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疯狂的孙正义(中):独一无二的愿景基金

神译局 · 2020-09-24
愿景基金对私募市场造成了多方面的冲击。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孙正义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孙正义传》的作者杉本贵司是这样评价的:“革命者、破坏者、魅力领袖、离经叛道的经营者、吹牛大王、暴发户,抑或是源自在日韩国人这一身份的某种无名怨愤的体现者。依我看,这些都是正确答案。”Packy McCormick则从投资的角度贡献了三种视角:1)看涨2)中性3)看空。看涨的理由是孙正义的高深我们都看不懂,中性的理由是孙正义是科技公司版《人鼠之间》的Lennie,看空的理由是孙正义只是手上拿着一堆别人的钱的WallStreetBets交易员。究竟哪一个才是对的呢?只有时间可以证明。原文发表在其个人博客上,标题是:Masa Madness。篇幅关系,我们分三部分刊出,此为第二部分。

划重点:

愿景基金无论是规模还是投资期都是独一无二的

软银并没有把焦点集中在AI投资上,而是建立了一个资本密集型的,由原子公司构成的投资组合

愿景基金给私募市场造成了多方面的冲击,自己也出现了大规模亏损

孙正义似乎在用555基金的投机来弥补损失

孙正义从技术端走向金融端的道路已经越走越远,乃至于现在走到了金融工程

愿景基金

如果你对软银熟悉的话 ,大概是因为愿景基金(Vision Fund)。这是有史以来最具雄心和最具争议的风险投资基金,这支基金对非公开创业公司市场造成了极大的扭曲。在经过近二十年的运营后,孙正义已经做好了恢复投资的准备。

2016年9月,当孙正义跟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会面时,他向后者提供了一份价值1万亿美元的礼物。他说:“你只要给我1000亿美元,我会还给你1万亿。” 孙正义提出了他对人工智能所推动的未来的愿景,并计划通过愿景基金实现这个愿景并从中受益。萨勒曼被打动了。45分钟后,他同意投资450亿美元。

八个月后的2017年5月,孙正义推出了拥有前亿美元弹药的愿景基金,其中包括软银自己的280亿美元,,沙特的450亿美元,阿联酋穆巴达拉(Mubadala)的150亿美元,苹果、高通、夏普、富士康以及Larry Ellison的家庭办公室各自也投入到10亿到30亿美元不等。

这支基金是独一无二的,这种独特不仅体现在规模上,也体现在期限上。大多数风险基金的投资期一般是5到10年,但愿景基金的投资期是12年,而且还有2年的延期。孙正义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掌管着一大笔钱。为了经营好愿景基金,孙正义引进了德意志银行家Rajeev Misra,就是借贷给他收购沃达丰日本的那位。

软银开始投资了,投资那些能创造出人工智能驱动的,人类将与机器和谐相处的未来的公司。这本来是软银30年愿景的财务诉求,就像2010年这张疯狂的片子里面所阐述的那样。

10年前,软银就谋划了未来30年的愿景

但是,软银并没有把焦点集中在AI投资上,而是建立了一个资本密集型的,由原子公司构成的投资组合。当你手上有1000亿美元的资金可以配置时,很容易就会投资到那些要消耗大量现金的企业,即便那是可以投资的最糟糕的企业。

在前三年的时间里,软银一共投资了86家公司,其中包括:

  • 185亿美元投给WeWork

  • 93亿美元投给Uber

  • 82亿美元买ARM控股公司的不部分股权(约占软银集团所持ARM全部股份25%)

  • 50亿美元投给NVIDIA(英伟达)

  • 25亿美元投给Flipkart

  • 23亿美元投给通用汽车的Cruise

  • 19亿美元投给PayTM

  • 此外还投了Compass、Katerra、Oyo、Opendoor 以及其他房地产公司

愿景基金I的投资组合

愿景基金造成的冲击是多方面的:

  • 咄咄逼人的过高出价。愿景基金以愿意开出数倍于公司融资估值为条件,如果对方不从就威胁转投竞争对手而臭名卓著。如果一家公司计划融资2.5亿美元,孙正义会问他们如果手上有10亿美元会打算怎么办。这种打法令其他投资者望而却步,也导致了初创企业私募市场的估值膨胀。

