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如果没进过飞信、沃友的坑 你不会理解“5G消息”的梗

懂懂笔记 · 2020-04-17
三大运营商举“5G消息”只为再搏一次“飞信”?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懂懂笔记”(ID:dongdong_note),作者 刘华,编辑 秦言。36氪经授权转载。

5G时代,如果不去自我颠覆式创新,运营商的价值将被进一步稀释:一边是收入下降,一边是基础设施投入巨大,运营商到了必须要想方设法突围的关键时刻。

实际上,从2G、3G到4G时代,一众运营商都没少折腾诸如彩信、飞信、飞聊等互联网应用。然而,无奈的现实却证明,运营商仍然是运营商,管道化成了三大运营商一路走来蜕不下的皮。

或许,打造出一个“网络+终端+产品”完美融合的产品,是运营商最大的梦想。

随着5G场景迅速落地,运营商再次按奈不住去寻求互联网内容应用向的谋变。近日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联合举行线上发布会,共同发布了《5G消息白皮书》。

三方宣布将5G时代传统的短信业务升级到RCS(Rich Communication Services & Suite,富媒体通信服务,简称RCS)。对此,业内有声音认为是三大运营商抱团对标微信、支付宝。那么,此举背后究竟是运营商怎样的考虑?运营商举“5G消息”为短信续命能否梦想成真?

“5G消息”能否为短信续命?

据了解,“5G消息”支持文本、图片、视频、表情等内容,支持在线和离线消息,可向用户提供消息状态报告和消息历史管理。

消极的观点,主要集中在对运营商做融合通信(RCS)产品的不看好。

具体来看,三大运营商力举的RCS,是将短信升级为RCS消息,并将高级消息传送功能与标准接口,整合于聊天机器人和插件中,能够以无应用程序模式,让用户在消息窗口内就可进行搜索、交互等业务体验。产品形态是以图文、流量红包、视频等富媒体形态展示。

的确,与3G、4G相比,5G通信技术具有带宽更宽、速度更快、信号更好等特点,这势必使得5G的应用场景更为多元化。换言之,5G消息不再基于2G、3G、4G信令通道发送短信,而是类似于VoLTE一样,采用媒体通道发送富媒体信息。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5G消息并未超越微信这样的杀手级应用。这样一款极为考验运营商“运营功底”的产品,同样是让个人用户通过文字、图片、表情包、视频等方式交流,同时也在效仿微信那样打通公众号、服务号,连接企业与个人用户。

说到这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有专业人士指“5G 消息”并不是什么新技术,它的本质——RCS是早在 10 多年前就已存在的概念。

其实,概念新旧并不值得长篇累牍,但“5G消息”的诉求如果仅仅对标微信,或是电信运营商在5G时代对曾经的OTT磨难进行反击,其发展前景不能不打个大大的问号。毕竟,如果只是模仿而无超越,数以亿计的用户又何必抛开微信、支付宝等转而使用“5G消息”?

毕竟,社交资产的迁移意味着巨大的成本。

除非一位用户八成以上的好友都转投“5G消息”,否则,5G消息只能望梅止渴。对于三大运营商而言,5G其实是挑战大于机遇,如果不能拿出超越微信的创新,其管道化的困境仍然是一个难解的题目,为短信续命更无从谈起。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前有飞信(飞聊)等败笔为鉴,让我们能藉此窥见运营商的过分优越感和盲目自信带来的大坑。

彩信昙花一现,飞信飞聊难解运营之困

彩信的败笔自不必说。单在微信出现以前,运营商们尤其是一哥中国移动开发的飞信,一度曾让人们相信这就是运营商时代最好的即时通信工具。

然而,尽管运营商以为自己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用户群体,只需要将飞信这样的即时通信工具摆在那里,就能坐等用户上门甚至付费。但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却是,运营商的自我封闭,以及社交和内容运营方面的不作为,让其以为飞信是“天选之子”,不会有终结其命运的新应用出现。而且,彼时中国联通也火急火燎地推出了自己的应用,目的只是为了做一款聊天工具而已。

