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现流浪地球、做核废水排放试验…年轻人的野心都藏在游戏里

后浪研究所2021-05-29
1000个年轻玩家的眼里有1000种游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后浪研究所”(ID:youth36kr),作者:杨小彤、薇薇子,36氪经授权发布。

封面图

现在的年轻人玩游戏可不单单是为了杀时间。 

据360智慧商业《2020中国游戏行业观察报告》显示,46%的游戏用户玩游戏是为了探索世界与剧情,41%的游戏用户玩游戏的主要驱动行为是探寻策略、完成挑战,为了打发时间而选择玩游戏的用户仅占32%。

游戏里,有他们能找到的成就感和习得的新技能: 

有人还原了广州的鲜活与多元,并因此找到了新工作;

有人在虚拟城市里用250000人来检验核废水究竟是否安全;

科幻迷用游戏建筑呈现了《流浪地球》的故事,实现了自己的导演梦;

还有动漫迷在动物森友会与自己喜欢的作品联动,开了一家cosplay服装店;

更有母胎solo在游戏里学会撩汉技巧后,在现实中学以致用…… 

他们将游戏作为现实世界中的一面镜子,借着游戏体验全新的人生百态。

欢迎观赏以下这些让人始料不及的“年轻人游戏图鉴”。 

我在游戏里还原了整个广州,还因此找到了新工作

HooHeeHaa 24岁 “都市:天际线”玩家 

HooHeeHaa在游戏里还原的广州塔与猎德大桥 

从小开始,我就一直有着画公路景观的爱好 ,以一条公路为线索,画公路两边的景观、立交桥,画公路经过的城市、平原等等。 

2010年左右,我偶然发现原来还有这种设计城市、规划路线的游戏,更直观、更生动、更容易修改,所以我开始接触模拟经营类的游戏 ,比如《模拟城市:梦之都》、《特大城市》系列。2016年1月,我开始玩《都市:天际线》。 

一开始,我也是自己虚构城市,但我越玩越发现这个游戏的拓展性实在太强了,而且逐渐可以向写实的方向去走。恰巧我在贴吧上看到有人按照北京的路网形状去设计城市,只不过用的建筑是游戏自带的,我就觉得我也可以还原整个广州,而且会做的比他更好。

我先获取了广州主城区的地形灰度图,导入到游戏的地图编辑器里,从广州南站起,对照着卫星图一步一步修建路网,一点一点往市区那边修。那些有代表性的建筑,高德地图中会有图片,我靠着这些图片确定建筑的样式后,会在游戏自带的玩家社区里获取类似的模型,并导入到游戏中。

有时实在找不到同类型的建筑,我就自己做,为此还效仿国内外玩家建模的过程,学了一些建模的知识。今年年初,我还自己取材建了一个骑楼。

这个工程量是很巨大的,也会有很多的困难。比如在项目建造的最后一步,要打造一些景观细节,这些在地图中是看不出来的,所以我要去实地考察或者去看摄影师的作品,加一些树木、花坛、路灯、地砖,甚至是路边的车辆、电瓶车、路边摊,这样才能还原出真实感,不然就会少点东西。 

从2018年1月开始,历经三年,我终于将广州有代表性的建筑还原,并且用视频将其呈现出来,获得了上百万的播放量,也算是努力有了回报。

HooHeeHaa还原的黄埔古港

比较意外的是,我还因此得到了一份与场景搭建相关的工作,靠着在游戏中接触到的城市规划知识,公司的老板看到我“历时三年,我用游戏还原广州”的视频后,把我挖了过去。谁能想到我本科的专业是西班牙语呢?

之后我也打算继续在游戏里呈现广州的故事,不只是广州的繁华、广州的高楼大厦,还有这个城市背后一些真实的故事。 

用《我的世界》还原《流浪地球》后,半只脚迈入了艺术的大门

FR0S7霜 17岁 “我的世界”玩家 

小学四年级左右,我第一次接触游戏,那时候还不知道电脑是什么,就和我哥在电视上玩魂斗罗和合金弹头。后来摸上电脑了,就开始玩红警、骑砍、CS1.6、魔兽3一类,总之是我哥电脑上有什么我就玩什么。 

2014年,第一次碰上了《我的世界》,当时也不懂什么玩法,就在大平原拆拆村庄,后来自己有了手机,就开始在手机上手撸巨大火柴盒。 总体来说《我的世界》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沙盒游戏,那会手机游戏大多都很拉垮,但是《我的世界》自由度相对来说很高,确实有吸引到我。 

再大点,知道了网上还有教程,就学会了看着教程修建“豪宅”,后来开始喜欢上战舰的军工美学,也就进入了军工圈,开始搞军工建筑。三四年前,也因为对《我的世界》建筑的喜爱,我加入了龙艺LoonG,一个以《我的世界》为载体,制作各种方面视频的团队。 

