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脱口秀后浪杨蒙恩:一个胜负心没那么强的人,还是被“想赢的心”战胜了

超级观点 · 2020-09-24
大言不惭地说,我觉得我天生就能吃挺多碗饭的,只是我选择了这一碗而已。

带着观点看商业。超级观点,来自新商业践行者的前沿观察。

本期嘉宾|杨蒙恩,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卡司;张薇,36氪新媒体部负责人、主编

编辑|陈昭彤 黄臻曜

核心提示:

1.作为新人最大的优势是大家对你的预期很低,我不会指望上台就有欢呼声和掌声,因为没有人知道你是谁。

2.电视在消耗所有创作,不光是脱口秀。

3.一个好的脱口秀演员是要能卖票,且观众觉得值回票价的。

4.脱口秀行业和这项艺术在整个中国逐渐地发芽。

编者按:本文由36Kr LIVE内容整理而成,有删减。戳此可回看完整直播>>

杨蒙恩

《脱口秀大会3》第六名杨蒙恩在节目里展现出惊人的爆发力,“吐槽甲方”燃爆全场,也让所有人感受到这一季后浪们的实力。从线下到线上,他算得上“新人”,观众对新人一开始的期待并没那么高,但当他获得的掌声越来越多后,大家会感觉“杨蒙恩没那么好笑了”,期望的提高让他在舞台上承受了更多的压力。

对于比赛,他坦言自己是在“焦虑中享受”,享受赛制下幸存的那一刻,但短暂喘息过后又是紧张和焦虑,一个胜负心没那么强的人当站在台上的那一刻,他还是被“想赢的心”战胜了。

“这个行业全是天才,没有普通人”,但杨蒙恩也笃定自己是那个“天生吃这碗饭”的人,他不断调试线上和线下的笑点,逐渐把自己心态调试到一个平稳的状态,深处行业3年,他也看到了行业的萌芽和变化。一个好的脱口秀演员是怎么样的?他的回答是:是要能卖票,且观众觉得值回票价的。

线下和线上的区别

36氪:10进6的比赛我看你说得蛮嗨的,比平常的状态放得更开了,你自己觉得是这样的状态吗?

杨蒙恩:我觉得一个是和段子的内容有关系,另一个和我的心态有关系。其实能到半决赛我已经高兴了,包括我自己讲的东西也能听出来就是纯高兴,没有任何内容,这是我很喜欢的一套。像罗老师所说,你听完之后其实什么都没有,但它的本质就在于那个段子好玩,可能我自己也会轻松一些。

36氪:你其实花了蛮长时间做线下,今年也是你第一次参加这种线上的脱口秀大会,你觉得从线下转线上的难点在哪里?

杨蒙恩:我觉得最难的地方是来源于对线上录制的未知,因为你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你会有些害怕。尤其是我到了录影棚之后会发现它真的只是个棚,它和演出场地有很大的区别,它非常大,灯也到处亮。说白了如果是录像,它所有的设备条件和人员都是为这场节目准备的,而线下演出很简单,它是为我们演员去做一个量身订作的封闭的场合,很小很聚气。到了现场之后,会发现那个场合是有一些陌生感的,这是我觉得最难的部分。

36氪:那你觉得比如现场的观众反应,或者说本身节目的设置会影响你段子的发挥吗?

杨蒙恩:其实是有影响的,因为以我这录几次的经验来看,我在线下也同样讲那些段子,但是笑点其实有些不一样,有一些点可能我在线下觉得效果特别好,但是在线上反而一般,有一些是在线下可能只是一个铺垫的东西,而线上反而获得了掌声。这时候你的节奏就和线下完全不一样了,那你可能就需要做一些调整。有的时候还挺害怕的,就会突然说你们怎么笑了,会有这样的担忧。

36氪:你自己会看弹幕吗?

杨蒙恩:一定会看,一般来说如果我自己看节目的话,也就看弹幕了,因为节目我自己录的时候都知道了,还看什么?

36氪:你觉得弹幕中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会让你觉得“哎,大家是这样说的”的那种反应?

杨蒙恩:弹幕就是网友把心里话打到屏幕上让大家看,我觉得打弹幕的成本实在太低了,而且除了我们这些被弹幕评论的人会受到影响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

所以,无论他觉得好笑还是不好笑,他可能就呱呱呱一通说,说完他也不管,他不会在意屏幕那边的人看到你说的话有什么反应。所以我觉得弹幕是非常能直观地反映一个人在看你段子时的第一反应。

36氪:你觉得观众这种第一反应对你来说宝贵吗?

