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巨额合同纠纷,花点时间被曝经营异常,鲜花电商正“凋零”

36氪的朋友们 · 2020-12-02
背后的缘由令人深思。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蓝鲸TMT”(ID:ilanjingtmt),作者:刘敏娟,36氪经授权发布。

今年11月以来,鲜花电商平台“花点时间”可谓是麻烦不断,让沉寂许久的鲜花电商再次受到外界关注。

天眼查信息显示,11月初,“花点时间”的运营主体花意生活(北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花意生活”)因巨额合同纠纷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半个月后,花意生活又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记者发现,这距离花点时间上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已经过去半年时间。今年5月,花点时间曾因玫瑰花的质量问题在罗永浩直播间“翻车”,引发大量消费投诉,公司CEO不得不公开致歉并对用户追加赔偿。

花点时间今年略显凄凉的境遇代表了鲜花电商的一个缩影,这不禁让人联想起今年爆火的社区团购。尽管鲜花电商与社区团购同为生鲜电商的细分领域,但二者今年的表现截然不同,可谓是冰火两重天。年初至今,鲜花电商并没有像社区团购那样重焕生机,反而逐渐“凋零”,背后的缘由令人深思。

“质量门”半年后,花点时间陷合同纠纷、被曝经营异常

2020年以来,昔日的鲜花电商明星企业“花点时间”似乎被负面消息缠身,其为数不多的“露脸”时刻无一不透露出该公司的困境。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花意生活于11月初陷入与某加工纸箱的包装公司之间的合同纠纷,因此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828万元。11月12日,花意生活又因登记的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公开资料显示,花意生活本次被执行所涉及的纠纷源于2019年9月的一次诉讼案件,彼时,花意生活因加工合同纠纷问题被杭州聚彩纷呈包装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聚彩纷呈”)起诉。2020年4月,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决花意生活支付聚彩纷呈合同款、库存货物成本及违约金共计828.0227万元。

记者查询发现,2020年1月至今,与花意生活相关的法律诉讼案件共有10起,多为运输合同纠纷及加工合同纠纷。而在这10起案件中,花意生活作为被告人或被申请人的案件就有8起,占比高达80%。

这距离花点时间上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已过去半年时间,今年5月,花点时间曾因“质量门”事件而遭受热议。当时正火的直播新人罗永浩在直播间推荐了花点时间的520玫瑰礼盒,这对花点时间而言本是一个绝佳的品牌宣传机会,可惜最终毁在了品控不严所导致的产品质量问题上。

5月20日当天,大量用户在微博中艾特罗永浩本人进行投诉,称自己收到礼盒时花瓣已经枯萎或腐烂,一时间让“罗永浩翻车”登上热搜。在不断发酵的控诉声中,罗永浩和花点时间CEO朱月怡当晚先后公开致歉,朱月怡除了解释了鲜花出现质量问题的原因,还表示除花点时间100%退款以及罗永浩团队对用户进行的补偿外,花点时间会对所有下单用户进行同等现金赔偿或等值鲜花。

最终,花点时间的“质量门”事件在用户获得三倍现金赔偿的方案后得以平息。直到半年后的11月,花点时间又因合同纠纷、经营异常的消息重回大众视野。

“鲜花电商这门生意真的不容易。”一位互联网观察人士感叹道,“花点时间从高光时刻走到如今的境地不过一两年光景,令人诧异之余也让人感到一丝惋惜。”

鲜花电商曾获资本青睐,融资趋冷后陷入沉寂

公开资料显示,花点时间由前易到用车联合创始人朱月怡创办。成立之初,花点时间主要通过微信公众号向用户提供鲜花按周、按月或按季预定服务。2015-2018年间,花点时间保持着一年一轮融资的节奏,累计完成4轮融资,且背后站着高圆圆、鹿晗参与的清晗基金、经纬中国、清流资本等明星及知名投资机构,成为这条赛道上的明星企业。

