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进中的物联网

苑伶 · 5年前
2016年来临之前,全世界估计会有60亿物体已经接入网络。没错,说的就是并非新鲜概念的“物联网”。你可以从字面上揣测出这个词的意思,即通过Internet相连的物体,换个玄乎点的说法,就是“能够学习和适应用户行为的物体”

2016年来临之前,全世界估计会有60亿物体已经接入网络。没错,说的就是并非新鲜概念的“物联网”。你可以从字面上揣测出这个词的意思,即通过Internet相连的物体,换个玄乎点的说法,就是“能够学习和适应用户行为的物体”。

要实现物联网,必须得具备一些先决条件,比如每个物体都被打上RFID(射频识别)标签,这个要素在我们进行电子化仓储管理的时代,已经不难实现了。但它目前为止尚属初级阶段,而正兴起的Arduino(详细解释见:Wikipedia)则将把RFID带向下一个等级。

那么,现在的物联网究竟实现到什么程度了呢?

人和物的沟通

物联网的实现有赖于物体间信息的发出和接收,而如今Nest已在物体接收人体发出的信息并作出反应方面颇有成就。Nest 的自学习功能很强大,它可以根据主人的生活习惯来动态调整屋内的温度,比如在你睡前看书时略略降低温度,给你一个清醒的大脑,这么做可以显著节省能源的损耗,节省大约20% 到 30% 的能耗。而以前你可能设定一次恒温器后,一整个冬天都不会再改变它的设置。

Twitter最近也开发了一个用Tweet控制的闹钟,见视频:

虽然现在看来用Tweet控制闹钟的娱乐成分大于实际效用,但这个用例的想象空间还是很大的,比如日后可以用到健康管理上——年轻人可以设定定时提醒功能,提醒家中的长辈某个点该吃药了。

物物之间的对话

我们发现物物自身的对话正不断涌现,已经有要超越物品和它主人间对话的发展势头。Good Night Lamp就是这样一款产品。它由一个“大”控制灯和几盏“小”附属灯组成,当你打开大灯时,小灯就会跟着亮起来,反之亦然。它可以怎么用呢?你可以把大灯放在小孩的房间里,当小朋友要睡觉的时候,就把大灯关上,这样父母房间里的小灯也就熄灭了,父母就能知道孩子睡觉了。这也是它名字里有“Good Night”一词的原因。

云端上的物联网

以前我们和物体间的交互,必须通过触碰发生,但是内置的芯片和Internet已经改变了这一现状。而传统的制造商也意识到这一趋势,Bosch就为此商家开发了一个可用软件操控的监视摄像头。即便你不在店里,也可以用app看到监视器监视到的画面,还可以看到软件统计出的实时进店客流量。

行进中的物联网

Bosch也不是独一家把Internet和实体商品结合起来的制造商了,Belkin就把网络带进了家中厨房的水槽里。Belkin开发的这个系统叫Echo Water和Echo Electricity,这个系统可以检测出家庭每天的用水量,让你对洗一次澡、上一次厕所耗费的水量数据都一清二楚。

人联网

随着Nike带来的穿戴式设备风潮,我们渐渐看到这样一种趋势——电子设备不仅在接近我们的身体,甚至有可能植入我们的身体。想象一下,现在你的身体就是一个API,你所有的运动情况都会被体内的设备检测到并且以数据的形式呈现出来,发送给其它的可穿戴式设备。

现在我们既然可以戴着一个能知道我们每天走了多少步的手环,为什么不能装一个心律监控器,当心脏跳动不正常时,直接连接网络拨打急救中心的电话,以降低死亡的概率?

而Freescale Semiconductor发布的世上最小ARM芯片可能会使这一设想看起来更可行一些——这个只有1.9*2mm的芯片,已经小到可以被吞咽的程度,你没听错,Steve Tateosian说:“我们正在和用户一起尝试制造可被吞咽的产品,但在产品做出来之前,我不能透露任何信息。”

行进中的物联网

题图来源:TNW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每一次人机交互的变革,总是随着全新展示方式出现而到来的。交互的一方变了,交互的方式才会随之而变。最早只有DOS命令行和键盘,图形用户界面开始流行后,鼠标才开始普及,触摸屏则是随着智能手机走向大众的。穿戴设备和虚拟现实技术完美结合时,也许才是Leap Motion和我们SharpSight真正发力的时候。”刘哲如是说。

5年前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