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跤吧!爸爸》之后,为什么看不到爆款批片了?

毒眸 · 3天前
《老爸102岁》的遇冷,更像是今年批片市场的缩影。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youhaoxifilm)文 | 江宇琦,编辑 | 师烨东,36氪经授权发布。

电影公司借助批片“一夜暴富”的故事正在成为历史。 

上周末,又一部高分印度批片《老爸102岁》(豆瓣开分7.8)登陆内地院线,但在同期并无热门大片上映的情况下,影片一周内仅收获2900万票房,同期表现远比不上上映超过三周的《无名之辈》《毒液》。随着今日分账大片《海王》上映,票务网站对《老爸102岁》票房的预测已降到3200万,算上发行费用,片方或许连成本都难以收回。 

《老爸102岁》的遇冷,更像是今年批片市场的缩影。毒眸统计,2018年已经上映和即将上映的批片总数已达77部,超过去年的63部,再次创下历史新高,且总数还可能在年末变得更多。然而截至目前为止,已经上映的75部批片总票房仅有30亿出头,远低于2016年的44亿和2017年的57亿。

《摔跤吧!爸爸》之后,为什么看不到爆款批片了?

 《老爸102岁》

所谓“批片”,即不占用每年34部进口分账片配额的海外引进片。几年前,一些中国公司低价买断的批片在内地市场大放异彩,赚得千万甚至上亿票房,让很多人对这一领域心生向往;而去年,《摔跤吧!爸爸》《天才枪手》等多部批片大卖,更是让一些从业者坚信批片市场已成为一块亟待挖掘的金矿,进而加快相关布局,中国买家高价打包大量批片的场景,在各大版权交易市场上已屡见不鲜。 

但从目前所呈现出的结果来看,不仅“一本万利”的梦想没有成真,有很多人更是亏得一塌糊涂,甚至这两年大量购买批片的中国玩家,可能会面临手中的片子有八成无法上映的窘境。为何短短一年时间,批片市场就从高峰坠入低谷?行业升温过程中,批片生意又经历了什么?

数量新高、票房大跌,2018年批片注定惨淡收场

“今年上半年批片的总票房就突破了20亿,谁知道最后结果会这么惨淡。”谈到今年国内的批片票房表现时,一位从业者告诉毒眸。

虽然没有像去年上半年一样接连产生10亿+的大爆款,但是今年年初《小萝莉的猴神大叔》(2.8亿)和《奇迹男孩》(1.9亿)等几部冷门批片仍然收获了不错的票房。这让一些从业者相信,批片行业有延续去年热度的可能。

《摔跤吧!爸爸》之后,为什么看不到爆款批片了?

《小萝莉的猴神大叔》 

可没曾想,《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的2.8亿,居然是今年到目前为止批片的最佳成绩(印度电影《神秘巨星》是以分账片身份引进的)。后续一些大体量或关注度较高的批片,则或多或少受到口碑、观影门槛等方面的影响,而未能取得理想的票房。

史泰龙主演的《金蝉脱壳2:冥府》由于口碑不佳(豆瓣3.1分),只收获9100万票房,远不及前作的2.5亿;在北美口碑大爆的科幻惊悚大片《湮灭》,受困于观影门槛等,票房只有6600万;俄罗斯和印度的年度票房冠军《太空救援》和《巴霍巴利王2》,则因为热度、题材等原因,只在国内卖到1600万和7600万…… 

大量受期待的影片单片票房不理想之外,今年批片的总体表现也十分堪忧。虽然整体豆瓣评分上涨到了6.76,但是拓普电影智库的数据显示,今年的前11个月里,票房在1亿元以上的批片只有8部,并且没有一部5亿+的影片。相反,有很多影片最后都沦为了炮灰:今年已上映的批片里,票房在1000万以下的多达31部,数量要高于往年。 

这也导致今年前11个月里,批片总票房只有30亿左右,远低于去年的57亿。而即使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还有《龙猫》等高人气批片将要上映,但在国产大片和好莱坞分账片的夹击下,今年批片总票房想要超过2016年的44亿,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摔跤吧!爸爸》之后,为什么看不到爆款批片了?

