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上万亿的东京奥运会,更让人怀念起08年的北京

后浪研究所2021-08-03
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才是真的“名利双收”。

封面图

2001年,是北京申奥成功的一年。新世纪伊始,年幼的90后们还只知道看着电视、跟着大人鼓掌,完全意识不到——中国在世界扩大影响力的元年已经开启了。

2008年,对中国、对世界来说都将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时间节点。 在七年的准备阶段,中国人把2008年当成了百米冲刺的终点线,高速奔跑,最终完美撞线。 

这一年的暑假,有多少人每天都搬着小板凳在电视机前数金牌?那是很多小朋友第一次认识林丹、张怡宁、邹市明……也是世界重新认识中国的开始。 

北京奥运会的金牌奥运健儿们 

站在13年后的今天看,再没有一届奥运会带给世界的震撼超过北京——它是规模最大的一届奥运会,被维基百科形容是历史上最成功的一届,没有之一。

而东京奥运会流年不利。安倍本指望东京奥运会带来“3万亿日元的经济效果”,但事实是,这可能是最惨的一届。45万日本国人请愿取消,开幕式导演搞宫斗,财务部长离奇卧轨……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细数一下北京奥运会到底做对了什么?而东京奥运会还能拯救日本经济于水火吗? 

北京奥运会为中国带来了什么?

北京奥运会取得了怎样的成功? 

咱们先从经济层面,给北京奥运会算一笔账,从北京奥运会的所有公开财务数据来看,办一届奥运会的直接支出大概分为两部分——基建费用和运营管理费用。

基建费用包括场馆改造和各种器材维护,运营费用包括工作人员工资和奥运宣传费用,这两项杂七杂八加起来总共有188.59亿元。 

数据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 

另外,国家借奥运会的契机,推行了很多重且难的新规,如建筑翻新、城市改造、控制污染排放。 北方孩子们可能有记忆,那时锅炉被取缔,一律煤改气、煤改电,不止为奥运,这从根本上改善了我们的生活环境。据北京奥组委公布的《2008年奥运行动规划》,2002年至2008年,奥运总投资预计2800亿元,这里面基建支出是大头。 

国家借奥运会推出的新规 

最后,奥运支出还有一笔无法量化,却不能被忽视的隐形费用——全民都在参与奥运建设。为了奥运会的顺利举办,部分工厂停办,大批志愿者放下手头的工作,企业把热度让给奥运会大力宣传,北京市政人员协力,缓解大量游客涌入所带来的治安压力……这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是每一个市民为奥运会所做出的最大努力,不该被遗忘。 

说完花的钱,再来看看奥运会的举办带来了多少回报——从北京奥委组的直接收入算起,门票、赞助、电视转播等等所有都是奥运会本身能带来的最直观收入,总计205亿。 

数据来源:《行业2019年中期策略》中银国际证券 

同样,每个人为奥运做出的隐形牺牲也都会在经济上得到回报。 据国家审计署和统计部门报告显示,在申奥成功后,2001-2008年间,北京市GDP平均增速11.8%,人均GDP翻了一倍不止,这里面有1%是由奥运会贡献的。如果以GDP为基准,增长的这部分就意味着在全国范围内,奥运经济释放了足足6000亿的潜力。

奥运会贡献的GDP 

不仅如此,奥运经济带来的辐射效应拉动了北京市旅游、商业、展览等等,消费增量约1000亿元,提供了200万就业岗位。 

奥运经济带来的辐射效应 

如此看来,奥运会就像个一本万利的好买卖,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到了东京这里,奥运会就变成了一个拿也不是、扔也不是的烫手山芋。这就来到了我们的第二个问题,东京奥运会还能拯救日本吗? 

亏损的奥运会,谁要背锅?

东京奥运会毫无疑问是最赛博朋克的一届奥运会,只有运动员和工作人员孤零零地在体育场里比赛,场馆的座椅上空空荡荡,仿佛人类都抛弃了物理身体,变成了直播和网络信号里的一个个字节。虽然这很符合日本电影中机器人和末日的意境,但显然不是日本政府的本意。 

开幕前,你是不是和我一样,几乎都没意识到奥运会就要来了?为什么日本疫情这么严重,政府依然坚持东京奥运会即使是空场也要开办? 

在申办奥运会的时候,安倍是希望能靠这届奥运会一举翻身的,起码给日本低迷的经济冲冲喜。

2000-2020年间,日本经济形势低迷 

按照往届的经验,办一场奥运会可以大兴基建,拉动国内投资;还能吸引无数海外游客来日旅游,拉高国内消费。不仅如此,日本政府还想借这次盛会展示“复兴后的日本”,展示在大地震和核泄漏等灾害后恢复得很好的日本。 

谁料疫情一起,这届奥运会变得进退两难 ——取消,日本在经济上要直接承受1.8万亿日元的巨额损失,相当于瞬间失去了643座东京塔,更严重的是,还会面临一场信任危机,影响国民信心;不取消,也是巨亏,但损失可以控制在1.4万亿日元左右(包含残奥会),相当于822亿人民币。 

