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快手之城”的折叠与打开

时氪分享·2019-03-20
短视频打通了信息传递的“最后一公里”,也打开了一个三四线城市发展的新思路

3月初的一天,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傍晚在悄悄降临。

趁着店里还没有客人,张明超把支架、麦克风和音箱搬到店门口。固定好手机,连接好调音器,他将萨克斯在手中调整了几下姿势,投入地吹起来。

这是一首久石让的《天空之城》,在这个30岁男人的吹奏下,略有些跑调,但他不在乎。学徒、当兵、为人夫、为人父、面馆老板,这几个身份贯穿了张明超生命的主线。直到半年前,他开始自学萨克斯,这是他小时候一个不大不小的梦想。

张明超会把吹萨克斯的视频传到短视频平台快手上,积攒了自己的一小票粉丝,有的人喜欢听他吹萨克斯,有人喜欢吃他家的面。在店里,顾客们看到角落里的乐器和装备,好奇之余,会加他的微信号或快手号,有事没事聊上几句。

图说:张明超的萨克斯梦想占据了面馆的一角

张明超说,他不需要太多粉丝,1000个粉丝就足够了,愿意听他唱歌,或者到店里坐一坐。张明超的生活,就是大部分牡丹江人的一个缩影。这是一座小而美的城市,这里的人不缺时间,也不乏娱乐精神,更不缺美景、美食和美女,缺的是被看见、被关注、被连接,以及由此带来的希望与改变。

在一定程度上,短视频填充起了这种渴望与需求。快手官方披露,牡丹江250多万人口中,快手注册用户超过142万,月活用户66万,日活跃用户33万。这意味着,牡丹江10个人中,每天就至少有一个人会打开和使用快手。

如今,在这座“快手之城”,一场全新的试验正在展开。

1

过去几年,移动互联网以惊人速度,改变着牡丹江人的生活。除了移动支付、电商、网约车,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成为第四个被广泛接受的互联网产品。

在大城市,人们打开短视频,更喜欢去发现世界,反而容易忽略身边的人和事。牡丹江则不同,人们除了向外看,还喜欢“逛”同城,看看这座城市的什么地方、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很多也许是熟人和朋友。

街头的大小商铺、万达广场的员工、保税区物流中心的官员、绥芬河的俄罗斯商人、刚毕业的年轻学生、创业者、音乐人等都在快手上频繁发布自己的作品。这让短视频作为一种新载体,加速融入这个城市的每一条毛细血管,与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行业、每一个领域、每一家公司乃至每一个人发生连接。

罗斯帝国是牡丹江绥芬河市的俄罗斯商品集散中心,2018年底开业,135个商家入驻,其中大部分商户开通了快手并发布作品,短视频成为同行交流和用户获取的一个高效途径。

商户高雯(化名)已经在快手上发布了1100多个作品。高雯是绥芬河当地人,为了将爱好与工作结合起来,她在当地开了两家俄罗斯特产店,不仅用快手记录日常生活,还普及相关知识,借助快手她积累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客户。

靺鞨绣是牡丹江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起源于距今1300年前的渤海国棘靺鞨刺绣针法。如今,这门古老技艺的传承人孙艳玲、王彦霞等也是短视频用户,用快手传承非遗。孙艳玲还是全国人大代表,今年两会上提出了“关于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融入旅游产业“的建议。

赵小敢,一个出生于1997年的牡丹江女孩,曾经和很多音乐爱好者一样,喜欢自己唱唱歌,却没有太多人了解和关注她的梦想。如今,她在快手上已经是拥有142万粉丝的快手音乐人,每个视频都有着几十万播放量,和上千条评论,她希望通过短视频让更多人认识自己的家乡。

图说:快手用户、快手音乐人赵小敢

2019年春节以来,一个新的变化在发生。

除了孙艳玲、赵小敢等所代表的140多万民间用户,以牡丹江市委宣传部官方账号“牡丹江发布”为首,牡丹江文化广电和旅游局、牡丹江市总工会、牡丹江卫健委、牡丹江文联、牡丹江大学等一系例牡丹江政府、部门、企业、学校的账号集中入驻快手。

在中国近300个地级市中,牡丹江对短视频的拥抱可谓“开风气之先”,并迅速由民间流行升级为官方合作。2月底,牡丹江市政府与快手科技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双方将围绕城市形象、融媒体建设、文化旅游、乡村发展等展开全面合作。

