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三菱与日本:创业150年的忧愁

日经中文网 · 2020-11-18
三菱集团走向低迷属于必然。

编者按:本文来自“日经中文网”,作者:西條都夫,36氪经授权发布。

1870年12月,也就是日本的明治3年的闰10月,岩崎弥太郎在当时的土佐藩(如今的日本四国高知县一带)创立了三菱集团雏形、管理和经营海运业的九十九商会。在那以后的150年里,三菱集团曾在日本“君临天下”,并在世界范围实现飞跃。然而如今,一触即发的危机却正在向其步步逼近。三菱在明治以后打造的繁荣能否在21世纪延续?还是被新的时代吞没、沦为只有辉煌历史值得一提的过气集团?今后10年将是成败的关键。

1877年(明治10年)前后的三菱高层,创始人岩崎弥太郎为前排左2(三菱资料馆提供)

三菱集团旗下的日本麒麟控股(Kirin Holdings)10月6日在东京千代田区区的帝国酒店举行了作为首次尝试的“R&D DAY”(研发创新日)活动。虽然处于新冠疫情之下,该公司仍积极举办线下活动。数十名记者和分析师的参加和对活动的报道,让外界看到了矶崎功典社长在此次活动中倾注的热情。

这天的主角是激活免疫细胞的“等离子乳酸菌”。让麒麟引以为豪的这种细菌也吸引着外界的关注,相继有其他企业提出合作和向自身供应原料的意向。

矶崎社长表示“通过营养食品等的自主商品和对外销售,力争到2027年实现500亿日元营业收入。虽然这是比较保守的数字,但仍是此前预期的2倍”。受新冠疫情影响,能够击退病毒的免疫功能受到的关注正在提高,麒麟要抓住这个机会,迅速发起攻势。

在麒麟控股首个“R&DDAY”活动上讲话的矶崎社长(东京都内一家酒店)

麒麟虽然是三菱集团的主要成员,但也是与众不同的存在。被称为“御三家”的三菱重工、三菱UFJ银行和三菱商事等多数集团主要成员的名称都冠以“三菱”,但麒麟由于历史原因,属于与日本邮船等并列的三菱集团中的“非冠名企业”之一。

在以一般消费者为对象做生意这一点上,麒麟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其与作为盟主的三菱重工等很多集团内企业以所谓的BtoB(也称B2B,企业与企业间)业务为核心发展而来形成对照。

麒麟和三菱集团各企业在市净率上形成分化

作为特别存在的麒麟与三菱集团其他企业之间也存在业绩上的良莠不齐。其象征是市净率(PBR,股价与每股净资产的比率)的数值。

由三菱旗下26家企业的会长和社长组成的“金曜会”内部存在一定的论资排辈,最高层来自重工、银行、商事等三菱集团的“御三家”。接下来是三菱电机和玻璃厂商AGC等属于“联络人会”成员的10家企业,麒麟也是其中之一。在排位靠前的13家企业中,三菱UFJ银行和三菱UFJ信托银行是三菱UFJ金融集团(FG)的100%子公司,而明治安田生命保险未上市。

按10月6日的收盘价比较上市的三菱集团成员的11只股票,市净率(PBR)超过2倍的只有麒麟(2.05倍)1家,超过1倍的仅为三菱电机(1.28倍)、三菱地所(1.25倍)和东京海上控股(1.00倍)。

从其余7只股票来看,以三菱UFJ金融集团的0.34倍为代表,三菱材料为0.54倍,三菱重工为0.69倍,均表现低迷。市净率因沃伦·巴菲特投资而提高的三菱商事股票为0.72倍,维持着远达不到“资产清理价值”的状态。

由于日本国内啤酒业务复苏,对于向FANCL(芳珂)出资以及推进健康产品战略等的麒麟描绘的增长轨道,股票市场给予了积极评价。另一方面,对于很多使用三菱标志的三菱集团其他上市企业,股市却做出悲观评价,认为未来不会创造、而是将破坏股东价值。

截至2019年度,三菱集团的主要上市企业的净利润合计额在10年里增至约2倍,但丰田则增至约10倍。与其他企业相比,自认为是“日本最强”企业集团的三菱的利润增长力显得逊色。

三菱遇到的绊脚石究竟是什么?回顾过去数年,主要企业不断出现各种失策和误判,这一点不可否认。以三菱重工为例,日本首款国产民用喷气式飞机“三菱Space Jet”的开发接二连三的被推迟,最终在新冠疫情这一前所未有的阻力下不得不冻结计划。

三菱汽车在经历数次丑闻之后并入日产雷诺联盟旗下,本以为获得了休养生息之地,但好景不长。受前日产汽车会长戈恩被捕等影响,联盟的前途明显充满未知数。三菱材料也被曝出质量造假,领导层的处事态度受到批评。

长期属于行业内最赚钱企业的三菱商事2020财年也出现了在净利润方面将首位宝座拱手让给日本另一大商社、伊藤忠商事的可能性。

三菱集团走向低迷属于必然

不过,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三菱集团如今的低迷是长期停滞不前之后出现的必然现象。

三菱150年的历史完全可以划分为二战前至二战时的前75年,以及二战后的75年。如果造访位于东京汤岛的三菱史料馆,在回顾历史的同时会切身感受到与不断挑战新业务和技术、并使之转变为产品的三菱发展的前75年相比,二战后拓展业务的速度明显放缓。

在汽车和家电等二战后形成的巨大市场,三菱被丰田、索尼和松下电器产业(现为松下)等本国的新兴势力夺走了主导权。而在随后崛起的通信、互联网和数字市场,三菱的存在感更为渺小。

属于三菱集团元老的三菱化学控股集团的会长小林喜光表示“包括本公司在内,三菱系的各个企业都在拼命推进结构改革,并在各市场维持稳固的地位,希望这点获得评价”,但他也承认“集团未能创造出新业务,虽然令人遗憾,但这是事实”。

同属三菱集团的日本邮船社长长泽仁志指出“二战前在三菱总部的号令下,将经营资源迅速投向有潜力的市场,但二战后由于财阀解体,失去了司令塔”。他认为这一点是三菱丧失活力的原因之一。

三菱集团整体向二战前诞生的“旧产业”倾斜的风险之一是环境问题。观察三菱各企业的业务发现,二氧化碳大量排放型的业务显得突出。

三菱化学和三菱材料在生产过程中排放大量二氧化碳。三菱重工涉足的火力涡轮机和三菱商事涉足的冶金煤与铁矿石等也在使用过程中大量产生温室气体。日本邮船的货船如果不燃烧化石燃料,也根本无法航行。

小林会长表示“环境问题是最重要的课题,不能移开视线。希望在今后10年里对解决这个问题找到头绪”,表明了决心。

三菱史料馆保留着创业不久的1877年前后拍摄的1张照片。那是创始人岩崎弥太郎和当时的7名三菱领导层的集体照。

后排右侧是以日本庆应义塾大学的教师身份进入三菱、建立复式计帐等近代经营基础的荘田平五郎,而前排右侧的外国人则是从丹麦招聘的矿山工程师Frederik Krebs。据称当时的三菱共有1700名员工,其中约400人为外国人,日本员工向他们学习了技术和航行技术等。

形成精英集团的如今的三菱集团转向闭门主义,与开放性相比,排他性看起来反而更强,但这样无法打破闭塞。恢复创业之时的进取精神,或许应该成为日本这家名门企业复活的第一步。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三菱电机

精英集团

麒麟控股

君临

下一篇

高举高打的麦咖啡,给中国咖啡市场传递哪些信号?

2020-11-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