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不一样的新锐精品投行——链兴资本和区块链创业公司的资本合伙人故事

36氪VClub · 2020-05-18
无信不立,“信任”才是链兴资本追逐的财富

链兴资本创始人张明镜

2020年年初,全球直面新冠肺炎疫情这场大考,资本市场同样面临严峻的考验,创投圈的各大社群少了许多往日的热闹。对比之下,3月4日起,链兴资本公众号陆续推送了4条交易消息,引发了资本同行们的关注——

  •  “3月4日,新型金融基础设施服务商北京荷月科技有限公司数千万A轮融资已通过上市公司仁东控股董事会审议通过并公告,链兴资本在此次融资过程中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  “3月13日,由链兴资本担任财务顾问,云智慧(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宣布完成2400万美元D+轮融资。”

  •  “4月2日,由链兴资本担任财务顾问,浙江数秦宣布完成数千万Pre—A轮融资。”

  •  “5月13日,由链兴资本担任财务顾问,区块链底层技术提供商复杂美宣布完成数千万Pre—A轮融资。”

捷报频传,让业界对2020年上半年链兴资本的快速动作投来羡慕的目光。带着对这个2018年投中榜新锐精品投行在区块链这一新兴科技领域已树立的标杆投行地位的好奇,36Kr对链兴资本的创始团队及其服务项目创始人进行深入采访,探索链兴资本一年20个投融资项目、累计完成近4亿美金的募资能力背后的方法论。

无信不立,“信任”才是链兴资本追逐的财富

2019年10月,区块链资讯信息公司MyToken以数亿人民币被香港区块链投资基金并购,这一案例让担任此次并购案的独家财务顾问链兴资本一战成名。

“这次股权并购之所以被人关注,一方面是因为此案例是当年区块链领域涉及金额最高的并购案之一。另一方面原因更为主要,这次交易极为复杂,整个并购交易时间长达一年,且并购交易的方案设计极具挑战性创新性。”MyToken 创始人郭楠对记者表示,“漫长的交易期,对FA来说是一个严峻考验,需要链兴资本在资产端和资金端都建立非常强的信任基础。”

而郭楠口中的“信任基础”,在链兴资本的创始人张明镜看来,是他最为在乎的“财富”,不计代价地积累信任,是链兴的文化和价值观的基石,也指导着链兴资本的决策和行动。

“J.P.摩根在1907年的美国金融危机中凭着个人的信誉起到了类似中央银行的作用,但他去世的时候,人们发现他的流动财产只有6000万美元,其实这点财产不足以让摩根称得上一个’富人’。链兴资本创始人张明镜说到,“投行生意做的其实是信任的生意。我们需要花了很长的时间在资产端积累信任,然后向资金端传递信任。”

诚然,信任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需要长期积累和建立。我们都知道,虽然区块链技术正是构建信任的基础技术,然而对于大多数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的区块链创业公司,投资人却常常抱有质疑态度。链兴资本作为区块链领域的FA拓荒者,在中国区块链行业快速发展的阶段,用看似传统却又亘古不变的服务方式,搭建了这份信任的桥梁。

“怎样才能判断对方是否信任你?实战中,我们找一些很有意思的量化标准。”链兴资本联合创始人刘军锋介绍到,“链兴团队在帮项目方融资期间,通常会选择常驻在项目方的办公区域一段时间,方便高频密切的沟通,项目方也会给链兴团队一些出入的权限,我们很多同事都有项目方门禁卡或者指纹密码,甚至因为经常工作到最后,担任起公司的'锁门人'的重任。”而至今,云智慧都保留着张明镜的指纹门禁权限,“这背后其实透漏出项目方对我们的专业能力和做事态度的充分认可。”刘军锋笑着回忆到,在创业初期承做某个项目的过程中,由于项目方实际控制人对链兴资本的充分信任,在口头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即将500万资金打入指定账户,大大提高了交易达成的效率,“我们当时在想,我们和项目方实际控制人的信任至少值500万”,刘军锋的嘴角扬起一丝自豪。很多FA追逐的财富是财务顾问佣金,链兴追求的却是不一样的财富。

张明镜认为,“只有信用基石稳固,做创业者的资本合伙人,这一slogan才能够稳步实现,链兴的slogan背后有着清晰的业务逻辑。”

