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面雷军:“战投之王”的版图

Tech星球 · 2019-12-17
刘德、周受资、许达来,是雷军背后的关键先生。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 王琳,36氪经授权转载。

中国创投市场风起云涌,除去腾讯系和阿里系,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便是雷军系。

12月16日,射手座的雷军迎来50岁生日。这一天小米股价相较上市时下跌了36%,和略显平淡的小米股价不同的是,雷军在资本市场可谓风头正劲。2019年,雷军至少已经“捕获”6家上市公司。如果时间线拉得更长一点,从2004年第一次注资拉卡拉至今,雷军通过投资至少已经“捕获”25个上市公司。

这只是“雷布斯”投资版图的冰山一角。

事实上,中关村劳模雷军在投资上也异常勤奋,从2004年至今,雷军通过小米集团、顺为资本、天津金米投资有限公司、顺为创业四个主要渠道已经投出近600家企业,其中不乏快手、字节跳动、美团、蔚来汽车这样的明星公司。

资本的触角不断延伸,雷军系的投资版图也从IoT、文化娱乐、农村电商覆盖到出海、金融等多个领域。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背后是一支训练有素的“近卫军”。

01.三位军师

刘德、周受资、许达来,是雷军背后的关键先生。

2013年底,小米启动生态链计划,雷军的这一布局避开了以电商为核心的阿里、以游戏内容见长的腾讯和以搜索、AI、自动驾驶等为核心的百度,他要做的是构建一张万物互联的网络,提前布局下一个风口。

负责这一业务的是掌管公司产品工业设计的首席产品经理、设计师——小米联合创始人刘德。刘德迅速组建了一支颇具特色的投资人队伍,全部由来自小米内部的“产品工程师”组成。这些人没有做过投资,一切从头开始,但是在刘德眼中,从技术端看的孵化项目成功率很高。

2015年7月,前DST中国区合伙人周受资加入小米,负责小米的财务管理、投资与人力资源团队。周受资到来后不久,刘德的职能发生了些许变化。

“生态链部门更像商务拓展部,具体到投资流程还是要回到投资部。”一位小米投资部的前员工告诉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具体而言,刘德所在的生态链部门负责找到和小米生态契合的项目,并初步筛选,确定合作产品,而产品一旦有了米家命名,就确定了投资关系,周受资则负责投资的全部事宜,至于投后生态链企业的一些赋能,比如产品设计、供应链优化这些又归刘德负责。此外,除去生态链之外的投资事宜则全权由周受资负责。

“刘德还是很重要,因为他长期在一线更懂产品,更懂企业的基本面,而周受资可能更擅长财务技术面的东西。”一位熟悉小米的二级市场投资人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刘德从去年2018年9月调离生态链,改为组织部负责人,现任小米生态链负责人为屈恒,直接向雷军汇报,此前,屈恒是小米路由器的技术负责人。更早一点小米生态链成立投资部,其负责人为原刘德助理高雪,高雪原本向刘德和周受资双向汇报。

目前,小米内部有战略投资部和产业投资部,共同归属周受资管理。Tech星球从多个信源得知,小米投资部前端(不包括财务法务行政)仅有不到20人。

战略投资部的日常事务由董事总经理蒋文负责,蒋文主投影视和游戏板块。而产业投资部成立于2017年,已知的合伙人有王晓波、朱尚祖、孙昌旭、潘九堂四位。王晓波曾任亦庄国投CEO;孙昌旭和潘九堂在媒体和电子分析师领域有超过20年的经验;朱尚祖曾为联发科原共同营运长。

战略投资部和产业投资部同为小米战投的一部分,二者的区别首先是资金来源上,前者是小米集团的自有资金,后者是由小米科技和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引导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共同发起设立的基金;其次是方向上,战略投资部以互联网、智能硬件、消费品、内容为主;而产业投资部主要发力先进制造。

这只是小米的内部投资团队。

在外部,雷军和许达来2010年成立顺为资本。许达来理工科背景,与雷军从金山软件时代就认识,二人相知10多年。

目前,顺为资本四期合计29.6亿美元和20亿人民币基金,整个团队30人左右,现有7个合伙人,上面设置了一个由许达来与雷军两个人组成的顺为投委会,而雷军几乎参与了顺为所有的投资决策。

