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富人的教育”美国的课外辅导

黑板洞察 · 2020-06-24
在美国辅导班是怎样一片“风景”?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黑板洞察”(ID:heibandongcha),作者:源泉,36氪经授权发布。

导语

课外辅导作为青少年学习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孩子的成长道路上起到了相当的作用,不仅仅在国内如此,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亦是如此。但我们不知道的是美国的课外辅导价格远超我们的预期,综合素质培养的成本几乎是工薪家庭无法想象的。而美国以升学为目的的课外辅导班更是富人的专属“大学门票”。

01 快乐教育其实是没钱去高级辅导班

美国的课外辅导成立相对较早发展时间更长,积累经验更多,形成了政府、企业、学校与家庭之间相辅相成的教育辅导体系。而美国教育崇尚的快乐教育却和相当有难度的SAT考试“生活”在同一片教育环境之中,这显然存在诸多矛盾。

根据美联社和某公共事务研究中心的调查,有将近三分之二的美国人拿不出一千美元应急。根据联准会去年的调查,47%的美国人甚至拿不出四百美元应急。而一位二十年多前从北京移居美国、将孩子送进了“常春藤”的妈妈坦言,孩子每节钢琴课要上百美元。

可对于无力支撑孩子昂贵的课外辅导的家庭来说,美国法律又规定不允许12周岁以下儿童在无成年人陪伴的情况独处家中,对于每天下午两三点放学的孩子们而言课外辅导成了多数家长的唯一选择。

目前美国的课外辅导大致可分为四个部分组成:一是以提高孩子学习成绩为主要目的的社会教育培训机构;二是以政府主导的课外辅导计划;三是志愿性质的私人辅导;四是提高学生综合素养的课外兴趣班。

1. 政府教育拨款缩水,社会教育的兴起

在美国,社会教育培训机构的受众人群主要由两部分人群组成:有学习障碍或者在某些学科存在学习困难的学生,或是高年级学生选择参加辅导班以更好地为学术能力测验(SAT)或大学入学考试(ACT)做准备。

而根据服务人群的需求不同,美国的教育培训机构大致又可以分为辅导机构(Tutoring Services)和考试准备中心(Test Preparation Centers)。而根据学生的年龄划分则可以理解为“照看类辅导机构”与“升学辅导机构”。

前者面向的是学前至小学6年级以下儿童,强调照看作用,弱化学习辅导功能。后者则针对年满12周岁的儿童或面临升学压力的学生开设的初高中课程、SAT考试辅导课程,以及针对数学和阅读统考的辅导课程。一般来讲美国的高中不提供SAT或是ACT的补习课程,期望进入名校的学生只能借助课外辅导提高竞争力。

2011年,美国联邦政府在“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No Child Left Behind Act)下投资1.34亿美元用于低收入家庭学生的私人补习课程。然而,根据《萨克拉门托商业杂志》(Sacramen to Business Journal)报道,由于预算削减导致校内辅导计划减少,越来越多的私营社会教育培训机构开始出现以缩小与校内辅导差距。

2. 政府主导课外,方便学生课外安置

美国政府主导的课外学生安置和学习辅导项目,解决工薪子女的放学后安置问题。

美国的中小学生放学比国内更早,一般在下午两点至两点半,与工薪阶层的下班时间存在断层,而美国法律则不允许未满12周岁的儿童在没有成年人陪伴的情况下独处家中,同时经济能力不足以支付课外辅导的家庭的孩子很容易在放学后呈现无人监管状态。因此,美国联邦政府推行放学后计划(After Shool Program)解决中小学生放学后的安置和学习辅导问题,在该计划下联邦政府实施全国性的教育项目,如25%—30%的美国学生平均每周会有3至5个下午用于参与“课外教育项目”(After Schools Program,简称ASPs),联邦、州政府为它们提供了资金保障。

3. 相对完善的私人辅导,以志愿性质为主

美国存在志愿性质的私人辅导,且体系完善,主要为加强课堂教学为主要目的,带有课外补习形式。一般志愿家教项目由学校主导,包括学区教育行政人员、中小学校长、大学的研究团队等,已形成一个经费、人才、场地皆充足的完整的链路。由于采取私人辅导的结构以及一般带有志愿性质,所以美国的私人辅导形式格外灵活。