这样的情景,和过去两年批片的“盛况”相比,可谓大相径庭。2016年,一共有11部票房在1亿元以上的批片;而到了2017年,1亿元和5亿元以上的批片数量,则攀升到了15部和3部,《摔跤吧!爸爸》与《生化危机:终章》更是卖到了10亿+,创造了批片的历史。 

《摔跤吧!爸爸》之后,为什么看不到爆款批片了?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辉煌,过去两年中国企业购买各类批片版权的积极性激增。有从业者向毒眸介绍:“当年在各大交易市场上,许多小语种影片根本无人问津。可像去年《看不见的客人》大卖后,其出品方Atresmedia Cine带去AFM(美国电影交易市场)上的所有片子,都被中方买完了。”据悉,如今很多片子还在策划阶段就已经被中国买家收入囊中,一些公司为了“方便抢片”,甚至还在国外设立了分公司。 

特别是《摔跤吧!爸爸》逆袭大爆后,内地企业对于印度批片的态度发生了巨大转变,很多印方要价极高、回本风险很大的小众化影片,也能遭到中国公司哄抢。2016年时全年仅有2部印度批片上映,且总票房不过千万;但到了今年,光是印度批片的数量就攀升至8部。虽然今年没有再出现《摔跤吧!爸爸》这样的爆款,可在已上映的7部印度批片里,有4部票房过亿,均位居批片票房榜前十。

“印度和我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所以反映教育、贫富差距等问题的印度电影很能引发中国观众共鸣。”曾协助推广过《摔跤吧!爸爸》《神秘巨星》等影片的创世星制作副总经理万军告诉毒眸,印度是一个年产1500部影片的电影大国,引进印度电影将会是一个长期的买卖。虽然今年印度批片的热度已经下降了很多,但是万军相信,“明年的量肯定不会比今年少”。 

印度电影外,今年批片市场为数不多的亮点来自于日本批片。今年前11个月里,共有14部日本批片上映,创历史新高;其中《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两部剧场版动画票房均破亿元,创同系列剧场版作品在华最高票房纪录;文艺片《小偷家族》斩获9600万票房,是日本真人版电影在中国的最好成绩;日本批片今年已斩获6亿元,而随着《龙猫》等即将上映,这一数字还会有所提升。

《摔跤吧!爸爸》之后,为什么看不到爆款批片了?

9600万票房的《小偷家族》是日本真人版电影在中国的最好成绩

只不过印度和日本批片的微小闪光,很难扭转批片市场整体的颓势。在内地总票房再创历史新高、向着600亿迈进的这一年里,批片市场在今年只能落得一个惨淡收场。

八成批片将烂在版权方手中?

数量上涨、口碑提升,可为何在内地影市不断上涨的2018年,批片的票房却不升反降?

“本质上还是因为观众正在变得更加成熟。”太合娱乐副总经理兼合瑞影业总经理田祺告诉毒眸,以前大卖的批片多为动作类“爽片”,但如今观众看得多了,如果一部影片不具备其特点或新鲜感,便很难脱颖而出。 

很显然,今年批片市场并没有为观众提供足够的“新鲜感”。

毒眸统计,去年《摔跤吧!爸爸》和《一条狗的使命》大卖后,今年共有7部体育题材和15部动物题材的批片上映,超过去四年同类影片的总和;而话题度相对较高的印度批片,主题也较为相似,多集中在女性、贫富问题上;此外,批片扎堆的现象特别明显,在2月初、10月中,都曾出现过一周内六七部批片同时在映的情况。

《摔跤吧!爸爸》之后,为什么看不到爆款批片了?

体育题材批片《李宗伟:败者为王》

较高的上映频率和同质化的内容,自然让希望靠差异化、新鲜感取胜的批片失去其优势。在今年国产片也产生不少高质量影片的情况下,质量并没大放异彩的小众批片很容易在竞争中陷入被动。一位年影院观影次数在50次以上的观众告诉毒眸,今年以来他只在影院看过一部印度批片:“感觉(这类影片)都大同小异,没太多吸引我的点。”

如此高的同质化,和行业目前的混乱密不可分。过去两年批片的大热,让一些非专业玩家以为看到了商机,进而大举进入。但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不少跨界新玩家根本不了解市场的游戏规则,对影片前景等也缺少基本判断,甚至连《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等根本无望在国内过审的电影,都愿意花高价购入。

《摔跤吧!爸爸》之后,为什么看不到爆款批片了?

