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正确地认识“无聊”这种状态?

神译局 · 2021-01-20
混沌时刻实际上能指引我们走向成功。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无聊是你意识到了想做什么事情却无能为力去做的状态,提醒你去改变,让自己痛苦更少,快乐更多。本文编译自Psychology Today,原文作者为精神分析学家、哲学家、畅销书作家、牛津讲师Neel Burton博士,原文标题:The Surprising Benefits of Boredom

图片来源:Pexels

现代概念中的无聊可以追溯到19世纪。在艾瑞克·弗洛姆(Erich Fromm)和其他思想家看来,无聊是对工业社会的一种反应,在工业社会中,人们被要求从事异化劳动,它还是对传统意义结构被侵蚀的一种反应。

然而,某些形式的无聊似乎是人的一个普遍性。在庞贝废墟的墙上,有一幅关于无聊的拉丁壁画,它可以追溯到公元一世纪。中世纪神学家托马斯·阿奎纳(Thomas Aquinas)讲过教士的一种倦怠倾向,一种没有活力或者迟钝的状态,常常和忧郁相关。阿奎纳把这种“世俗悲伤”同宗教快乐相对立,令人深受启发的是,这种“正午的魔鬼”被认为是“一种激发其他一切罪的罪”。

无聊的一种定义

到底,什么是无聊呢?

这是一种深刻的不愉快状态,是“未被满足的唤起”:你是被唤起的,而不是失望的,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你的唤起不能被满足或者定向。这些原因可能是内在的——通常是缺乏想象力、动力或者专注力——也可能是外在的,比如缺乏环境刺激或者机会。当你想要做一些刺激的事情,你发现自己无法去做;而且,你感到困扰,因为你越来越意识到自己的无能为力。

意识或者知觉,是关键,可以解释为什么动物通常有更高的无聊域阀值,如果它们也会感到无聊的话。所以,虽然大多数动物可能不喜欢无聊,人类,正如作家柯林·威尔森(Colin Wilson)所写,受其“折磨”。

无聊总是因缺乏控制或自由而发生或者放大,因此它常见于儿童和青少年中,他们——除非被命令——是缺乏资源、经历和自律(认知结构)来处理无聊。

困在机场

为什么当飞机不断晚点,被困在候机室里是那么无聊呢?你处在一种高度唤起的状态,因为你期待抵达一个全新的、充满刺激的环境中。你确实有很多的商店可以逛,很多报纸可以看,但是购物或读报纸在那个特别的时段并非你的兴趣所在,而商店和报纸只能成功地分散你的注意力,让你更感无聊。

更糟糕的是,这个处境不在你的控制范围之内,不可预测——飞机可能进一步晚点,甚至被取消——不可避免。你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一遍一遍看显示屏,你非常痛苦地意识到了这些及其他因素。

除了商店和报纸,你还有酒精,这可以使你的意识迟钝;但同时,你也不能睡觉,因为睡觉可能使你错过航班。所以,你就身陷两难境地了。

如果你因为生计或者心爱之人,真的需要赶上航班,那比起那些不是真的必须去那儿的人来讲,你就不会那么无聊。因此,无聊的反面是需求或者被感知到的需求。

如此之外,如果你并不想赶航班(也许因为你情愿去别的地方或者呆在家里),你会更加无聊,甚至生气。

你甚至可能发展出一种对飞行的厌恶,就好像在学校感到无聊的小朋友会发展出厌学一样。

无聊的效果

但是为什么无聊是如此令人不快呢?如此令人不快以至于关键问题都没有被认清和解决;如此令人不快,事实上,我发现我写这篇文章比我平常拖延得更严重。

在哲学家叔本华(Schopenhauer)看来,无聊表明生命的无意义;如果生命本身是有意义的或者充实的,根本就不会有无聊这种东西。

所以无聊的有效效果就是揭露了一些非常令人不舒服的想法和感觉,这些东西我们通常用一些列的活动或者相反的想法或者感觉来阻断。

这是躁狂防卫的本质,通过极乐、目的性互动和完全控制这些完全相反的东西来阻止无能和绝望的情绪进入大脑的意识层面。

无聊是如此令人不悦以至于我们花了大量的资源来阻止或减少它。全球娱乐行业的价值在2016年达到了2万亿美元,艺人和运动员因此有超高的收入和社会地位。

近些年的科技进步让我们能在指尖有永远的娱乐,但是,矛盾的是,这只是让事情变得更糟糕,一定程度上,让我们更加远离现实。我们不是被满足,而是不断脱敏,不断需要更多的刺激——甚至是更多的战争、血腥和色情。

如果我们不能通过参与有目的性的活动逃避无聊,我们可以靠白日梦或睡觉来逃避无聊。

容易感到无聊的人同样容易发展出心理混乱,比如抑郁、暴食、药物滥用、药物依赖和赌博。而且比起无聊,他们更想要痛苦——不但经受痛苦,而且是给予痛苦。对他们来说,选择仅仅是无聊、还是痛苦,也就是痛苦、还是痛苦。

无聊的好处

然而,无聊也是在告诉你,你花费时间的方式本可以更好,你应该做一些别的事情,让你更享受的事情,或者更有用的实际,或者更重要且充实的事情。

而且无聊也可以刺激你去改变,让你有更好的想法、更高的目标和更多的机会。我们的大多数成就、人类的大多数成就,都生自无聊的恐怖。

的确,哲学家伯兰特·罗素(Bertrand Russell)曾在监狱中度过一段时光,他暗示过监狱可能是创造性人物最理想的地方。罗素说,“无法忍受无聊的一代将会是小人物的一代,他们与自然的缓慢过程过分分离,他们每一个重要的冲动都慢慢地枯萎,就好像他们是从花瓶中剪下来的花朵一样。”

如何对付无聊

有很多方式来减少无聊倾向。

如果无聊是意识到了未被满足的唤起,你可以通过避免一些让你缺乏控制的环境来最大程度减少无聊——减少让你分心的东西、自我激励、减少期待、用恰当的视角来看待事物(意识到自己很幸运)等等。

但是,比起一直在同无聊作战,接受无聊是更容易和提升生产率的事情。如果无聊是开在现实的根本性质上的一扇窗,那么引申开来,从人类际遇出发,同无聊作战需要拉上窗帘。是的,外面的夜空很黑,但是星星因此更加闪亮。

仅仅因为这些原因,东方的传统是接受和鼓励无聊,把它看作一条通往更高觉知的通道。

所以,不要同无聊作战,悦纳它,利用它;也就是,做你自己,不那么无聊。

叔本华说,无聊是幻想的反面,因为无聊是处在情景之外而非情景之中,一者引向另一者。因此,不要处在情景之外,不管有多么困难,进去这个情景中去。

一行禅师(Thich Nhat Hanh)在《正念的奇迹》(The Miracle of Mindfulness)中提出把“冥想”用于任何你感到无聊的事物,比如“在机场候机——冥想”。

用塞缪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的话来说就是,“正是通过研究微小的事物,我们习得了伟大的艺术,让痛苦尽可能地少,让幸福尽可能地多。”

图片来源:Pexels

译者:沈晨烨

+1
1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B站极有可能成为酒店们继微博、公众号、抖音后的下一个阵地。

2021-01-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