杨蒙恩:很宝贵,我们抛开那些垃圾弹幕,其实第一反应最简单最有用的就是好不好笑。如果有一个梗,我在线下演它炸了,在弹幕上如果大家都在说“哈哈哈哈”怎么样,你会觉得至少一大部分人是共通的。如果有些梗它凉了,或者是在线下明明效果很好,但到了线上之后有些人不明所以,这些都是观众的第一反应。在这个时候你如果用心去琢磨这个事情,这可能就是线上和线下的一些小小的区别。

“后浪”与“前浪”

36氪:今年很明显就感觉到后浪太生猛了,六强里四位都算是新人。你们其实已经在线下耕耘了很长时间,但实际上对于线上来说新人感是比较强的。你觉得对比起来你们这些后浪的优势是什么?

杨蒙恩:我一直觉得我们这个节目对新人和老人的界定非常模糊,到底是以上过节目的次数还是以台前经验来论资排辈?这次我觉得对于新人的定义可能不只是第一次上节目,更多的是一种相较于前两届脱口秀大会,这次很多的新人带来了不同风格、不同水准的东西。他们有进步会让大家眼前一亮,有一种从配角,变到男二号,甚至可能晋升男一号的感觉。我觉得作为新人最大的优势是大家对你的预期很低,我不会指望上台就有欢呼声和掌声,因为没有人知道你是谁。大家可能会礼貌性地给你鼓掌,你去讲一些段子观众会觉得“哎,你的段子还挺好笑的”,入门还简单的。

36氪:所以相对来说前期你其实没有太大压力?

杨蒙恩:压力是有的,压力完全来源于赛制,不可能没有压力的,毕竟你讲不好就会被淘汰。

36氪:说到大家对新人的期望,其实大家对你们的期望抬高了。就像你之前那一场,罗永浩老师也会说蒙恩的本子好像没有之前好笑了。我感觉期望值已经在提高了,你会明显感受到吗?

杨蒙恩:当然能感受到。其实那天录制之后我就已经感受到期望值在提高了,但我也没有办法,因为我这些段子如果倒着讲,比如先去讲那些东西,然后再把好东西留在最后,那我是没有这个信心的。作为一个新人我可能就是先愣头往前冲,能冲一场是一场。所以我的策略肯定是先把自己最好最炸的东西往前扔,然后到最后确实是很疲惫的。罗老师看得也很准,最后我的段子就是纯好笑的,没有任何观点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可能好笑的成分上还不如前面几场。但这就是我作为一个新人能够做到的最好程度了。

在焦虑中享受

36氪:你有没有觉得实际上是电视或者电视媒体加速了对脱口秀演员的消耗?毕竟大家在线下和线上的状态可能会完全不一样,其实不停地打比赛本身对新人来说也是脱胎换骨的转变。但同时我们也看到比如像建国、呼兰他们会明显感觉到有点疲了,所以你觉得跟线下的经验相比有没有这种消耗感呢?

杨蒙恩:我觉得电视在消耗所有创作,不光是脱口秀。其实线上和线下是两条赛道,如果有观众了解的话,可能我们一年能写出一小时就已经是非常优秀的演员了。而且这个东西要去循环不断地去演的,一些段子可能会演几年,然后不停地打磨。但是线上观影量实在是太大了,你演过一次之后,它不像歌曲可以反复耐听,你演过一次,大家就会想要看到你其他新鲜的东西,这个消耗量确实很大。包括这一次录完之后,我觉得基本上有大几十分钟的东西你就不可能再去播了,但是观众一直有很强的需求感。

36氪:确实能感觉到这个的消耗还是蛮大的。因为刚才也到我们对前浪、后浪的分界不太明确,我们索性就界定为谁优先破圈吧。你会羡慕某一位比你更早破圈的人身上的某些优势吗?

杨蒙恩:因为我是第一次近距离跟呼兰和建国一起参加比赛并合作,他们是我非常敬佩的两位演员,他们短时间创作的能力真的极强。因为我好多段子是经过线下的打磨,但他们好多段子就是隔天出来的,比如明天马上就要录制了,他们就必须要抓紧时间写,建国和呼兰都是有短时间内迅速成一篇非常精致稿子的能力的。

36氪:所以你觉得这种能力还是蛮让你眼红的?

