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玩、睡都行,但你可千万别“打发时间”啊

神译局2021-07-22
如果你觉得打发时间无所谓,那么你就还没意识到时间的稀缺性。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我们生命只有一次,我们的每一天只有一次,一天中的时间用在了打发时间上,就是在打发我们的生命。可以工作、娱乐、放松,但不要打发时间。如果你觉得打发时间无所谓,那么你就还没意识到时间的稀缺性。原文标题Don’t Kill Time,作者DAVID PERELL。

时间是稀缺的,生命是短暂的,时间就像沙漏中的沙粒一样,一旦流逝,就永远回不去了。道理我们都懂,但在工作和家庭生活中,我们却是如此迷失在注意力不集中所带来的恍惚中,以至于消磨时间已经成为一种慢性疾病。

我记得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刻,那是2017年,我住在纽约,如果我不找一个室友来分担房租,我就会破产。我租的公寓里有两个房间,我的朋友们都不想要那个空房间,所以我在Craigslist上贴了一个广告。两个小时后,我收到了一个名叫马克的31岁博士生的回复。我和室友请他参观公寓,因为他看起来是个好人,所以邀请他和我们一起住。

从他走进我们狭窄的位于布鲁克林的楼梯间的那一刻起,马克说话就带着衰弱的咕哝声。他的背影就像一个从晚熟的三年级学生,梦想着有一天能在选秀时中头彩,但总是名落孙山。像马克一样的孩子是对自己生气,而不是对世界生气。从外表看,他们是无害的。但在内心,他们是痛苦和消极的不安全感的混合体。

下午,马克会从他的卧室闷闷不乐地走到客厅,在那里他打开了Netflix。当无形痛苦的重量压在他的眼皮上时,他就会昏睡过去。有的时候,我在下午6点回家,发现他睡在沙发上,甚至叫不醒他。后来,我们发现他每天早上都在服用急诊室级别的焦虑症药物,晚上则用喜力啤酒淹没自己入睡。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正在写关于烟草成瘾治疗的博士论文,可悲的是,这并没有治好他自己的瘾头。他被夹在孤独的岩石和不断蒸发的银行账户之间。慢慢地,他的焦虑变成了阴郁的抑郁,不是悲伤,而是一种平淡的性格,他失去了感觉。

他还拖欠房租。他从不谈论自己的朋友,有一次,他带着瘀伤和因癫痫发作而骨折的手臂回家。

然而,当他的生活陷入混乱时,他显然保持着冷静。那不是一种斯多葛式的、强有力的平静。那是一种无助的平静,没有什么值得做,因为世界太困难了。也许他是对他人过敏,他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被他的论文压得喘不过气来,他唯一想做的事就是 “无所事事”和消磨时间。

在某些时候,我想我们所有人都是马克:一个无法面对现代世界的挑战,无法抵制现代世界的诱惑而分心的人。一个对一切都愤世嫉俗的人,因为悲观主义不需要想象力。一个被麻痹的人,他们关起门来,退到沙发上,在电视上看别人的生活,而不是自己走在路上过自己的生活。而每当你成为这个人,消磨时间的欲望也随之而来。

消磨时间的欲望源于虚无主义 

现代休闲活动的大部分都是懒惰的。它是在一种被动的、垂头丧气的消费状态中度过的,我们吃使我们发胖的加工食品,观看让人麻木而不是启发思考的电视节目,广告创造的只有购物才能缓解的焦虑。没有热情的现代休闲是暴政,仿佛人类是电池,需要通过无意识的娱乐来充电。这种消磨时间的欲望源于根深蒂固的虚无主义。

当我看着马克用酒来麻痹自己、压制自己的情绪时,我感到害怕,担心我的生活会和他的一样。因此,我决定做与他相反的事情,除了工作什么都不做。把我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从起床前检查电子邮件,到等待燕麦片微波炉时阅读文章。我把努力工作的生活看作是一种美德。虽然我从来不是被大笔财富所驱使,但我向纪律臣服,给自己灌下一杯又一杯的工作。

现在回想起来,我意识到这是一种过度修正。为了避免虚无主义的时间浪费,我把好的东西和困难的东西混为一谈,把困难的东西和有价值的东西混为一谈。

休闲不是消磨时间

可以肯定的是,尽管我已经意识到只有工作的生活也不是良好的生活的方式,但我的生活因我对工作的痴迷而变得更好。没有工作,你就不会读到这篇文章。但是,工作高于一切的心态使我暴露在更多钉子般的压力之下。现在,我正在寻找方法来摆脱对工作的迷恋,享受休闲时间,而不浪费。