MC动画《流浪地球》海报 

当时《中国太阳》(根据刘慈欣的《中国太阳》改编的《我的世界》动画宣传片)项目负责人在《我的世界》建筑圈招人,我看很有意思也就加入了,负责制作《中国太阳》的建筑制作。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接触科幻与渲染,并且开始对科幻作品有了一定的了解,觉得对未来畅想是相当愉悦的事情,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有选择性地阅读各类科幻文学。

2019年,《流浪地球》电影热度特别高,刘慈欣也是我非常中意的作者。我们团队就趁着热度做了很多流浪地球的相关建筑,还搞了个《我的世界》动画预告片,结果竟然有很多人看,短期内B站播放量高达70多万。我们就一不做二不休,在后面一年“闭关修炼”,提升了渲染技术,在2020年初推出了《流浪地球》的原创同人概念短片——《万恶之源·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整个作品由我和另一位导演will乌鸦耗时两个星期完成,说实话挺赶的,过程也挺困难的。事实上这只是备用计划,原计划因为人手不足最终没能完成。因为一个片子环节很多,需要各类人才,当时在圈子里招不到人,找到人也不一定有足够的时间,毕竟不是人人都会为爱发电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对我技术的提升是非常大的,同时也积累了很多的经验。刚做完的时候也会反复品鉴,发布之后倒是很平静了,就觉得:“啊,做完了,整挺好。”

在《我的世界》中还原的《流浪地球》镜头 

自始至终,虽然我玩建筑时会把《我的世界》称作一款游戏,但更多的还是当作一种建模工具,或许圈内人都有这种感受。

它能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去进行创作,可以说它让我的半只脚已经踏入了“艺术”的大门。 业余玩的游戏最多只能图生活一乐,但是《我的世界》的延伸性却把我带入了数字媒体艺术创作的大门,也是让我十分意外。 

现在真正的建模学习和CG(Computer Graphics的英语建成,直译为电脑图像)全流程制作已经近一年,我开始有了一些个人作品,未来,我的专业发展方向也会向制作+编导的方向靠,不止再局限于《我的世界》,而是去成为一个真正的个人创作者。

核废水到底能不能排,我用250000个虚拟市民来检测

跟风龍舞  18岁 “都市:天际线”玩家 

两三年前,还上高中的时候,我就开始玩《都市:天际线》,因为这种模拟经营类的游戏节奏比较慢,情节也不会紧张。后来我也是偶然发现,这种游戏还有一些“科普”的功能。

因为这种关于造城市的游戏,相较于新闻、文件那种灌输式的内容,玩家可以亲身体会现实中发生的事情对城市会造成什么影响,玩家可以更好地感同身受。

前段时间,核废水的新闻一出,我一个up主朋友发了一个实事视频。当时我就想,能不能用游戏这种比较轻松愉快的方式去给大家普及这个知识,可能对于现在的人来说接受度会高一点。 

首先,秉持着对观众负责原则,我用了几天的时间去查阅大量的文献资料与官方文件,去了解事实与还原真相。因为官方文件与外网文献都是外文,我要自己去翻译,其中最复杂的是一篇800页的核电站报告文件,花费了近10个小时的时间,我才了解了日本核电站的历史与发展过程。

准备工作结束,为了让大家更好地理解核废水对人体究竟有没有影响,我在《都市:天际线》里专门搞了一个试点城市,建了核电站、规划了水循环系统,呈现了净化核废水的过程,并找了250000个虚拟市民试喝净化后的核废水。结果显示,这些市民们并没有死亡或者生病,可以说净化后的核废水对人类并没有影响。

跟风龍舞在B站视频中模拟废水排放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 ,一开始我是混淆了一个概念,日本排放的核废水是直接接触过核燃料的水,和我在游戏里净化的冷却水不一样。只要我可以把冷却水净化成完全无害的状态,把污水里所有的放射性元素剔除了,对市民的影响是不大的。但是日本即将排放的核废水放射量非常大,现在的技术并不能像游戏里那样完全将这些元素净化。

