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秋林分家记

知产力·2020-11-03
秋林集团申请“秋林集团”商标失败?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知产力”(ID:zhichanli),作者:布鲁斯,编辑:布鲁斯,36氪经授权发布。

秋林集团申请“秋林集团”商标失败?背后还隐藏着一段商标之争……

外地人如果来到哈尔滨,多半会被当地人推荐品尝哈尔滨红肠,而这其中又数秋林里道斯最负盛名(哈肉联和商委红肠表示不服)。但是,你可知道“秋林”品牌背后还隐藏着一段商标之争?

近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在网上公布了一批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认为哈尔滨秋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秋林集团”)申请的多件“秋林集团 CHURIN GROUP及图”商标与在先注册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因此应当对秋林集团的数件“秋林集团 CHURIN GROUP”商标申请予以驳回。

▲ 秋林集团的若干“秋林集团 CHURIN GROUP及图”商标被驳回(来源:中国商标网)

秋林集团申请“秋林集团”商标失败?

听上去颇有些“活久见”的意味。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部分在先注册商标“秋林”“秋林 QIULIN”,其申请人的字号居然也叫“秋林”!

在决定中,国家知识产权局均提到了“哈尔滨秋林糖果厂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秋林糖果厂”)在先注册的“秋林”或“秋林QIULIN”等商标,认为秋林集团所申请的“秋林集团 CHURIN GROUP”商标完整包含了在先注册商标中的文字“秋林”,且其指定/核定使用的商品/服务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服务,若共存于市场,易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

因此,国家知识产权局认定,秋林集团申请的数件“秋林集团 CHURIN GROUP”商标,与在先注册商标“秋林 QIUILIN”已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 秋林集团申请的“秋林集团 CHURIN GROUP及图”商标图样(来源:中国商标网)

▲ 国家知识产权局引证的在先注册商标“秋林 QIULIN”“秋林”图样(来源:中国商标网)

秋林糖果厂是谁?

原来,被N多博主、UP主前赴后继挑战尝试的秋林格瓦斯饮料,和很多哈尔滨老乡都赞不绝口的秋林里道斯红肠,都是秋林糖果厂旗下的。

▲ 秋林格瓦斯饮料(左)和秋林里道斯红肠(右)

▲ 放上秋林糖果厂的股权穿透图,大家可以点击放大自己研究下(来源:爱企查)

那么,难道说这个申请“秋林集团”商标的“秋林集团”是假的?

不,也是真的。

这次申请“秋林集团 CHURIN GROUP”商标的,确实是那个在A股上市、但现已停牌的秋林集团(*ST秋林)。

▲ 秋林集团的股权穿透图,点击放大(来源:爱企查)

所以,我撞脸我自己?!

不不不。大家可能有所不知——

本是同根生

秋林公司是哈尔滨的一家老字号企业了。说起两个秋林的故事,还得追溯到20世纪初。

秋林公司原名秋林商行,是由沙俄时期伊尔库茨克商人伊万·雅阔列维奇·秋林于19世纪创办的。1900年,秋林在哈尔滨开办了分公司,成为俄商在哈尔滨开办最早的商行之一。此后历经搬迁和数次扩建,逐步成长为哈尔滨的大商行。

新中国成立后,秋林公司被收归国有,旗下有两个百货店和中心供应站、食品厂等。

20世纪50年代的秋林公司(来源:天下老照片)

20世纪80年代初,秋林公司高层帮助秋林食品厂糖果车间建立了秋林糖果厂,以生产肉灌制品为主、糖果为辅,聘请哈尔滨肉联厂退休人员研发肉灌制品,并取1919年至1937年间秋林灌肠庄工人的家乡立陶宛的语言音译,定名为“里道斯”红肠。1984年,秋林公司食品厂和秋林公司糖果厂分别正式独立核算。

虽然“里道斯”红肠是由秋林糖果厂生产的,但秋林糖果厂并不负责销售,里道斯红肠的经营销售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仍然由秋林食品厂成立专卖店负责。

“秋林公司每年仅从秋林红肠的销售部就可获利几百万元,而且无人员工资等费用,等于净赚。”秋林糖果厂厂长仲兆敏在当时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意识到这一点后,哈尔滨秋林糖果厂便开始成立自己的秋林里道斯专卖店,后来与哈尔滨秋林食品厂脱离委托销售关系,开始依靠自己的专卖店自主营销。