从人员配置来看,顺为合伙人基本都具备5年甚至10年以上的投资经验,较长的投资经验意味着风险意识很强。另外,在成员构成上,顺为合伙人兼具创业和投资经历,比如前顺为合伙人孟醒此之前曾创办多家企业并成功被收购,现任顺为合伙人周航创办了易到,现任顺为副总裁张志坚此前曾创办厨师上门O2O企业烧饭饭。

许达来表示,顺为在招募合伙人的时候,熟人并且深度信任,这是最基本的要求,“不是陌生人,不通过猎头,必须是第一度人脉”。这些人或多或少和雷军有关系,比如张志坚此前曾接受了雷军本人以及顺为的投资。

以上三人背景不同,职能各异,他们共同建立了庞大的雷军系资本帝国。

02.两个方向

如果说阿里战投是棋盘游戏,腾讯战投是同心圆打法,那雷军系的战投基本是两条平行线。

第一条线,围绕IoT及生活消费品,实现了从网状生态链到线状产业链的逐步过渡。

2013年底,小米开启“生态链计划”,雷军定下了5年内投资100家生态链企业的目标,专门拨出资金设立金米投资公司。

在品类上,小米选择的多是蚂蚁市场中的头部玩家,即该细分领域杂牌军多,且有一两家做得好的品牌,但是价格非常贵,比如净化器,旅行箱。在团队上,小米更倾向于选择产品基因强,但在运营上瘸腿的队伍。这意味着,当时小米的战略投资负责人需要对产品具备一定的鉴别和审美能力,而设计背景出身的刘德恰好是不二人选。

借此,小米形成了以手机为中心,一圈圈向外辐射至手机相关周边、智能硬件、生活耗材等的网状生态链布局。截至目前,小米生态链已经投资了过百个项目,可以说从数量来看,当时的目标已经达成。

B面雷军:“战投之王”的版图

小米生态链链内圈层示意图

2017年小米产业投资部成立,小米选择将投资布局向最上游的产业端延伸。从2018年开始,小米的投资版图中开始出现芯片等更多上游制造商,比如2019年投资的芯原微电子,这让小米的战略投资从网状生态链开始向线状产业链逐渐过渡。

一位和小米产业投资部频繁接触二级市场投资人苏明告诉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小米很容易通过其产品/生态链产品的供应商去了解上游产业链的情况,借助这样的调研,小米产投可以清楚得知道自己的供应商在用哪一家的元器件、芯片等等。

“我知道小米入股某个产业链上游制造商时,甚至没有做尽职调查,这并不是说小米没有调查,而是小米的实际调研比任何形式上的财务、法律尽职调查都要有效。”苏明告诉Tehc星球。

第二条线,打造小米的娱乐帝国,提高品牌知名度或流量变现。

2014年2月,小米成立小米互娱事业部,整合了游戏、影视、米聊等业务,想要抓住新文娱浪潮。具体方向为两个:

1、在影业方面,以投资和植入为主,即作为影片的联合出品方在品牌植入上拥有更多话语权,或者,以资源互换的方式,为彼此的产品宣传提供助益。

2、在游戏、视频网站、音频、媒体方面。这些业务的本质为流量变现。一方面,以内容服务硬件,通过丰富内容生态提升用户的产品体验、扩大用户圈层;另一方面,借助不同娱乐内容形态的盈利模式,从互联网增值服务中获得多元的变现空间。

总体来看,雷军系战投并非简单的“你为我服务”或者“我为你服务”,雷军想要实现的是“双赢”。

从生态链来看,投资+赋能的方式可以快速打造一张万物互联网络,另一方面,被投企业可以在短期内迅速成长。

对于生态链企业,早期,小米会派一些行业专家、运营专家到被投公司指导,“比如,一个结构设计专家,我们的磨具加工能力有问题,直接牵线了小米内部的磨具厂,产品的良品率得以大幅度提升。”一位小米生态链企业VP告诉Tech星球。

同时,接受小米的投资还会带来更充裕的现金流。华米科技在获得小米投资后,从2015年到2017年,其营收飞速增长,分别为8.96亿元、15.57亿元、23.39亿元,这其中,小米手环带来的收入占比分别为97.1%、92.1%、82.4%。

从产业链来看,小米给被投企业带来的是极高的话语权,而小米则可以借此加强对供应链体系的把控能力。一家和小米产投密集接触的券商从业者告诉Tech星球,小米供应商中的供应商A研发带有新技术的产品,想要卖给小米的供应商B,但B的采购总监看不懂该项技术,导致A和B的合作迟迟无法推进。A和小米生态链沟通后,在其帮助下,一个小时后订单便签好了。

