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全职妈妈、央美画家、互联网大V,和他们的职场难题

显微故事 · 2020-06-04
成功并非没有捷径,倾听他人的经验也是“捷径”之一。

人到中年,最大的梦想一定是岁月静好、平平淡淡才是真。

可生活往往给你一记重击。今年年初的疫情,则让职场寒冬的冰冷又彻骨几分。

如果说职场生涯是一次漫长的马拉松,那么跑完半程的“中浪们”正处于最艰难和尴尬的中场阶段。

新人可以更无所畏惧的重头再来,但“中浪们”已然是职场老鸟,转行和跳槽所带来的成本不可同日而语。再加上,过往的陈旧经验也可能成为适应新工作环境的阻碍。

成功并非没有捷径,倾听他人的经验也是“捷径”之一。

以下是他们的真实职场故事:

老母亲杀回职场,想再多不如干再说

徐玲 前全职妈妈 现专职作者

我是一个悲催的35岁大龄宝妈。

我曾是一个国营出版社老编辑,后来辞职回家生娃。虽然我未雨绸缪,生娃期间还干着兼职:给财经公众号写专栏、做得到“每天听本书”的外协作者,三年期间为得到用户解读了将近40本书。

重回职场,我的首选就是延续兼职熟悉的领域,直接加入了得到成为了“每天听本书”的专职作者。

本以为这份工作应该做得轻车熟路,但马上被现实打脸:专职作者是一个更有纪律性的工作,每周就要上线一本书,而我此前干的外协作者更自由一些,每个月写几篇稿,deadline是多少,全部自己说了算。

这可要了我的命。老母亲本身就身兼多职,现在还需要我每周都需要有固定作品出来?

家里那位也没起到什么帮助,有次我带着哭过的肿眼泡回家,本以为会得到他几句安慰。结果他一听我是因为压力大而情绪波动,他一拍手,说“这就对了!这才是进了互联网公司的样子!”

看起来只能靠自己提高效率,加强时间管理,才能更好地切换到职场状态。但自己有意识还不够,自然还需要向高人讨教经验,才能事半功倍。

别想太多,先干再说,一定是提高效率的第一步。

比如我司有“水龙头作家”之称的贾行家,只要一坐下,似乎就能打开结节,把自己封入写作心留状态,整个办公室只听到他敲键盘的声音。两三个小时后,贾老师站起来,把笔记本一合,走人,那背影,总让我想起古龙笔下的西门吹雪。

我打算模仿一下贾老师的招式。先买了个机械键盘,这样打字有气势。然后,手放键盘上,除了打字啥也不干,哪怕没思路,也要把标题写上。

别看这办法土,可是得到了总编辑的理论支撑。只要有人问他,写作什么最重要?翔总就会回答,打开word。

此外,老板的“时刻关照”可以有效阻击一切拖延。有一次,我跟对面的同事陈章鱼闲聊,还没开始写字儿。就听背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徐玲,又在摸鱼呢?”回头一看,罗老师正端着大号保温杯,对我发出“灵魂拷问”。

憋不出稿,还被来打开水的老板打个正着,这怎么不促进你随时保证高效率状态呢?

罗老师还教了我一招:棍子是工具,碗是容器,拿到一本书,先不要着急读,把它当成棍子,看看能解决世界什么问题。然后,再把这本书当成一个碗,看看里面有什么宝贝,稀奇的拿出来瞅瞅,不稀奇的就丢了。

坐我对面的陈章鱼老师,每天能看完一本书,还能给写篇书评,他帮我把罗老师的想法更细化了一下。他直接给我拉了个表格,指着说:先速览全书5%内容,把重要信息分门别类,填到表里。那么重点在哪里,一目了然,再拿着表去读书,事半功倍。

学习有捷径吗?还是有的,一个高人,一句话,一个行为示范,就是“开天眼”,就是捷径。

我也担心过,陪娃的时间少了,孩子会不会不开心。但有,他坐我旁边看书的时候,突然歪着小脑袋对我说:“妈妈,我喜欢陪你工作!”