而另一边,20世纪90年代经历股份制改造并上市后的秋林公司于1998年更名为哈尔滨秋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04年,秋林集团的国有股权被转让给了黑龙江奔马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2007年,哈尔滨秋林糖果厂更名为哈尔滨秋林糖果厂有限责任公司;哈尔滨秋林食品厂则更名为哈尔滨秋林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秋林食品公司”)。

2011年,天津颐和黄金制品有限公司(下称“颐和公司”)通过收购股权,成为秋林集团实际控制人。2012年,秋林食品公司回归至秋林集团旗下,成为其全资子公司。但秋林糖果厂则因未与颐和公司达成股权收购共识,被迫于2012年4月撤出在秋林公司的肉灌制品专柜,并独立于秋林集团之外直至今天。

▲ 秋林里道斯从秋林公司撤出肉灌制品专柜的报道(来源:百度百科)

▲ 现在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大直街的秋林公司(来源:百度地图全景)

可以说,秋林食品公司(现属于秋林集团)与秋林糖果厂同源同宗,同出自秋林公司(现秋林集团),直到秋林糖果厂与秋林食品厂脱离委托销售关系,才正式分道扬镳,自那之后再无瓜葛。

“分家”之前,秋林集团旗下秋林食品厂主营面包(如大列巴)、果酱、果酒等食品,秋林糖果厂则生产里道斯红肠等肉灌制品和糖果类食品。“分家”之后,两家秋林都不再满足于之前的格局,开始扩大经营:秋林集团开始通过秋林食品公司生产自己的红肠等肉灌制品,而秋林糖果厂也进入到面包、饮料等领域中。

产品种类的多元化,使得两个秋林的市场界线不再清晰。这也不可避免地导致两个秋林在品牌上的“撞车”。

而最直接、最突出的表现形式,就是商标纠纷。

打响商标战

早在1991年11月,秋林集团(为便于阅读,以下均以企业现在名称叙述)就已经申请注册了“秋林QiuLin及图”商标,1992年11月获得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0类“糕点;面包;饼干;冰淇淋;糖果”商品、第32类“汽水;可乐;果汁;无酒精饮料”和第33类“果酒”商品上。

▲ 秋林集团1991年申请的“秋林”商标图样(来源:中国商标网)

20世纪90年代秋林集团先后将部分相关商品类别上的“秋林QiuLin及图”商标,按照各自经营范围分别授权秋林食品公司、秋林糖果厂使用,甚至将上面提到的第32类“秋林QiuLin及图”商标转让给秋林糖果厂(现属于秋林糖果厂旗下哈尔滨秋林饮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并授权秋林糖果厂用同样的图案申请注册新的商品类别(如香肠)上的商标。

然而,2003年可能是局势大变的一年。

到2003年之前,除了上述的“秋林QiuLin及图”注册商标,秋林集团还拥有了第35-42类服务上的“QIULIN 秋林”注册商标。

但或许是已经预料到了几年后即将“分手”的结局,秋林糖果厂在2003年作出了一个“艰难”的选择。

如果你在中国商标网上搜索一下,可以发现,秋林糖果厂名下在2003年8月申请了一批“秋林 QIULIN”商标,现在仍有效。

申请晚归晚,但秋林糖果厂这批“秋林 QIULIN”商标涵盖了34个商品类别中的25个,外加1个服务类别(第41类,但与秋林集团已注册的第41类“QIULIN 秋林”商标的具体服务不同),可谓相当全面地“查漏补缺”,把秋林集团还没申请注册的类别都给申请了。

▲ 秋林糖果厂名下这批2003年8月申请的“秋林”商标图样(来源:中国商标网)

这批商标由于跟秋林集团在先申请注册的“秋林”“QIULIN 秋林”商标不属于同一商品/服务类别,因此基本上顺利获得了注册。

当然,如你所料,它们后来也顺利成为了秋林集团的“眼中钉”。

由于在此后申请部分“秋林”相关商标(包括本文开头提到的“秋林集团 CHURIN GROUP及图”)时遇到这一批“秋林 QIULIN”商标的阻碍,秋林集团不得不被迫“接招”,方式包括提出异议、无效宣告、撤销请求,以及必要的司法救济。

中国商标网虽然从近几年才刚刚开始公开决定、裁定等文书,但仅从中国商标网上已公开的文书,就可窥见一斑。

例如秋林集团对秋林糖果厂“哈尔秋林”商标的异议,及对其“秋林·里道斯”商标的无效宣告请求等,但均未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支持。

