迭代的特征。我们已经看到能耗更低的替代共识模型,以及像 Radix 和 Solana 这样交易速度比 Visa 更快的区块链。随着更新更好的迭代出现,加密货币的所有弱点都会消失,这只是时间问题。

不要把迭代误看作是类别,否则预测未来的机会基本上就会为零。

走出泡沫

如果你想看清楚未来,你需要做的第二件大事就是走出你的信仰泡沫。

我们的信念往往会限制我们看清事物本质的能力。我们必须从脑子里的那些泡沫走出来,才能看到更大的图景。

可以把知识的总和想象成一个大球体。我们每个人都只是这个知识球体的一个小点。你不可能看到整个球。可是,大家往往会把自己的那个小点误认为是整个世界。

要想看见未来,你得从其他人的角度去看待事物,这也包括了,尤其是你不认同的那些人。我们不指望能看到整个球体,但球体的轮廓还是可以看到的。

大多数人不愿、不会或不能走出自己的思维定势,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把自己的信念误认为是现实。

我们的信念来自我们各种经验,但就像人工智能会从不好的数据学习一样,我们的经验往往也会偏离基础。至少不符合客观现实。那是因为我们的经验深受我们所成长的地方、我们的文化、我们的社会、我们的父母与老师以及其他一百万个因素的影响。我们的大部分性格都是由特定时间点的随机事件和经历构成的。如果我们的社会或老师弄错了,他们就会把错误的知识传递给我们。这就像如果你把一个狗的数据集标记成猫的话,我们就会认为每只狗都是猫。

柯达的员工觉得数码相机只是昙花一现,直到为时已晚。他们认为自己有护城河,因为模拟胶卷已经统治了 100 年,你怎么跟100 年的成功抗衡呢?很难的。

就这样,他们随风而逝。

柯达也不想对自己现有的业务,也就是向大量人群卖大量胶卷,造成冲击。不幸的是,这正是新技术所要做的,它颠覆了旧的商业模式,让后者变得过时,因此一家公司要么得跟新的商业模式作斗争然后失败,要么就得转型适应新形势,但这种情况非常罕见。

你昨天做了什么并不重要。但如果把未来搞错了的话,你的帝国瞬间就会在你眼前崩溃

柯达展示了破碎的现实模式,也就是破碎或过时的信念的破坏力究竟有多大。他们之所以相信,是因为他们的企业已经运作了 100 年,这证明自己还能基业长青 100 多年,但新技术可以像闪电一样将旧的商业模式击得粉碎。他们没有看到数字化的到来,等到当他们进入市场时,已经为时已晚。他们被更小的、更敏捷的竞争对手以及其他先于他们看到曙光的大企业给包围了。

人在形成一种信念之后,往往就会积极地寻求去破坏任何挑战这一信念的信息,或者会扭曲任何接收到的信息,让后者适应自己的信念,这种情况发生得太过普遍了。

不要把你的信念和意见误认为是现实。

你可以有对世界的看法,但世界会有实际的现实,二者往往不是一回事。前者是地图,后者是领土

不要把地图误认为是领土。

怎么发现更好的未来

既然我已经向你展示了导致大家看不清未来的原因,现在就可以向你展示一下能帮助你提高对未来愿景认知的一些方法。

概率思想是思考未来的第一要素

大多数人的思考都是二元对立的:是或否,对或错,黑或白。他们对技术的看法总是,不,这永远也行不通,或者它绝对行得通,100%。

不要这样,相反,你要试着找出它的各种可能的走势。然后为某件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分配概率。10%。50%。 75%都行。但永远不要指定 0% 或 100%,因为生活太过不确定了,几乎任何事情都不能是 100%的可能性。概率让你用可能性去思考,能想到灰色,而不是非黑即白。

绝对主义的思维方式对白痴、独裁者和宗教狂热者比较适用。在写作上有一种修辞叫做“非黑即白的精神错乱”,这是写故事的时候塑造邪恶角色的好方法。只要让他们在没有一点灵活性的情况下用非黑即白的方式去看待整个世界,你就有了让每个人的生活变得悲惨的秘诀。但是,你不需要成为非黑即白思想家的极端版本也会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我们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这样,但如果你想把生活和未来看得更清楚的话,就必须根除这种世界观。

