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危机之际,MOOC又掀起了新一股热潮

神译局 · 2020-06-02
在线学习平台“先锋者”获得了来之不易的经验和教训,摸索出了在线教育哪些能做?哪些又不能做?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2012年,慕课(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MOOC)平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教育界和科技领域掀起了一股数字热潮,并且在推出之际就被赋予了“传统教育颠覆者”的称号。随后,MOOC由于没有稳定的盈利模式,一直在走下坡。然而,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众多慕课平台的用户人数又出现了暴增。这篇翻译自《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的文章,作者Steve Lohr就介绍了这一现象背后的故事。

图片来源:Jessica Chou / The New York Times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美国的出现与蔓延,全国经济形势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技术经理桑迪普·古普塔(Sandeep Gupta)则从中“嗅”到了机会,并且把这个机会当作是“保障未来职业发展的机会”。

因此,他参与了一门在线课程的学习,而学习的内容则是人工智能。

密歇根州的急诊科医生罗伯特·戴维森(Robert Davidson)称,这场疫情“让我们看到了公共卫生健康相关的基础设施的不足”。因此,他也决定在线修读一个公共健康卫生的硕士学位课程。

在这场大流行病的影响下,参加在线课程的不仅仅是孩子们和大学生。过去两个月以来,还有上百万成年人也报名参与到了在线课程的学习阵营中。这种爆发性的转变,也预示着多年以来一直不温不火的在线学习课程的再生。

古普塔和戴维森都是通过Coursera在线课程平台上课的。从三月中旬至五月中旬期间,该平台新增用户数量超过了1000万,达去年全年新增用户数量的7倍之多。而另外两个同类型的在线教育平台edX和优达学城(Udacity),注册上课的人数也较之前多了几倍。

优达学城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无人驾驶之父塞巴斯蒂安·斯伦(Sebastian Thrun)称,“危机会起到一定的加速作用,现在正是在线教育最好的时代。”

大约10年前,Coursera、edX和优达学城等在线高质量高等教育课程平台迅速崛起,它们被称作“慕课(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简称MOOC)”,即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

作为以科技为基础的全新平台,慕课平台被视作是颠覆传统老套的高等教育的新动力。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和受疫情影响转而被迫接受网课的学生所面临的挑战一样,很少有人能真正坚持完成所有的在线课程。屏幕疲劳问题就是首当其冲的问题,另外也非常容易出现注意力不集中的情况。

因此,这些平台甚至还一度成为众多学者口中的笑话,“还记得慕课平台吗?”

图片来源:Jim Wilson/The New York Times

然而,这些在线课程背后的企业,通过不断地试错与调整,总结了一系列经验和教训,为推进在线教育的学校提供了蓝图。这些慕课平台总结发现,要想实现成功的在线教学,所有教学视频的内容长度都不得超过6分钟,同时还需要穿插若干互动性的练习题和测试。此外,还需要为同学们提供一个在线论坛,从而让他们自由地交流相关问题和建议。另外,还需要为学生们提供在线辅导功能。

对此,edX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阿南特·阿加瓦尔(Anant Agarwal)称,“主动学习是有用的,社群学习也是有用的。你还必须要了解的是,在线教学和在线学习本身也都是技能。”

慕课平台所声称的使命,是“让教育民主化”。这些平台早期开设的一些课程,也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十万用户。

优达学城和Coursera都是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当下热门的人工智能领域的知名教授所创立的。EdX则是由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和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于2012年推出的一个非盈利教育平台。

优达学城和Coursera在推出不久后,就吸引了来自硅谷顶尖风投公司的投资。其平台当时的课程全部都是免费开设的,并且都是按当时典型互联网公司的商业模式来运营的:先吸引一大批用户,然后再从中找到某种商业模式。

这些平台的管理人员后来发现,如果在完成所有课程后能够提供官方结课证书以及对这些课程收费的话,反而会促进用户的课程完成率。通常而言,能够完成所有免费课程的,大约只有或者甚至不到10%的用户。但对课程收费后,或者为完成所有课程用户提供结课证书后,能够完成所有可能的用户比例上升至了40%至90%。

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和佐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等少数一流名校还会通过这些在线平台提供完整的学位课程。戴维森所参加的公共健康卫生学位课程,就来自于密歇根大学。

图片来源:Jessica Chou / The New York Times

虽然在线平台上提供了许多学位课程,但这些课程提供方也非常谨慎并且用心地稍微做了一些调整,根据用户需求和当下招聘趋势提供了更多以技能为核心的课程。

“我们的主要目标是解决学习问题,而不是技能问题。”阿加瓦尔说,“不过,坦率来讲,如果针对技能提升来开展课程的话,财务收益会更加高。”

对于转向于技能为主的课程方面,优达学城算是最突出的平台之一。其联合谷歌、亚马逊和奔驰汽车等多家公司研发开设了十多门基于技能提升的课程。这些课程大多都涵盖了编程、数据科学、人工智能等数字技能,也是当下各大公司对人才需求方面的热门需求技能。

