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卸任CEO不是因为不想赚钱,而是感觉这几年一直在吃老本

投资人说·2021-05-20
我奋斗的目标不是赚钱和享乐,支撑我的是自我实现,希望有更多的创造体验,更丰富的人生经历,希望遇到更多优秀的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人说”(ID:touzirenshuo),作者:投资人说 小投,36氪经授权发布。

我奋斗的目标不是赚钱和享乐,支撑我的是自我实现,希望有更多的创造体验,更丰富的人生经历,希望遇到更多优秀的人。

一直以狼性自居的张一鸣也退了。

5月20日,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发布内部全员信,宣布卸任CEO一职。

字节跳动联合创始人梁汝波将接任成为新CEO。

谈及卸任原因,张一鸣表示,创业以来,字节跳动有幸抓住了时代发展的机遇,基于机器学习技术在移动端和视频上进行创新与实践,取得了一些成绩。

虽然公司业务发展良好,但希望公司还能持续有更大的创新突破,变得更有创造力和富有意义。

因此,张一鸣决定放下公司日常管理,聚焦远景战略、企业文化和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事项,计划“相对专注学习知识,系统思考,研究新事物,动手尝试和体验,以十年为期,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

在张一鸣看来,科技公司面临的外部环境正在变化:虚拟现实、生命科学、科学计算对人类生活的影响都已逐步显现,科技对社会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这些因素决定了字节跳动“需要突破业务的惯性去探索,并持续学习企业如何更好地承担社会责任”。

全员信透露,张一鸣和梁汝波将于2021年底前完成字节跳动CEO职责的过渡交接。

张一鸣对梁汝波非常信任。张一鸣在公开信中透露,公司创立以来,从采购安装服务器,重要招聘、企业制度和管理系统建设,很多事情都是梁汝波协助张一鸣做的,甚至曾接手张一鸣写了一半的系统。

这种搭档之间的相互信任与支持,是从两人大学时候就开始建立起来的。

自从字节跳动成立的那天,张一鸣就站在了台前。鲜有人知的是,梁汝波是张一鸣的大学同学,从大学时候,他们就经常一起打拼。

两人自2009年共同创办垂直房产搜索引擎“九九房”开始,即成为长期创业伙伴。

可以说,在南开大学期间那段时光,对于张一鸣来讲,是极其重要的。

在今天这样的时间点,投资人说特意编辑了张一鸣此前的演讲,分享了自己在大学期间、工作期间的收获与感悟,与读者共勉。

01

我大学里的三点收获

2001年我考入了南开大学,起初大学的生活是让人有点失落的,但慢慢地从安静朴素的校园和踏实努力的氛围中,我还是找到了自己的节奏。

大学期间我主要在做三件事情 ,一是写代码,因为我是搞技术的;二是看书,看了很多很多书;三是修电脑。

基于此,自己也有三点收获:耐心,知识,伙伴。

第一点收获:耐心 

有耐心,能独处,并基于长期思考做判断,而不为短期因素所干扰,耐心地等待你设想和努力的事情逐步发生,这对创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事实上,你经常想象的很美好,设计的也很完整,你也很努力,但你所期待的事情,经常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发生。这种耐心,绝对是在南开磨练出来的。

大学的时候我是怎么面对枯燥的生活?

人物传记是非常好的心灵鸡汤。我读了很多人物传记,如果说有收获,就是发现那些伟大的人,在没有成为伟大的人之前,也是过着看起来枯燥的生活,每天都在做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但这些事情最后从点连成线,成就了他们。

我毕业后参与创立了酷讯、饭否、99房、到现在的今日头条,每一段创业经历,都挺寂寞的。现在回想,耐心非常重要,不仅是等待的耐心,还要有耐心做深入思考,还要有耐心地找到更多更好的合作伙伴。

第二点收获:知识 

寂寞的大学生活,给了我人生最安静的阅读时光。我用别人打游戏、打牌的时间,阅读了各种各样的书,或者说乱七八糟的书,包括各个专业的书,包括人物传记,也有各种境内外的报刊杂志。

当然,那时候,我也有困惑,觉得看的这些东西和思考的问题都很有意思,但在生活中没什么用。直到后来我进入互联网行业并开始创业,各种各样的知识才连成线,帮我理解行业、理解管理,更快地掌握不熟悉的领域,包括如何让信息得到更有效率的组织和分发,从而改变各行各业的效率。

2011年,我观察到一个现象,地铁上读报的人、卖报的人越来越少,年初还有,年底几乎没有了,同时,2011年是智能手机出货量的高峰,是2008年、2009年、2010年三年智能手机出货量的总和。

