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爱在网上“晒娃”,孩子长大了会作何感想?

喜汤 · 2019-03-15
在网上搜索一下自己已经成为一种成人仪式

编者按:许多青少年在拥有自己的社交媒体之前,就已经发现自己早就在互联网空间中拥有了一席之地了——当然,大多都是拜自己的父母所赐。本文作者TAYLOR LORENZ,原文标题When Kids Realize Their Whole Life Is Already Online

妈妈爱在网上“晒娃”,孩子长大了会作何感想?

SHUTTERSTOCK

几个月来,Cara一直在鼓足勇气向妈妈讲述自己在Instagram上看到的一切。就在不久前,这位11岁的女孩发现,她的母亲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把她的很多照片放在了网上。“我一直想跟她谈谈这件事,因为我看到网络上的自己感觉很奇怪,其中的一些照片我也不怎么喜欢,”她说。

和大多数现代儿童一样,Cara的成长过程中充斥着社交媒体。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在她出生前就已经存在了,Instagram从她蹒跚学步时就开始流行了。虽然许多孩子自己可能还没有账号,但他们的父母还有学校从他们呱呱坠地的那一刻就开始让他们在线上粉墨登场了。当你意识到自己生活的细节,或者在某些情况下整个生活状况,在未经同意或周知的情况下被分享到网上时,这种震惊感已经在青少年中越来越普遍地存在了。

最近,一位育儿博主在《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尽管14岁的女儿发现母亲多年来一直在网上分享有关她的非常私人的故事和信息时感到恐惧,但她就是无法停止在博客和社交媒体上发帖。这位作者声称,向她的女儿承诺未来不再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布关于她的信息,“将意味着对我自己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说再见,这对我或她来说未必是好事。”

积极构建孩子的网络身份的不仅仅是那些过度热心的育儿博主们,许多普通父母也这么做。据网络安全公司AVG的一项研究显示,近四分之一的孩子在父母将产前超声波扫描结果上传到互联网上后就开始了他们的“数字化生活”。“现在,早在这些年轻人打开第一封电子邮件之前,父母就已经在塑造他们孩子的数字身份。父母在网上公布的信息一定会伴随着他们的孩子进入成年,”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的一份报告称,“这些父母既是孩子个人信息的守门人,又是孩子个人故事的叙述者。”

幼儿园和小学经常把孩子的照片上传到Instagram和Facebook上,这样一来工作中的父母就会觉得自己也参与了孩子成长的每一天。孩子们的运动成绩会被记录在网上,课后俱乐部的重要时刻也会被记录下来。

当11岁的Ellen决定去网上搜索一下自己的时候,她并没有期望能找到任何东西,因为她还没有自己的社交媒体账户。但是,当她在网上找到自己多年的游泳成绩和体育数据时,她惊呆了。她三年级时写的一篇个人故事也发表在班级网站上,并附上了她的名字。她告诉我:“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在网上这么出名。”

Ellen表示,虽然她没有发现任何过于敏感或私人的东西,但她对自己的所有信息似乎都是在未经她同意的情况下发布的感到失望。也许一方面是未知的恐惧,另一方面是因为隐瞒而产生的愤慨,尤其是当你知道有这么多眼睛盯着你的时候。“不管你做什么,人们都知道,”她说,“即使你只是游了个泳——然后全世界都会知道。(互联网)会告诉你所有的游泳比赛地点,所以这也许就透露出了我的大致位置。它还告诉了你我在哪所学校。我有些故事是用西班牙语写的,现在人们也知道我会说西班牙语了。”

并不是所有的孩子在发现自己还有一种不知情的网络生活时都会有不良反应。有些孩子会感到非常激动。四年级时,Nate搜索了自己的名字,发现在一篇报道他三年级时做的一个巨型墨西哥卷饼的新闻。“我不知道能在网上搜到自己,”他说,“我很惊讶,真的很惊讶。”他对自己新获得的影响力感到满意,他说:“这让我觉得自己很有名。”从那以后,他每隔几个月就在网上搜索一下自己,希望能找到一些关于自己的新东西。

