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焦点分析 | “麒麟”折戟,华为全球化的下一张牌是 HMS

王毓婵 · 2020-08-13
“我们还没有挣 14 亿人口之外的那几十亿人口的钱。”

再过一个月,华为的芯片生产就将停止。

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称,因为美国持续对华为供应商施压,华为的海思半导体无法继续生产旗舰麒麟芯片。从今年 9 月 15 日之后,这一手机关键芯片将停产,“华为具有 AI 计算能力的芯片都无法制造了,这是我们非常大的损失。”

在与美国政府这场旷日持久的对抗赛之中,华为芯片这条路暂时看来是没走通。

“麒麟芯片的性能、算力、能力都是非常强的,在这个领域我们是领先者,因为这是新的技术。”余承东说,但今年华为麒麟高端芯片可能会绝版,“因为中国高端芯片的生产能力还没上来,美国禁止任何使用美国技术的代工厂给华为生产芯片。”

“很遗憾在半导体制造方面,华为没有参与重资产投入型的产业。我们只是做了芯片的设计,没搞芯片的制造。”余承东说。

虽然手机芯片没得搞了,但华为还有别的牌。“去年,美国第一轮制裁,芯片不给我们提供,我们全部自己搞定。同时美国的生态也不给我们用,所以我们加快推进了 HMS。”余承东说。

华为 HMS 全称为 Huawei Mobile Services,即“华为移动服务”,对标的是美国科技巨头 Google 旗下 GMS(Google Mobile Service)应用服务生态。

一般海外消费者对 GMS 的感知主要是“Google 全家桶”——即应用商店(Google Play)、邮箱(Gmail)、视频应用(YouTube)、地图应用(Google Maps)以及搜索引擎(Google Chrome)等等。以上应用基本是海外用户的必备手机应用,但自从美国对华为禁令升级后,华为销往海外的手机就无缘整个 GMS 生态了。

HMS 诞生在这一背景下,并且如今看来它似乎是在芯片夭折之后,华为仍有一搏之机的下一张牌。

被寄予厚望的 HMS

余承东 8 月 7 日的讲话结束后,连着周末两天休市。本周一(8 月 10 日)早盘,国产软件、操作系统、华为 HMS 等概念指数走强,与之相关的概念股东方通诚迈科技一度涨停。

在余承东演讲的同一日,华为消费者 BG 全球生态业务发展部副部长章立接受采访,向包括 36 氪在内的媒体介绍了华为发布了基于 HMS Core 的“下一代直播间解决方案”。它可以帮助电商主播切换直播背景、对产品关键参数进行可视化展示等。

这个“直播间解决方案”看起来似乎只是一个简单的小作品,但它同时也是华为 HMS 大蓝图的一小片砖瓦。

为了实现这一直播间解决方案,华为开放了 DV Kit(视角切换)、HiAI(实时背景)、Camera Kit(高清视频)和 Wireless Kit(流媒体加速)等能力,合作伙伴可以直接从华为的开发者社区中,下载相应的资源,自主适配,并不需要华为提供什么特殊支持。

为了让 HMS 看起来更诱人,华为正在以近乎“风险投资”的姿态开放大量原本自用的能力。

4 年前诞生的 HMS Core 2.0 版本,仅仅包含三个最基本的 Kit——帐号、支付和 PUSH。华为选择开放这三个 Kit 的原因是:“帐号”是所有服务的基础,“支付”是开发者变现的必需,PUSH 是帮开发者做拉新的工具。

可以看得出,2016 年,华为在能力开放上还非常谨慎。HMS 一直保持这样仅有三个 Kit 的状态,从 2016 年到 2019 年,三年多没有升级。

但美国政府禁止华为使用 GMS 的命令改变了这一切。HMS 在华为内部的意义瞬间被放大了。

2019 年,华为在 3 个月的时间里,把全球开发者最常用的能力,包括定位、地图、分析、广告等,筛选出了 12 个,在去年 8 月全面开放了 HMS。然后,又用了 5 个月的时间,推出了 HMS Core 4.0 版本,使其能够正式在全球运行。

HMS 业务在华为内部获得了高优先级,保持着 5 个月一轮的更新速度。今年 6 月底,华为发布了 HMS Core 5.0 版本,新增加了 8 个开发能力和三个工具。

8 月,余承东宣布,“华为 P40 手机已经开始在全球销售,全面搭载了 HMS。华为的应用市场是全球三大应用市场之一,我们想承载中国的应用、承载全球的应用。我们已经打造了几十个 Kit,为应用开发者集成,替代 Google GMS,突破美国的封锁,成为全球的领导者。”

