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分析|反垄断和社保缴纳阴云笼罩,美团的对策竟然是它

董洁2021-05-11
对于近距离高客单价的订单,抽成明显降低,而对于远距离低客单的订单抽成明显提高。

文|董洁 编辑|乔芊

美团最近的日子不好过。

4月份,针对美团的反垄断调查正式落地;五一前夕,北京人社局副局长化身外卖小哥,引发公众对美团不给骑手交社保的口诛笔伐;5月10日,上海消保协就消费者权益保护不利约谈美团。昨日美团港股暴跌近10%,今日开盘美团再次重挫8%。

反垄断压力上行叠加政府约谈、社保缴纳多重因素阴霾,美团的短期风险空前释放。根据市场预测,加上整个市场流动性影响,美团股价从高位460港元跌落至280港元后,近期将继续承压,跌穿220港元不是没有可能。

长期逻辑来看,美团业务的基本面仍然强劲,外卖业务正从以往的流量入口逐渐贡献出利润,酒旅业务的复苏也将继续拉动美团整体的毛利率。就在五一期间,美团酒旅、外卖、美食等业务都迎来爆发性增长。

但市场总是高估短期风险,而低估长期逻辑。36氪认为,无论是反垄断罚款还是被政府约谈,对美团来说都是短期风险,尤其是反垄断罚款很难从现金流角度对美团造成实质性长远影响。

而“关于给骑手缴纳社保”的讨论仍停留在初级阶段,若真正落地,影响的将不仅仅是美团,饿了么、滴滴乃至实业的工地民工、临时工都将涉及,这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系统性工程。

也是在这个当口,美团颁发了一条关于配送抽佣的新政,根据订单距离、价格、时段,更精细化地向商家抽取配送费,目的是为了解决长期以来商家反应的“平台佣金过高、计费不合理、客户端配送费较高”等问题。

那么,这项新政对美团会有多大程度地影响?长远来看,反垄断以及可能的社保缴纳又会如何影响美团的未来?

调整配送抽佣为哪般?

近日多位供应商向36氪表示,美团于近期调整了其配送规则,将原来的履约服务费细化为距离、价格、时段三个部分,并且根据距离的远近和价格的高低收费,原来履约服务费中抽成则是固定的。根据Tech星球报道,该规则已经于5月1日起在美团外卖的全部直营城市实行。

美团新配送方案细则

那新旧佣金抽成到底利好谁?我们以25、30元外卖客单价为例,在旧版佣金标准(21%抽成比例)下分别需用支付5.25元、6.3元,在新版规则下则分别支付5.2元、5.5元,但如果配送距离达到5公里,佣金将升至7.2元、7.5元。而同样地,配送距离在3公里的50元订单,佣金则从10.5元降至9.3元。

如此来看,对于近距离,无论是低客单还是高客单订单,美团都表现出较高的友好度,抽成在降低,而对于远距离低客单件的订单抽成则明显提高。

这要做有两个好处,一是可以有效缩减平台上低客单价中小商户的配送范围,逐步对这些平台不赚钱的商户实现汰换;二是通过提升订单金额、扶持品牌商家的供给配送,继续提升平台用户的客单价,这是一个在供给侧逼迫商家自我出清的过程。与其说这个变化会影响收入,不如说是改变了配送收入的结构。

从去年开始,受疫情影响,美团就已经在发力以往并不亲睐外卖业务、但在消费着心中有着极高地位的大KA商家。这一方面扩大美团外卖的品类丰富度,也帮助美团提升其营销收入。

优化规模不经济的远距离低客单订单,转而把握品牌餐饮的高客单和高广告预算,某种程度上,美团已经在走餐饮电商“天猫化”的路。2020年四季度美团佣金收入190.58亿,同比增长36.4%,在线营销服务收入则同比增长41.0%至人民币24亿元,外卖客单价则提高至48元。从变现率来看,餐饮外卖变现率13.8%,环比提升0.2%。

