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分析 | 从《王者荣耀》到《扫黑风暴》,腾讯维持对抖音的版权禁运

王毓婵·2021-08-19
谁掌握优质内容,谁就拥有战争的主动权。

文 | 王毓婵  编辑 | 张信宇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从 2016 年腾讯以侵犯著作权的名义发起针对字节跳动的第一轮诉讼开始,两家公司已经在短短 5 年时间里在这个领域互相诉讼了将近 40 次。

在这厚厚一摞的卷宗中,腾讯提告的理由主要是损害版权,字节跳动提告的理由主要是不正当竞争。两家公司你方唱罢我登场,从深圳南山区到北京海淀区,将各大法院堂前的鸣冤鼓擂个不停。

8 月 4 日,腾讯请求禁止抖音传播《王者荣耀》游戏短视频画面的案子刚见分晓,新的诉状又递了上来。

随着奥运之后重磅影视综纷纷开播,腾讯又在新的领域对字节跳动的抖音开启了一轮版权封锁和禁运。8 月 18 日,腾讯视频就其平台独播的主旋律电视剧《扫黑风暴》被侵权一事对抖音发起诉讼。腾讯视频表示,自该剧开播以来,“抖音上持续存在大量未经授权搬运剪切《扫黑风暴》的侵权视频。”

对此,腾讯视频将抖音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请求判令抖音的运营主体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删除、过滤、拦截抖音平台中的侵权视频,停止通过传播涉案侵权视频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支出,共计 1 亿元。

腾讯视频宣称,自《扫黑风暴》剧集开播日当晚 1 小时内,抖音上就有用户陆续上传侵权内容,而后更出现含所有当晚更新集数(包括 VIP 付费用户方可观看的)最精彩的片段剪切,以及合集内容。“被告并未在原告发函后 12 小时内删除侵权视频,也未采取有效措施禁止用户上传侵权视频,反而通过算法、技术等多种手段,主动推荐用户观看侵权视频,使侵权视频在抖音平台上得以迅速、广泛传播。”

对此,抖音相关法务负责人回应称,经内部核实,我们尚未收到法院通知。

抖音方面称,此前《扫黑风暴》已经与抖音建立了合作关系,与腾讯合作承制《扫黑风暴》的第三方在抖音开通了作品官方账号,发表了80个作品已获得近千万点赞,目前仍在更新中。合作还要求抖音为《扫黑风暴》策划热点话题等运营活动。另外,此前腾讯公司针对《扫黑风暴》的相关投诉,抖音也都已经及时处理下线。我们会根据腾讯起诉具体情况积极应对。

2016 年至今,从文章,到音乐,到游戏,再到剧集,腾讯对字节跳动的版权狙击战越来越白热化。这背后是 UGC (用户生产内容)与 PGC (专业生产者生产内容)两种主要内容生产方式的斗争,也是两家互联网巨头抢夺用户时间和注意力的斗争。

维持不下去的和平,早已响起的炮声

抗议短视频平台盗播长视频版权内容的声音早已有之,但今年它变得更加具体了。

4 月 9 日,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罕见地联合发布声明,暂停内战,共御外敌——短视频。共 53 家影视公司、5 家视频平台、超 500 名艺人及 15 家影视行业协会联合宣布“将对网络上针对影视作品内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

短视频确实已经惹毛长视频,或者说,长视频确实已经到了需要共同用版权战争来自救的境地。

2015-2020 年,爱奇艺净亏损分别为 25.75 亿元、30.74 亿元、37.37 亿元、90 亿元、103 亿元和 70 亿元,6 年累计亏损已经超过 350 亿元。没有独立上市的优酷和腾讯视频并未公布最近一年的财务数字,但 2019 年腾讯视频运营亏损 30 亿,阿里大文娱(以优酷视频为核心)亏损 158 亿。

2019 年,中国短视频用户使用时长首次超过长视频,随后此消彼长加剧。今年 2 月,抖音短视频月活 6 亿,快手 3 亿。中国有 8.73 亿短视频用户,平均每人每天花 2 小时看短视频。而爱奇艺、腾讯视频和优酷则分别只有 2.5 亿、1.8 亿和 8000 万。

没有用户,就没有会员服务,也不会有广告收入。长视频平台的广告模式以片头、片尾的贴片广告和植入广告为主,这些广告都要求观众必须点开剧才能看到。但短视频平台没有贴片广告,只有信息流广告和创作者植入作品的广告,对用户来说要好接受得多,而且更有选择看与不看的权利。