杨蒙恩:我对他们非常地佩服,你要说眼红,那肯定也眼红。我觉得线下的思路是会培养我们的惰性习惯:改段子。我根据线下演出的反馈来更新段子。因为一场演出可能只有一百来个人,这些段子足够让我去运转,我在这边可能演一年都没有人看过重样的。但线上你一场演出播出去上亿的播放量,所有人都看过了以后你就不可能再演了。所以短时间内的创作能力是我这种经常泡在线下的人极其缺乏的。

36氪:刚刚你提到创作,因为你目前创作的内容相对来说还是偏日常生活的,你有开始想讲生活之外的东西吗?或者说是为了创作而创作?

杨蒙恩:我短时间没法突然去讲我生活之外的东西,但如果我想讲一些生活之外的东西,我就要先走到我的生活之外去接触他们,我不能凭空往这一坐就讲一个英国的段子,就是我讲不出来。我首先要通过生活去触碰,之后才可能去写。

36氪:所以你现阶段还是偏体验派的是吗?应该先身体力行感受到然后再写出来?

杨蒙恩:对,生活给我最大的刺激和反馈,然后我才有写的欲望。

36氪:所以现在比赛进行到这个阶段,有没有哪个阶段是你特别想赢的?

杨蒙恩:我觉得是每一个我即将上台的阶段。我发现在上台之前,无论怎么暗示你自己都是没有用的。就比如我一步一步走到半决赛的门口的时候,会觉得都到了半决赛了应该享受比赛,很满足了。但到那个候场口的时候,尤其当你看到前面的人演出非常精彩的话,会不自觉的激起你战斗的欲望,这是人类面对淘汰机制的本性,你会不自觉地想要给自己打满气,眼睛放光,身体汗毛都竖起来了,每一刻上场的时候都是想赢的。

36氪:所以你在那一刻是想战而不是想逃?

杨蒙恩:我觉得作为一个上舞台的人,应该没有人会在上台前想逃。

36氪:大家都觉得脱口秀大会的赛制很残酷,要不停地PK,淘汰,复活。这种残酷的赛制对你来说你是会略焦虑,还是略享受,你更偏向哪种?

杨蒙恩:我是在焦虑中享受。享受来源于你在这个赛制当中幸存了下来,但其实焦虑和享受是整个体验的前后脚,你没有幸存的时候就会焦虑,而当你幸存下来的时候就会开始享受那一秒钟喘息的机会,但马上那个情绪又转变会开始焦虑下一场比赛。这两种情绪在不断地折磨你。

这个行业全是天才,没有普通人

36氪:其实你之前说过脱口秀这个圈子里天王遍地走,但实际上你终究是要被贴上标签的,那你觉得如果你主动去贴上一个标签,你希望是一个怎样的人设?

杨蒙恩:要是非要给自己主动贴一个标签,我很想贴一个巨牛逼的脱口秀演员。但自己目前还配不上这个标签。我觉得标签得分两方面,一方面是大家为了方便传播而去制造的标签,就是找到你身上一个点放大;另一方面是你从内心由内而外油然而生出来的气质,然后不知道该怎么去定义,但就是被大部分人找到了,然后大部分人反把这个标签贴给你,这种应该是一种很自然很成熟的东西。

36氪:你成为全职脱口秀的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

杨蒙恩:我成为全职脱口秀演员的真正原因就是钱。我成为全职脱口秀演员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简单的跳槽,因为我之前在兼职,我有自己的工作,脱口秀的演出费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外快零花钱。直到后来有一家脱口秀公司说让我过去当演员和编剧,并且他给的薪资让我觉得可以去换一个工作。

36氪:那成为一个脱口秀演员,能养活自己吗?

杨蒙恩:不可以,如果你只靠演出的话,只有像在线下讲了很多年的人,在一个月才会有很多场商演,他可能会赚到北京、上海的平均薪资标准。但如果你还是一个成长型的脱口秀演员,我建议你还是先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工作来养活自己。然后当你的演出邀约不断增强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工作已经耽误你演出赚钱了,那这个时候你就可以辞掉你的工作了。

36氪:你第一次参加线下演出是个什么样的状态?你有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杨蒙恩:我第一次上台就是商演,但那次上台我是一个纯玩的心态,讲了大概也就五分钟的东西,效果还挺好的,也算是奠定了我再继续讲脱口秀的小信心吧。

36氪:你当时身边的人会说蒙恩说脱口秀是个天才吗?这种东西会不会鼓励你?