我知道,那一刻,在孩子眼中也是大牛一般的存在了。

互联网大V卸下“偶像包袱”,成功阻击多年不治拖延症

陈章鱼 前互联网大V 现专职作者

我就是坐在徐玲对面,她嘴里的“大牛”陈章鱼,但她不知道,刚来得到我也有过强烈的不适应。

我的上一份工作是自由职业者,运营自己的公众号、微博、知乎等平台,在知乎上我已经有了接近90万的关注者,算得上是一个互联网大V。

一个大V来企业工作,最大的感受是什么?老实说,我觉得我变成了一个“苦力”,一个“血汗工厂”的“厂妹”。

我每个月要完成的工作是,要把《每周新书盘点》每周更新一次,每个月解读2-3本书,还要写书单。一个月下来,总字数大概在两万三字,还不包括前期讨论和后期修改。

当时我的感受就是,我莫不是从一个做内容的人变成了血汗工厂里“拧螺丝”的人了吗?一个“没有灵魂的写稿机器”?什么自我提升、创意和想法,能够完成字数就不错了!

我还陷入一个新的困境,当类似的内容写多了以后,你会对自己产生强烈的怀疑感,我写的东西到底对用户有价值吗?我写的东西真的有趣吗?结果就掉入了一个瓶颈期,持续地自我怀疑。

要知道,我在做自由职业时,有大半年时间是一个字儿都写不出来的。我跟人说,我就是个晚期拖延症,是个懒虫,但更重要的是,我有卸不下来的“偶像包袱”。

每当我敲键盘的时候,脑子里自己会跳出来一个声音否定自己:“你写的一点意义都没有,都是垃圾,算了吧”。这是因为,网络上真的有蛮多键盘侠喜欢随便在别人的文章上面做类似评论。各种声音交杂在一起,这种否面的声音越滚越大,它吓唬我,让我不敢往前走。

怎么解决?我用的方法就是“先写再说”和“学会裸奔”。

毕竟我现在不能拖稿了,我在“血汗工厂”了,我是个“厂妹”了,我没权利拖了。那么,就必须把自己的防御和遮挡卸下来,把自己的缺点暴露在别人看钱。

所有的作品,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写出来,写完让同事给我搞内测,先让他们看看哪里好玩,哪里没劲。

当然,突破这个心理障碍,卸下这个偶像包袱可不容易,还要感谢我第一次录音的经历。

我加入新公司第一周,就需要进行录音,但我的效果特别像Siri的大表哥,一点活人的感觉都没有。我心想,这完了,刚来一个礼拜,就因为这事儿给开了,我太没面子了。

于是我后来想了个办法,在录音棚里用自己想象中的东北话讲了一遍稿子。

我至今都记得当时和我一起在录音棚里的其他老师,他们眼里的惊恐和怀疑,估计潜台词是,我们公司招人的时候不看看心理状况吗?

但就是经历了这么羞耻的几分钟,我忽然发现,卸下了心里所有的包袱,真的“学会裸奔”了。

其实找到职场的新感觉,切换状态,做好事情真的不难,就是坚持自己擅长的,改掉自己不好的,就那么简单。

站在艺术和商业的十字路口,我如何让手艺创造价值

李雪莹 前央美画家 现知识付费平台课程班主任

我是一个非典型文艺女青年,“中央美术学院”毕业,还曾跟出版社签约,出了一本自编、自导、自演、自画的设计工具书。

但我现在干的工作,和设计、艺术都没有半毛钱关系。很多人对我跨界选择不理解,但我心里很明白,这个挑战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我不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我陶醉,我更想要的,是通过我的“手艺”连接更大的世界。跨领域的自我精进可以让我收获看问题的新视角、也学会了换个角度看世界、看艺术、看自己。但即便我想的明白,刚来公司时还是遇到了很多“玩不转”的时候。

最让我头疼的任务,反而就是和我专业挂钩、应该我大显身手的任务:给我们公司的课程48节线上课画配图。

这不是画画吗?我就是吃这口饭的,当时我觉得就应该好好秀秀肌肉,怎么着液笔现在听书的脑图画好看多了吧。

但你们看,初稿和终稿已经完全不是两个画风了,最终版的配图,甚至根本就没有图!鬼知道我中间经历了什么。

看看这个初稿。刚接到任务的时候,我没像一般设计师那样网上找素材,而是选择了手绘,那可是可以体现一个人的绘画功底的!你看这线条、这流畅、这放松,还得灵活!