后来我把实验过程与结论科普做成视频发到B站上,获得了很好的反响,下一步我也希望能继续用游戏去给大家带来更多的知识。 

现实中舍不得买cos服,不如在动物森友会里开一家cosplay服装店

维C 18岁左右 动物森友会玩家 

我是在日本的留学生,去年疫情刚爆发,我们学校延迟开学了一个月。 

正好那段时间动森在Switch平台发售,在家也没事干,身边的朋友都在玩这个游戏,我也开始玩了下去。 

维C在动森中设计的几款衣服 

这种游戏社交性比较强,对于我来说并不单纯是打发时间的方式,我觉得只有能和朋友一起玩的游戏,才会有乐趣。 

其实一开始,我是去动森里钓鱼的,甚至还在B站出了个教程,但是这个游戏有个机制,就是有一些鱼是季节限定的,我不喜欢花费时间去钓所有的鱼。 能钓到的鱼我都刷完了,所以游戏里可以玩的地方就只剩下自定义服饰了。 

无巧不成书,我比较喜欢看动漫,也很喜欢Fate cosplay服装(根据动画《Fate》制作的角色扮演服装),恰好看到动森里有服饰自定义的功能,我就尝试着去画了一画,结果出来的效果还不错。当时我发布钓鱼教程之后,还有人回复问我衣服是哪里买的,我说我自己做的。

设计衣服的过程是很简单的,首先要确定自己想要画一个什么样的衣服,根据衣服的图片,在自定义服装里选择相应的模板,然后按照图片的样子画下来就好, 在这个过程中,你要不断地去调整具体的位置与大小,要找到合适的像素格子平衡点。比较复杂的还是调色,但是这种Q版的游戏,其实设计出来违和感不会很强,所以可以自己先尝试上色,然后看看效果。 

维C的设计图纸 

在游戏里,我会想要去尝试游戏和动漫联动的感觉。 一般我喜欢的动漫角色,我会试着在动森里还原他的衣服,当然,有些衣服并不能做出来,比如之前我想去做一个假面骑士的,但是动森里没有紧身衣这个设计,所以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我是希望能在游戏里呈现出和原来的动漫角色比较匹配的服装,希望能让更多喜欢动漫的人可以在动森里也能玩到这种东西。我觉得游戏是服务于我的,我想玩哪个游戏、想怎么玩游戏、在游戏里具体做什么,是取决于自己是否喜欢的,

之前也有网友发私信问我可不可以做一做汉服类型的,但是我对汉服没什么了解,所以设计的还是cosplay的服装。 

可以说我是把现实中不能实现的cosplay放到游戏里去体验吧,因为现实中,如果我想要出一套完整的cosplay,起码要花8000元 ,对学生党来说可是个不小的数目,而且确实是挺耗时间的。 

但是在游戏里就比较方便,也能客观地看到自己做的衣服呈现出来的效果是怎样的。 

当然,如果不考虑经济因素的存在,现实中我应该也会去尝试cosplay吧。 

现实生活中的母胎solo,在游戏里学习“撩汉”技巧

你的宁 22岁 “QQ炫舞”玩家 

受访者与游戏好友在QQ炫舞里一起唱歌 

传统意义上,大家都将QQ炫舞作为一个“上下左右左左”的舞蹈游戏,但是我主要拿它作为练歌房来唱歌。

不过在这里玩唱歌的人比较少。而且QQ炫舞本来就是一个女多男少的游戏,所以那些声音好听、唱的也不错的男生,就会特别招女孩子喜欢,可以说是“僧多肉少”。 

一开始我刚玩游戏的时候,还是一个很纯情的小白,对待恋爱关系非常认真。只不过13岁那年,在游戏里遇到一个渣男,他一边和我谈恋爱,一边找备胎 ,这段时间和我是恋爱关系,马上就无缝衔接找下一个女生维持恋爱关系。当时少不经事的我被深深伤害后,遇到了一位对我的“感情”生涯有着重要影响的姐姐。

她比我大两岁,但是她特别会撩,几乎我们那个游戏团里声音好听的男生,都是她的裙下之臣。我在这个姐姐身上学了很多撩汉技巧,学的炉火纯青后,也开始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我不会去加那些有好感的男生,反而是把他们偷偷加入关注,关注他们的游戏房间,制造偶遇。当他们在房间里唱歌的时候,我也不会开口,等他们都唱的差不多时,再开口一鸣惊人。我每天游荡在他们的房间里,蹲他们的小号,再去加他们的好友。等他们上钩之后,我们会聊一段时间,开启恋爱关系,并且互加QQ、微信。 

加微信后我们会互相发照片,看到那些“丑照”后,我就会把他们蹬掉,寻找下一个目标。

不过你以为现实生活中的我也可以如鱼得水、水深火热?那你就错了,其实现实中我是个母胎solo,现在22岁了,也没谈过一次恋爱。 

但这并不是因为我有什么“个人缺陷”,而是没遇到合适的,在游戏里学的那些撩汉技巧,早就让我在微信里养了整片鱼塘了,只不过没有人能够入我的法眼而已。

+1
6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微博、B站、小红书是老外登陆中国互联网的主要入口。

2021-05-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