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特斯拉求职者,那些想接近“暴君”的人

36氪的朋友们 · 2020-07-03
超级工厂,人来人往。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业人物”(ID:biz-leaders),作者:郭儒逸,36氪经授权发布。

他们或是忍受着长时间坐车的呕吐感,或是自己驱车从100多公里外的地方出发,兴匆匆地赶往一处荒凉之地。

终点位于上海市东南方向的偏远一角。在一个叫临港产业区的地方,电动汽车厂商特斯拉的超级工厂坐落于此。正是这片巨大的呈不规则菱形的土地,以及上面仍在火热建设的厂区,吸引着他们从各地纷纷而至。

这里远离繁华的城市中心。从外滩和陆家嘴高耸的摩天大楼开车过来,需要一个多小时。经过30多个红绿灯路口的走走停停,当空旷之感和低矮的各式厂房迎面袭来,那么欢迎,你即将一头扎进这个由埃隆·马斯克参与缔造的钢铁和混凝土构筑的新世界。马斯克和特斯拉希望,这个足足相当于121个标准足球场大小的新工厂,可以帮助其实现向全人类推广清洁能源的伟大梦想。

与通用电气位于纽约州哈德逊河岸之上的著名培训中心——克罗顿维尔类似,那曾是30万名通用员工向往的朝圣之地,在那里,通用电气已故的传奇掌门人杰克·韦尔奇会为幸运者们面授机宜、指点迷津。员工们为能跻身克罗顿维尔而倍感自豪,而远在上海临港,在那些希望进入特斯拉工作的人看来,超级工厂或许就是他们心目中的最为理想之地。

“我实地考察过厂区外部,还是荒无人烟。”两个月前给特斯拉投出简历的李丰说。在一家外资车厂工作七年之后,他感到有些厌倦,眼前的一幕并未令他灰心,“特斯拉是电动汽车行业的老大,对求职者来说,品牌价值有足够的吸引力。”

虽然没有克罗顿维尔那些漂亮的别墅和精致的鹅卵石小路,甚至连最近的外卖餐馆都要在四五公里之外,但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自去年1月份开工后,不到一年时间便投入生产,刷新了许多纪录。在一个官方宣传视频里,已建成的厂房内部宽敞明亮,巨大的机械手臂紧张忙碌,员工们穿梭其间,一辆炫酷的新车缓缓驶下生产线——几个月后这些国产特斯拉就风靡市场,自然也吸引了更多李丰们的目光。

这个外来户正迫切需要更多人手。几天前,特斯拉公号发布了一份醒目的招聘公告:“我要100个设备维修技师!!”这些岗位涉及压铸、冲压、涂装、总装等各个车间,即便是特斯拉,在造车环节与传统汽车厂商也并无多大不同。消息很快在一个当地求职群中散播开来,不少人开始跃跃欲试。

特斯拉似乎在与其他车厂的抢人大战中优势明显。临港地区不乏其他知名车厂和汽车零部件企业,但无疑特斯拉现在的名气更大。因此,“要去就去特斯拉”,成为一些人的第一选择。一名学汽车修理的求职者不无腼腆地表示,我就是想进去看看,看下特斯拉的装配流程。

“不要笑我”,他说。

过去几个月,特斯拉的风头盖过了其他所有新能源汽车品牌。

它的股价已突破1000美元,并从丰田手中夺过了“全球市值最高车企”的头衔,尽管其去年销量不足后者的4%。在今年美股市场表现强势的诸多科技股中,和其他身价飙升的亿万富翁们一样,持有约20%特斯拉股票的马斯克,个人财富的最新值达到400亿美元以上。

5月份,特斯拉在中国市场卖出了1.1万辆汽车,排在销量榜的首位。造车新势力们的整体萎靡,放大了特斯拉如今的高大形象。6月10日深夜,在市值首次超过丰田汽车当天,特斯拉上海某体验店的一名销售代表特地发朋友圈庆祝。身在“全上海最漂亮的一家体验店”工作,他更加坚信,“特斯拉就是特斯拉,区别于市场上的所有电动车。”

但对一心想进入超级工厂的操作工们而言,他们似乎无暇顾及这些。在我连续关注他们讨论话题的一段时间内,几乎无人主动谈论起特斯拉的股票。富人马斯克远在天边,他们更为关心的,是怎么样能在厂区附近租到更便宜的房子,怎么样能够赶上免费班车,以及成为车间“螺丝钉”后究竟能拿到多少薪水。

李丰并没有收到特斯拉的后续通知。他应聘的是压铸模具维修技师岗位,但自我感觉简历并没有写好,可能已石沉大海。他认为,虽然特斯拉不再像之前那样大举从上海其他车厂挖角,但汽车制造还是需要大量人工支撑,设备维修、质量检验等都需要人来做。“所以当时脑子一热就投了简历,只是现在对面试机会不再抱太大希望了。”

马斯克把特斯拉装扮成了一个漂浪姑娘,在不断诱惑着热血青年。不过在结交之后,青年们的体验很可能大相径庭。

马斯克有着“暴君”的绰号,这一点倒是和杰克·韦尔奇颇为类似。韦尔奇就像是一只好斗的公鸡,为了激励员工迸发出热情,他反对企业管理中的平均主义,反对每个员工都拥有奖杯。而在特斯拉,这位管理学大师的思想精髓被进一步发挥,已经从理想旗帜下出走的员工们纷纷赞同,特斯拉奉行的也是严苛的“压榨”思路,这让很多人感到相当不适。

