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Marc Andreessen:当他们谈论泡沫时,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在谈论什么

苑伶@36氪Pro · 2014-09-11
2011 年的时候,风险投资家 Marc Andreessen 曾预言软件公司将会“吞噬世界”。在 WSJ 最近一次对 Andreessen 的采访中,Andreessen 回顾了自己三年前的预言,并对未来再次做了预测。

2011年的时候,风险投资家Marc Andreessen曾预言软件公司将会“吞噬世界,彼时旧的产业将被更快捷、更廉价、更易用的新服务所取代。事实证明,Andreessen的预言正随时间大幕的缓缓拉开而成为现实,现在,智能手机已经成为我们每一次搭乘出租车、每一次预约医生、每一次和女友约会的入口。诸如Airbnb、TaskRabbit和RelayRides这样的公司,正用他们的app创造一种由用户共享资源和服务的新经济。

在WSJ最近一次对Andreessen的采访中,Andreessen回顾了自己三年前的预言,并对未来再次做了预测。他仍然坚定地认为在经济转型的过程中,必然伴随着有价值的新型软件公司的崛起。他还解释了对Pinterest的投资,以及他如何看Snapchat。

WSJ:你觉得是什么提升了当今科技世界进步的速度?

Andreessen:过去两年的里,智能手机逐渐发展,直至催生了一个大规模的市场。2014年,世界上智能手机的数量大概会达到20亿部,而再往后三年,人们将很难买到不是智能手机的手机,因为制造商们将放弃生产低端的功能机,这一变化又会使智能手机的数量增长到50亿部。因此直到今天,我们才能说人们开始生活在一个彼此相连,且每个人口袋里都装着一台超级计算机的时代。这样的时代会催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我正拭目以待。

WSJ:这个趋势会促使握有平台型的公司更加有力吗?比如苹果公司和Google。

Andreessen:按现在的趋势看,会。苹果和Google现在都处在实力非常的地位上,因为他们是新世界里两个占统治地位的平台的所有者,并且他们的实力仍在毫无疑问地增强当中。未来对苹果而言最大的疑虑可能是:苹果能保持住高端市场的份额吗?而对Google的疑问则是:Google能否保持Android的统一性,抑或Android将越来越碎片化(尤其是在海外市场上)?

WSJ:现阶段有很大一部分资本都流入了软件公司,你觉得这当中是否存在泡沫?

Andreessen:从本质上来说,我认为现在还远未到泡沫发生的规模。经济泡沫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现象,除非你发现从精明的投资人到的士司机、修鞋匠乃至每一位妈妈都毫不迟疑地买了股票,无论这些股票的质量如何,那时才到了泡沫发生的时候,就像历史上的南海泡沫事件(South Sea Bubble)到.com时代的泡沫一样。而现在还远未到那样的时候,我们所讨论的仅仅是很小一部分的公司,并且这部分公司还没到可以影响公众市场如此深远的地步。

WSJ:现在和.com泡沫时代的不同之处是?

Andreessen:今天你要创办一个互联网公司所需要的成本比90年代时低多了。90年代的时候,如果你要建立一家互联网企业,你首先得买Sun公司的服务器、思科的网络设备、甲骨文的数据库以及EMC的存储系统,这些将耗去你一大笔钱,才不管你是不是一家刚成立的公司。可是今天的创业公司,他们不需要再从上述任何一个公司购买任何东西了,他们只需要去AWS上按需购买计算资源,就可以得到比原来便宜100倍到1000倍的存储空间、计算资源……现在回过头去看,你会惊讶于当时的市场规模是如此的小且服务是如此的贵。但即使如此,也奇迹般地诞生了eBay和Amazon这样的公司。

所以实际上细节决定了一切,能否成为大企业、能否取得大规模的收入要看每一家公司的运作情况而定。现在的局限性比90年代小,那些目前能让自己的模式正向运转起来的公司,在未来都会产生更为巨大的价值,这是一个未来巨头还在生长的时代。所以我觉得那些谈论现在和90年代很像,认为有泡沫且迟早会破裂的人其实并不懂他们自己在谈论什么。

WSJ:但现在每个领域内都有两三家公司拿到VC大笔的投资,肯定有人会想,一个市场内是否真的有如此多的需求等着这些创业公司呢?