我想,这是信息传播介质的变革,手机很可能会取代纸媒成为信息传播的最主要载体,又因为人和手机的对应关系,手机随身携带,个性化推荐的需求一定会增加,于是我创办了今日头条。

第三点收获:伙伴 

我在读大学的时候结识了很多优秀的同伴。作为一个不怎么参与集体活动的理工男,怎么保持社交呢?主要靠修电脑和编程建网站……

后来,同学聚会,打招呼的方式基本是:hi,你的电脑还是我装的。我装过的电脑有几十台,当然大部分是女同学……不但要帮忙装电脑还要经常保修。

没错,就像你们想象的那样,修电脑为我带来了人生重大的收获——当时的女朋友,现在的太太。

在校园里,我接了不少外包的项目。包括我太太她们系的网站(当然是免费的)。

因为这门手艺加上兼职,大四的时候,我每月能有超过两三千的收入,在当时,绝对是土豪。那时候,和同学一起泡实验室,熬到半夜一两点,会请大家集体去烤串。一周能吃2-3次。

当时和我吃烧烤的人很多是对编程感兴趣,而且志趣相投的同学朋友,有我同一级的,微电子专业的,软件工程专业的,还有师兄师弟,后来也相继加入我创办的公司,成为了我们公司的技术骨干,也是创业伙伴。

02

我的工作感悟

2005 年,我从南开大学毕业,加入一家叫酷讯的公司。我是最早期加入的员工之一。

一开始只是一个普通工程师,但在工作第二年,我在公司管了四五十个人的团队,负责所有后端技术,同时也负责很多产品相关的工作。

有人问我:为什么你在第一份工作中就成长很快?是不是你在那个公司表现特别突出?

其实不是。当时公司招聘标准很高,跟我同期入职的就有两个清华计算机系的博士。

那我是不是技术最好?是不是最有经验?

都不是。后来我想了想,当时自己有哪些特质。

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工作时,从不分哪些工作是我该做的,哪些不是我该做的。

我做完自己的工作后,对于大部分同事的问题,只要我能帮助解决,我都去做。当时,Code Base中大部分代码我都看过。新人入职时,只要我有时间,我都给他讲解一遍。通过讲解,我自己也能得到成长。

工作的前两年,我基本上每天都是十二点、一点回家,回家后也编程到挺晚。确实是因为有兴趣,而不是公司有要求。所以我很快从负责一个抽取爬虫的模块,到负责整个后端系统,开始带一个小组,后来带一个小部门,再后来带一个大部门。

当时我负责技术,但遇到产品上有问题,也会积极地参与讨论,想产品的方案。很多人说这个不是我该做的事情。但我想说:你的责任心,希望把事情做好的动力,会驱动你做更多事情,让你得到很大的锻炼。

我当时是工程师,但参与产品的经历,对我后来转型做产品有很大帮助。我参与商业的部分,对我现在的工作也有很大帮助。

记得在2007年底,我跟公司的销售总监一起去见客户。这段经历让我知道,怎样的销售才是好的销售。当我组建今日头条招人时,这些可供参考的案例,让我在这个领域不会一无所知。

03

我的创业初心

我很尊敬Elon Mask ,他不仅创办了TESLA ,而且还创办了一家叫Space X的公司,目标是革新太空科技,终极目标是人类能够在其他星球生活。

Space X现在是全世界第一家私人向太空发射火箭并实现回收的公司,尽管在前沿领域里不断探索的过程非常艰难,身后甚至连跟随者都没有,但Elon Mask一直相信:只要理论上能够成立,理论上可以做到最好,那就应该去努力实现它。

我特别欣赏这种追求卓越和领先的勇气。

年轻人创业,就是要去创造新的技术,做那些理论上存在但还没有实现的东西,给世界带来根本性的进步。

创业,有人想的是要赚笔钱,有人想的则是要做件事,我觉得自己是后者。

如果你偶然发现青霉素能消炎,你是先考虑用它去救人还是赚钱呢?应该都是先想到救人。我也是一样。到了这个时代,有个性化的方式来推荐信息,我就想把它做出来。

如果我想卖掉这家公司,现在就可以拿到一大笔钱。但我奋斗的目标不是赚钱和享乐,支撑我的是自我实现,希望有更多的创造体验,更丰富的人生经历,希望遇到更多优秀的人。

现在的创业环境和以前相比已经非常好了,创业能取得多大的成果,最重要的是,你到底愿意做多大的事情。年轻人关键是立志高远,享受拼的过程,不自满,不懈怠。要把成功的目标,设定的尽可能远。

