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从挤地铁打工仔到身价77亿:最新“股王”石头科技的发家故事

资本侦探 · 2020-02-22
疯狂的石头!

作者 | 王舷歌

这是一颗疯狂的石头。

2月21日,扫地机器人石头科技(688169.SH)正式登陆科创板。发行价格高达271.12元/股,成为A股有史以来发行价最高的公司。

今日开盘,石头科技报470.00元/股,较发行价上涨逾73%,此后股价一度冲到530元/股。截止今日收盘,石头科技的市值达到333.40亿元。以今日收盘价排序,石头科技的股价在全部A股中排名第三,仅次于贵州茅台和卓胜微。

如果按中一签500股计算,打新石头科技中签的投资者,首日即赚11万元。石头科技成为当之无愧的超赚新股。

然而喧嚣背后隐藏着秘密:石头科技创纪录的发行价背后似乎并不全靠实力,主要还是因为公司股本太小,导致绝对价太高。与此同时,与发行价格创纪录相伴的是石头科技的科创板弃购纪录,上市前几日,石头科技网上投资者共放弃认购5.56万股,合计1507.56万元,这一弃购总金额远超科创板其他新股。

另外,石头科技主要收入和利润均依赖小米ODM业务,其所在的扫地机器人领域也并不光明,截至2019年,扫地机器人在美国的渗透率为13.5%,在中国渗透率则不到6%,戴森入场、iRobot下沉,竞争空前激烈,而“扫地机器人第一股”科沃斯股价已经遭遇了连续滑坡,目前已较历史高点腰斩。

在疯狂石头面前的绝非坦途。毕竟古往今来,富贵都是险中求。

80后创始人昌敬 从普通职场打工仔到身价77亿

和股价相比,石头科技的创富故事显得太过普通。

石头科技创始人昌敬是一名标准的理科男,硕士期间的学位论文题目是《NET Passport单点登录协议的改进与扩展》。

2006年从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入职北京傲游天下科技有限公司任技术经理。一年后跳槽到微软,至2010年2月,昌敬在微软任程序经理。然后又跳槽到腾讯,当了一年的高级产品经理。

从腾讯离职后,昌敬创立了他的第一个创业项目:掌上美图工具“魔图精灵”。之后在2011年12月至2014年7月,昌敬加入百度,担任高级经理。

就这样,这位80后普通人过着普通的生活。一边加班,一边吐槽幼儿园费用高。

昌敬曾在2011年底发微博说“家周围只有两个幼儿园,要上学得先交20万赞助费,然后每个月4000~5000元学费,三年幼儿园下来要花40万元,而且还不一定能报上名。上学难,上学贵的问题,啥时能缓解啊?”

而其2012年8月19日的微博记录了他平凡的早晨:“从13号线转4号线,地铁马上就要开了,我赶紧冲过去,刹那门正好关了,我被夹住,估计几秒后就挂了。一群人拼命把我往车厢内拉,终于在地铁启动前把我拉进车厢。死里逃生,要珍惜生命啊。”

这一路完全是普通职场人的配置,就连偶像也没有新意——昌敬曾在采访中表示自己最喜欢三个企业家,分别为乔布斯、马云、任正非。

石头科技创始人昌敬

2014年7月,昌敬开启了石头科技的创业之旅。昌敬、丁迪、毛国华、吴震共同出资设立石头有限,注册资本为 20 万元,其中昌敬认缴出资 12.24 万元,占61.2%,丁迪认缴出资 3 万元、毛国华认缴出资 3.4 万元、吴震认缴出资 1.36 万元。如今,这几位朋友都走上了财富自由之路,成为人生赢家。

以其中仅次于昌敬的第二大自然人股东丁迪为例,她持有395.0085万股,占发行前总股本7.90%,仅按发行价计算,这位姑娘就已经身价10亿了。

而后面加入石头科技的高管们也赚得盆满钵满,万云鹏来自华为,现为石头科技董事、副总经理,直接持股71.975万股。

石头科技logo

回到石头科技的起点,当时光杆CEO昌敬从熟人入手,找到了微软前同事毛国华做COO,毛国华又找到了微软前同事吴震做CTO,这才有了创始团队。但三人都是软件出身,团队的硬件短板很明显。