为了更好地找到这些可能性,你还必须学会推演

可以把这个世界想象成一个大型的即时战略游戏。生活的一切都是一个系统,有上万亿个组成部分同时互动和运动。文化是个系统,宗教、知识、观点、信仰和技术发展本身也是系统,生活当中的很多其他事物也是。去想象不同的系统之间会怎么互动,怎么相互搏斗。

现在,先从很小的地方去想象一下这项技术,然后不断发展,相信它被越来越多的人采用,融入到文化当中,随着采用曲线的每一次指数级飞跃而传播得越来越广泛。这就是被历史一次次证明过的创新曲线的扩散方式。

问问自己:

这项技术还会怎么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谁会拥抱这项技术,谁会在它前进的每一步阻扰它?如果它只是部分见效会怎样?如果它失败了有会是什么样?如果它取得了巨大成功呢?如果它早期失败但后来却成功了又怎样?

可以把每一次新的社会发展、理念和技术看作是一场大规模的拔河比赛,一场不同制衡力量之间的持续搏斗。每一个动作,都会引发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反作用力。这不仅仅是物理学而已,还是生活的全部。不要把这些作用力看作是非善即恶,而是恐惧与欲望、明白与无知、进步与守成之间的战争。各方面的文化、信念与智力水平都不一样,每一步各方都会竭力去影响世界。新技术或新想法就在这场战斗当中诞生的。

有些技术很简单,而那些制衡力量也很简单。那些力量可能只是惯性与习惯跟创新的对抗。刚开始的时候大家用的都是纸质的电子表格,不信有人会用数字电子表格,直到随着技术的进步、惯性被克服,再也没有人使用纸质电子表格,后浪推翻前浪。

但是有些技术和想法,如加密货币,基因工程,带来的影响却是非常剧烈,容易引起不和的,这会激发人们埋藏在心底的希望和恐惧,大规模的战斗爆发了。当大家群情激昂时,这些战斗可能会变得黑暗,引发法律和文化反弹的浪潮,以及在为阻止时间的潮汐而进行绝望抗争时引发的暴力。

作为一名未来主义者,你必须了解所有这些力量,对其进行可视化和推演,好了解每一场战斗中谁胜谁败,一股力量如何进一步退两步。不要孤立地看每一场战斗,而是要看作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进行的一系列战斗之一,在这过程中一方可能会暂时占上风,但后来又会失去优势。只有把这些战斗推演到最后才能看出谁最终获胜。

最后,不管你现在是怎么想的或相信什么,随着新信息的出现,始终要愿意改变想法。当情况发生变化时,你的预测也应该跟着变。

在一篇写于疫情爆发初期的文章中,一位经济理论家预测 COVID 疫苗的研发需要十年时间,我们必须对城市进行重新设计,以应对长期的社会隔离与远程办公。但 mRNA 疫苗出人意料的黑天鹅式的突破改写了规则,这让那些早期的预测看起来很荒谬。这时候,未来学家别无选择,只能更新自己的预测去反映新的现实。

不要执迷于旧观念。一旦你有了新的、更好的信息,要愿意丢弃旧想法。

就像Dan Levy在精彩的《分析思维准则》(Maxims for Thinking Analytically)一书中所写的那样,“为可能发生的各种事件分配概率,然后当有了新信息时更新这些概率。”

始终要有更新想法的意愿。新信息应该可以引领你走到新的方向。如果出现了新的、意想不到的进展,不要死守之前的理论。杰出思维的标志不是固执地坚持你相信的东西,而是愿意一次又一次地更新自己的想法。

如果你能够学会用不同的方式去思考,你就能够学会把未来看得越来越清楚。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该怎么去思考未来了,接下来我们就去看看未来20 年的发展方向吧。

译者:boxi

+1
21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