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票“秒光”、售票系统“崩溃”……今年上影节你抢到票了吗?

娱乐独角兽2021-06-07
上影节,上演新热度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何西窗,36氪经授权发布。

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以下简称“上影节”)的抢票热潮,似乎与往年不太一样。

6月5日上午8时,淘票票开启上影节展映单元线上售票,上海40家展映影院开启售票,但影迷们定好闹钟,正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时,迎来的却是淘票票平台崩溃。热门电影抢票无法锁座,几分钟后显示全部售磬,不少影迷售票界面显示“小二很忙,系统很累”“座位图加载失败”等提示。 

而一部分影迷发现抢票过程十分反复。“开票前两天才公布了排片表,抢票前5分钟发现场次竟然全部取消了,这个操作之前确实没见过。”

随后上影节组委会与淘票票发布通知,由于技术原因,上影节部分影厅开票出现问题,对于部分场次,将于当日中午12时进行二次开票。但二次开票依旧“一票难求”,“12点掐秒点进入,已经卖出去了好几排。” 

相比2019年开票首日5分钟内线上售票近15万张、2020年开票10分钟出票超过10万张,今年上影节的抢票过程不是“如丝般顺滑”,而是一波三折。

而在抢票之外,今年上影节的票价浮动也让影迷颇为惊讶。“今年上影节的基础票价70元,热门电影票价到了110元左右,冷门电影或者一些老片也差不多70元,大部分是90元。”而上影节前几年票价还基本在60元。 

 “虽然年年抢票都惨烈,但是今年上影节抢票是最惨烈的。”有影迷调侃,但随着疫情的过去,今年上影节也备受圈内人士关注,“开票秒光”的节奏,能给上影节带来什么信号? 

上影节基础票价上浮, 影迷买单吗?

“今年上影节基础票由60元上涨至70元。”对于这个变动,电影行业与影迷市场或许反应并不相同。 

60元的基础票价对于电影行业而言已经持续了很久。2006年上影节首次打破单一票价制度,采用联网销售的方式,推出阶梯式票价,电影节票价从20元到60元不等。 

从这时起,60元就成为一个分界,此后历年的上影节票价基本都在60元左右浮动,个别特殊影片会有上浮,但是基础价位并不会相差太多。2014年上影节首次创立了4K修复单元,或许是由于技术加持,这单元基础票价比普通电影稍贵,上涨到了80元左右。 

而上影节的票价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这个基准,2015年-2018年上影节的展映收入逐渐增加,但是收入并不惊人。2015年电影节上展映了近400部电影,在电影节期间一共收获了近1800万票房。2016年有近600部电影上映,最终票房超过2000万,到2018年上影节票房达到2841万。 

如果单以基础票价价格来看,上影节的票价并不算高,15年来10元的涨幅也并不夸张。只是由于市场供求问题,基础票价和实际票价之间偶尔会出现些许溢价,就算除去黄牛炒票的因素,基础票价上涨,带动的是整个电影市场的票价上涨。 

如今年上影节4K修复单元,票价基本在90元-130元左右。如今年热门电影《教父3》上海单张售票价格达到130元,韩国导演李沧东的《薄荷糖》为110元,相对冷门的《美丽的折磨》则在90元。 

这种价格浮动对于有的影迷而言可以接受,核心的电影爱好者,面对电影节这样一年一度的文化性节日,愿意增加消费预算。同时,2020年的疫情冲击,影院票价的整体上浮一直是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在头部电影上映数量减少、影院爆米花零售等受阻、运营成本增加的情况下,一定程度的票价上涨情有可原。 

但也有影迷对上影节的票价上涨表示不满。“《由宇子的天平》去年日本新片展才74元,现在上影节卖到了110元,有点离谱。”“《高达》和《浪客剑心》都在70元-90元,系列电影只能挑一两部,全系列太贵了。” 

基础票价的上涨,间接扩大了电影票之间的溢价。“10块钱”的涨幅被市场、影院、影迷等环节层层放大之后,产生了更多的上涨。另一方面,基础票价太高导致黄牛票的价格也进一步上升。 

一张电影票溢价20倍, “黄牛”之间的战争?