那么,如果能够不花钱也不看广告就在短视频平台找到影视剧的替代品,这对于观众的诱惑力就太大了,对长视频平台两项核心业务的打击也太强了。腾讯视频过去 3 年投入 500 亿,爱奇艺投入 600 亿的内容成本,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了。

2020 年,经历了疫情的洗礼,长视频平台的现金流更加脆弱,与短视频平台的用户争夺战也更加剑拔弩张。

从游戏到剧集,围剿与反围剿

参考字节跳动此前在游戏版权之争中的遭遇,《扫黑风暴》如何判决会关系到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短视频平台在这类问题上的话语权。

在剧集版权狙击战之前,腾讯已经在游戏版权上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虽然两家公司之间的“版权围剿与反围剿”不是从游戏开始的,但游戏一定是决定胜败的关键战场。

根据字节跳动公开的信息,2019 年 2 月 18 日,腾讯在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申请到诉讼禁令,要求西瓜视频停止用户直播《王者荣耀》游戏内容。这是近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的第一个行为保全禁令。

在这之前,腾讯已经先后诉讼过字节跳动旗下今日头条对其文字版权内容的侵权和抖音、火山小视频等对其音乐版权内容的侵权。但相比文章和音乐,围绕游戏版权的定义有更多争议。

腾讯主张,《王者荣耀》游戏整体画面的著作权属于腾讯,所以用户未经腾讯许可录制、直播或向他人传播腾讯游戏内容即视为侵权。而字节跳动认为,相关游戏玩家对自己操作游戏形成的独创性游戏连续画面内容,理应享有著作权,或至少与腾讯共同享有著作权,用户有权在相关平台发布自己录制的游戏视频。 

虽然腾讯的诉求在全球都没有先例,但还是得到了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的支持。这一判决为字节跳动埋下了“祸根”,由此引来了漫长时间里无休止的自查和诉讼。

与《王者荣耀》相关的腾讯-字节跳动诉讼案   图片来源:字节跳动

字节跳动称,腾讯获得法院支持后,一直通过邮件向抖音及西瓜进行批量投诉。2020 年,因为腾讯相关投诉量过大,抖音未能仔细审核,造成《Dota2》、《魔兽世界》等非腾讯游戏视频被错误下架。直到 2021 年,字节跳动还在因为封不干净平台上的《王者荣耀》视频而反复坐上被告席。

腾讯是全球收入规模最大的游戏公司,手握《王者荣耀》《和平精英》《英雄联盟》这样的超级IP游戏,它在游戏版权的战争上享有极为主动的优势宣战空间。

到了影视剧集领域,虽然此前已经有多场声势浩大的隔空骂战,但对簿公堂却是首次。如果在《扫黑风暴》相关诉讼中,法官作出有利于腾讯的判决,那么字节跳动很可能会重演游戏之争的故事。

不过需要清楚的是,拥有更健康现金流的短视频平台既不那么依赖专业自制内容,又完全可以跟着自己的节奏少量多次地买入版权或者自制内容。可以预见,盗版不会成为短视频平台永远的软肋,留给长视频的出拳时机也不会一直存在。

今年 7 月,字节跳动投资乐华娱乐,入股了这家拥有韩庚、王一博、李汶翰和虚拟偶像团体 A-SOUL 的老牌娱乐公司。去年 3 月,抖音文化(厦门)有限公司成立,由北京字节新异科技有限公司 100% 持股,字节新异又由字节跳动有限公司 100% 持股,最大股东为张一鸣。去年 12 月,由该公司担任出品方的《赤狐书生》上映,虽然豆瓣评分仅 4.9,但总算是在专业内容自制上有了新的尝试。

在游戏上也是一样。从 2018 年至今,字节跳动投资、收购了一批游戏公司,并在北京组建了一百多人的团队自研重度游戏,这支队伍很快扩张到了上千人,遍布北上深杭多个城市。今年 7 月,字节跳动自研末世科幻手游《代号:降临》开启预约;近日,一款名为《晶核》的游戏在虚幻引擎嘉年华上低调亮相,也疑似为字节跳动自研产品。

对于腾讯来说,版权狙击战是必要的,但不会一直是有效的。而对于在自制内容和自研游戏上都尚未整出真正爆款的字节跳动来说,在对手的版权之鞭抽打下,或许要跑得更快一些才行了。

谁能掌握好内容,谁就掌握主动权。

+1
4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线下商超们受到了怎样的冲击?

2021-08-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