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的夏天2》:开心就行了,别上那么多“价值”

刺猬公社2020-07-26
他们​最担心,观众提前给《乐队的夏天2》“上价值”。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周矗,编辑:杨晶,36氪经授权发布。

他们最担心的,就是观众提前给《乐队的夏天2》“上价值”。

等了350天,《乐队的夏天》终于回来了。

上面这句话,还被许多网友翻译成“爷的青春回来了”“爷的夏天回来了”“爷又活过来了”。

2019年,这档“养活了中国大半个乐队”的综艺,让乐队音乐从小众走向了大众,也让乐队精神植入了许多人的心脏。

图源:新浪微博@乐队的夏天

听到这档节目要办第二季的时候,乐迷们从冬天等到了春天,又从春天等到了夏天。开播之前,《乐队的夏天2》(以下简称“《乐夏2》”)豆瓣页面热度第一的短评是:“赶紧播吧,多少人指着这个节目活着呢。”

直到“七月份的尾巴”,《乐夏2》终于“仓促”上线。开播一周前,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在米未传媒见到了节目总监制牟頔。

牟頔 (图源:百度百科)

提到《乐队的夏天》对整个音乐行业的振兴,坐在对面的牟頔连连摆手,一直在重复着四个字,“太吓人了”。

她直言,《乐队的夏天》就是一档好笑、好听、好看的节目,没有那么多“要上价值的东西”,希望观众不要期待太高。

就像马东在节目开头说的那句,“爱谁谁,先‘躁’起来再说”。

意外

《乐夏2》的第一个意外,是去“第一季”化。

这不再只是“摇滚”的夏天。在近一年的筹备中,导演组收到了1500多支乐队的报名表,还亲自去到10个城市,看了260多支乐队的现场演出,最终选出了33支乐队。

这些乐队里,有玩放客、民谣的,还有玩电子、重金属和二次元的。舞台上的乐器从吉他、贝司,延展到了萨克斯风、竖琴。

图源:新浪微博@乐队的夏天

前两期亮相的11支乐队中,没有人像痛仰一样“狂怼马东”,也没有人像彭磊一样玩世不恭。节目不再去呈现什么是朋克,什么是土摇。“老炮”不一定就能“SLAY全场”,而“爱豆”一样可以很“牛”。

不变的是,米未从不提前写台本。

牟頔发现,综艺的“剧情”是最不能提前安排的。现场所有发生的事,一定会与安排好的事与愿违。五条人可以在舞台上临时换歌,年轻的“福禄寿”竟能赢过场上的一众“老炮”。

她把这种录节目的方式叫作“FLOW”,即顺其自然,顺着当下的情绪走,像“农村拓哉”“郭富县城”这样的“综艺之神”可能就会降临。

图源:新浪微博@五條人WUTIAOREN

听完重塑雕像的权利后,大张伟在后台特别纠结。“逻辑上我怎么会喜欢重塑呢?我是这样一个人,以前还会觉得他们有点装,但我竟然会喜欢他们,我恨我自己。”

牟頔说,这其实就是Flow,毫无逻辑可言。《乐夏2》要做的,就是把场上发生的事情以更娱乐化的方式呈现给观众。

图源:新浪微博@乐队的夏天

第二个意外,则是周迅的加入。

第一季结束后,张亚东牵线,让核心团队和节目粉丝周迅一起吃了个饭。见面之后,大家发现周迅真的是“圈里人”,她对乐队简直如数家珍。于是便问周迅,第二季要不要来“一起玩”?。

周迅很爽快地答应了,这和很多人想象的“乐夏团队‘死磕’周迅”的情节并不一样。

一开始,周迅只说来玩一个赛段。没想到录完第一期之后,导演组都爱上了迅姐,一口气跟她谈,把一整季都签了下来。周迅也很开心,专门为节目挪出了所有的档期。

图源:新浪微博@马东

周迅的意外不只是她的出现,而是在于她是大众心中是闪着光的女神,却可以在《乐夏2》里和大张伟插科打诨,向乐队表达敬意,在舞台上蹦迪,在“燥热”中留存着温暖。

“对于大乐迷,我们不想树立所谓的权威,即他们能代表什么,影响什么。但他们都是相当真实的人,即使大张伟看起来嘻嘻笑笑话不着边,但他却活得特别通透。这些人都是被时间证明了的一些人,可以在舞台上释放能量。” 牟頔说。

前两期节目最大的意外,则是水木年华的淘汰。

这是舞台上大众认知度最高,作品流传度最广的一支乐队。在很多人心目中,他们甚至不是乐队,而是和老狼、许巍、朴树一起用民谣歌唱青春的人。

图源:新浪微博@乐队的夏天

这也成了他们最大的瓶颈。在乐评人打分中,水木年华只拿到了4票。这不是他们打给《青春再见》的分数,而是打给水木年华的分数。

在“后辈”们中间,水木年华并没有给大家带来想象中的惊喜。他们的离去,反倒成了一种“英雄迟暮”的悲哀。

牟頔觉得,水木年华站在这个舞台上,已经是一种态度。虽然结果不够好,但成年人既然做出了选择,就要去接受那个结果,无论它是振奋的还是残忍的。

至少在那一刻,所有人对水木年华的不满、惋惜与怀念集中爆发了出来。这些最真实的情绪,是很多生活在“乌托邦”里的艺人得不到的。

别给《乐夏》上价值,也别给米未上价值

水木年华在舞台上的困境,也是《乐夏2》自己的困境。

牟頔最担心的,就是观众提前给第二季“上价值”,用上一季的结尾来评判下一季的开头。

“太吓人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观众爱给我们总结价值和意义。去年我们原本以为自己做了一个喜剧节目,你们不觉得彭磊很好笑吗?但好多人竟然说看节目看哭了,这就是意想不到。”

