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北汽徳奔再无奔驰

未来汽车日报 · 2020-10-12
难捱“五年之痒”。
编者按:本文来自36氪「 未来汽车日报」,(微信公众号ID:auto-time),作者:秦章勇。

来源:Pixabay

作者 | 秦章勇

编辑 | 王妍

凭借欧洲技术、“奔驰血统”,很长一段时间,作为自主品牌,北汽也能和诸多豪华品牌一较高下。如今随着奔驰技术公司与北汽“终止”合资,也给北汽的未来增加了不少变数。

天眼查数据显示,5月中旬,北京北汽德奔汽车技术中心有限公司发生股权变更,MBtech Group(梅赛德斯-奔驰技术集团)退出北汽德奔,目前该公司由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100%全资控股,并在原来1000万元注册资金基础上增资至6902.5316万元。

MBtech(奔驰技术)成立于1995年,是戴姆勒集团的独立全资子公司,也是戴姆勒在汽车研发领域的重要“智库”。变更当日,北汽德奔的外方高管退出董事会,目前北汽德奔的执行董事、经理以及监事等高管都是中方,公司类型也从中外合资变更为法人独资。

 

来源:天眼查

早在2015年,北京汽车和戴姆勒成立了合资技术公司北汽德奔,双方最初的持股比例是51:49。新合资公司在北京设立总部,并在德国斯图加特设有办公室。根据协议,业务范围涵盖汽车工程、制造工程、前瞻技术的研究及应用。

这也毫无疑问的成为彼时北汽眼中的“杀手锏”。负责自主品牌高端车型的整车设计、新能源车型开发。按照官方的说法,“合资公司成立,标志着北京汽车具备了成为全球领先的创新型汽车企业的资质。”

当奔驰技术突然离场,少了技术输血的北汽该何去何从?

奔驰“变心”是何用意?

不可否认的是,北汽德奔虽然成立仅五年,但为北汽带来了诸多技术加持。虽然奔驰的突然撤退,并没有得到官方的正面回应,但在其背后,或与奔驰母公司戴姆勒紧张的资金和全新战略不无关系。

根据戴姆勒集团2019年财报,其营收虽然同比上涨3%达172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3817.7亿元),但净利润仅为2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16亿元),同比大幅下滑64.5%,创近10年来最大跌幅。戴姆勒集团工业业务自由现金流也由2018年的29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32亿元)降至2019年的14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12亿元)。

进入2020年,在疫情影响下,戴姆勒也开始不断调整战略。去年年底,戴姆勒计划到2022年裁员1.2万人,到今年7月,这个数字已经飙涨至3万,人工成本的节省目标也从14亿欧元提高至20亿欧元。

短期内,开源节流的成效并未显现,公司账面数据也变得愈发惨淡。根据戴姆勒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今年第二季度,公司营收同比下滑29%至302亿欧元,调整后息税前利润为负7.08亿欧元,净亏损达19.06亿欧元。

当公司的日子并不好过,提升盈利能力也成为当务之急。

10月6日,梅赛德斯-奔驰发布全新战略,该全新战略将强化梅赛德斯-奔驰的豪华品牌地位,将全心致力于全系产品及各细分市场的电动化,宣布将推出全新专属电动车型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官方表示到2025年,力求在不利的市场条件下,保持中等偏上的个位数增长,在强劲的市场环境中,实现双位数的利润增长。

康林松 来源:梅赛德斯-奔驰

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康林松(Ola Kllenius)则直言,公司将把产品开发资源及资本专注于市场中盈利最可观的板块,以及其最有竞争力的细分市场,从而确保更强的结构性盈利能力。“在由销量增长转变为盈利增长的过程中,我们尚未充分发挥自身潜力,这也是我们重新梳理并发布全新战略的原因。”

另一方面,为了押注未来,戴姆勒还要不断加大研发投入向电气化转型。戴姆勒董事会主席康林松曾在2019年法兰克福车展上提出“2039愿景”,即在2039年实现乘用车新车产品碳中和。为实现该愿景,2019年戴姆勒的研发投入已增至9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776.1亿元)。