“公司在招聘员工时,会更加看重这些岗位以后的发展趋势,并且会看重和传统院校所提供课程的不同实用之处。”斯伦说。

就在几年前,还有传闻称优达学城在经营方面遇到了困难。2018年,当斯伦重新负责平台整体运营时,公司的现金流只能够维持几个月的运营了。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他解雇了大约一半的员工。“那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段时期了。”斯伦回忆说。

如今,优达学城的发展势头也发生了极大的扭转。其现在拥有320名全职员工,还有1300名兼职项目审查员和导师。该平台也主要专注于提供培训课程,个体用户和企业用户都可以付费参加这些课程,提高自身或者企业员工的技能,并且还可以向企业用户提供在数字领域转型升级背景下员工调配等方面的咨询建议。

优达学城被称作“纳米学位(nanodegrees)”的课程,如果每周参加课程的时间为10小时的话,大多课程都可以在4至6个月内完成。平均每门课程的上课成本为1200美元。所有课程的学习都是基于项目、快速反馈和在线监督等功能模块而设置的。

过去两年以来,大卫·亨德利(David Hundley)在优达学城平台上注册参加了数据科学和机器学习等课程。作为美国州立农业保险公司(State Farm)的商业分析师,他希望学习技术相关的技能,从而有更好的工作机会和更光明的职业前景。

现在,30岁的亨德利精通Python和TensorFlow等多种现代软件工具,并且在被戏称为“全球最大同性交友网站”的GitHub上有自己的项目作品集。今年1月,亨德利在公司内部获得了一个新的工作机会,他的全新职务也变成了机器学习工程师。

对于亨德利在优达学城所学课程的费用,州立农业保险公司帮他支付了一部分,而他自己则支付了剩余部分。“这完全值得。”亨德利说,“两年前,我一点都不懂编程。现在,我已经是一名机器学习工程师了。”

相比之下,Coursera的课程则更倾向于“混合型”。在保留了慕课平台最初内容的基础上,也同时在尝试建立可观的业务收入。

多年以来,Coursera共计募集了超过3亿美元的风险资金。其平台上共计推出了超过4000门课程,其中大多数课程都是由名校教授或者谷歌及IBM等知名公司所讲授的。发放结课证书的课程,通常的收费为每个月39美元至79美元,或者一次支付399美元年费。而一些名校的硕士学位项目的费用最低都要1.5万美元,最高可达4万美元。

然而,在Coursera平台上,只有不到10%的用户会选择付费课程,大多数人只是会选择免费的课程。

Coursera首席执行官杰夫·马金卡尔达(Jeff Maggioncalda)称,对于这个结果,部分原因在于Coursera平台上同时提供了免费和付费课程,而有大约60%的用户都会先尝试免费课程。

在Coursera平台上,最受欢迎的课程与编写代码或赚钱无关。在疫情期间,该平台上注册人数最多的课程是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劳里·桑托斯Laurie Santos)开设的《幸福的科学》(The Science of Well-Being)一课。

Coursera首席执行官杰夫·马金卡尔达(Jeff Maggioncalda)。图片来源:Jessica Chou / The New York Times

马金卡尔达把Coursera平台称作是一个“可控在线平台”,其概念类似于苹果的App Store应用商城。Coursera会决定哪些学术机构可以在其平台上发布哪些课程,并且对课程内容的格式标准和定价都有严格的规则和指南。

对于学位课程而言,所有的营收都是四六分,Coursera平台占40%,提供课程的学术机构占60%。而对于提供结课证书的课程,这些课程通常都是商科和理工科的课程,所有的营收则是五五分。

最近几周,上百万用户都涌向Coursera平台学习课程,这也能从侧面反映出其学习平台的品牌价值。就Coursera整个团队而言,其600名全职雇员中有一半都是产品经理、工程师以及数据科学家,他们的主要职责就是改善并提升在线学习体验,更加有效地推出有关的大学课程。

在疫情爆发之前,Coursera就曾预估,其今年能够实现30%的增长目标,营收超过2亿美元目标。但疫情爆发过后,特别是考虑到过去两个月以来注册用户的暴增,这些数据就显然不准确了。不过,这种暴增趋势到底能持续多久,目前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有关教育专家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在线教育的影响,可能会扩大热门学科的范围。但截至目前,这些慕课平台主要的收入来源仍然是与技术相关的课程。随着越来越多的工作和日常生活都开始实现在线化,有的甚至可能短时间内都会一直保持在线化的模式,而大家对这些课程的普遍需求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数字技能相关的工作,是目前需求缺口最大的。”马金卡尔达称,“即便在未来,这些工作也基本不太可能会受类似的大流行病的影响。”

译者:俊一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迅雷

罗伯特

高可达

联合谷

下一篇

​医学再一次惊艳到了我们:当蚕丝这种古老的纤维和纳米钻石搭配使用时,原来会在科学界有这么大的突破。

2020-06-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