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企业,会与用户不断将游戏进行下去

伯凡时间·2020-07-24
总是依靠运气和机遇赚钱,最终都得凭自己的“实力”赔回去。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伯凡时间”(ID:bofanstime),作者 伯凡时间,36氪经授权发布。

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各种媒体反复给我们讲述的故事只有一个模板,那就是如何多快好省地走向成功。“何以解忧,唯有暴富”。富都不行,还需要暴富——“富”与“富的速度”同样重要。

因此,有越来越多的机会主义者、速成主义者出现,试图通过抓住市场上的某个发财机会大捞一笔,捞完之后功成身退,从此他们的人生就可以像童话故事的结尾一样“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这种直接跳过“播种、施肥、浇水”过程的努力,真的可以获得“丰收”吗?

尽管不乏有的人依靠投机获取了大量的财富,但在这种急功近利心态的作用下,结局往往都是相似的。由于他们在投机中尝到了甜头,下次便更可能还会以相同“省力”的方式来行事。而在一次次短视的行为中,他们会将运气、信任、以及未来的可能性都消耗殆尽。那些靠运气和机遇赚来的钱,最终都得凭自己的“实力”赔回去。

而向后望去,能够在起起伏伏的浪潮中始终屹立的,都是那些坚守着“长期主义”的人和企业。但对于长期主义,很多人都十分疑惑:企业的目的不就是快速地盈利,为什么放着钱不赚去坚持什么长期主义呢?事实上,长期主义并不是意味着不要在当下赚钱,而是不要去赚当下的最后一个铜板,把更多的机会留给未来更广阔的天空。

亚马逊的创始人兼CEO杰夫·贝索斯就是“长期主义”忠实的践行者。1997年,亚马逊上市之初,他就对公司股东表示:“亚马逊立志做一家有长远发展的公司。公司所做的一切决策也将立足于长远的发展而非暂时的利益,我们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建立一家伟大的公司。”

为了将亚马逊建成一家这样的公司,贝索斯将赚取的收入不断投入到公司的发展之中,打造用低价吸引访客、用访客增长销售量、用销量吸引更多卖家,然后依靠平台流量使产品更低价的正向循环。

然而这样做的后果是——尽管销售业绩持续增长,但季报却由于投入过多屡屡亏损。股东不断抱怨贝索斯的经营策略缓慢,媒体也一时间充斥着不太友善的唱衰言论,在这种背景下,亚马逊在上市后迎来了连续17个季度的股价下跌。

承担着巨大压力的贝索斯仍不为外界所动,双眼紧紧地盯着公司的长期目标,将长期目标视为企业发展的动力。直到2000年互联网络泡沫破裂,那些曾经快速成长的网络公司纷纷破产而亚马逊却丝毫未损时,其长期主义打造出的优势才慢慢展现出来。

亚马逊通过不断为客户提供更低的价格、更快的配送、更优的体验这种以客户为中心的价值坚守,使其在悄无声息中成指数级壮大,在连续亏损20年后,亚马逊于2015年迎来了首次盈利,其股票也一路飙升,达到了初始上市时的1000倍以上。

当被问及当初如此艰难为何还要坚守长期主义时,贝索斯说:如果你做一件事,把眼光放到未来三年,和你同台竞技的人很多;但如果你的目光能放到未来七年,那么和你竞争的人就很少了,短期盈利很容易,但却很愚蠢。

长期主义事实上就是一种延迟满足,能够坚持长期主义的企业成功也很简单,就像“棉花糖”实验一样,那些能够在一开始忍受住不吃棉花糖的企业,往往会在后面的日子得到两颗棉花糖,并且由于他们对于内在价值的坚持,组织的抗风险能力会变得更强,可能性也会变得更加丰富。

长期主义还有一位著名的践行者巴菲特,他的投资理念特别简单,就是一句话:投资一家被低估但却有价值的企业的股票,然后长期持有它,而不要过度关注其中的涨跌变化。而对于有人问及:你的投资理念非常简单,为什么大家不直接复制你的做法呢?”

巴菲特回答:“因为没有人愿意慢慢地变富。”对于巴菲特本人而言,其财富不断地滚雪球也来源于他前期的长期积累和持有。也许大家都知道巴菲特是一个富有的人,但却很少有人留意其财富的99.8%是在其50岁之后才赚到的。

诚然,“长期主义”对于成功具有重大意义,这些长期主义的成功故事也很容易被大家接纳和学习,但往往存在着知易行难的问题。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天生就有一种倾向,期望在短期内获得大量利益。特别是在非常时期、在利益冲突、在遇到困难时,就更容易出现这种倾向。

正如巴菲特所说,没有人愿意慢慢变富。长期主义的道理听起来十分简单,但却很难落实在践行层面。坚守长期主义的企业需要意识到它并不是一句简简单单的口号,而是一种面向长期的思维方式、决策逻辑和行动准绳。企业需要克服短期逐利的巨大惯性,学会延迟满足,清醒地知道“不做什么比做什么”更重要。

这种做法的确非常不易,美团的王兴为了践行长期主义的目标,同贝索斯一样顶着巨大的盈利压力,将大量的资金投入在了企业生态的建设上,在经历了连续数年的亏损后,在第10年才真正实现盈利。伴随着巨额的盈利,长期主义为美团带来的,还有无止境的扩张、数亿级的平台流量以及形成了闭环的平台生态。

然而,把盈利放在未来的长期主义固然没有错,但这个长期的期限到底是多长,什么才是长期的尽头呢?对此,王兴曾将其创业的过程解释为一场无限游戏。即其终极的目标并不是打败所有的竞争对手,成为业内的第一;也不是试图将业务做成熟,到达一个可以收割的态势后坐享渔翁之利。

而是围绕消费者的永恒需求和自身的长期能力,持续为消费者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让用户与企业之间的游戏可以一直玩下去(例如在原先团购业务的基础上,美团推出了酒旅、单车、外卖、打车等业务,不断为用户提供和创造新的价值)。正是在不断将游戏进行下去的过程中,企业得以长存并且越来越壮大,而后盈利也水到渠成。

快让人变大,慢让人变强。对于一些迫切想要成功的企业来说,也许要做的不是让自己变得更快,而是应该“慢”下来,调整好自己的步伐,将目光放长远,通过不断创造出真正的价值与用户将游戏进行下去,这样才有可能让自己在今天和明天都立于不败之地。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一直玩

得到

伯凡时间

浪潮

滚雪球

下一篇

ban or sell,这是个问题。

2020-07-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