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分析 | 要不要给孩子打疫苗,正在成为Google和Facebook的大麻烦

王毓婵 · 2019-12-11
世界在加速撕裂。

除了政治假新闻, Facebook 和Twitter、YouTube上也从来不缺流言和阴谋论。

在扎克伯格接受了国会关于剑桥分析假新闻的严厉质询之后,另一个大麻烦已经开始显露。

在他所拥有的平台上,呼吁不要给孩子打疫苗的声音持续高涨,这类言论同样存在于Google和 Snapchat 上。它从部分喜好阴谋论的小圈子中扩散开来,动员了大量的父母,引导他们走上街头去左右立法,并导致了部分国家传染病患者数量的激增。现在,这股势力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影响了科技公司处理信息的方式,并对它们一直以来的价值观提出了挑战。

12 月 5 日,一名萨摩亚男子因在 Facebook 等社交媒体上发布反疫苗内容而遭逮捕。这位名为埃德温·塔马塞斯(Edwin Tamasese)的反疫苗人士被控诉“煽动群众反抗政府命令,且无视当局的屡次警告”。

塔马塞斯未受过医学训练,却在 Facebook 上抨击对麻疹的预防接种,甚至提倡江湖术士疗法,例如以木瓜叶萃取物或维他命 C 治疗麻疹等。他在被捕前的最后一则贴文声称,政府强制为民众施打疫苗是犯下“对我们人民的最大罪行”。

这则缺乏科学根据的贴文获超过 7000 次分享、评论和互动。而同时,大洋洲的英联邦国家萨摩亚爆发严重麻疹疫情,累计死亡病例已攀升到 70 人,其中大多数是幼童。

塔马塞斯成为了社交网络上反疫苗阵营中因言获罪的第一人。在大多数欧美国家,“逮捕”这个级别的行动通常仅适用于在社交网络上煽动恐怖袭击的人。即便是宣扬白人至上主义这种已经被普遍认为政治不正确的思想,最多也只是被撤销域名而已。

萨摩亚政府的行为代表监管者对于此类言论的耐心正在被耗尽。早在塔马塞斯被逮捕之前,包括 Facebook、Instagram、Twitter、YouTube 等在内的互联网平台就已经感受到了被矛盾双方撕扯的压力。

阴谋论、互联网与死亡

如果没有 Facebook 和 Twitter,不会有那么多人知道安德鲁·维克菲尔德(Andrew Wakefield),更不会去阅读医学杂志《柳叶刀》上那篇充满专业名词的文章。

维克菲尔德在 1998 年 2 月刊登的论文称,同时接种 MMR 疫苗会使免疫系统超负荷而导致结肠炎,甚至可能会引发自闭症。这篇论文成为了当代反疫苗倾向的根源。

尽管多名医学专家对韦克菲尔德的论文进行了驳斥,2004 年 3 月《柳叶刀》也以维克菲尔德弄虚作假为由对这篇论文进行了撤稿,但是仍有许多人选择相信韦克菲尔德的理论,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是其中一位。

当名人、阴谋论与社交媒体结合在一起时,能散发出难以想象的能量。2012 年,特朗普发布 Twitter 称:“接种疫苗是儿童自闭症大幅增加的原因。”同样反对强制接种疫苗的还有好莱坞明星金·凯瑞、杰西卡·比尔、克里斯汀·卡瓦拉里、珍妮·麦卡锡、罗伯特·德尼罗等人。

焦点分析 | 要不要给孩子打疫苗,正在成为Google和Facebook的大麻烦

特朗普:十年内自闭症患者增长了 78%,不要再乱打疫苗了。

虽然诉求各异,比如有的人是支持疫苗接种,但要求给父母选择是否接种的权利,有的人是完全反对疫苗,认为它可能会引起并发症或违背宗教信仰,但不管怎样,这些意见领袖确实都借用社交平台发表了对强制接种疫苗制度的抗议,并拥有了大批追随者。

焦点分析 | 要不要给孩子打疫苗,正在成为Google和Facebook的大麻烦

金·凯瑞:拯救疫苗,拯救孩子,了解真相!