  • 自己涨价。为了表明自己的投资有收益,软银又用更高的估值进行后续投资。由于别人都不愿意为此买单,所以他们人为设定的价格超出了私人市场(以及最终的公开市场)愿意承担的范畴。

  • 资本作为护城河。愿景基金拼命给自己投资的初创企业塞钱,因为他们的假设是资金最雄厚的初创企业可以用多花钱击垮竞争对手,最后赢家通吃。但是,把资本当作护城河意味着企业忽略了构筑真正的,可持续的护城河。

软银暴风骤雨般向有很高资本性支出要求的“技术驱动型企业”投入了数十亿美元,比方说WeWork以及遛狗公司Wag等,推动它们快速发展。这就是我们Breather当时所处的环境,我们面对的是无视单元经济只求快速增长的竞争对手。

但是,在很多情况下,资本更雄厚不仅不是护城河,而且其实反而会对拿钱的初创企业造成了伤害。类似WeWork、Wag、Brandless、Compass以及Uber之类的公司都放弃了原先让自己发展到今天的战略和战术,为了增长而转向难以为继的支出。现在这些公司个个都面临巨大的困难,很多公司被迫解雇成百上千的员工,还懦弱地强调说自己现在专注于强化单元经济和实现盈利能力。

愿景基金的很多投资根本就是糟糕投资,而且很多被投的本来都是优秀公司,但却为软银的资金和关注所伤害。孙正义是个比他所投资的很多创业者都要优秀的创业者,但同时也是比他挤掉的很多投资者都要糟糕的投资者。

去年7月,软银宣布打算再成立一家规模更大,资金池达1080亿美元的Vision Fund 2,并称这支新基金(这次是真的了)将专注于AI投资。但是,在2号基金的筹款过程中,愿景基金I却出问题了。

去年9月,在距离上市仅几周之遥,WeWork令人尴尬的S-1(招股说明书)和随后出现的管理不善事件让IPO胎死腹中。今年5月,由于WeWork的减记以及Uber 在IPO后表现不佳,软银宣布,截至2020年3月31日结束的2019财年,愿景基金共亏损了177亿美元,这不仅抹掉了软银集团的其他利润,还造成母公司130亿美元的亏损。

孙正义把部分原因归咎于愿景基金的众多独角兽都掉进了“冠状病毒谷”(Valley of Coronavirus)。

孙正义为愿景基金的欠佳表现寻找的理由

他还中止了为Vision Fund 2 筹集外部资金的计划,仅通过软银集团从资产负债表中向该基金投资的380亿美元来推进计划。今年三月,在激进的对冲基金埃利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的推动下,该公司宣布计划出售价值410亿美元的资产(最近宣布实际要出售500亿美元的资产),包括所持有的阿里巴巴、Sprint / T-Mobile以及SoftBank Mobile的部分股权,通过偿还债务和回购股票来加固自己的资产负债表。

目前该计划正在进行中。7月30日,它批准了96亿美元的回购,大概占近200亿美元回购计划的一半。8月3日,其股价达到了6932日元(65.16美元),是20年前互联网泡沫破灭以来的新高。

孙正义似乎已经吸取了教训——胜利不可能靠暴力的手段取得——而且还没开始下一次大进击前就退缩了。

不过在上周五,《金融时报》报道说,软银又故态复萌了。

555基金

不满足于推高了私募市场的估值,软银还把过去几个月的时间用来给公开市场吹泡泡。在这个过程,孙正义已经径直地从技术这头走向了金融那端,从愿景家变成了唯利是图者。

在疫情初期暴跌之后,科技股就一直在暴涨。有些上涨是有依据的——我们在网上花费的时间和金钱一直在增加,科技公司正在从中受益。但是这种涨法太快太大了。年初至今特斯拉上涨了800%。Zoom股价涨幅超过300%。苹果股价上涨了125%,市值已超过2万亿美元。

华尔街交易柜台那里有人在偷偷传话,这一切的背后隐藏着一条“纳斯达克鲸”。

直到那个星期五,还没有人想到把东京传来的最新消息跟科技股的表现关联到一起。8月10日,在宣布当季获得120亿美元利润并强调其中包括愿景基金的28亿美元季度收益的同时,孙正义还宣布成立一支5.55亿美元的基金,用于投资苹果,Amazon及Facebook等科技巨头。

收回这句话。原来555 只是个占位符,不是基金规模。结果表明,这支基金的规模接近100亿美元,而且还在不断增长。在日本游戏文化里面,“555”是“Go Go Go”的意思,并且它的确在go go go。今春及夏初,这支基金购入了包括Amazon、微软、Netflix以及特斯拉在内等公司价值40亿美元的股票。

然后在上周五,《金融时报》报道说,软银是那条“纳斯达克鲸”,其背后是科技巨头数十亿美元的看涨期权交易。这些交易推动了科技股的大幅上涨,以及上周的大幅下跌。

可就算你有100亿美元,但是一般也难以撼动市场的。那555基金是怎么做到的呢?