张明镜表示,在服务项目过程中,链兴资本有着自己的打法:大多数项目与链兴资本合作的第一步,链兴担当的是财务顾问+融资向导的角色。在这一过程中,链兴资本通过高度定制化的财务顾问服务,凭借专业性与服务精神与项目方及资金方建立信任,帮助企业获得融资。然而双方的联系并不会随着一轮融资的close而结束,链兴资本常常会伴随着项目成长,在不同时期给到不同的立体咨询和发展支持,甚至以合适的契机入股,成为项目方的股东,实现从资本合伙人的角度给到项目方长久的支持。

上兵伐谋,运筹帷幄落子成局

对于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而言,2019年 10 月 24 日,是个让人难忘的日子。

当天下午,中国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

消息一出,链兴团队立刻意识到区块链已然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属于区块链的大时代就要到来,并快速做出了战略调整,从精品的定位转变到走全行业覆盖的高市场占有率路线。经过十天的筹备,在11月5日,链兴资本召开了以“NEW BLOCKCHAIN PARADIGM SUMMIT”为主题的线下论坛,将行业内优质项目与资金方汇聚一堂,共同探索10.24之后中国区块链行业的破局之处。

除了区块链行业领域的从业者及投资人,更多的上市公司投资事业部负责人甚至地方产业基金也参与到链兴资本的线下会议中。

会上的各方反馈让张明镜敏锐地意识到,未来,上市公司资本和地方政府主导的产业基金将作为主力军加入到中国区块链投资大军中。

活动结束后,链兴通过主动对接广发、中金、安信、民生等一批相关领域的券商进而对接上市公司资本,和预判相同,上市公司投资体系对于政策敏感度高,此时他们也在积极了解区块链行业,并寻求合适的资产标的。

而此时,一匹被低估的黑马也进入到链兴的这盘大棋中。

2019年年末,荷月科技CEO于潇博士正在积极筹备国家科技部重点研发项目的联合申报。成立于2013年的荷月科技,是中国第一批将区块链技术实际落地应用的商业公司。此前,于潇本人曾带领公司研发团队落地宝武集团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这也是目前国内唯一大型央企生产环境下复杂业务上链的区块链项目。

虽然正处在业务实现从零到一的质变、即将迎来公司快速发展的关键时点,于潇对于未来业务发展和资本节奏的协同也隐隐有一丝顾虑,毕竟,区块链企业服务公司迅速占领市场也需要资本助力。出于对资本市场的了解,链兴资本为荷月制定了高度匹配的融资策略,高效的完成了一轮融资,为荷月区块链业务的全面铺开打好了坚实基础。

“10.24之后,荷月本身进入到一个重要的发展期,链兴资本第一时间给到我们对区块链未来市场和资本发展的预判,坚定了我们对于区块链业务加快发展的信心,这对我们实现“新型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战略规划意义重大。”于潇在回忆整个融资过程时,告诉记者,“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链兴仅帮助我们接触了不超过10家投资方,就快速地促成了这轮融资,链兴的精准度和效率让人惊奇。”

荷月科技

天时地利人和,在这10家与荷月沟通的基金中,其中一家便是上市公司仁东控股。

在接触荷月之前,仁东控股和链兴资本已经开始互动,“我们与仁东的第一次对接,更像是一次深度的投资策略探讨。”刘军锋表示,链兴资本会提前做扎实的文献整理和行业研究,以便让上市公司的投资事业部高层能快速了解中国区块链整个生态,找到适合的投资方向,“这样一来,我们不仅是带着资产找资金,同时也带着资金找资产。”在这种大的背景下, 2020年春节前,荷月与仁东控股完成TS的签订。同时,如果当时链兴不是以半天为单位的高效推进和极高的责任感,春节前没有完成TS的签署和尽调,那么整个交易的达成恐怕会受到不可预知的突发疫情的影响,交易前景可能将变得模糊和不确定。现在回头看,也是比较惊险。

春节后战“疫”形势严峻,也打乱了既定的交易计划。为了保证项目进度,大年初六,举国还处在疫情隔离期间,链兴的团队便投入到荷月与仁东控股SPA签订的沟通工作中。签订的沟通由线下转到线上,由于一些客观原因,协议协调签订阻力较大,双方过程讨论来回超过20次,且推进进度较慢。眼看要脱离既定的进度规划,为了加速推进项目的进程,链兴资本顶住巨大压力,另辟蹊径,成功锁定了荷月的再下一轮出资方。新投资人强大的产业优势和商业地位,让双方心态产生微妙、积极地变化,最终协议过程稳步推进完成。

就在荷月项目继续如火如荼的进行过程中,另一个好消息接踵而至。考拉基金合伙人魏凯今年把Fintech作为基金主要的投资方向之一。魏凯是股权投资界的老兵,也曾是张明镜在联想控股的老上级,负责过拉卡拉等多个重要项目的投资。魏凯联系到张明镜,表示希望看看区块链。出乎魏凯意料的是,张明镜在短短的时间帮魏凯引荐了“行业里几乎所有的头部项目”,而且对每个项目的特点都如数家珍。