以下为张一鸣内部全员信全文

这几个月,有不少同学问我怎么从今年开始没有更新双月OKR。

实话说,对去年关于探索远景新战略、研究组织和管理、提升社会责任的三个年度OKR,我觉得都挺不满意的。

所以从新年假期,我就在思考双月的,一年的,更长期的OKR,如何不仅仅是线性延伸。

我有一个不一样的想法。我决定卸任CEO的角色,放下日常的管理工作,作为公司创始人,聚焦到远景战略、企业文化、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的事情上去。

我们有幸抓住了时代发展的机遇,基于机器学习技术在移动端和视频上进行创新与实践,取得了一些成绩。在毕业之后到字节成立之初,我自学了很多东西和思考了许多的问题,比如如何更有效的分发信息,如何把产品和技术结合,如何把公司当作一个产品来改进等。

这些思考对字节跳动的创立发展都有帮助,而创业的经历又丰富和验证了思考。

虽然现在公司业务发展良好,但未来更长时间,我们是否能不停留于此,能够不只是业务变大,而且变得更有创造力和富有意义,践行“激发创造,丰富生活”的使命。

持续的深度思考和大胆的想象是创新成果得以实现的基础。但大家更容易关注商业模式的变化和品牌渠道的更新,很少注意到技术变革已经在酝酿中。只有少数人能够洞察未来,创造趋势。

现在电动车行业如火如荼,多数人可能记不起来特斯拉18年前就创立了,当时用笔记本电池来做原型尝试。

很多人知道Mac的软件包管理工具是HomeBrew,但是比较少人知道上世纪70年代,极客们就在HomeBrew Club展示和讨论Apple I和其它一些个人电脑原型。

虚拟现实、生命科学、科学计算对人类生活的影响都已现黎明之曙光,这些需要我们突破业务的惯性去探索。同时科技对社会的影响也越来越大,我们要持续学习企业如何更好地承担社会责任。

7周年年会的时候,我和大家分享了《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一个句子——“有时候早餐前,我已经相信六件看似不可能的事会发生了”。我很喜欢思考理论上可能存在,但是现实中尚未发生的事情。

我的签名档一直是喜欢发呆,我所说的发呆,不是放空,是自己思考一些非常无边无际和少有人讨论的点子。

但在忙碌的工作中,越来越多的情况是,很多事情在现实中已经发生,但我并不知道。

我感觉过去几年很大程度都在“吃老本”,比如,在17年之前我还能保持关注机器学习技术的新进展,近三年已经没有太多学习了,我在头条、西瓜上收藏了很多专业视频和文章,但是断断续续的阅读,进展非常缓慢,在技术讨论会上也难以跟上进展。

三年前,我跟一些创业者做了一个分享,核心是说CEO要避免一个普遍的负规模效应——当业务和组织变复杂规模变大的时候,作为中心节点的CEO容易陷入被动:每天要听很多汇报总结,做很多审批和决策,容易导致内部视角,知识结构更新缓慢。

所以最近半年,我逐渐形成这个想法,对自己的状态做一个调整,脱离开CEO的工作,能够相对专注学习知识,系统思考,研究新事物,动手尝试和体验,以十年为期,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

同时,公司在社会责任和公益上已经有一些进展,其中教育公益、脑疾病、古籍数字化整理等新项目也持续探索中,我个人也有些投入,我还有更多想法,希望能更深度参与。

与此同时,公司当下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到更好,我希望有比我更合适的人来改进日常管理,保障公司的健康发展。

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成熟管理者,我也不是很擅长社交,我更喜欢研究组织和市场原理来减少管理,喜欢自己上网、看书、听歌、发呆。3月份的时候,我在小范围讨论了这个想法,并提议让汝波来接手CEO的工作,大家都非常理解和支持,同意了我的提议。

汝波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字节跳动是我和他一起创立的第二家公司了。他在字节跳动陆续承担了产品研发负责人,飞书和效率工程负责人,集团人力资源和管理负责人等工作。

公司创立以来,从采购安装服务器,接手我写了一半的系统,重要招聘、企业制度和管理系统建设,很多事情是他协助我做的。未来半年,我们两个会一起工作,确保在年底时把交接工作做好。请大家支持好新CEO汝波的工作!

几年前在一次旅途中,我发了个朋友圈说:旅行的部分意义在于时空切换,更容易把主体当作客体, 审视自己和生活本身。

卸任CEO之后,在聚焦远景战略、企业文化、社会责任等长期的事情之外,我也能更容易从外部视角来观察公司。

在公司2012年的商业计划书中,我对团队说,希望大家把创业的过程当作同行去欣赏风景的旅行。希望大家支持我在这旅行中的“旅行”。

一鸣

+1
16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直播+限时抢购+会员+社交,云集越来越没有自己的特色

2021-05-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