每年上影节在首日抢票之后,接下来就是影迷粉丝与黄牛之间的战争,只是黄牛高价倒卖的生意链条并不完全相同。 

目前大致将购买黄牛票的群体分为两类,一部分是朝圣意愿强烈的影迷。这部分影迷愿意以高溢价换取一张电影票,满足自己电影朝圣的心愿。 

每年上影节展映期间,就会有一批热门电影遭遇黄牛炒票,如2020年热门的《哈利·波特》系列影片电影票价单张近600元、两张则到1500元,2019年4k修复版《海上花》展映,黄牛现场喊价2800元一张,更早之前的《小偷家族》展映票价也一度超过千元。 

而今年同样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上影节4K修复、金爵等单元展映的韩国导演李沧东作品《薄荷糖》、最新修复“教父三部曲”终曲《教父3》、关锦鹏执导的杰作《阮玲玉》《胭脂扣》、《浪客剑心》系列、《新世纪福音战士》系列等皆为热门电影。这其中原本单张票价110元的《薄荷糖》,黄牛票价达到2000元一张,《浪客剑心》系列的《人诛篇》和《追忆篇》黄牛票价也达到了1800元一张。 

这类溢价是由于票务市场供求不平衡,电影在上影节期间限时限地展映,过时不候,无形中加剧了影迷的观影渴求。虽然这种畸形的炒票生意也引发了影迷的不满——“《薄荷糖》2000元一张票,是李沧东坐在我身边陪我看吗?”但是有需求就有生意,黄牛灰色生意链条从未停止。 

而另一部分则是明星粉丝群体。虽然日本电影在国内票房市场一直反响平平,但是历年上影节都是日本饭圈难得的狂欢时刻之一。一方面,日本偶像登陆国内大银幕的机会并不多,能在大银幕上看见偶像的脸已经让不少粉丝心甘情愿买票;另一方面,虽然日本明星鲜少到国内进行宣传活动,但是上影节期间不少日本偶像通过电影进行粉丝见面会,如2019年片寄凉太配音的动画电影《若能与你共乘海浪之上》同样秒空,由于主创见面会加持,该片黄牛票价格800元-1000元。 

而今年日本人气组合ARASHI“岚”(现已终止活动)的演唱会纪录片电影《岚:5×20 周年巡回演唱会“回忆录”》在上影节进行首映。虽然只是纪录片,但这对于粉丝而言,是ARASHI解散之后第一次以团体形式出现在大银幕上,粉丝从5月得到上映消息开始,就在自发组织抢票、应援,而上影节开票首日,该电影快速秒空,闲鱼上黄牛票1000元-2000元不等,而粉丝群体中票价一度炒到了3500元一张。 

“为什么大家都很想去看这场电影?组合终止活动了,但是我们没有终止。就算见不到ARASHI五个人,和狗友面基,大家一起带准备手灯,应援,一起唱歌,一起感动,这是你自己买DVD感受不到的共振。”ARASHI的一位粉丝说。“但是3500元我是不会花的。能接受一定的溢价,但是不可能到这么贵,有这个钱我宁愿多买几张碟。” 

实际上,每年上影节的开票日都面临着一样的问题,总有人没抢到票,总有电影被追捧,粉丝经济与黄牛产业刺激着倒卖市场。这是市场促成的消费链条,有不合理的地方,但不能完全避免。行业需要关注的不仅仅是票价与黄牛,而是在灰色产业链条之外搭建出更加完善的体系,如果乱象不能完全消除,那么消解影迷市场负面影响的办法,只能是提供更为便利的服务。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人们正在等待商家讲一个关于假发的好故事

2021-06-0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