在全新战略的指引下,业务收缩并瞄准利润更高的项目成为重中之重。如今聚焦提升自身的盈利能力已经让奔驰自顾不暇,在内忧外患的背景下,“撤退“似乎也并不让人意外。

值得回味的是,前不久再次有消息传出戴姆勒欲重启与北汽关于增持北京奔驰股权的谈判。受疫情导致的收入下滑及亏损影响,戴姆勒准备重新启动与北汽的谈判,计划将其在北京奔驰的股比从49%提升至65%,通过增持北京奔驰股权,扭转营收下滑及亏损带来的双重压力。

“输血”并非长久之计

不同于上汽和通用合资成立的泛亚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北汽德奔则完全服务于北汽自主品牌,属于“只服务中国品牌的技术中心”。

北汽德奔的主要工作除了研发自主高端车型之外,还担负了北汽自主阵营未来换代车型的研发工作,以及新能源车型的研发。同时北汽德奔还将帮助北汽吸收并升级SAAB(萨博)技术平台。这意味着北汽集团通过对奔驰平台的消化、吸收和应用,可以独享奔驰技术的红利。

来源:北汽官网

这也为北汽“硬钢”豪华品牌带来不少的底气,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北汽的旗舰车型BJ90。该款车型基于奔驰上一代GLS打造而来,搭载了3.0T V6涡轮增压发动机,变速箱也来自奔驰的9AT变速箱。在不少人看来,从外观到动力,“这款车基本上就是一个换壳的奔驰GLS”。

除了获得GL级的底盘和动力,北汽还获得了奔驰上一代E级VV212平台及前后车桥有关核心技术。早在2015年,就传出北汽要推出自主豪华车绅宝D90。该车基于奔驰E级的平台打造,不过5年过去了,这款车仍然存在于计划中。

不止于此,北汽自主当前的主力车型BEIJING X7与北汽德奔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BEIJING X7是基于BMFA魔方架构打造的首款车型,BMFA魔方架构也是由北汽在消化吸收了奔驰的技术后,开发打造的全新平台。

然而一味依仗奔驰的技术,并没有让北汽自主阵营得到应有的发展,势头反而被其他中国品牌反超。

2019年业绩报告显示,北京品牌的毛利润亏损不断加大,由2018年的-35.16亿元减至2019年的-47.28亿元。随着去年推出BEIJING品牌,绅宝品牌也被战略性放弃。而且北汽自主板块也不再生产销售威旺品牌,北汽越野则调整为独立运营。

作为曾经的细分市场龙头,北汽新能源的表现也日渐式微,远不及老对手比亚迪,也被后来居上的上汽通用五菱赶超。根据官方数据,北汽新能源在8月份销量同比下跌80%至2132台,今年前8个月,累积销量仅18841辆,同比下跌78.68%。 

来源:华晨中华官网

随着奔驰技术公司的退出,北汽自主品牌面临的局面也更加复杂。让人不得不担忧的是,失去技术“输血”后,未来技术的发展势必会遭受一定程度的阻碍。

华晨集团的前车之鉴也为北汽集团敲响了警钟。作为宝马在中国的合作伙伴,华晨汽车是国内第一个引进国际高端品牌的车企。2003年,宝马集团与华晨汽车联手成立中国华晨宝马合资公司。华晨负责市场渠道,宝马负责技术品牌,两者的联手迅速打开了销量,华晨宝马也成为集团的利润奶牛。

宝马将一些核心技术交给华晨中华,即便如此,宝马也没能带动起华晨集团走高。7月下旬以来,华晨汽车集团的多只存续债券连续腰斩,遭遇市场恐慌性抛售。评级机构东方金诚发布的报告显示,截止今年第一季度末,华晨汽车的负债总额高达1226.75亿元,其中有息债务达到677亿元,超过总负债的一半以上,且短期有息债务达到484亿元,偿债压力巨大。

无论奔驰的撤退究竟是何用意,对北汽来说,能够预见的未来是,在失去奔驰技术的“输血”后,更多的则要依靠自身的力量完成自主转型之路。

请关注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风到底往哪一个方向吹?金融科技的各类岗位中,薪酬最高的是数据分析类、风控和客户端开发。

2020-10-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