在看看这个线条、颜色、透视、疏密等等的,我就不赘述了。当时我想,我的画功怎么着也算是名列前茅吧。

结果,最后这个终稿,一切尽在不言中,总之相当符合我司“字要大”的气质。

后来我才明白,他们不是不认可我画画的功底,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搞清楚配图的作用是什么,究竟为什么服务?如果你只想着秀自己的肌肉,那肯定不能真的把这件事情做好。

“手艺”是为你做的事情服务的,这个道理放在纯粹的艺术领域,也一样行得通。好的艺术作品,不仅要能感动自己,还得和受众产生共鸣。通过这个历练,我不禁明确了自己的艺术态度到底是什么,我班主任的工作也更好胜任了。

你觉得我丢了自己的手艺吗?不仅没有,我还给自己的手艺赋能了新的认知。艺术之于我,之于社会,都不是画出一面隔绝世界的墙,而是画出更多连接他人的桥。

人到中年重回一线,极限环境我有“三招”

孙志岗 产品经理

我是在极限条件下接受挑战的:以公司最底层员工的身份,一线产品经理入职的。

中年人找工作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难,去年我找工作的时候,合伙人、副总裁的offer还是有几个的。当时罗振宇老师和刀哥给我秒回了一个很好的未来,匹配我的理想,但是在我心痒痒的时候,丢给我这么一个一线岗位。

就好比,一个渣男跟我求婚,但是他还有个大太太,他只能许诺我先给太太当个丫鬟,你进来以后自己建立自己的后宫。

我当然可以不答应,但是我确实对这家公司充满好奇,因为它做成了很多我想做但是没做成的事儿。我想知道为什么,所以就做了“丫鬟”。

人家跳槽越跳越高,我却直接往一线跳,成为了一个“老萌新”。

我总结了一线工作三年的心得:活儿要好、眼要广、手要长。

之前干指挥久了,很多人转一线的时候容易眼高手低,不愿意躬身入局、下地干活。但其实在一线,可以和一线同时达成更深厚的革命友谊和信任,这些都是做更大事情的基础。

把活儿干好以后还不行,你得主动去搜集更多信息,眼界广,不把自己限制在工作职责内,这样才会有“上位”的机会。

于是我尽可能混更多的群,在群里“偷听”消息,别人开会了我也过去蹭着旁听。我甚至看会议室的预定记录来找感兴趣的会,有一段时间,会议室的人常问我,“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

为什么要这么贱兮兮的蹭会?我有自己的目的,为了了解这个公司怎么做判断、怎么做协同、是否遇到了什么困难。

通过蹭会,我是公司里面前十个知道要办“知识春晚”的人,于是主动加入,就这么成为了产品研发负责人。

不过春晚就一年一次,无法填充日常寂寞,要解决终极挑战,就必须做到“手要长”。这主要也是因为掌握了一线情况,看清了上下游,搞懂了来龙去脉,就知道自己能在那里发挥了。

我现在的指责就是在线教育教学教务系统的负责人。在这其中,我把“手要长”定义为做能帮助所有同事提升的事情,不仅包括平级的,也包括上级的,当然这里不包括下级,因为我没有下级…

现在我们有三个产品和技术团队,我是其中一个团队的一线产品经理,但在我的牵头下,三个团队的共同流程、规范和架构,以及整个产品研发的水平,正在稳步提升。

结语:

要真说职场老鸟真有什么比新人厉害的地方,或许是他们的总结和调整会更加精准和高效。

正如《人生的算法课》上所总结的那样,一个人成功的最大秘诀是,先找到可大规模复制的、具有连续性的“大概率事件”作为内核,这样才能像一辆车一样跑起来,再放大内核,收获人生的复利。故事里的四位主角也正是如此找到了他们的“大概率事件”。

在快速变化的时代,不管你是新人还是老鸟,每个人在面临新挑战时,都是“萌新”。

永远在新的环境中能够最快找到自己的位置、快速试错和调整节奏,则是“萌新”们应对任何变化时唯一“不变”的成功准则。

+1
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自爱,沉稳,而后爱人。

2020-06-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