 运营商在“最好的时代”一度只是彼此之间进行竞争,而且这种竞争并不足够市场化,以至于各自在一亩三分地里收获果实,丝毫没有感受到外来物种侵袭所带来的危机感。

事情总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更不可能以运营商的想当然而永远风平浪静。微信突如其来打乱了一切。其实,在微信刚出现之时,运营商们并未意识到这将是一个怎样的危险物种,因为他们几乎没有将微信放在眼里。

但是随着微信于2011年推出语音服务之后,运营商目瞪口呆,这个会灭掉语音通话和资讯服务的”怪胎“,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蚕食原本属于运营商的利益空间,更将数以亿计的用户从运营商的怀抱中吸引到了自己的麾下。

其实,值得一提的是,飞信本来是具有相当大潜力的。但是由于当时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之间的不互联互通,让相对封闭的飞信、沃友等最终销声匿迹。

“管道工”的角色 能否在5G重拾话语权

用管道工形容三大运营商过去多年的角色,其实并不夸张。这些年,运营商们一直在与微信、支付宝等互联网应用争夺移动互联网市场红利。但是事实却证明,运营商的刷子还是差了一截。

从2G时代的彩信的不温不火,到3G时代飞信先火爆又迅速归于平淡并退出市场,不能不说,以中国移动“领衔”的运营商在互联网内容向没有什么成就。

而导致这种惨淡结果的,其实还是要归结于运营商的优越感和对互联网内容、移动社交的运营无感。

正所谓精一行钻一行,运营商的本分是做好通信基础设施建设,让运营商去做更多移动互联网的应用研发和推广,只能是力不从心。而且,运营商像中国移动做飞信,无法与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用户互联互通,这也凸显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运营商的各自封闭。而封闭的做法和思维,自然就会带来封闭的后果,让微信这样的开放式应用得以迅速壮大起来。

当然,无论是4G时代还是未来的5G时代,都讲究流量入口和场景渗透。微信、支付宝们早早地抓住了场景和流量。而像中国电信的翼支付虽然目前仍然可用,但是其影响力远远无法与前两者相提并论。

这也说明,在流量和场景的争夺上,运营商又一次后知后觉。而如今面临5G时代带来的巨大机遇,运营商们联合起来将“5G消息”作为排头兵,虽然可能在巨资投入后产生一时的快感,但是如果不能在流量、场景、入口上超越既有的微信、支付宝等应用,那么即便身处新时代,运营商的管道化标签仍然难以被揭掉。

翻阅十年前的资料,可以看到工信部相关数据显示,2010年3月,全国手机短信息发送量为665.3亿条,同比降4.5%(为首次大幅减少)。中国移动的财报则显示,其在2011年短信和彩信业务收入首次出现下降,为464.62亿元,低于2010年的468.89亿元。

这些数字在十年前或许没有引起运营商的警觉,而当下的一些数据变化或许依旧不会引发警醒。已经成为管道的三大运营商,虽然想靠5G消息争夺市场,但是用户习惯和产业生态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2020年2月,工信部发布了《2019年通信业统计公报》显示,由于网络登录和用户身份认证等安全相关服务不断渗透,大幅提升了移动短信业务量,但是相关业务收入却未见上涨。2019年,全国移动短信业务量同比增长37.5%,增速较上年提高23.5个百分点;移动短信业务收入完成392亿元,则与上年持平。

显然,这正是管道化的运营商在增值业务上的无力。

【结束语】

我们可以笃定5G时代运营商的短信业务量将会只增不减,但“5G消息”到底能给运营商带来多大的”油水“和生态,又会如何对供需两侧进行重构,都要打个大大的问号,更别提为短信“续命”。

有句落俗套的话:大人,时代变了。还有一句不太俗的话:新瓶装旧酒,越喝越没有。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中国移动

支付宝

互联互通

迅雷

一亩三分...

下一篇

三大民营车企财报对比,比亚迪收入最高却最不挣钱?

2020-04-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