Andreessen:通常在科技领域,为王者会拿走几乎所有的市场份额。就像Google虽然至今仍在搜索上和微软和Yahoo有竞争,但随着时间增长Google会蚕食掉后两者的市场份额。

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最后变成,我们对“不同的市场”的定义是什么?Dropbox和Box到底是不是一样的东西?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它们是一样的,但如果从另外一个我们大多数人都认可的角度来说,它们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Dropbox是面向个人消费者的,而Box则是面向企业的。

再举一个例子:按照提问的说法,是不是所有的共享型经济公司应该组合起来变成一间公司?我们认为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未来每一个垂直领域都会出现一间很大的共享经济公司。

WSJ: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拿到钱,不可避免的,会有很多公司死掉。在硅谷,失败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呢?

Andreessen:这一点我也很纠结,无论回答好事还是坏事,我都可以拿出一堆论据。我身上的新教思想(The Midwestern Protestant)认为失败绝对是一件很可怕且糟糕的事情,每一个企业家的目标都应当是永不失败。类似“failure is OK”这种观点只不过是人们给自己找的放弃的借口罢了。看看历史上成功的公司就知道,成功的背后都需要足够的坚持和耐力。

但我也能说出失败并不是坏事的理由,事实上,不仅仅是在硅谷,在比硅谷范围更广的美国文化里,一次失败并不意味着某个人整个职业生涯的失败,它不是耻辱的象征(虽然在很多其它国家是这样的),它仅仅说明你拥有了一次很宝贵的经验。我常常和我投资的创业者说,不要只招那些从很成功的企业出来的人,他们说不定只是在那些成功的企业里打了趟酱油而已,没有学到任何东西。但那些经历过失败的艰难时刻的人,会比其他人更加有韧性,更不容易被摆在眼前的困难吓跑。

所以我自己好像也有两种想法,可能会因为案例的不同而有些细微的差别。总结起来大概是:你不能在遇到困难的第一秒就想到要放弃,但同时,不是一切东西都能如你所愿地运转起来。如果真的有些事不成,不要为它所困扰,或许它只是在提醒你,你应该去做下一件你该做的事了。这就是硅谷。

WSJ:你怎么看那些没有盈利模式的初创企业?比如Pintersest,你是怎么从它远未有收入的时刻便看好它,直至它今天有38亿美元的估值?

Andreessen:我描述一下两类公司,你可以猜猜我认为Pinterest属于哪一种。

第一种公司,他们认为自己不知道该从哪里挣钱,他们觉得自己就像莽撞的孩子一样到处乱窜,经历各种尝试,到最后也可能找不到答案只是胡来。但实际上这不过是他们的戏码,他们很明白自己应该从哪里挣钱。之所以假装,是他们不希望让别人知道他们想明白了而已,因为这可能带来更多的竞争。Facebook就是这样的公司,LinkedIn也是,Twitter也是,他们才不是不知道怎么挣钱的主。

他们知道他们提供的是有价值的产品,然后人们会为之付费。他们不说可能是因为他们还没准备好那个用于盈利的具体功能,或者说是还没有建立好强有力的销售团队,所以这只能称之为“还未做到”,而不是不知道怎么做。这种公司通常都是自信满满的,然后随着时日的增长我们会发现他们的自信是有道理的。

但是,另外一种公司就完全相反,他们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挣钱。如果遇到这种公司,你就该留心了,因为世界上有一家最开始也不知道怎么挣钱的公司,它叫Google。

WSJ:Snapchat属于哪一种?

Andreessen:这个问题最佳的类比对象是中国的腾讯公司。腾讯在智能手机上做通信服务,然后又在通信服务的基础之上融入了游戏、社交、表情、视频聊天等等服务,并以这些服务收费。它借此达到1000亿美金的市值,成为最成功的科技公司之一。或许CEO Evan Spiegel的计划也是如此,将腾讯的商业模式移植到美国,虽然此前这么做的人还没有能成功的。

WSJ:随着软件逐步吞噬世界,那些旧有的企业是逐渐消亡直至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还是可以在新世界里找到自己的位置?

Andreessen:我觉得有越来越多的大公司会想,ok,既然这里有巨大的机会,这是一种到达我们用户的新的途径,那就试试咯。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BT+IT会=下一场医疗健康革命么?

2014-09-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