从网站、博客到微博、微信,再到短视频,随着互联网和科技进步,城市和政府也在不断迭代着传播方式和传播平台。

牡丹江绥芬河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石金奇说,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现在不仅会写微博、微信,还会玩无人机和拍摄短视频了。石金奇也是一位快手用户。

2

互联网让地球成为一个村,短视频则让一个城市的方方面面,风景名胜、人情世故、经济万象折叠到了一部小小的手机中,人和人之间被一种全新的方式连接。

对三四线城市来说,这种全新方式的连接到底意味着什么?除了娱乐,短视频还能为社会、为经济、为城市发展提供怎样的价值?

2018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快手创始人宿华曾分享过类似的思考。他认为,短视频将在产业、教育、扶贫等领域带来更深入的社会变化,而不仅仅是用来娱乐和消耗时间。

在思考和摸索短视频社会价值的不仅是宿华,还有各个城市的主政者们。陈苏是牡丹江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这位80后的年轻官员博士毕业,思路开阔。

在他眼里,牡丹江自然风光秀美,是中国十大特色休闲城市,镜泊湖和雪乡已经成为旅游品牌;牡丹江更是人文荟萃,从莺歌岭文化、唐渤海文化到宁古塔文化,近代还有杨子龙剿匪、八女投江的事迹;牡丹江还是经济强市,在黑龙江省十强县中,只有6个市(县)的牡丹江占了5个,在全国人民吃的木耳当中,3片有2片是从这里发出去的。

遗憾的是,牡丹江乃至整个东北的文化和城市影响力并未得到有效传播。《中国城市影响力指数(2018)报告》显示,华东、华北及华南等地区城市影响力指数较高,西北、东北地区的城市影响力指数较低,城市影响力指数后五位的城市均属于东北地区。

即便牡丹江在东北,在黑龙江已经属于经济比较不错的城市,依然在产业支撑、人口吸引力、城市形象塑造上面临挑战。当人口红利消失,城市之间的竞争正在演变为人才和人口的竞争,而背后则是城市凝聚力与城市传播力的比拼。

陈苏是很早意识到短视频价值的官员之一。“全媒体时代无处不在,无所不及,群众信息接收的渠道变了,阅读习惯变了,往线上走,往手机端走成为了趋势。“陈苏说。

图说:牡丹江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苏

一方面,短视频平台的巨大流量,正成为城市形象传播的新窗口,中国大量的三四线城市缺乏关注度,更缺乏足够的人口支撑和产业支撑,迫切需要展示自己,将当地人留下来,将产业和人流引进来。

而快手上遍布三四线城市的原生网红,很多已经在文化、旅游、美食、手工、非遗、农业领域具备了影响力,客观上成为城市形象和文化的传播者。

另一方面,由于短视频将记录的门槛降到最低,既拥有城市用户,又可以下沉到乡镇农村,打通了信息传递的“最后一公里”,正在成为政策与民意上传下达的新型“融媒体”。

在快手与牡丹江的合作中,快手不仅提供整套的政务号运营培训,还将面向牡丹江的大v用户提供正能量培训,让这种民间+官方的城市传播新模式具备专业度和可复制性;

最后,快手的用户基础让其拥有了某些社会基础设施的特质,可以推动产城融合。以文旅行业为例,全国33位网络文学“白金”级作家中牡丹江有3位,全市签约作家400多位,而短视频可以将城市形象、线下景点、影视IP、网络文学等整条文旅产业链贯穿起来,这是陈苏等牡丹江官员尤其看重的。

事实上,中国大量三四线城市正迎来全新的发展机遇。互联网和新商业的下沉正在改变资源分配不均的劣势,而低线城市丰富的自然资源和物产在互联网催化下,也在形成新的产业优势,唯一需要夺回的是注意力和人口。

在大城市面前,三四线城市一直以来似乎暗淡无光,被忽视甚至忘却。如今,借助国民化的短视频,这种状况正在被扭转,毕竟每一个城市的核心是人,商业的背后是人,文化的背后也是人,而短视频在十几秒几十秒内容的背后,正是基于对人的关注。

三四线城市拥抱短视频,会在城市传播、产业发展、个体幸福方面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牡丹江的尝试或许可以给出一个答案。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