东京奥运会选择“不取消”的方案 

结果,日本政府选择了“少亏一点是一点”的方案——不取消奥运会。而日本人民已怨声载道,因为东京奥运会带来的经济损失,最终还是要落到人民头上。

这方面,加拿大人民实打实地吃过大亏。1976年,加拿大举办蒙特利尔奥运会,一把亏了24亿美元,负债超过10亿,蒙特利尔公民花了30年的时间才把全部债务还清。

为什么会亏这么多? 我们算一笔账,奥运会筹备期间,运营管理的预算为6亿美元,虽然最终花了7.3亿。不过,这还仅仅是小小的超支,和基建费用相比,简直可以忽略不计。蒙特利尔的主体育场建筑预算约为1亿美元,但最终实际耗费了14.7亿美元。它的设计概念是扬帆出海的船,通过倾斜的高塔将体育馆顶棚吊起来,听着非常浪漫,做起来却令包工头头秃,直到奥运会如期举行,这个标志性的桅杆还没完工。 

蒙特利尔奥运会的亏损和负债 

直到11年后,方案几经更改,换了好几个建筑公司后才彻底竣工。但这11年里,还记得蒙特利尔奥运会的,也就只有蒙特利尔人民了——因为他们每年的报税单里都多了一项“奥运会特别税”,这笔债还了整整31年才彻底还清。

历届奥运会,从何时开始盈利的? 

话虽如此,支出超预算这件事,其实在奥运会筹备过程中很常见。 钱实在是太不经花,花着花着就没了。这一点,不止是月花几百块的青铜这么想,掌握了上百亿预算的王者也这么想。 

1960年以后的奥运会基本都是超成本运作的,平均支出比预期超179%。那么,本届东京奥运会超支了多少呢?就目前的数据来看,已超支200%,成功超越2012年伦敦奥运会(149.5亿美元)成为史上最贵的夏季奥运会(158.4亿美元)。 

但关键是,花得多,就得挣得多。在收入问题下功夫,蒙特利尔也好、莫斯科也好,巨额支出的背面都是严重不成比例的低收入。 不光是这两个国家,1984年之前,“奥运会=稳亏不赚”是铁律,大家都是赔钱赚个吆喝,为自己的国家挣个名,直到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 

这届奥运会组委会主席,彼得·尤伯罗斯实在是个人才。他开创了现代奥运会的收入模式,包括赞助费、转播权收益以及门票售卖,三管齐下。

现代奥运会的收入模式 

他挣钱的法则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制造稀缺性。 在洛杉矶奥运会之前,奥运赞助商多达上百家,赞助费却少得可怜,尤伯罗斯上位之后发了话:奥运会只允许有30家赞助商,入门门槛为400万美金。40年前,尤伯罗斯就深谙“饥饿营销”的道理,最后,光可口可乐一家就报出了1260万美元的天价赞助,超出了上一届莫斯科奥运会所有赞助费的总和。 

电视转播权上,尤伯罗斯也故技重施,推出“独家转播权”的产品形态。 洛杉矶奥运会的电视转播权最终卖出了2.8亿美元,是蒙特利尔奥运会的10倍。 

从这一届开始,奥运会正式进入2.0时代,之后的汉城奥运会(1988)、巴塞罗那奥运会(1992)、亚特兰大奥运会(1996)也都接连盈利。北京奥运会中,光是赞助费和转播权就收回了30亿美元的成本。

数据来源:《行业2019年中期策略》中银国际证券 

对比这两届可见,奥运会能起死回生,关键就在于一个词:收支平衡。而这届东京奥运会,吃亏就吃亏在成本刷新了纪录,收入可能也打破了2000年来的最低纪录。

今年3月,在主办方确定了“关门办奥运”后,接近100万海外观众将无法入境日本。其实,不论主办方关门不关门,疫情当头,观众也不太会去现场。奥运会开幕前4天,官方宣布的与奥运相关的新冠病例就已经高达58例。 

没人去现场看,且不说门票的8亿美元直接收益几乎全部砍掉,更关键的是,背后本该带动的巨大旅游业增长也全都瞬间蒸发,国内经济学者都在以“万亿”日元为单位估算东京奥运会的损失。 

无论从经济意义还是政治意义上来看,疫情当前,东京奥运会都要承受无法避免的亏损。但回归奥运会的本质,它仍是这个地球上规模最大,也最重要的国际体育赛事。 

对观众来说,这只是四年一次的节目而已,但对运动员来说,奥运会就是他们的人生。 延期一年,已经让太多想要放手一搏的临退役运动员抱憾终生,冒着疫情的危险出征的运动员,即便在空无一人的赛场上,也仍将继续这场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比赛。 

此次奥运会结束后,不少运动员就会退役,其中不乏我们熟知的马龙、许昕、刘诗雯等等……让我们就像在北京、雅典、里约、伦敦,像以往的任何一场比赛一样,继续为他们的付出喝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后浪研究所”(ID:youth36kr),作者:张隆锋、赵飞宇,36氪经授权发布。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好吃不贵,有趣好看,是王道。

2021-08-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