根本无望在国内过审的电影《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据了解,过去两年中方年购入批片数量都超过500部,而尽管近年来行业里一直在流传每年的批片限额已完全放开,但500部的数量还是远超市场所能消化的数量。可以预见的是,不仅有大量批片在影院里成了“炮灰”,以每年能上映80部批片估算,500部影片里还有八成可能会无缘影院,如果买方不能低价处理到视频网站,有可能会烂在版权方手中。

除了同质化等带来的影片吸引力下降,宣发上的“乏力”也是批片未能进一步打开市场的重要原因。万军向毒眸指出,今年批片市场上有很多批片干脆采取了“放弃式”宣发模式,没有太多宣发动作,甚至连上映都“不声不响”,进而导致大量本有机会取得还不错成绩的影片,最终被埋没。

有从业者分析,这可能是因为相关方买的时候过于激进,但等到真正发行时却对市场、片子没信心,不愿意再投入更多的成本以增大风险。毕竟受中国买家的疯狂影响,批片生意早就不是一笔小买卖了:2010年创世星买断收获2亿元票房的《敢死队》只花了50万美金,但到了2012年乐视购买《敢死队2》版权时,价格就已经翻升至800万美金。

《摔跤吧!爸爸》之后,为什么看不到爆款批片了?

《敢死队2》

而到了今天,就连800万美金都成为“奢望”。从两三年前开始,“一口价”买断的形式已十分少见,更多海外片方采取的都是“保底价+票房分成”的方式。先由中方支付一个相对较低的保底费用(往往在百万美元以上),当票房超过某一数额后,超出部分再按照七三或者其他中国占多数的比例与外方进行分成。

“去年批片大热后,印度等地的保底价格都上涨了40%到100%,不少欧洲公司的要价甚至攀升了三四倍,另外一些国家分成所要的比例也在不断变高。”有多位批片从业者向毒眸感慨,有的头部项目算上宣发费用,票房过亿才能够勉强回本。

受众越发成熟、竞争压力变大、利润空间压缩,种种变化使得一些资深从业者开始重新审慎批片这门生意。据多位业内人士估算,目前头部批片的票房达到2-3亿是一个较为合理的区间,所以他们们并不因为今年批片票房骤降而感到悲观,反倒相信这才是市场趋于理性、合理的状态。

卓然影业CEO张进告诉毒眸,今年由其协助发行的《奇迹男孩》上映一周后,更多的跟进动作是放在了核心群体的回防上,而没有选择加大投入去扩充受众群体。“我们当初对影片票房的预估就是1.5亿-2亿。观众根据自己的需求会形成更理性的选择,因为话题和热度就一定会去看的情况会越来越少,想要做爆款批片也越来越不容易。”

《摔跤吧!爸爸》之后,为什么看不到爆款批片了?

《奇迹男孩》 

因此比起靠钱砸市场、赌爆款,对于市场的了解和运作的精准化,或许才是未来批片玩家的核心竞争力。创世星发行副总经理何巍向毒眸表示:“这两年进口片市场有一个趋势,很多在北美票房一般的电影,在国内口碑、票房却很好。随着观众文化结构和认知差异越来越大,这种族群化和兴趣化的发展趋势会更加明显,每个地区的观众都会有其独有的选择和偏好。” 

在接连参与推广了《看不见的客人》《至爱梵高》等批片后,合瑞方面也更加意识到“精细化”的重要性,田祺指出:“批片的情况很复杂,我们在选片的时候一般不会考虑所谓整体性和全面性,不会要求影片像好莱坞大片一样,方方面面都能够做得好。如果某部批片有鲜明的特点,那很容易收获它的第一波受众。”

《摔跤吧!爸爸》之后,为什么看不到爆款批片了?

《至爱梵高》

但也正因为合适于批片的切入点往往较小,从业者们普遍相信,批片更多只能作为“补充”或是“惊喜”而存在,想要简单复制《摔跤吧!爸爸》式的奇迹,甚至将批片生意规模化、做成公司的主要营收来源并不现实。 

而对于这部分玩家来说,通过投资、合拍片等形式,切入海外影片的全球分账,将收益阶段前置,已经是目前重要的发力方向。 

创世星近年来除了继续购入新类型的印度批片版权,还参与了多部印度新片的投资,并且正在积极筹备拍摄《地球上的星星》《阿辛哥的奇妙之旅》等印度著名电影人参与的国产片或合拍影片;而接连参与了《爱乐之城》《奇迹男孩》等批片发行工作的卓然,亦表示会更多去摸索合拍片,并将动画电影和主流国产片作为公司未来的核心业务。 

“批片肯定还会做,但是只能做小而精、做特质化,不要指望随便就能做出《摔跤吧!爸爸》这样的爆款。”张进表示,未来批片更多的作用,是帮助公司做类型化的尝试、了解市场的变化。“我们不会去赌这一块市场,在批片项目上盲目增加成本。”

+1
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