值得注意的是,雷军系战投基本上是小米集团在布局,而和雷军旗下的顺为资本更多的是在生态链领域高度协同(顺为资本几乎投资了后者所有投资的生态链企业),而到了偏产业投资则没有这种明确的方向。

除此之外,雷军系的其他布局则更偏向财务端,更多的时候,是顺为资本在扮演这种角色,而整个财务投资基本上体现了雷军顺势而为的底色。

最直接的表现是,当国内流量见顶后,印度和东南亚成为了巨头必争之地。从2016年开始,仅雷军和许达来成立的顺为资本在印度已经投出20多个项目。为了抓住市场红利,顺为资本副总裁 Arpit Beri常驻班加罗尔, Arpit Beri是土生土长的印度人,于2018年在顺为实习。

一位长期关注小米的通信行业投资人向Tech星球分享了他的看法,顺为的投资组合已经非常好了,有早期天使也有后期PE,这种投资组合可以很大程度规避风险。

作为顺为的CEO,许达来一直在寻找实干派创业者。“顺为的朋友和雷军的工作作风都差不多,开CEO年会大家围坐在一起,雷军会给大家说一些资源对接的方式,很具体很落地,没什么假大空的指导。“一位被投企业CEO向Tech星球回忆道,”说得和想得都是跟创业者站在一起的”。

03.扶持、内部赛马

每年年终,顺为资本和小米集团被投企业CEO都会举办一次家宴。

这场家宴除了团聚,也是雷军和被投企业的一次深度交流,更深层的意思,这几乎是一次被投企业的排位战。和雷军一桌的基本是全网销量排名业绩最好的几家生态链企业,比如华米黄汪、紫米张峰、石头科技昌敬。

地位决定了资源。“2017年公司遇到困难,通过顺为资本约见了雷军,他了解完情况后,先安慰了我们一番,说我们做得不错,劝我们别着急。”一位企业服务创始人告诉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随后,雷军不仅在业务上给出了具体建议,同时还追加了该项目的下一轮融资。

对于和小米高度协同的业务,小米会根据和手机业务的紧密度不同来给予不同程度的扶持。

这种扶持最先体现在被投企业产品的命名上。生态链企业生态的产品有三种命名方式:小米品牌、米家品牌、独立第三方品牌,比如小米手坏其实是华米生产的,小米空气净化器其实是云米生产。

早期,并没有明确的亲疏远近划分。2016年3月,小米发布全新的生态链品牌,mijia,中文名为"米家"。“本来我们的产品还可以用小米的品牌,但后来就不让用了,改成了米家,但是华米依然可以使用小米品牌。”一位小米生态链企业VP张红雷向Tech星球分析了其中的差别。

其次,体现在品牌曝光上。一般被投企业企业新品发布会时会进行微博互动,小米商城(一般只售卖小米自己生产,或者以小米品牌命名的产品)也会给予露出。但和生态链深度绑定的企业则不同,“新品发布会给一个banner位置,同时开放商城之外的流量,比如跟米粉深度互动、开放QQ空间、朋友圈流量,还不用付费”。

更微妙的差别体现在股份占比上。生产智能手环的华米在上市前公布的招股书显示创始人占股43.9%+小米系39.7%,而上述小米生态链企业中小米和顺为占股不到15%。

过去10年,雷军系的投资版图沿着财务和战略这两个主干道不断延伸,最终长成了完全不同的两种生态。

战投方面,尤以小米生态链内企业为例。小米集团虽然只占股不控股,但却对被投企业保持着极强的控制权。这背后是小米所拥有的第四大电商平台、一整台供应链体系、雷军本人的优势所带来的红利。比如,被雷军认为是小米生态链成功典范的华米,如今过一半营收来自小米。

一位小米生态链企业CEO告诉Tech星球,小米一般会在A轮之前投资,到了后面不会退出,也很少追加。更多时候是小米战略入股,顺为是财务入股。更重要的是,生态链产品每卖出一件小米都能分成,(据疯投圈介绍,产品的毛利一般一半归小米)并且还能从被投企业上市后退出获得回报。

同时,接受雷军系的投资意味着接受了小米薄利多销的价值观。“一个小米生态链的产品在小米上面卖可能净利润7%,但是脱离小米体系有净利润有30%,这对于智能硬件来说是很可观的。”一位生态链企业CEO告诉Tech星球。