现年13岁的Natalie说,在五年级的时候,她和她的朋友们在网上互相竞争关于自己的信息孰多孰少。她说:“我们觉得能在网上搜到自己的照片太酷了。我们会吹嘘说,‘我在网上这么出名。’,然后确实就是我们,大家就都惊呆了,‘哇,真的是我们本人啊。’”

Natalie的父母严格要求她不许把自己的照片发布到社交媒体上,所以网上只有她的几张照片,但她希望自己能有更高的知名度。“我不想生活在象牙塔里,不想网上只有那么几张我的照片。我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我希望人们知道我是谁,”她说。

Cara和其他青少年说,他们希望为父母制定基本规则。Cara希望她的妈妈在下次发帖时告诉她,而这个11岁的孩子希望由自己来决定是否把照片上传到网络上。她说:“我的朋友们总是发短信或告诉我,‘天哪,你妈妈贴的你的照片太可爱了。’然后我就会变得非常害羞。”同样还有10岁的Hayden,他说自己几年前意识到,他的父母专门给自己的照片有分类标签,用的就是他的名字。他现在时不时地要去看看这个分类标签,以确保自己的父母不会发布任何令人尴尬的东西。

一旦孩子们第一次意识到他们的生活是公共的,就没有回头路了。已经有很多个青少年告诉我说,这是他们想要获得自己的社交媒体的动力所在,目的是控制自己的形象。但是很多其他的孩子变得不知所措,有些胆怯和退缩。Ellen说,现在只要有人在她身边用手机,她就会担心自己的照片会被拍下来上传到网络的某个地方。“网络上到处都是眼睛在盯着你,你无路可逃,一切都那么明显,未来也不会消失,”她说。

为了帮助孩子们渡过难关,越来越多的小学正在开展数字扫盲项目。7岁的Jane表示,她在一次网络安全宣讲中从学校了解到自己在互联网上的生活。她的父亲也曾警告过她不要使用社交媒体,并在上传照片之前征求她对照片的意见。

尽管如此,Jane——和故事中的其他孩子一样,在征得父母的允许之后与我交谈——还是有些担心。她还太小,还不能自己上网,但她觉得网上关于她的很多东西都是她无法控制的。“我真的不喜欢人们知道我的消息,毕竟我也不知道别人的,”她说,“网络上杂七杂八的什么东西都有。”另一位7岁的孩子Andy则总是在提防那些可能会给他拍丑照的人。有一次,他发现自己的妈妈正在拍他睡觉的照片,还有一次,是他在跳舞的照片。他立即告诉他妈妈不要把照片发到Facebook上,然后他妈妈也同意了。他觉得这些照片很尴尬。

一些立法机构也参与其中。2014年,欧洲最高法院裁定,互联网提供商必须赋予用户“被遗忘的权利”。根据这项裁决,欧洲公民可以申请在谷歌搜索结果中隐藏对过去发生的自己不利的信息,包括未成年人犯罪。在法国,严格的隐私法意味着孩子们可以起诉自己的父母,因为他们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公布了自己生活的私密或私人细节。然而,在美国,青少年没有得到这样的保护,许多人只是小心翼翼。“你一定要活的小心翼翼才行,”Ellen说。

Georgia的一位母亲——Jaime Putnam表示,她开始更加注意这样一个事实,即自己孩子的很多朋友还不知道有多少关于他们自己的信息。最近,她在社交媒体上看到她孩子的一个朋友养了一只小狗。当她再次见到他时,顺便提起了这件事,结果这个孩子惊恐地看着她,他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这些看似私人的信息的。Putnam说:“这让我意识到,这些孩子并不知道自己还有着另一重生活,互联网上的生活。”现在她也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尤其是在看到关于别人的生活的时候,“这有点像是在越界,告诉他们你所知道的关于他们的一切。”

编译组出品,编辑:hpc

+1
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车和家计划今年量产的700公里增程电动 7 座 SUV 将搭载易航的L2.5级自动驾驶系统。

2019-03-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