美国媒体《Daily Beast》引用专业人士的话称,反疫苗团体正在变得越来越庞大,组织越来越完善,资金也更加充裕,原因之一就是“他们大量使用社交媒体”。

“社交媒体使其具有全国影响力。”疫苗研究人员和儿科医生彼得·霍兹(Peter Hotez)博士说,它不再只是几个州的联合,而是势力遍及全国。“或者你可以称它为一个媒体帝国——他们拥有近 500 个反疫苗网站。”

2018 年,前意大利国家排球队队员、奥运金牌得主伊万·扎伊采夫在 Instagram 上传了一张女儿接种疫苗的照片。扎伊采夫写道:“太棒了我的小丫头,时刻保持着微笑!”然而,照片刚发布几秒,扎伊采夫就遭到了来自反疫苗激进人士的大量攻击。有人说他是拿了疫苗生产厂家的钱,有人甚至诅咒他女儿快些生病死掉。

效果已经显露。反疫苗运动经由社交网络而兴起,但它的影响力绝不仅停留在网络上。

第一个逮捕了反疫苗人士的国家萨摩亚远在南半球,全国仅有 20 多万人,但 10 月中旬疫情刚爆发时,全国只有 30% 的人接种过疫苗。过去两年,这个国家的疫苗接种率大幅下降。萨摩亚当局将原因归咎于反疫苗阴谋论的传播。

在社交网络普及度更高的地区,反疫苗运动的效果也更加明显。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显示,美洲、东地中海地区和欧洲的麻疹疫情增幅最大。

焦点分析 | 要不要给孩子打疫苗,正在成为Google和Facebook的大麻烦

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2018 年前十个月,欧洲确诊了 54000 名麻疹病患,是 2017 年全年总和的两倍,达到了 20 年来的新高。

2015 年春天,在美国已绝迹多年的麻疹造成了 12 年来第一例儿童死亡事件。今年的情况更加严重。2019 年开年后的短短四个月里,全美一共报道了 555 起麻疹病例,而 2018 年全年是 372 起。今年是自 2000 年美国宣告麻疹已在境内被消灭以来,麻疹疫情最严重的一年。

据《金融时报》报道,在过去十年时间里,美国不愿给孩子接种疫苗的家长数量正在上升,没有接种疫苗的儿童数量增加了 2/3。在世界卫生组织列出的《2019 年全球健康面临的十大威胁》榜单中,“疫苗犹豫”赫然在列。

世卫组织规划事务副总干事苏米娅·斯瓦密纳森博士称:“如果不采取紧急措施提高疫苗的接种覆盖率,并确定没有充分接种免疫、或未接受免疫接种的儿童人口水平,我们数十年来取得的进展将有可能毁于一旦。”

瞻前顾后的对抗,左右为难的处境

死亡已经使这件事情变质,但是在社交网络上发表自己不支持接种疫苗的意见并不违法,也不违背 Facebook 等社交媒体的用户准则。

但出于规避风险的必要,科技公司还是行动了起来。

今年 3 月,Facebook 全球政策管理副总裁 Monika Bickert 撰文称:“我们正在努力通过减少 Facebook 上的‘疫苗错误信息’,并向人们提供有关该主题的权威信息,来解决疫苗危机。”

Facebook 宣布,该平台将会拒绝广告商在 Facebook 上发布“有关疫苗接种的错误信息”,并减少此类内容在提要和搜索中的权重。按照 Bickert 的话来说,有关反疫苗的群组和页面将不会被纳入 Facebook 的推荐内容中。

Google 也表示,正在改善其搜索产品,优先展示来自权威机构的、经过验证的信息,并承诺删除一些引诱人放弃打疫苗,接受“顺势疗法”的广告。Google 的子公司 YouTube 表示将删除反疫苗组织的广告,并限制某些反疫苗视频的推荐。

Twitter 也做出了调整。现在,如果用户在 Twitter 上搜索与疫苗有关的文章,看到的第一条会是来自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HHS)的一篇“撑疫苗”的文章,而不是反疫苗内容。Pinterest 则更简单粗暴地完全屏蔽了与疫苗相关的关键词,因为在其搜索结果中反疫苗内容持续流行。 

但是效果怎么样呢?