接过余承东话筒的华为公司董事、战略研究院院长徐文伟给出了一组更详细的数据:HMS 加速走向海外,全球月活用户超过 7 亿,注册的开发者已经达到 160 万,超过 8 万个应用已经集成了华为的 HMS Core。

“芯片革命”遇挫后,HMS 对华为的全球化大计来说更加意义非凡。现在,它是华为正在努力构建的“两个生态”之一。这“两个生态”一个是“1+8+N”的硬件生态(手机+智慧屏、音箱、眼镜、手表、耳机、车机、平板、PC+智能家居、运动健康、出行等),另一个就是芯-端-云能力开放的 HMS 软件生态。

HMS,华为想做 14 亿人之外的生意

芯片、硬件、操作系统是 HMS 生态的基础。在这之上是 HMS Core 和 HMS Connect。HMS Core 是把华为的能力开放出去,让开发者可以使用。HMS Connect 则是起纽带作用,也就是让开发者把自己的应用、服务聚集到华为。

在服务和能力之上,则是各方面的应用。既包括华为自己的官方应用,如华为视频、华为音乐、华为阅读等,还有更多第三方应用,统称为 HMS Apps。HMS Apps 与 HMS Core、HMS Connect 一起,构成了整个 HMS Core 生态。

图片来源:华为

对于消费者来说,是否选择搭载 HMS 的华为手机,取决于 HMS 上有多少应用,以及它们是不是好用。

事实是,尽管华为正在快马加鞭地为 HMS 开放更多 Kit,但它的开发者目前仍然仅占全球开发者的约 10%,且 8 万个应用数量也显著落后于 Google Play 的 280 万。

而且,不同于 Google,华为并没有做手机应用的基因。想要靠自己做应用,换掉海外消费者用惯了的 Google 应用难于登天。

2012 年,苹果在 iOS 6 中,也曾莽撞地用苹果地图替换掉了默认的 Google 地图,结果仅仅一个星期就因自己的软件产品跟 Google 差距太大而引发大量投诉。苹果 CEO 蒂姆库克甚至为此罕见地发布了公开的道歉信,从乔布斯时代就在苹果立下汗马功劳的老臣 Scott Forstall 甚至因此被库克解雇。

对于华为来说,似乎还是做好能力支持,邀请第三方开发者来做应用更靠谱一些。消费者业务 HMS Core 平台部部长望岳告诉 36 氪,华为的地图服务 Kit 去年 8 月上线,今年 1-6 月使用量基本增长了 16 倍,并且已经和头部地图应用 TomTom 取得了合作。

但是要取代 Google 全家桶还是任重道远。要挑战用户习惯,必然要拿出比前作好得多的产品出来。

望岳比较乐观:“其实我觉得只要你的体验足够好,用户的习惯是可以培养的。就像二维码,几年前没人知道怎么扫,现在大家都熟悉了。现在一些用户已经有了用‘华为钱包’刷门禁卡、刷银行卡、刷公交卡的习惯。”

第三方开发者有多大动力去为 HMS 开发应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 HMS 有多少装机量。2020 年第二季度,华为智能手机出货量虽然同比下降 5%,但仍以 5580 万台位列榜首。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成绩很大一部分是由国内消费者拉起来的——华为的海外销售同比下降了 27%。

Google、苹果的优势在于它们的应用服务已经掌握了世界上大部分的智能手机,相比之下华为在通信技术上的优势也显而易见——“今年年底,我们的 Wireless kit 会把华为在网络通信方面的能力开放出来,实现网络稳定 20%-30% 的提升,大大改善游戏、视频通话,在线教育之类的场景。我们非常有信心超越它们。”望岳说。

安信证券分析师将 HMS 服务比作“华为移动终端的最后一块拼图”。并且它还承载了华为“芯片革命”中断后,没有死掉的全球化野心。

相比苹果每年 480 亿美元、Google 每年 1400 多亿美元的互联网服务收入,华为 50 亿美元的成绩还太小了。“这块的空间非常大,互联网服务的利润率非常高。我们要做全球人的生意。中国有 14 亿人口,但是全球有 70 亿人口,我们还没有挣 14 亿人口之外的那几十亿人口的钱,所以我们的差距还非常大。”余承东说。

题图来源:visualhunt

+1
23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诚迈科技

东方通

安信证券

海思半导...

实现网

云能

快马加鞭

下一篇

公司已经推出了适用于电梯、地铁、医疗等领域的无接触式终端产品,并已拿到多个[1] 订单

2020-08-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