杨蒙恩:如果有一个人说你是某个行业的天才的话,这肯定会鼓励到一个人,让你变得很开心。但你听多后会发现这个行业全是天才,没有普通人。

36氪:你大概什么时候算是到了一个你在线下说脱口秀比较舒服的一个状态?

杨蒙恩:最开始讲的时候确实情绪很受影响,讲好了特别开心,但是一旦讲得普通了或者凉了的话就很受影响。大概去年有一半年我在我们喜剧公司自己办的高端酒吧里常驻演出,演出形式是半带餐的感觉。那半年给了我很强大的心理磨炼,自从我在那个台子上不怯场之后,我在其他场合就会心态稳很多了。

好笑重要还是态度重要

36氪:你觉得现阶段而言,是好笑重要还是态度重要?

杨蒙恩:对我现在来言,我觉得好笑仍然是最重要的。可能脱口秀里面的好笑、深度、传播度,或者是共鸣,都是一个齐头并进的东西,但在我心里,首先你要好笑,因为只有足够好笑才有能力去衬托你的价值观、观点和态度。如果你光有态度,没有好笑的话,你完全可以不做这行而去当老师、律师。表达态度不一定需要幽默,但是如果你是脱口秀演员,你还是要把好笑放在第一位。

杨蒙恩

36氪:你觉得自己天生该吃这碗饭吗?

杨蒙恩:该。我大言不惭地说,我觉得我天生就能吃挺多碗饭的,只是我选择了这一碗而已。人不能只在一碗饭上吊死哈哈哈哈哈。

36氪:吐槽大会的编剧是需要跟明星打交道,我也看到他们经常需要一晚上去创作一个东西出来,实际上是各种应急态,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这样一个状态?

杨蒙恩:经常是这样的,因为做节目时间是卡死的,但是明星是灵活的,我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给我们时间,所以我们从前采,到成稿,到读稿,给明星反馈,明星再给我们反馈,所有的时间基本上都很仓促。有时候会是我们今天晚上刚刚采访完这个明星,第二天早上就要去读稿了,我们就要连夜写,写完之后发给那边反馈,然后明星给过来一些反馈,我们再改,一直都在调整。我们去面对面对稿的时候他可能又会有些意见,最夸张的是可能要一直改到上台前。

36氪:那你们会怎么选那个采访的点呢?你们前期大概会做一个什么样的筹备,拿哪个点去敲它?

杨蒙恩:基本上就是先把他前半生捋一遍,他这里面可能会有可以放大的特点,能用来做喜剧,因为我们主要还为了好笑。然后我们把这些点罗列出来,形成一个发稿单,然后会去问他们对于这件事怎么看,在他的言语过程中,会有一些人天生带梗,能说出很多好笑的东西,那就不必太麻烦,你只要把他好笑的东西罗列成文,那基本上就是他自己的说话,以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这些就成为一篇明星要读的脱口秀大会的稿,其实都是他们自己说的。

 36氪:这个过程你觉得有意思吗?

杨蒙恩:我觉得给明星写段子是非常有意思的事,因为你是在为他去创作一个东西,那就需要站在他的角度想很多事情,但我们又不是他,我们在想这件事情的时候是没有一些顾虑的,所以首先在天马行空的过程中就已经很爽了。然后等到那个明星上台演的时候我每次都特别紧张,就跟看自己家孩子在表演节目一样。我就在想有没有演好,他一演好我觉得像我演好了一样。

做脱口秀演员的up&down

36氪:你觉得作为脱口秀演员对你来说,最好的一点和最糟的一点是什么?

杨蒙恩:我觉得很简单都是在台上,最好的点就是讲很好,最糟的就是讲糟了。因为脱口秀演员的工作极其简单,就是台上的那一段时间,你讲五分钟,讲十五分钟或者一个小时所给你带来的反馈。你讲好了就可以开心很久,你讲差了,你的情绪也会down很久。

36氪:大家提到脱口秀,我觉得关键词在于冒犯和好笑,其中冒犯的拿捏还是蛮微妙的。所以这两者之间你权衡的方法是什么?如果我们把这个问题延伸开来,当一个脱口秀的演员随着他越进入主流,影响力变得越大,实际上那个好笑的障碍就会多,所以目前这些东西会开始影响你吗?