恰巧万云鹏来北京出差,在华为任职十年的他是金牌项目经理,在与百度的合作中认识了昌敬。最终在昌敬反复挖角下,万云鹏心动了,说服妻子回到北京,加入石头科技。

2014年8月中旬,昌敬几个人在40天里赶出了第一个demo,小米生态链的投资人看后决定投资几百万美元。

然而和所有的创业一样,开头之后便是困难,本来预定开模的日子是2015年9月,但已开出的两款手板都不理想。昌敬决定重新设计,加上开模和最后发布再花费大半年,推向市场的计划排到了2017年3月。

在这一段时间里,石头科技遭遇了产品问题、资金问题。

资金方面,2015年年中昌敬已与高榕资本、启明创投签订了数千万美元的B轮融资协议。但他没有预料到,外商投资的审批手续非常繁琐。2016年初,B轮融资才到账。

产品方面,问题则更多。

2016年春节,昌敬带着第一个版本回北京测试,但问题特别多,他为了让大家过个好年,他一直憋着没说。年后复工,软件与硬件部门团队就开始封闭开发,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

2016年7月,经过2次工程样品验证测试、3次设计验证测试(包括模具、电子性能、外观测试等),终于有几种方案跑成功了,昌敬他们选了个最成功的去量产。8月1日,米家扫地机器人进入量产阶段。产品发布会之前,工厂要在一个月内备货1万台。

但就在那个8月,北京雨水滂沱,潮湿导致了刮条变形,机器人像机关枪一样哒哒哒地响。昌敬提出已生产的5000台全部返工。

最终他们发现问题出在刮条供应商身上,打样和测试的部件都没问题,在量产时供货质量出现问题。

2016年9月,公司推出小米定制品牌“米家智能扫地机器人”。之后陆续推出了自有品牌“石头智能扫地机器人”和“小瓦智能扫地机器人”。

从此之后,石头科技走上了正轨。

财务数据显示,2016、2017、2018年,石头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1.83亿、11.19亿、30.51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124万、6699.62万、3.08亿元。

石头的挑战

这些年石头科技营收增速惊人,问题也随之而来。

从其收入结构可以看出,石头科技的疯狂成长建立在小米的扶持之下。作为小米生态链系公司,石头科技无可避免地面临主要收入和利润依赖小米ODM业务等问题。小米科技投资实体之一天津金米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8.89%,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招股书显示,石头科技与小米集团关联交易额在过去四年中分别占公司营收的100%、90.36%、50.17%和43.01%,虽呈下降态势,但仍依赖小米米家的品牌、供应链和销售渠道。石头科技在上市公告书中称,如果小米未来向公司采购金额显著下降,公司的业务和经营业绩将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如今石头科技开始经营自有品牌,直接与小米品牌成对垒之势。并且由于米家品牌产品定位于性价比,且主要采用利润分成模式,米家产品的毛利率低于公司自有品牌产品的毛利率。

报告期内,小米定制品牌产品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持续显著下降。如果未来小米定制产品占公司营业收入比重显著上升,或未来小米定制产品的毛利率进一步下降,则公司整体毛利率水平将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成也小米,败也小米”不是没有可能。

此外,石头科技的产品全部采用委托加工的方式生产,没有自建的生产基地,如此牵制于人也埋下了发展隐患。

智能清洁机器人行业竞争更是日趋激烈。

目前在国内主流电商平台上销售的智能扫地机器人品牌已近200个,而根据产品技术、清洁能力、质量、价格等维度可分为多类档次。

市场参与者包括新兴服务机器人公司、传统家电公司等。而智能扫地机器人行业品牌头部集中效应较为明显。2016 年以前,市场主要品牌有 iRobot、科沃斯、Neato、松下、美的、海尔等。

石头科技表示,公司现有产品结构单一,产品品类相对较少。如果公司未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能及时根据市场需求持续推出高品质的产品,并提供高品质的服务,公司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一定影响。

如此看来,石头科技并非高枕无忧。

正如石头科技创始人在上市后发布的内部信所言,上市并不是人生巅峰,更不是终点,而只是促进企业发展的一种手段。

“看淡上市,忘记股价。”

+1
4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真正跑到最后的不是依靠短期的爆发力,而是凭借坚持下去的毅力和从未泯灭的初心。

2020-02-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