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耐克等公司重金聘请科幻作家,让他们预测未来

尺度·2018-12-10
科幻不仅仅是幻想,更有可能成为现实。

编者按:科幻不仅仅是幻想,更有可能成为现实。在外国,诞生了一种连接科幻与科学的行业,简单说就是让科幻作家帮企业写科幻小说,然后企业在小说的基础上来设计企业的未来发展。布莱恩·麦钱特(Brian Merchant)是一位作家,他采访了数位的从业者,然后在Medium上写下了这篇关于“科幻构建未来”的分析文章。原标题为“Nike and Boeing Are Paying Sci-Fi Writers to Predict Their Futures”。

21世纪最有影响力的科技产品原型不是诞生在苹果总部或者硅谷,而是起源于大约半个世纪前的《低俗小说杂志》月刊上。

1956年,菲利普·迪克(Philip K. Dick)发表了一篇短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位警察局长在未来的遭遇。小说预测了未来计算机的样子,人类可以和机器相连,可以基于屏幕进行视频通信。迪克的这个小说激发了一代科学家和工程师对未来的思考。

50年后,为了将一部科幻小说改编成价值1亿美元的好莱坞电影,史蒂芬·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派他的制片人亚历克斯·麦克道尔(Alex McDowell)来到麻省理工学院学考察。在麻省理工,亚历克斯遇到了一位前沿科学家约翰·安德科夫勒(John Underkoffler),这位科学家还是菲利普·迪克的粉丝。

当时,约翰·安德科夫勒正在尝试一种让人类戴着手套也能操作屏幕数据的实验。2002年,这位科学家的实验原型出现在了《少数派报告》电影里,之后,这部电影中出现的技术成为了《星际迷航》全盛时期以来最重要的虚拟用户界面之一。

巴斯·奥丁(Bas Ording)是第一代iPhone的首席UI设计师之一,他曾经告诉我,在设计iPhone的时候,受到了菲利普·迪克科幻小说《少数派报告》关于手势的系统的启发。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科技从业者给科幻作家提供了写作素材。同时科幻作家关于未来各种天马行空的想象也给了科技从业者很多灵感,在这个循环往复的过程,诞生了一些恒久的技术和产品。已故科幻作家托马斯·迪斯克(Thomas Disch)称其为“创造性可视化”。

并指出,二十世纪早期关于火箭飞船的设想是白日梦,但现在我们有NASA各种航空飞船,这个变化表明了“创造性可视化”的现实。包括现在的潜艇、手机、电子阅读器等,其实多多少少也都应验了科幻小说中的一些想象。

《少数派报告》这本小说申请了100项专利,助力基于手势的计算概念迅速成为潮流。不仅是iPhone手机,还有所有触屏平板电脑、Kinect(一种3D体感摄影机)、Wii(游戏机),以及任何想要把握未来潮流动态的企业都深受其影响。

在有剧本之前,斯皮尔伯格就围绕《星际迷航》这部电影召开了为期两天的“创意峰会”,目的是建立一个逼真的未来世界。虚拟现实技术之父杰伦•拉尼尔(Jaron Lanier)和《全球目录》(Whole Earth Catalog)的创刊人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等名人都加入了这次讨论。

他们一起花了几天时间剖析文化趋势和技术轨迹,绘制了一份详细的路线图,描绘了一个以定向视频广告、入侵式无人侦察机和灵活的自动驾驶汽车为标志的未来世界。他们讨论的这些东西在2002年可能很奇怪,但在2018年的现在就已几乎成为现实。 

“科幻”和“科学”之间的差别正在慢慢缩小

《少数派报告》这部电影,不是说它具体的故事情节或者参演明星如何,而是这部电影本身已经成为了一种令人向往的文化产物。在影片上映整整10年后“我希望我的客户每次对我说起《少数派报告》时,我都能收取一定的费用”。

在电影上映整整10年之后,洛杉矶的一位商业艺术家评论说。在某些观察家看来,《少数派报告》缩小了科幻小说和真实技术之间的差距,使得科幻小说和真实技术之间的联系更为密切。

自电影上映后的十年里,商界越来越意识到这一科幻类型的潜在价值。2017年,为财富500强中的440家公司提供咨询的专业服务公司普华永道发布了一份利用科幻小说探索商业创新的蓝图。同年,《哈佛商业评论》评论指出,“商业领袖需要阅读更多科幻小说以保持领先地位。”

2012年,时任谷歌首席执行官的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表示:“我们已经看到科幻小说变成了现实。”“回想一下《星际迷航》,或者我很喜欢的《银河系漫游指南》(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系列,当时作家畅想的一些技术,比如自动翻译、语音识别和电子书,基本都一一实现了。”

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的产品设计团队根据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的书《钻石时代》(the Diamond Age)设计了Kindle。

斯蒂芬森本人更是价值数十亿美元的Magic Leap(AR公司)的最重要资产。 Lux Capital的执行合伙人乔希·沃尔夫(Josh Wolfe)正在向一些公司投入数百万美元,打造他口中的“科幻未来”企业。