购入价值40亿美元的大型科技公司股票。

购买了同一批公司价值300亿美元股份的40亿美元的看涨期权。

40亿美元只买少数几家公司那买下的股份肯定不少,但是这并不稀奇。但是,40亿美元的认购期权可不是小数目,因为认购期权可以让所有者用更少的钱购买更多的股票。软银就靠着这40亿美元投资了价值300亿美元的股票。它是这么做的:

看涨期权赋予购买者在特定日期(到期日)以给定价格(行使价)购买股票的权利。比方说,苹果今天的交易价格是120美元。我用1000美元可以购买:

  • 八股的苹果股票,或者

  • 用1美元的价格购买1000份的苹果股票期权(170美元的行使价,10月16日到期)

后者这种做法为我赚钱和推动苹果股价提供了更多的杠杆。

不管我买的是股票还是看涨期权,我顶多就损失掉所投资的那1000美元。但是,如果届时股价超过170美元,我就可以赚多得多的钱,而卖给我期权的人可能会因为交易看涨期权而损失很多的钱。

看涨期权交易的杠杆效应

如果股价涨到200美元,我就能赚 29000美元((200-171) * 1000)。如果股价涨到250美元,我就可以赚79000美元。由于股票上涨没有上限,所以我的盈利和亏损可能都会无限高。

如果股价达到250美元,我通过购买股票产生的回报是108%,但买看涨期权带来的回报是79倍!这就是为什么户头很小的WallStreetBets交易员喜欢期权交易的原因,也是彩票被叫做“济贫税”的原因。这是给你一个把小钱变成大钱的小小机会。

不利的一面对于期权卖方来说同样令人晕眩,而且乐趣没那么大。所以,她没有选择去承担这种风险,而是“套期保值”,要么今天买入苹果股票,好在价格超过170美元时才把这些股票给我,或者通过买入看涨期权来抵消自身的风险敞口。通过购买股票或看涨期权,她推高了股价。而不管发生的是哪一种情况,我都是赢家。

我的1000美元当然没法撼动市场。但是,软银却可以靠着40亿美元认购权来迫使卖方购买价值数百亿美元的股票,从而推动市场朝着既定的趋势更快地发展。

这是孙正义难以置信的交易方式。他不是被动参与。他喜欢改变自己所参与的市场。

在私人市场上,有着1000亿美元基金的他可以欺负别的公司,迫使估值飙升到合理水平以上。不过,公开市场可要大得多。购买40亿美元的股票对2万亿美元市值的苹果几乎产生不了什么影响。但是,买入价值40亿美元的看涨期权,尤其是在交易者休假的夏季买入,就给了孙正义充分的杠杆来推动市场发展,并在此过程中赚大钱。

如果奏效的话,这是弥补损失的快捷手段。到目前为止,此举是奏效的。英国《金融时报》在上周末报道,截至上周,即便在周四和周五下跌之后,软银的浮盈仍有40亿美元以上,不过他们还灭有卖出头寸,如果科技股跌幅进一步扩大的话,软银将面临风险。通过在标的股票价格的上涨以及期权的溢价,在短短几个月之内,555基金就弥补了愿景基金很大一部分的亏损。

期权是个非常危险的游戏。孙正义和Rajeev Misra 引进了多名前德意志银行的交易员和银行家,来帮助运营SoftBank Investment Advisers这个愿景基金和555基金的管理机构。去年十月,efinancial careers曾报道称,其中的很多人正是因为不良衍生品交易拖累德意志银行的同一帮人

孙正义请来了前德意志银行的操盘手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前德意志银行团队主要是由信贷和衍生品交易员而不是科技股权投资者组成的。凭借着这一最新举措,孙正义从技术端走向金融端的道路已经越走越远,乃至于现在走到了金融工程。

译者:boxi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阿里巴巴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