工作是以结果为导向的。你的工作是为了一个结果,这也是衡量你花时间的标准。相比之下,好的休闲时间本身就应该是有价值的。保持活跃并不能保证休闲,但它应该使我们充满活力,因为心在懒惰的时刻会死去。如果说工作是由功利性的结果所引导,那么休闲则是由直观的意识所驱动。闲暇不是从世界上撤退的时间。相反,它是诗歌、祈祷和哲学的时间: 一个反思我们已经去过的地方,我们在哪里,以及我们将去哪里的机会。

即使休闲不需要最终目标,我们也应该预料到会有好事发生。例如,希腊人认为休闲是学习的时间。事实上,“学校”(school)的词源来自希腊语中的休闲(skole)。但是,在我们这个由工作管理、注重生产力的世界中,学校和休闲之间的同义关系消失了。

这种类型的休闲感觉像是一种被遗忘的艺术,因为资本主义有办法把所有的休闲变成一种罪恶。我们没有看到休闲是如何创造智慧的,而是像经济体那样思考:好像只有交易才能创造价值。正如伟大的哲学家Gorilla Zoe(歌手)曾经说过的。“我的时间就是金钱,而宝贝的金钱就是时间。我有钱,我想把你变成我的。”

但是,如果我们把时间和金钱看作是一枚硬币的两面,那么不赚钱的时间就是浪费时间。因此,我们对生产力的痴迷产生了妖魔化休闲的恶性副作用。但只有在闲暇时,我们才能听到鸟儿的鸣叫,感受到晚安之吻的刺痛温暖,或聆听宇宙的回声。

从我的角度来看,工作和休闲遵循的是探索-开发的权衡。探索是由直觉引导的。它是由快乐和冒险驱动的,没有一个理想的结果。它致力于那些有趣的活动,但不一定有成效。就像专注于幸福会阻止我们获得幸福一样,旨在使休闲时间变得有用会吸走它的快乐。相比之下,开发阶段比黑色星期五的购物者更快地冲向最终目标。这是一种深思熟虑的、由头脑驱动的行动,其表现是由结果来衡量的。

当然,有意义的休闲可以看起来像在工作。想象一个花时间建造后院庭院的父亲(我们叫他吉米)。星期六,他开车去家得宝购买2×4的木材和Sherwin Williams油漆。当他回到家时,他处理木材。他的家人看到的是汗水和晒伤,而吉米感受到的是不受市场要求影响的手工劳动的满足感。他敲打他的木头,粉刷他的墙壁,当钉子落在错误的地方时,他流血了。受经济学教条的影响,他的家人鼓励他雇用一个承包商,将项目外包出去。但吉米对事情的看法不同。他的血是一条满意的河流,他尊重他的锤子,就像尊重他的宗教信仰一样,但把它砸进木头里的速度比穆罕默德·阿里的拳头还快。

建造使他处于心流状态。锤子、油漆、锤子、油漆、锤子、油漆。

但建造庭院并不是他家人的休闲方式。他们更喜欢在亚马逊上订购商品,并雇人协助完成体力劳动。毕竟,他们不喜欢硬木的热量灼烧他们的脸,直到汗水沾湿他们的T恤。吉米的故事表明,自由时间的价值不取决于你追求的活动,而是取决于它给你带来多少满足感。

这种享受上的差异适用于各种休闲活动。一个朋友刚刚在大雨中完成了一场32英里的比赛,用了不到5个小时。对我来说,这听起来像是折磨。对他来说,那是一种幸福,困难就是快乐。同样,许多人讨厌走到露营地,在寒冷中睡觉,在树林中拉屎,但其他人把这称为露营。

工作、娱乐、放松,但不要消磨时间

马克从来没有从事过任何一种充实的休闲活动,因为他在空闲时间里麻痹自己。但他的工作也不能满足他,他花了大量的工作时间来消磨时间,因为他不认为时间是稀缺的。

正如我从马克那里学到的那样,美好的生活需要打破虚无主义的枷锁,拥抱工作和休闲时间。懒惰是邪恶的,因为时间是生命的本质,只有在死后,时钟才会停止跳动。

没有人认为他们会变老,但每个人都会变老。社会对工作的执着导致我们以成就来评价自己,而不是以我们如何有意义地度过时间来评价自己。在生活中,我们应该在工作的纪律性和休闲的充实性之间摆动。但在这两种情况下,我们应该记住时间的稀缺性,永远不要杀时间。

译者:蒂克伟

+1
3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台积电似乎正讨论在日本建设首座工厂。

2021-07-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