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微商的跨国口罩生意:辗转多国,一个订单1000万只

36氪的朋友们 · 2020-02-19
疫情之下,一“罩”难求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财经app”(ID:tf-app),作者:朱与君,36氪经授权发布。

签订合同的过程中,程远提醒时代财经,如果有需要可以自行报价,他们可以提供相应金额的发票。“这是常规操作。”

疫情之下,一“罩”难求,曾经少人关注的口罩,在持续的疫情中摇身一变,俨然成了最炙手可热的抢手货。

网上登记摇号买口罩,“中奖率”堪比买彩票;调好闹钟线上抢购,到点显示早已秒光;海淘代购的价格更是一天三变,何时到手更是没谱儿.....无论你什么“姿势”买口罩,都不会太顺遂,口罩短缺成为了全民关注的话题。

但与此同时,朋友圈中往往又能看到少数人在高调售卖着口罩。

程远(化名)就是其中一位。短短二十多天里,他的身份从口罩消费者转变为口罩微商,之后又“傍”上了一家代理商,做起了机构企业的大额订单。

时代财经2月14日以采购者身份联系上程远时,他表现得非常积极,“签完这单,还有一笔三十万订单的合同等着呢,口罩真的不多了!” 电话那头的程远话音刚落,就发了一份签约合同发了过来。

如果这单30万只口罩订单顺利完成,他将从中挣到3万元佣金。这相当于他此前做电商一个月的收入。

从卖水果到卖口罩

30来岁的程远,一个月前的身份还是水果罐头商人,在电商平台售卖他雇人加工的各类罐头。

但现在,他俨然成了微信朋友圈的红人——他的朋友圈最近分享的都是俄罗斯产的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售卖信息——“一箱1800个,20箱起订”。程远明确要求买家一次性最少要采购3.6万只。据他介绍,这批口罩最迟不会晚于2月20日抵达国内。

身份的转变源于春节期间疫情的爆发。

1月23日清晨,程远在韩国旅游的朋友刘豪(化名)打来电话,问他要不要一起搞点口罩来卖。根据刘豪的说法,韩国已经到处都是中国人在排队买口罩,抢购防疫物资。正是从这天上午十点开始,武汉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进入“封城”状态。

此时远在山东烟台的程远一开始觉得朋友有些小题大做,他不以为然地回复“口罩生意能做多久?”挂掉朋友语音之后他也没再多想。他也不认为武汉“封城”的消息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但仅仅一天后,“过年那天,突然好多朋友给我打电话,说药店已经买不到口罩了,问我能不能搞到。甚至有朋友帮政府部门打听从国外采购口罩的途径。”程远这才意识到疫情影响的严重程度。他抓起电话赶紧联系还在韩国旅游的刘豪,但朋友说,韩国也买不到口罩了。

一个微商的跨国口罩生意:辗转多国,一个订单1000万只

韩国药店的口罩也售罄了。图片来源:程远朋友圈

商人的敏锐让程远开始四处打听哪里可以买到口罩。物以稀为贵,深谙这一规律的程远全力想要进入口罩流通领域。

他尝试联系了国内一些医药公司和口罩厂商,但对方的答复是:已经被接管了,最多只能匀出来几十个,跟程远打算批量采购的想法相差甚远。

春节的几天里,因为找供应商的努力总是失败,程远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直到1月29日这天,他又接到了朋友刘豪的电话——刘豪也看到了口罩的紧缺情况,他从韩国返回东北老家后,经过多方打听,联系上了一家俄罗斯口罩生产厂家,并跟对方谈好了1元钱/个的批发价格。刘豪想拉程远入伙大干一场。

“一开始我们每次大概运四万个,分批托关系让回国的游客‘人肉’过来,对外我们统一口径是‘救助物资’,大家听说后也都愿意帮忙。”

这些被”人肉“运回来的口罩,程远、刘豪放在朋友圈里售卖,售价2.5元一个,基本只要有货,就会被一抢而空。

 但是由于游客“人肉”过于分散,中间还出过几次小插曲——有的“托运者”回国后直接带着口罩离开了。

而与此同时,俄罗斯的市场环境也快速变化。2月5日左右,俄罗斯国内口罩供应开始告急,俄各地药店口罩价格普遍上涨,远东地区很多药店断货。在库尔斯克州原来售价1卢布(约合人民币0.11元)的口罩,价格飙涨至33卢布(约合人民币3.62元)。

而厂商提供给程远和刘豪的口罩出厂价也水涨船高,从一开始1元涨到1.5元、2元直到现在的2.8元/个。

不仅如此,俄罗斯多家媒体报道,为了防止国内口罩供给缺口继续恶化,政府正在考虑对医用口罩和防护设备的出口实行临时禁令。

程远收到了俄罗斯口罩厂家的提醒。而远在在莫斯科的合作方也告诉他,谢列梅捷沃机场的海关已经禁止旅客携带口罩出关,”每个箱子都要扫描过安检,大批量口罩无法通过航空交通运出。“

程远必须为口罩找到另一条“出路”。

转型口罩代理商

而另一方面,在朋友圈兜售口罩也并非毫无风险的生意。

程远自己清楚,没有相关经营资质,在朋友圈卖口罩并不合法,”而且价格也不敢随便往上涨,搞不好就会被举报。“然他担心的事情是,疫情爆发以来,国内已有多家药店因为高价销售口罩被执法部门处以巨额罚款。