和链兴资本这样的专家型FA配合非常愉快,他们对行业的人和事都非常熟悉,另外他们做过投资,非常擅长用投资的语言和我们交流切磋”。最后考拉基金选择了大数据+区块链的头部项目——数秦科技,这是考拉在区块链领域出手的第一个项目。“不得不承认,链兴的专业性让整个项目投资高效了很多。对链兴资本的信任,也使得我们在考察项目上更加放心。”考拉基金合伙人魏凯向记者表示。

“上兵伐谋”是张明镜常提及的格言。张明镜主导的案例,也同样透露出谋略与预见性。

成立于2009年的云智慧,是一家专注于智能业务运维解决方案的技术型公司,曾获戈壁、红杉、SIG、宽带等著名VC的投资。张明镜在承接云智慧D轮融资之前便迅速做出两个潜在投资人的选择判断——产业基础(基金创始人需要创业做过企业服务的实业,才能真正理解云智慧业务)、全球视野(熟悉海外对标公司成长历程,追求高速业务成长)、清华校友(云智慧创始人毕业于清华,投资人如果是清华校友能有天然的亲近感),事实上,这三点核心诉求正是云智慧所求。同样是不超过10次推荐,链兴资本在不到1年的时间里,协助云智慧募资近5000万美金,链兴资本取得压箱底式的胜利。

云智慧项目对链兴资本有重要的意义,一方面这次融资可能改变AIOps的行业格局,链兴很荣幸成为参与其中的一份子;另一方面证明了链兴服务大型企业服务项目的能力,我们正在等着众多区块链项目成长到这个阶段的那一天,张明镜很认真地告诉记者。

冥冥之中,环环相扣,这种谋略性和预见性让链兴资本落子成局。2019年10月24日以来,链兴资本迅速动作,完成了5家公司的融资,稳准的风格给交易双方留下深刻印象。

“我们团队内部正在推行一种作战预案,在项目开始承销之前,项目负责人要告诉我先推荐谁,再推荐谁,为什么要这样安排,最后哪几家机构最可能在本次交易中达成。”张明镜告诉记者,“就像下象棋提前推演很多步一样,我希望项目负责人仗还没有打就做到心中有数。”

成人达己,聪明人下“笨”功夫一定能成功

“很喜欢一句话,聪明人下笨功夫一定能成功。不敢自诩为聪明人,但是我们相信勤能补拙,用笨办法让自己成功。”刘军锋是金融领域的老兵,有着丰富的基金实战经验,做过投资人、出资人的他,从没把FA业务只当作撮合生意,“我们始终带着投资的视角做财务顾问,而在区块链领域,FA又有着独特特征,区块链知识本身不成体系,区块链知识交叉、技术交叉、应用场景交叉,认知很难。再加上行业发展速度非常快,所以我们需要更加勤奋地学习,快速地迭代。

据链兴的内部员工透露,链兴团队每周日下午两点开始上班,进行一周的复盘,并进行至少两个小时的全员学习,根据每周区块链行业的热点进行分析探讨。链兴创始团队带着最扎实的传统金融基本功,一头扎进区块链行业深耕,同时用“笨”功夫,一遍遍复盘丰盈着链兴方法论的血肉。

链兴资本周末学习的照片,经常都有外部的朋友加入

在短短不到两年时间,链兴资本在区块链领域已经帮助过或投资过复杂美、数秦、荷月、云象、域乎、氪星球、Mytoken、Polkadot、Coinvoice、Reserve、klaytn等数十个项目,规模达数亿美元。加之正在服务的区块链项目众享比特、布比、TokenInsight等,链兴资本已经成为区块链行业的头部财务顾问公司。

在区块链这个全新的领域,链兴为什么能做好?在一些看起来还有竞争关系的创业公司中,为什么他们都相信并选择了链兴?记者在采访之前,始终带着这样的疑问。经过一轮访谈下来,链兴资本的专业性与勤奋是毋庸置疑,可总觉得还有些更深层次的原因。

直到在采访链兴资本合伙人蒋利峰时,他的一句话让记者印象深刻。在采访中,蒋利峰和记者分享了数秦科技创始人高航的一句话——“胸怀天下,饥寒交迫”