现金流是企业发展壮大必须的弹药,同时,当企业规模足够大,也需要考虑去小米化。据Tech星球了解,一家早期被小米投资的生态链企业如今正在进行品牌升级,尽可能脱掉小米的标签。华米除了做小米代工厂外,还在开发自有品牌AMAZFIT。

小米生态链内部也存在较大竞争。起初,在生态链内部,有品类排他条款存在,锁定期内,如果已经有人在做某些品类,其他生态链公司则不能做,这让小米在2015年差点失去摄像头市场。

因此小米生态链内部出现了类似腾讯的赛马机制,比如小米生态链内部现在有6家公司都在做摄像头,多家公司在做电饭煲。

事实上,这种同质化竞争在产业链也存在。截至目前,小米投资了12家智能制造和半导体芯片公司,这还不算由小米全资子公司拆分出来的松果和大鱼半导体。

小米内部也尽可能地减少这种同质化博弈。一位和小米频繁接触的FA向Tech星球透露,小米产业投资部刚刚否定了一个芯片项目,该项目营收不错,但小米产业链内已经有多家芯片企业了,因此放弃了投资。

偏财务向的投资因为和小米没有高度协同的业务,得到的资源自然无法和战略向比肩,但同时也免受去小米化的困扰。他们加入雷军系的投资帝国,更多的是雷军本人带来的品牌溢出效应。

04.不容忽视的现实

今天的雷军,除去小米创始人,董事长&CEO;金山软件董事长外,一个重要的身份便是天使投资人。

据Tech星球不完全统计,从2004年年底年第一次投资至今,雷军已投出近600家企业,这还不算未披露的数据,在国内仅次于阿里和腾讯。这两年,雷军在资本市场迎来了大丰收。2018年,雷军新收获10家上市公司,2019年,雷军目前已经收获6家上市公司。

B面雷军:“战投之王”的版图

更重要的是,科创板和雷军旗下的被投公司,尤其是IoT相关企业有着高度的契合,同时,通过顺为资本,雷军几乎投遍了移动互联网领域的知名选手:快手,字节跳动、BOSS直聘、荔枝等等,这些企业都到了上市节点。

这样的布局为雷军本人带来了财富的迅速累积。201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雷军个人财富仅为450.2亿元,到了2018年其个人财富已累计至821.1亿元。

投资不仅为雷军带来个人财富的增长,更在关键时刻撑起了小米集团的利润。2019年第一季度小米21亿元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中有5.9亿元来自处置投资所得。

这让时任小米CFO的周受资不得不出来澄清:小米不是一家投资公司,投资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增强自身业务,而关注的重点是能带动小米业务的投资。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雷军已经成为中国创投圈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生活消费品领域想要融资、谋发展,请加入小米生态链。”过去5年,硬件领域的创业者就像争夺微信上的一个小格子一样,抢占小米生态链的入场券。

而雷军本人用过去20多年的经历生动地诠释了一个典型的中国励志故事:较普通的背景+足够聪明+200%努力成就了百亿身价。

“本来约得下午16点见面,但当时雷军身体有些不适,所以提前通知我们要延后,他要去医院,但最后雷军还是坚持原约定,”快法务创始人夏文奇回忆道,“雷军红着眼睛,抱病和我们开到很晚,听说我们走后,他们一直开会到第二天凌晨一两点”。而铜师傅创始人俞光则经常在凌晨1点收到雷军对产品的意见反馈。

“真的和我们一样,轻伤不下火线。”这种感染力让夏文奇在和雷军开过一次会后就决定当时的那轮融资不再引入其他任何机构。

一位二级市场投资人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分析,雷军成功的原因在于他经历过很多周期,因此脑子里的风险意识比较强。事实上,无论是小米集团还是顺为资本几乎很少出现过亿级的投资,他们更倾向于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

或许因为足够努力,雷军已经将“业余爱好”变成了一个庞大的资本帝国。即便在资金和资产都相对缺少的2019年,雷军系的投资列车也没有暂停的趋势。据IT桔子数据显示,2018年小米集团共投出26个项目,累计金额10.9亿元。2019年小米集团投出21个项目,累计金额17.2亿元。

没人知道帝国的终点到底在哪里,或许起点就是终点。

就像雷军在2008年10月24日名为《我的第一篇博客:天使投资只是我的业余爱好》中写到的一样——“我总是为自己和他人的好主意而欢欣鼓舞,如果这些主意闲置,会令我痛苦不堪。”

备注:文中张红雷、苏明均为化名。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2019年的全球科技行业仍然是不平静的一年。

2019-12-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