秋林糖果厂不仅与秋林集团有过商标冲突,还与现为秋林集团公司子公司的秋林食品公司有着矛盾纠纷。

2007年,秋林糖果厂以秋林食品公司肉制品分公司侵犯其第1266601号“秋林QiuLin及图”注册商标专用权为由提起诉讼,并在两审中均胜诉。该案宣告两家企业间的代销模式彻底终结,也直接导致了秋林食品公司在红肠等产品上无法继续使用“秋林”商标。

但秋林食品公司显然心有不甘——毕竟那件“秋林QiuLin及图”商标还是自家职工设计的。于是在2011年,秋林食品公司对秋林糖果厂及其子公司哈尔滨秋林里道斯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提起诉讼,索赔35万元,试图以侵害著作权的理由扳回一城,但两审均被驳回。

知产宝信息显示,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年11月作出的二审判决认为,该图案是职工完成秋林集团工作的职务行为,权责应由秋林集团而非秋林食品公司享有和承担;秋林糖果厂得到了秋林集团许可申请注册并使用“秋林QiuLin及图”商标,不构成侵权。

不过,秋林集团面临如今的局面,恐怕也并非全因秋林糖果厂。

地狱与天堂?

正副董事长失联、3起公章伪造案件、因债券所募集资金没有按照募集用途使用被监管局警示……随便哪一件问题,都可能足以给一家公司带来致命一击。

但这些问题,悉数发生在了A股上市公司秋林集团身上。

2019年2月,秋林集团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三大股东的全部股权被天津市公安局司法冻结,董事长李亚、副董事长李建新失联。

根据会计师事务所对秋林集团出具的2018年审计报告,因涉嫌账款不实、存货“丢失”等问题,公司在当年共计提了36.95亿元的坏账损失。按当时金价可折合近10吨的黄金价值。

今年(2020年)3月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披露纪律处分决定称,秋林集团在信息披露等方面,有关责任人在职责履行方面存在违规事项,公司14名高管被公开谴责。随后,因2019 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继续为负值、财务会计报告再次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秋林集团股票于3月18日起被暂停上市。

▲ 秋林集团股票暂停上市的公告(来源:新浪财经)

根据10月30日秋林集团发布的最新公告,2020年前三季度其营业收入约1.3亿元,同比减少48.5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1.2亿元。

先后遭遇黄金离奇失踪案、5亿萝卜章案和3亿债券失踪,秋林集团的内部管理问题之严重程度可想而知。有媒体在报道中形容现如今的秋林集团是“劣迹斑斑”。不过,秋林集团方面曾公开表示,这些问题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

反观游离于秋林集团之外的秋林糖果厂,则在仲兆敏的带领下,愈发展示出生机和活力。

2006年改制时大胆提出企业自改的仲兆敏,实行了干部竞聘制、员工技能考核制以及系列的奖罚责任制,改革第一年就实现销售破亿元,产值每年都以10%的速度增长。

不仅有里道斯红肠,秋林糖果厂还将产品线扩充至熏酱制品、格瓦斯饮料、糖果、面包等类商品,形成了年生产肉灌制品1万吨,名优糖果系列食品500吨,格瓦斯饮料5万吨的综合生产能力,年产值近10亿元。

▲ 秋林里道斯红肠包装塑料袋(来源: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搜狐号)

早早拿下了当地著名商标称号的秋林里道斯红肠,在秋林糖果厂的经营下一路快速发展,直到今日都是哈尔滨当地乃至更广范围内首屈一指的红肠品牌。

这画风迥异的故事展开,令人不禁唏嘘。

秋林糖果厂在经营上的成功固然可喜,但对于百年秋林老字号而言,这真的值得庆贺吗?同姓兄弟的“不争气”,恐怕会令“秋林”品牌遭遇价值贬损的风险。

两个秋林本是一家,共负一名,共用一标。无论自己人分得多清楚,在外人看来,始终是源自同一个百年秋林,也总归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事。

在这场商标战中,恐怕,没有赢家。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有赢

秋林集团

秋林食品

布鲁

知产宝

料到了

得到

上海证券

时遇

下一篇

香港作为全球顶尖金融中心,近年来一直推动科技赋能金融,打造金融科技生态圈。

2020-11-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