“为什这么说呢?因为不管是ABCD还是BASIC,在前沿科技领域,Blockchain从来都是不可或缺的一员。但实际上,在10.24之前,国人并不愿谈区块链,区块链因种种原因被妖魔化,大部分投资机构、政府、企业在谈到区块链创业公司或区块链项目时都是一带而过。可想而知,在区块链技术赛道,坚持五年以上的从业者有多不易。因此,听到高总说“心怀天下、饥寒交迫”时,我很有共鸣,当然值得庆幸的是,现在,区块链的春天来了,不仅10.24讲话定了国策基调,近期发改委也将区块链明确纳入了新基建的范畴,数秦科技也迎来了厚积薄发式的高速发展,参与建设浙江省数字经济一号工程浙江省金融综合服务平台,并陆续签订了数个千万级订单,疫情并没有影响到公司的发展,反而给了数秦更大的发展契机。”

据了解,链兴资本合伙人蒋利峰有着10余年TMT的投资经验,多年在上市公司担任投资并购部总经理一职,由于一个契机,蒋利峰加入了火币集团,并负责火币全球生态基金的投资孵化工作,与全球顶级的区块链项目特别是中国优秀的区块链项目建立了广泛密切的联系。带着这种敏锐的视角,加之外人少有的同理心,才有了一番投资人鲜有表露出的共鸣。

在采访回程的路上,记者脑海里一直在浮现荷月融资过程中的一个场景。

2020年开年后,荷月的于潇进入到spa签订的关键期,此时,链兴资本协助荷月与下一轮极为重要的投资方领导会面,约好第二天与投资方领导见面的城市与时间,当天凌晨1点,于潇与刘军锋赶到约定见面的城市,下榻酒店后第一件事就是再次为第二天的会面做预演,持续到近4点,直到基本穷尽所有的可能大家才算安心。

回想起这段时隔不久的经历,于潇表示非常怀念,“关键投资人约定一个小时的洽谈时间,链兴会用至少3倍或者更多的时间来准备,这有点类似于考试前的押题,链兴总能押对,有时候还能押对顺序。”

但于潇明白,这一切并不是运气。

结语:

作为链兴资本的灵魂人物,链兴资本创始人张明镜带着独特的清华工科逻辑性,向记者阐述着链兴资本的方法论以及几件链兴案例背后的运筹帷幄。在采访中,记者也能充分感知到,诞生于中国区块链大时代背景下的链兴资本,早已与区块链行业骨血相连,链兴资本的用极为敏锐的触角,时刻感知着当下中国乃至世界区块链发展的温度。

在谈及未来投融资环境和行业格局演变时,张明镜的观点很独特。他认为,中国正迎来科技自主创新的大时代,时代将引导着中国PE\VC格局发展变化。在模式创新风行的移动互联网时代,马太效应非常明显,“winer takes all”,一个赛道只能有1-2家企业成功,最后资金都去追头部公司了,资产端非常集中,导致资金端非常集中。

如今,技术创新以及比模式创新更受推崇,优质的资产标的正从To C 向To B 转变,很多企业服务的赛道都能容纳多家公司。资产变得分散,而资金也会随之变得分散。这样一来,投资的多样性就会出现,我们会看到更多专注细分赛道的专业基金出现,他们也会投出很多大家可能并不熟悉名字的专业公司。

在这样一个时代,人民币基金将迎来好机会,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信息安全、工业软件等等行业,都会有一波自主创新、国产替代的机会,有的项目甚至不太喜欢美元投资,因为拿了美元可能以后很难申请到某种资质。以前人民币基金投资PRE-IPO更多,但近年来人民币基金在投资能力上已经在迅速缩小和美元基金的差距。以国内上市公司为代表的、或地方政府主导的基金将与中国创新企业形成正向循环的激励。区块链就是很典型的例子,这一波很多项目都是上市公司和地方政府基金投资的。未来,链兴资本将加大和人民币基金的合作。

“中国区块链企业的技术在世界处于领先地位。”对于这一点,张明镜再三强调,人们常说区块链泡沫很严重,但相对于AI行业,中国区块链技术公司的价值被远远低估了。“在链兴过去近两年的创业过程中,如果真的有遗憾,那就是我看到太多优秀的中国区块链技术公司因为各种现实问题而被迫放弃了这个赛道。认真做事的区块链公司都很缺钱。我常常后悔自己创业的时候没有选择同步发行一支基金,好在现在我们积累更多了,也可以认真考虑这件事了。”张明镜对记者表示,“未来链兴将在资本层面与优秀的技术公司同行,共同推进中国科技兴邦的宏伟蓝图。”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进入2B行业,对所有互联网巨头,都是一个“挣扎”的大命题。

2020-05-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