杨蒙恩:现在还没有影响我,因为我觉得创作是自由的,在我进行创作的时候,我自己冒犯我自己是没事的,那等我创作出来之后,就有一个问题:当你的观众越来越多的时候,你的冒犯就要取一个最大公约数。比如我给我的好朋友讲段子,我可能说得肆无忌惮,会对他的任何事情有无差别的非常强烈的攻击,就像我会取笑我异性朋友的外貌,然后她也会回击我同样的观点。

但当我进到小剧场的时候就不能以同样对待朋友的方式去攻击他们,对吧?这就要去找大家一个能够接受的共同的底线。小剧场再往外扩,当你上电视你会有更多人看,那冒犯的底线就是在于最低接受程度的那个人。就像这个节目我姥姥都会看,那我就要考虑对我姥姥的冒犯要到什么程度。我不能把同样的玩笑放在一个三岁小孩打开电视就能看的节目里,我觉得这是对于观众接受程度的尊重。

一个好的脱口秀演员是怎样的?

36氪:李诞说他定义一个好脱口秀演员的标准就是能卖票,上座。所以我好奇你觉得一个好的脱口秀演员的标准是什么呢?

杨蒙恩:我觉得一个好的脱口秀演员,那就一定能卖票,上座。但反推不一定,一个能卖票的脱口秀演员,其实并不一定是一个好的脱口秀演员。如果从我自己的角度去考虑,卖票是你的能力之一,说白了还是赚钱的。

然后再考虑赚钱之外,你能获得到什么样的表达,你的搞笑程度怎么样,能否达到观众对你的要求。所以我会在他那一句后面再加一句:我觉得一个好的脱口秀演员是要能卖票,且观众觉得值回票价的。

36氪:有没有哪一刻让你觉得脱口秀它不小众了,它已经出圈了?

杨蒙恩:当越多人来批评你的时候,就是你出圈的第一步。我觉得是个很好的现象,因为如果你永远夹在自己的圈层中自娱自乐的话,你永远收获的都是正面的评价,但这种东西其实是不值钱的。说难听点,就是井底之蛙,井底之蛙练得再壮硕,再好笑,不接受别人的审视也是不对的。因此,当你面对外界对你第一波审视的时候,一定有众多的评论、嘲讽,甚至是谩骂。但是这些负面的评论的客观现象就是有更多人认识你们了,只不过那些喜欢你们的人没必要像骂你的人那样天天在耳边说他们有多喜欢你。越多人来去批评你的时候,其实是你越要出圈的时候,是我们这个圈层会越被更多人接受的时候。

36氪:你做了三年脱口秀演员了,你觉得这三年里行业的变化对你而言大不大?

杨蒙恩:非常大,行业的变化大到我都可以上节目的程度。我2017年刚去的时候都找不到几家俱乐部,我在北京只能找到两家俱乐部,一家叫北脱,一家叫单立人。现在就单单上海可能至少有十多家俱乐部同时在办演出和开放麦,而且他们的演出也基本上售謦了,其中演员都是那种是没有上过节目,没有知名度的,但是大家通过线下的表演获得了观众的喜爱。

至少在上海和北京这样的城市里,大家会觉得脱口秀是除了看剧,去KTV、看电影之外的又一种娱乐形式,而且更多的城市也开出这种俱乐部了。以前一说脱口秀,不要说别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脱口秀是什么,没有人能区分开。但现在基本上你可以看到在很多二线的城市里面,都会有这样小的俱乐部存在。我觉得这个行业和这项艺术在整个中国逐渐地发芽。


“超级观点”栏目现发起“特约观察员入驻”计划,邀请各赛道的创业者、大公司业务线带头人等一线的商业践行者,在这里分享你的创业体悟、干货、方法论,你的行业洞察、趋势判断,期待能听到来自最前沿的你的声音。

欢迎与我们联系,微信:cuiyandong66;邮箱:guanchayuan@36kr.com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井底之蛙

自娱自乐

下一篇

好的商业生态,就是让每个人都有办法赚到钱。

2020-09-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