不过,在2018年3月完成来自峰尚资本的B+轮融资后,花点时间至今未获得新的融资助力。作为鲜花电商的头部企业,花点时间的发展史无疑是鲜花电商行业的一个缩影。

从鲜花电商的发展历程来看,艾瑞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2007-2012年是鲜花电商行业的探索期,行业整体以2B模式为主,爱尚鲜花、Roseonly等平台均在此期间成立;2013-2015年是行业爆发期,Flowerplus花加、花点时间、鲜花说、野兽派等平台相继上线,通过多种营销方式培养用户鲜花消费习惯;2016-2017年则是行业成长期,各平台先后获得资本融资,鲜花日常订阅模式日趋普遍。

据不完全统计,2013-2017年间,国内鲜花电商行业共获得47笔融资,以B轮以前的中早期投资为主。其中,2015、2016年分别发生17笔和15笔融资事件,是鲜花电商的融资高峰期;此后,整个行业便进入融资趋冷阶段。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2017年至今,鲜花电商行业所获的融资主要集中在Flowerplus花加、花点时间这两家企业;而在2020年后,整个行业尚无一起融资事件。整体而言,鲜花电商行业在融资趋冷后几乎已陷入沉寂。

上述互联网观察人士分析指出,在“悦己经济”的推动下,鲜花电商曾迎来极速爆发的高光时刻,随着市场规模持续扩大,资本蜂拥而至。在行业整体繁荣之下,花点时间等平台自然备受资本青睐,吸引了不少明星投资机构为其站台。

“但随着鲜花电商领域同质化日益严重,各玩家纷纷开启低价竞争,使得包括花点时间在内的平台陷入规模化盈利困境。”该人士称,“如今,即便处于头部的花点时间也已两年多未获融资,缺少外部资金输血,平台又面临着较高的司法风险,处境已岌岌可危,其他鲜花电商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供应链、冷链物流等痛点难解,鲜花电商正逐渐“凋零”

值得一提的是,鲜花电商当前的境遇与同处于生鲜电商赛道的社区团购相比,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从市场规模看,2020年之前,鲜花电商的体量要高于社区团购,但今年二者的市场规模基本相当。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鲜花电商行业市场规模为535.1亿元,预计2020年将增至720.6亿元。而2019年社区团购市场规模约340亿元,2020年社区团购市场发展迅猛,预计规模将达720亿元。

毋庸置疑,社区团购在今年的大爆发,与疫情这只“黑天鹅”不无关系。2020年以来,疫情催生的宅经济让居民加深了对网购的依赖,线上买菜的方式也顺势被激活,让本快衰落的社区团购又重焕生机。

虽然鲜花电商与社区团购为生鲜电商的不同细分领域,二者对供应链、冷链物流、配送等环节的要求都相对较为严苛。但鲜花电商并没有像社区团购那样“复活”,反而逐渐“凋零”,背后的缘由引人深思。

业内普遍认为,在生鲜电商发展的过程中,供应链、冷链物流等几乎是相关企业不得不面对和着手解决的痛点,对鲜花电商而言尤其如此。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记者指出,社区团购实际上就是食品类生鲜电商,而鲜花电商和食品生鲜在以下三方面存在很大的差别,导致这两个市场没有办法相提并论。

首先,食品相比鲜花的保质期更长,鲜花可能一两天就出现腐烂、凋谢等问题,而食品则可以保存数天甚至更久,这就导致鲜花电商的运营难度和成本要高于食品生鲜。其次,食品是需求频次更高的生活必需品,而鲜花不属于必需品,因此需求量相对要小得多。

“此外,食品生鲜电商品类更丰富,相对鲜花电商更为大众,在冷链物流等方面可以形成一定规模,进而降低物流成本。而鲜花电商很难形成规模效应,而且鲜花无法像猪肉、生菜等品类那样通过简单的分装和隔离实现统一配送,导致其物流成本相对更大,很难像食品生鲜一样达到最低规模的门槛。”沈萌称。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花点时间

天眼查

微信

爱尚鲜花

微博

星投资

管鲜

下一篇

短短24小时,英国零售业巨头德本汉姆和阿卡迪亚集团先后倒闭

2020-12-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