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专访一加科技刘作虎:从创业感受、CM合作到海外市场

大飛哥 · 4年前
与国内其他手机厂商不同,一加希望借助与CM的合作实现在海外市场的口碑传播,硬件产品经理出身的刘作虎认为海外市场更注重产品,做得好大家自然会喜欢你,不需要花心思搞营销,这对一加是优势。

从带领OPPO蓝光团队打造在美国发烧友市场中广受追捧蓝光机的负责人,到推进营销变革主导Find 5、N1等OPPO多款机型上市的副总经理,作为一名出色的职业经理人,刘作虎的身份一直没变。半年前宣布离职开始创业成立一加科技的他至今依旧行事低调,即便离产品发布还有不到10天,但他那颗硬件产品经理的心却比往常还要炽热。

- 心比身累,这是创业后刘作虎最大的感受

在近两个小时的专访中,我们从创业感受到产品设计、从海外市场到与CM的合作。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创业近半年,他感觉自身最大的变化都有哪些?

刘作虎:在OPPO时,依托企业平台会省去很多时间成本,人力、物力成本,完成范围内的工作项目就可以了。创业后凡事都需要亲力亲为,感觉最难的问题是在于如何找到“合适的人”,这比擅长的产品研发还要棘手。创业后的压力也比在OPPO做互联网营销时更大,因为不仅面临着生死,还要直接对团队中的每个人负责,保证一定成功的话谁也不敢说。

36氪: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决定离职并开始创业做手机的?

刘作虎:对我来说,个人积累的经验和对产品的追求是最主要的原因。而且就国内目前的手机市场来说,一款价格适中且产品优质的“异类”的确会有强大的需求。消费者需要一款好产品而不是一部依靠与电商合作拉低产品售价的“另类”。这对创业者来说就完全可以自由的去支配,并没有“固定要求”的限制。理念和追求同时也很重要,虽然听起来很虚,但追求在哪里产品就在哪里,一旦妥协就前功尽弃了。

36氪:创业做手机,交了多少“学费”?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

刘作虎:总是感觉产品细节做的还不够好,改动非常耗费时间。比如第一版工程机出来后,很多细节没做到位,虽然有些人会说这样拿出去并不会影响到使用体验,甚至不拆开手机根本就发现不了这些小瑕疵,但我还是感觉有疙瘩窝在心里一样,很痛苦。在硬件上权衡布局、位置同样牵扯了不少人力物力,一旦拿在手里感觉别扭需要修改的就不是一星半点那么简单。

- 硬件产品经理不要只听用户说什么

36氪:如何能让一款产品同时容纳中西方的不同使用差异?

刘作虎:我一直很欣赏包豪斯的设计风格和理念,艺术与技术的结合我很喜欢。比如在一加手机中,系统可以自行切换使用屏幕内部的虚拟操作键和机身下方的隐藏操作键。这样做的目的在于国内和海外用户的使用习惯不同,他们不太喜欢通过实体的键位来完成操作,而国内的情况却恰好相反。这种对细节操作的解决方案还是头一次出现。还有对产品的设计,经过不断的修改和比对,目前的产品离我创业当初的雏形很近。

36氪:作为硬件产品经理,如何判断用户真实的需求?

刘作虎:用户最想要的往往不是嘴里说出来的那层表面意思。比如他说我不要塑料外壳,想要金属的。但背后的原意更多的是对漂亮、手感好这些原始需求的渴望。有些金属外壳的手机反而很丑。真正的动机反倒不是说出来的。

- 借助与CM的合作实现在海外市场的口碑传播

36氪:如何做到将创业团队Cyanogen的CM(CyanogenMod)能与一加手机无缝连接?

刘作虎:和适配手机的方式不同,一加的硬件团队会将产品的环境规格、底层驱动提供给Cyanogen,以便制作适配的系统。例如摄像、传感器、陀螺仪等,Cyanogen需要得到一加手机的详细硬件参数才能使这些元件发挥到最佳的使用体验效果。包括针对一加手机特殊加入的新功能,例如互发短信加密,和一种新的图片浏览方式等。

36氪:为何最开始就对海外市场如此重视?这和CM有关么?

刘作虎:和CM的合作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在硬件方面,一加有着技术上的优势,而CM缺的就是合适的硬件产品。合作一拍即合,将产品推广到海外市场也是理所应当。我现在还没有预估海外的销量,但一定要先把口碑做好。欧美用户群当中的Android玩家不在少数,和国内的用户相比,他们在时间和消费的支出上要明显多于我们。和CM的合作也有信心让一加把Google Nexus系列手机在海外市场的地位拉下马。

36氪:一加在海外营销的模式和在国内有何区别?

刘作虎:国外的消费者相对比较单纯,只要产品做得好大家就会喜欢你,不需要花心思搞营销,完全靠口碑传播,这对一加来说是优势。

36氪:既然准备将产品推广到海外,那一加是如何规划布局的?

刘作虎:我们将海外市场划分为了三个区域,北美、欧洲以及亚洲发达地区。北美市场当然是发力的重点,也是做口碑的地方。欧洲市场电子产品的平均价格普遍都很高,是做销量的地方。而亚洲发达市场,比如韩国。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一加只做影响力。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Zilk1988年14岁时就开始编程,此后尝试过几种职业,最终还是在1997年决定成为职业程序员(又称码农),现在已经39岁,对此选择依然无怨无悔。 但是后来他发现一个问题,自己的经验越丰富,完成项目或任务的时间反而越长。因为他见过了太多可能会出问题的情况而对选择踌躇。比方说,假设他刚想到要写一段写入文件的代码时,电光火石之间他就已经开始担心起下面的一系列的问题:权限、锁定、并发、源自操作、迂回/框架,不同的文件系统、目录中的文件数、可预测的临时文件名、PRNG(伪随机数生成器)的随机性质量够不够、操作过程中断电怎么办、API怎么写才好理解、文档应该怎么写等等。 简而言之,他的问题已经从“怎么做”变成了“怎么做最好/最安全”。

4年前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