图源:新浪微博@娱乐扒皮

他们害怕观众期待过高,也担心自己“自嗨”。《乐夏》第一季的时候,团队在第一期“自嗨”地剪了30分钟乐队的真人秀,自己觉得特别有意思,结果观众都不买账。

第二季开播前,米未召开了多场提前看片会。观后,每一位观众都会有工作人员“1v1”收集意见。据团队透露,上线的节目和最开始的版本已经有了非常大的改动。

对于这档节目,米未团队自己的预期特别简单——把人物最好看的东西呈现出来,让这档节目变得好笑就够了。每一季节目应该有自己的生命,第二季的《乐夏》得从“零”开始生长。

播出后,他们的预期似乎达到了。五条人主唱仁科的“塑料英语”“花式插手”和“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风靡全网,#被五条人笑死#在微博热搜“高位出道”。有网友说,这是一个好笑度超过彭磊的人。

图源:新浪微博@五條人WUTIAOREN

“快乐”,是“米未出品”最大的目标,也是他们的价值判断。一旦“拿腔拿调”,团队自己都会觉得很难受。

“大家老爱说《奇葩说》是个上价值的节目,但我们希望去解构它,让它变得有趣,变成一个带有喜剧色彩的辩论节目。”牟頔说。

《奇葩说》火了之后,牟頔经常会提醒团队“不要膨胀”,因为人的膨胀都是不自知的,更何况听了一些赞许会控制不住自己。米未欢迎观众喜欢这些节目,但不希望他们去“捧杀”节目。

图源:新浪微博@米未

成立近五年来,米未一直生活在这种自省当中。

疫情期间,所有的拍摄都停止了,米未便开展了一场组织建设。大家开始讨论,米未这家公司的愿景是什么。

总结了半天,他们只总结出了一句话——“传递正向情绪价值,持续成长”。

“我们相信娱乐本身是有力量的。大家看完我们的节目之后开心一点,高兴一点,哪怕感动地哭了一场都行,但是不要把大家变得更沉重、更沮丧、更悲伤、更难过,不要靠这些东西去找自己的存在感。这才是我们节目的内核,音乐、辩论等等都只是手段。”牟頔说。

图源:摄于米未

Joyside贝斯手刘昊说,“我们不玩乐队还能干什么?”这个问题同样是米未给自己的,不制造快乐,米未还能干什么?

对于这支几乎全由90后组成的团队来说,他们不排斥商业化,也不怕被质疑,但最害怕的是忘记自己最擅长的是什么,最想做的是什么。

让世界更快乐,才是这支团队最大的价值。

理性与感性

五条人在台上临时换歌后,五条人乐队的Follow PD世杰很崩溃。

微信群里,这位小哥哥遭到了灯光、舞美、服化道等各个组的“死亡艾特”,因为他是最了解这支乐队的人。

 图源:新浪微博@乐队的夏天

入职米未五年,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状况。与五条人的反复撕扯,也让他成为了米未内部被“嘲笑”的对象。

牟頔解释,Follow PD着急不是因为他会受到什么惩罚,而是因为综艺录制是“一环扣一环”,谁都不想让自己的一环出问题。

图源:新浪微博@五條人WUTIAOREN

米未虽然是一家带有感性基因的公司,但内部却有非常严格的流程和制度。

每个人都要“守土有责”,完成绩效。适应的人可以飞速成长,适应不了的人就会被淘汰。一旦触碰到公司的“生死线”,米未的容忍度是“0”。

在“脑暴会”上,员工都可以battle别人,甚至是合伙人。但在需要决策的环节上,制片人的权限一定会大于普通导演。

米未还是一个极其“守时”的团队,录制说几点开始就几点开始,绝对不会出现让嘉宾上午来,晚上才上场的情况。所有的流程几乎都按直播流程做,这是牟頔在CCTV工作时就留下的习惯。

她认为,只要是一家企业,就要追求高效率、高目标,不能因为追求娱乐精神就放弃了规矩。走感受的时候尊重感受,走流程的时候一定要走流程。

图源:新浪微博@米未女孩

“对于一家公司来说,创造力、正向情绪与商业价值从来都不是矛盾的。公司永远是一个辩证的东西。一旦把情感推到了极致,没有了规则,或者把规则推到了极致,没有了情感都是不ok的,一定得是两只脚往前走。” 

相比之下,马东代表着米未更加感性的一面。

“悲凉的底色”和强大的感受力,可以让他快速和人建立起好感和安全感。他的言辞很少带有攻击性,但却能在《奇葩说》里抚平场上的一切戾气;他不懂音乐,但却能在《乐队的夏天》里与所有人谈笑风生。

图源:新浪微博@马东

牟頔透露,马东是一个可以在北京四环附近的烤串店、烤鱼店见到的人。他经常一言不合就约合伙人去吃串。第二天,米未的舆情组就会发现,有人发“在烤串店见到了马东”的微博。

另外一个“一言不合”,则是发红包。

在米未的公司群里,只要有一点小事,员工就会轮番艾特几位合伙人“发红包”,红包总金额经常过万。如果合伙人不发,大家还会在群里刷起老板的丑照、表情包。

图源:新浪微博@米未女孩

一个“黑脸”,一个“白脸”。牟頔的理性和马东的感性,组成了米未这家公司的独特的气质——用理性的流程和规矩,去指导感性的创作。他们对待自己的公司,和对待自己的节目一样,“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1
6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新媒体
特邀作者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新媒体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他们批量制造了人工智能产业的“底层浪花”。

2020-07-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