根据《医疗器械分类目录》,医用口罩属于国家二类医疗器械,从事二类医疗器械经营的,由经营企业向所在地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备案并提交其符合本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条件的证明资料。 而且从事第二类、第三类医疗器械批发业务以及第三类医疗器械零售业务的经营企业,还应建立销售记录制度。

就在此时,之前与程远合作过的一家注册地在山东烟台的公司找上了门。程远此前曾做过该公司的食品销售代理商,对方从朋友圈看到他有低价口罩货源,希望能够合作。“当时他们联系我说,有一些政府部门要采购口罩,并且拿到了采购批文,那时候他们在韩国、日本那边已经找到货源,但是定价太高,成本价差不多要14元一个,而且交付时间也很长,以致最终没有合作成功。”

因为找上门来的这家公司有经营医疗器械的资格,又能拿到大额订单,解决了程远无法拿货的困境。于是程远帮忙这家公司跟俄罗斯厂商进行了对接,而他自己也摇身一变成了这家公司的产品代理,通过促成交易挣取口罩交易差价。”虽然赚得少了一些,但没了资金压力和存货风险。“程远觉得轻松了很多。

根据程远提供的采购信息,时代财经在山东省商务厅网站上找到了该公司的防护物资货源备案资质。2月17日的备案名单上显示,该公司供应的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发货地为哈萨克斯坦(原产地俄罗斯),进口数量高达1000万只,与程远所述一致。

一个微商的跨国口罩生意:辗转多国,一个订单1000万只

防护物资备案文件截图。图片来源:山东省商务厅官网

同时,时代财经以采购者身份,联系到该公司负责人于先生,发现其在2月3日通过朋友圈发布过关于韩国KF94的售卖信息,售卖价格一度高达15.5元/个。而此后不久,他的朋友圈口罩信息就从韩国口罩变为俄罗斯口罩,这与程远所述情况吻合。

一个微商的跨国口罩生意:辗转多国,一个订单1000万只

口罩货源的前后变化对照图。图片来源:于先生朋友圈

为了打消时代财经记者疑虑,于先生向时代财经提供出了部分客户采购函,以示产品真实性。这些采购函显示,客户大多是国内的医院、医药公司、政府部门,“客户签订合同时,需要支付全款。我们向俄罗斯厂家采购,也是如此”。

至于此前曾经困扰程远的“人肉”运输难题,虽然莫斯科机场已经禁止旅客携带大批口罩出境,但程远帮助于先生的公司通过正常贸易程序,并联系了当地物流公司,可以将口罩辗转至哈萨克斯坦后转运发回中国。

跟程远之前的小型微商模式相比,这家烟台公司的口罩供应规模不可同日而语。据程远透露,最晚2月20日到货的这批1000万个口罩,几乎都被预订完了。来自大型客户的批量采购,也让扮演代理商的程远获得了不菲的差价收益。

一个微商的跨国口罩生意:辗转多国,一个订单1000万只

合同文本截图。图片来源:程远提供的合同文本

可公对公走账,每只口罩提成0.1元

现在,程远促成的每一笔订单,他都要求买家跟公司签订合同,一方面可以规避风险,另一方面也保障自己的收入。他的朋友圈上,有一条说明:“可以公对公,可开发票”。

一个微商的跨国口罩生意:辗转多国,一个订单1000万只

程远在朋友圈强调“公对公,可开发票”。图片来源:朋友圈截图

对于时代财经咨询的口罩订单,程远报价3.4元/只。按照他的说法,采购成本价2.8元/只,公司给他的价格是3.3元/只,他每只再加了0.1元往外报价。

“前阵有不少一起去俄罗斯买口罩的人,转手一卖就是十几元钱一只,那才是暴利,如果不是因为资金不足,他们都想‘截胡’整个工厂的口罩。”程远不认为自己目前挣取的差价很过分,”在帮人的基础上挣点钱有什么不对呢?”程远这样评价自己现在的生意。尽管疫情导致中国国内急缺口罩,但他不认为自己在道德上应该被谴责。

程远表示,国内口罩紧缺的状况要不了太久就会缓解,他现在更看重的是卖口罩维系自己的生意圈,巩固人脉。

在他看来,国内公司赚0.5元/只口罩的差价也算合理,在扣除运输成本、各个环节打通关系之后,利润也不算多,万一途中出了问题,不能按时交付,责任也都要由公司来承担。

为了促成交易,程远向时代财经表示,如果客户有需要,可以报一个开发票的价格,他们可以提供相应金额的发票。“这是常规操作。” 但他又补充了一句,“报价不要太高,否则容易出纰漏,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程远说,随着中国国内疫情的缓解,公众的恐慌情绪已经逐渐降低下来,而且国内口罩生产供应也正在逐渐恢复,”大批量采购口罩的需求也会慢慢减少。“

程远估计,他的口罩代理生意“最多只能做到3月底”,他希望通过最近买口罩积累起来的人脉关系,在疫情结束后为自己今年的电商生意铺条好路。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的朋友们资深作者

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欢迎一线的创业者和投资者分享你们的观察和看法 tips@36kr.com

下一篇

疫情来势汹汹,依赖餐饮与休闲等行业上游商户的共享充电宝也难逃一劫,且庞大的员工群体成本较高,共享充电宝不得不面临寒冬。

2020-02-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