其实除了美国之外,新加坡、柬埔寨、肯尼亚、日本等地理位置与发展程度相差较大的国家都在私人辅导方面有着相对不错的发展,也可以看出私人辅导在国际上存在广泛应用的可能。

4. 美国前100名大学的学生平均参与了4项课外活动

美国的课外兴趣班与国内有很多相似之处,都以培养课外兴趣为主要目标,但美国的主要参与人群为大学生。课外活动的参与程度也成为美国名牌大学考查学生综合能力的重要指标。而很多想要进入名校的孩子会更加提早的参与课外活动,以增加入学机会。据美国人口普查局公布的调查统计,60%的6岁—17岁孩子会定期参加至少一项课外活动。

02 发达国家课外教育也存在欠发达现象

1. 体系发达完善,但政府投入不足

美国作为“超级大国”发展是世界有目共睹的,在教育体制上亦是如此,政府与企业,学校与家庭,社会与个人之间搭建的教育体系几乎能完成所有家长所有不同的教育规划,同时也为家长减轻了对孩子陪伴的负担。但自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各级政府对教育的拨款很多时候不到计划的一半。近年来,美国政府实际财政拨款不容乐观,进一步削减了政府在教育领域的支出。

2. 兼顾大众,但对弱势群体关注不够

2002年1月,美国总统布什签署了《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从法律上强制性的规定了学校的补习义务,意在缩小家庭贫富差距带给孩子课外补习能容的差异。但目前美国课外教育并不能满足所有低收入家庭的需求,在农村提供补习的学校仅占25%,低收入家庭的儿童接受的课外辅导在更多意义上仅仅是减少儿童管理风险问题的一种解决手段。

3. 成效明显,但教学质量不足

目前的美国课外教育在成效上可以说相当明显,在提升学生综合素质,降低青年犯罪率和学生课堂获得感三方面表现突出。与此由于政府拨款不足,部分教师缺少资质,缺少安全稳定的活动空间等问题,让很多家长,尤其是收入不高的工薪阶层难以在课外辅导中选择优质的教学内容。

03 对公立教育的信心让课外教育面临不同处境

1. 美国课外教育资源丰富,国内课外教育更普惠

在美国的整个基础教育阶段,学校教育只是一个环节,家庭承担着相当大的职责。丰富多元的校外教育资源对美国的人才培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问题是,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享用这些资源的机会。

据哈佛教育学院费尔南多教授介绍,2015年美国的一个抽样调查显示,只有12%的被调查者表示对公立教育很有信心。即使对公立信心不足,但实际上能够为孩子订购充足课外教育,支持孩子“全面发展”的家庭可谓少之又少。

国内辅导班价格相对于美国而言会更容易让人接受,一般的家庭都会为孩子报上一到两个课外辅导班。同时国内对公立教育也相对更有信心,让孩子在学校的教育差距缩小了很多,不存在美国出现的对公立教育失去信心而去选择辅导的情况。

2. 美国公立学校也参与到课外教育之中,国内严禁学校课外变相补习

美国教育部提出《21世纪社区学习中心计划》,要求公立学校延长开放时间,为本社区的儿童和公众提供放学后、周末和假期学习与活动的场所。

以“课外教育项目”(After Schools Program)为例,这是由政府主导推行实施的全国性教育项目,联邦、州政府为申请提供课外教育项目的中小学、社区机构等予以主要的资金保障,旨在为放学后儿童的全面发展提供一种不同于学校教育的学习环境。

而在国内,迫于升学压力,家长对于孩子的分数要求似乎更高,学校在课外教育的尺度上难以把握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的边界,很多课外教育都以额外补习的形式呈现,也因此国内明令禁止学校开展课外变相补习。

结语

在美国发达的经济背后,教育行业的课外辅导方面仍存在诸多不足,课外辅导的公平性与教学质量上仍有待提高,但美国的课外辅导相较于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国家而言仍是值得学习与借鉴的。对于国内课外教育而言更多的需要的是类比美国的多元化发展,整合优质师资为国内的孩子搭建一个健康向上的课外辅导体系,但也应该尤其避免过度追求分数所带来的差异化补习,真正将全面发展作为孩子成长道路上的重点。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女性价值已经是品牌一个非常敏锐的市场切入口

2020-06-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