NBC News 的记者 Ben Collins 在 Facebook 宣布调整两周后,发现在搜索框中输入“疫苗”,得到的结果仍然全是和自闭症有关的内容。

焦点分析 | 要不要给孩子打疫苗,正在成为Google和Facebook的大麻烦

图片来源:Ben Collins

11 月,《Daily Beast》尝试分别在 Google、Facebook、Instagram、Twitter、YouTube 和 Snapchat 几个互联网平台上打反疫苗的广告,发现 Google 和 Twitter 两家接受了他们的广告申请。

《Daily Beast》测试的三则广告态度鲜明,丝毫没有遮遮掩掩。其中一个题为“请勿接种疫苗,你需要知道真相”,另一个题为“在接种疫苗之前,请先阅读此内容。你知道吗?疫苗是不安全的”,第三个题为“让父母自主选择疫苗,实现医疗自由”,且这三则广告都链接向了反疫苗组织。

Google 的工作人员批准了“不要接种疫苗”和“疫苗不安全”这两条标语,甚至还通过电子邮件给广告主发送了多个提示来优化它们。

而且,Google 允许这些广告面向搜索“疫苗引起的自闭症”、“ MMR 疫苗自闭症”、“疫苗自闭症”和“MMR 自闭症”几个关键词的人,也会将它展示给搜索“疫苗接种”、“流行性感冒”关键词的人。根据 Google 的分析,仅搜索“疫苗”一个单词的用户点击广告的次数最多。 

Twitter 更是将三则广告全部批准通过,并显示了#疫苗不安全、#疫苗导致自闭症、#请勿接种疫苗等话题。

Google 随后道歉称,是公司的广告审核系统出了问题,反疫苗广告不应该出现。而 Twitter 没有回应。

但事实证明,反疫苗人士不仅可以利用互联网平台轻松打广告,还可以通过它们募资。

著名的反疫苗机构“儿童健康防御委员会”在 Facebook 的慈善活动 Giving Tuesday(慈善星期二)上筹集了 2.2 万美元。筹款页面显示:Facebook 和 Paypal 联手匹配了 Facebook 用户进行捐款,最高不超过 700 万美元。

焦点分析 | 要不要给孩子打疫苗,正在成为Google和Facebook的大麻烦

     儿童健康防御委员会在 Facebook 上贴出的一张筹款 50 万美元的照片

该组织还从“亚马逊微笑”慈善计划中获得了数额不清的资金。彼得·霍兹博士评论称:“亚马逊基本上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武器……从许多角度来看,亚马逊就是一个反疫苗网站。它甚至还出售伪造的反疫苗书籍。”

今年 2 月,当你在亚马逊上搜索“疫苗” 时,会得到一个以反疫苗内容为主导的页面。在搜索页面上列出的 18 本书和电影中,有 15 种含有反疫苗内容。其中包括著名的反疫苗纪录片《Vaxxed》和《Shoot'Em Up:关于疫苗的真相》。这些影片还供 Prime 会员免费观看。

3 月,亚马逊从 Prime 视频的搜索结果中删除了这些纪录片。但现在看来这样的冷处理根本浇不灭网站上反疫苗的熊熊烈火。

世界正在加速割裂,一个平台的不同群组之间水火不容。虽然 2019 年传染病患者数量激增,反疫苗的家长们仍然不遗余力地聚集在 Twitter 的话题里、立法者办公室的门前,希望改变现有的疫苗接种制度。在一方彻底被另一方说服之前,科技公司也只能继续在撕扯中保持沉默。

题图来源:visualhunt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由文印展开到全国各个领域,这又何尝不是中国商业史迭代的一个缩影呢?

2019-12-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