他们大多承认,特斯拉是一个好品牌,但不一定是个好公司。一名从临港超级工厂离职的员工在知乎上发帖说,马斯克的确有他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但同样有着异于常人的“暴君”的工作方式。他告诫那些为理想而来的求职者三思:特斯拉有它技术先进的地方,但在临港工厂,这些可能与你无关。这里是一个自主的“代工厂”,所做的只是“物理”地拼出一辆车而已。

抱怨还来自销售端。“特斯拉之所以能完成各种不可能,也许恰恰是销售为王的闭眼狂奔政策。”一位熟悉相关情形的人士表示,在特斯拉从事销售工作,就像一块被逼着以冲刺速度跑完全程马拉松的磁铁,等到你跑不动,公司便换一块了事。

吃不消三天两头在上海几家体验店之间来回跑之后,一位选择离职的员工告诉我,“(这个工作)不要想了,一般人干不了。”

特斯拉成功地成了一座围城。

媒体曾连篇累牍地报道新能源汽车业界的人员流动、高管层动荡,特斯拉虽偶尔也有类似消息,但似乎一直没有成为过靶心。这是辉煌掩盖下的一角,实际上它同样存在。

从围城中走出的,不仅有“无足轻重”的普通员工,也有马斯克颇为看重的高管。上海超级工厂刚投产半年多,在一线推动这一项目的原特斯拉全球业务副总裁任宇翔,就已从公司离职。这位曾代表特斯拉与上海当地政府签署土地出让合同的关键人物,在特斯拉正有望大举扩张市场之际,却向他的老板告了别。

无论公司内外有多少崇拜或是有多么怨声载道,马斯克仍然在为自己的KPI而奋斗。特斯拉为了激励他,或者说是马斯克为了激励自己,要根据财务数据来决定他本人能拿到多少报酬。无薪水、无现金分红、放弃最低工资,这位“暴君”掷下赌注,并策动着特斯拉整只巨兽一路狂奔。

一年之前,关于特斯拉是否会倒闭的讨论仍充斥舆论,但现在情形已大不一样。就连口德一向为人诟病的美国总统都开始呼吁,马斯克是伟大的天才之一,他需要被保护。要像保护爱迪生那样,去保护这些最先发明了灯泡和车轮的人。

来自潜在对手的认同也被传递给马斯克。大众前CEO迪斯说,特斯拉参与的是一个“新游戏”,如果看看估值,就知道它与盈利能力无关。这一点意在表明,尚未实现过年度盈利的特斯拉,照样已成为传统汽车厂商们的巨大威胁。

正是一枚棱镜的这种种侧面,折射出特斯拉的不同色彩,也在影响着围城内外众人的取舍。相比那些状态稳定的老牌汽车厂商,李丰把特斯拉比喻成一个冲动的年轻人。我问他如果进去工作之后会不会失望,就像不少揣着理想离开的人那样。他在屏幕另一端打出几个字,“这一点我倒没有想到,是有可能。”

刚毕业不久的田石参加过特斯拉今年的一次校招。他当时热情高涨,并不介意临港工厂的位置偏远,并在3月份一连投递了三个不同职位。不过遗憾地是,他也没能收到任何回复。“我目前在一个小作坊公司实习,也正在看其他机会。”他最后说,现在工作不好找,(不要说特斯拉)自己都不一定非要进车厂工作了。

而另外一些人仍在坚持。在贴吧、微博、QQ以及知乎等社交平台,有关特斯拉求职的主题和群组中,不时有互相探听招聘进展的帖子、评论出现。每个人对特斯拉的看法不尽相同,求职者们在做着各自的盘算。

目前,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二期工程正在施工之中。预计明年一季度,特斯拉新的明星产品Model Y将从这里量产。

外人无法轻易靠近这座超级工厂。兴匆匆赶来此地的好奇者,会被保安人员警惕的目光所注视。这俨然是一座巨大的堡垒,在堡垒之中,藏着特斯拉的种种秘密武器。

除了中国市场,不知道有没有叫板的意味,马斯克将欧洲超级工厂的选址,定在了距离大众总部仅200多公里的地方。数年之前还承认创办一家电动汽车企业是“蠢上加蠢”的马斯克,如今把矛头指向了汽车工业中内燃机的心脏。

与特斯拉热火朝天相反的则是,6月30日,一家“高端”新势力品牌拜腾汽车宣布停工停产,在烧光了80多亿元资金后,投产却依然无望。行业洗牌的论调已激不起任何水花,但事实的确是,相比它的很多或明或暗的竞争对手,特斯拉成了目前活得最好的那个。

“她的确很漂亮,你自己决定要不要离开她,因为她从来不缺你一个。”这是社交平台上有关特斯拉引发很多共鸣的一句话。

这与上述求职群中的某些讨论基调如出一辙——特斯拉和上海这座城市一样,每天有人来,每天有人走。想进厂拿高薪就要有过人之处,否则怎么脱颖而出?

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他们如此总结说。

(文中采访对象为化名)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成立 5 年,拼多多需要更进一步的创新。

2020-07-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