之前我们就提到,如果反垄断严格推行,谨慎预测,美团前期佣金率偏低的独家合约或将逐步减少,这很可能继续推升餐饮外卖业务的变现率。

这或许就是美团找到的新对策。对于中小餐饮商家来说,这一政策算不上太友好,来自3公里外的外卖订单对商家同样重要,如此要想得到配送新政策红利,外卖提价必不可少,而这很可能造成消费者的流失。不少中小商家或许也将因此另寻出路,赶在此之前提前做出应对。

反垄断罚款与社保缴纳之谜

市场关于美团反垄断罚款金额大多是按照此前对阿里的处罚结果来推测的。根据公告给出的解释是按照阿里2019年营收(此时阿里2020年的整体业绩还未完全公布)的4%做出处罚,而处罚标准是4%-10%。

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从核心电商业务来看,阿里的营收中主要包括两方面广告费和佣金,并不包含快递运输成本。美团的营收统计中,骑手的配送费用是包含在内的,只不过形式上是以佣金收过来,再分配给骑手。

2020年财报显示,每笔外卖订单美团的骑手费用大概在5块左右,而整个骑手成本占到美团外卖营收的70%,达到近464亿,如果算上非外卖订单配送,美团的骑手费用在2020年达到了543亿。

所以关于美团的反垄断罚款就可以做出推测了:

如果把骑手成本刨除在外,美团反垄断罚款的乐观预期为(1148-543)*4%,在24亿上下;如果按照顶格10%罚款,则在60亿上下;

如果笼统按照总营收罚款,按照4%的比例计算,结果是46亿,如果按照10%计算,结果是115亿。

截至2020年12月31日,美团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及短期理财投资的结余分别为171亿元及440亿元,叠加前不久美团通过配售和发行可转债融到的近70亿美金融资,即使按照最顶格的115亿罚款算,这一处罚对美团的现金流影响也并不强烈。

在36氪看来,近期真正对美团股价造成实质性影响的是“社保缴纳”的舆论,此政策假设真正落地确实可以对美团乃至全行业造成持久性影响。

去年一年950万骑手通过美团平台创收,但根据海豚投研的数据,目前美团外卖骑手日活大约是120万。美团的配送骑手主要分为众包骑手和专送骑手,众包因为散工兼职模式,并不涉及社保缴纳问题。而所谓专送骑手,是指专门送美团外卖订单的骑手,全时服务美团订单。据36氪了解,目前专送骑手的用工关系上主要是与第三方外包公司签以劳务为主流的合同,因此社保缴纳比例非常低。

美团外卖骑手成本   制图:36氪  数据来源:美团财报

根据长桥证券的预估,美团专送骑手贡献了配送订单中大约60%的订单量,粗略来看,相当于543亿的总收入中有325亿是有社保缴纳义务的。根据社保政策,五险一金中公积金等并非强制缴纳,养老(20%)、医疗(10%)、失业(1.8%)三险强制缴纳,大致相当于目前的骑手成本上多缴纳32%。

由此粗略计算,美团相应的骑手成本将增加100亿,在收入中的比重将增加近2%。因为社保需要长期缴纳,所以这一影响将是持续的。

不过相关法律人士也对36氪表示,由于专送骑手并非美团的全职员工,在缴纳保险上,美团或许并不会承担所有成本,更实际的选择是这一缴纳成本由美团、代理商以及骑手三者共同承担,而这一成本后续也很可能会向消费者端转移,直接表现是外卖价格的上扬。

换个角度来看,2020年,美团外卖的交易笔数首次超过100亿单,100亿的社保缴纳,分摊到100亿单外卖中,每单外卖如果提价1块,这个成本大概率美团可以抗住。

另一种分析则认为,目前人社部门的政策更倾向于先落实灵活用工形式下的工伤保险,这样的话估算对美团的骑手成本每年增加只在数亿元人民币。不过因为上述讨论还在初期,决策落地还有很长时间,舆论对美团的影响目前来看还是停留在短期风险。

+1
6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中国品牌的关键一跃

2021-05-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