他告诉《财富》杂志,“我正在寻找那些在科幻小说中出现过的技术、企业”。科幻指的是想象出来的东西,科学指的是科技事实,但科幻和科学之间的差距正在慢慢变小。

现在已经成立很多这样的公司,成员包括设计师、营销人员和顾问等。他们的目的是加快创意可视化过程。过去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几十年,现在就能大大缩短。

只要用户付费,他们就能尽公司全力为客户描述一个可能的未来,还包括生活在未来的一些角色。这类公司的目标其实是做科幻小说一直在做的事情,即建立一个丰富的想象世界,并且描述那个世界存的的机会和潜在危机。

在最后,他们还会分析他们构建的那个未来是如何分崩离析的。

这类公司存在的价值主要就是描绘科幻原型、做未来预测以及构建世界。这些公司的目标通常都是一样的:帮助客户创造具有前瞻性的小说,通过生产创意以及知识产权获得利润,帮助用户进步。

每一个从业者都相信他们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来满足用户关于构建未来的需求。事实也证明,像福特、耐克、英特尔和好时这样的大公司愿意为这一群体付费。 

麦克道尔的“世界构想”实验室

“事实上,我们今天刚刚完成了一个将影响全世界的设想,”亚历克斯·麦克道尔(Alex McDowell )告诉我,随后瘫坐在办公椅上。他乱糟糟的灰棕头发耷拉在一副名牌眼镜上,并对我的等候表示抱歉。

麦克道尔运营着一家“世界构建”(worldbuilding)媒体实验室,公司位于洛杉矶市中心一个联合办公点,视野十分开阔。在《少数派报告》发布之后,麦克道尔开始减少在演播室的工作时间,选择花更多地时间待在现在的办公地。

麦克道尔凭借《剪草人》(Lawnmower Man)、《搏击俱乐部》(Fight Club)、《查理与巧克力工厂》(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和《了不起的狐狸爸爸》(Fantastic Mr. Fox)等作品,成为了好莱坞最受欢迎的制片设计师之一。但到了2013年,麦克道尔却离开了好莱坞,把自己的注意力完全转向了世界构建上来。

麦克道尔画室的墙上贴满了白板,上面画满了图表、清单和笔记,就像好莱坞电影里讲述一个数学天才故事的画面一样,非常得不可思议。当时,麦克道尔正在为阿拉斯加大学(University of Alaska)做一个项目,画室上潦草的字迹内容涉及政府政策、生态崩溃和教育体系等等。

仔细观察,我们发现他们正在猜想阿拉斯加及阿拉斯加大学的未来发展趋势,并且他们坚信这个趋势会影响未来其他地方。麦克道尔说他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服务于学生的教育系统,并对学生的未来产生积极影响。

他们也正在和学校机构进行合作,畅想阿拉斯加高等教育的未来发展。目前,阿拉斯加州高中到大学的升学率暂时是全美最低的,所以麦克道尔所做的事情对阿拉斯加州意义重大。

在构建世界时,我们不是在预测趋势。我们正在寻找历史的弧线,从多种维度来判断能代表每个独特世界的未来。我们可以推断出眼前、近期以及远期的未来情况。

麦克道尔指着一面墙,墙上画满了五颜六色的图表,他称之为“世界构建曼陀罗”(Worldbuilding Mandala)。大脑、身体、自我和燃料的标签集中在中心,由它们扩展到治理、结构、文化和能源。

并代表了一种个人如何在既有的世界中找到定位的组织数据的方法。

“构建世界需要足够深入地了解这个世界,然后让故事、猜想毫不费力地从这个世界的结构中涌现出来,”麦克道尔说。“这几乎就像在一个世界中截取了一块足够大的水平切片,然后铺开它,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平面中的任何一点垂直向下研究,查看更多的细节,了解更多的维度。”

这是一部经过大量研究的、基于事实的推理性小说,它承诺已经考虑了所有存在的可能性。

这也是科幻小说由来已久的传统:数不清的工作室、课程和书籍,都是为了帮助教授、作家们构建合理的、叙事性强的引人入胜的虚拟世界。这是科幻小说(有时是有争议的)流派的标志。

从天马行空、超凡脱俗的《沙丘》系列科幻小说,到菲利普·迪克偏执狂式的反乌托邦类小说,这些思辨科幻小说让我们感受到了未来无限的可能性。面对这种可能性,我们也会作出行动。

麦克道尔在南加州大学推广他的以行动为导向的实践构想。同时,他负责那加州大学的“世界构想实验室”组织,这个组织是非营利性质的。

长年以来,麦克道尔和他的小伙伴一起,为耐克、福特、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波音等公司提供服务,甚至还为一些濒临语言、文化消亡的土著部落构想了一个逼真的未来世界。

第一阶段的时候,每个月的花费大概是10万美元,第一阶段至少会持续3个月。理想状态下的第一阶段,是与数十位利益相关者一起,开展为期数天的深入交流峰会。

受邀者会被分为几个小组,对未来提出一系列的猜想以及担忧。接着,不同小组的人会互相进行讨论,相关领域的专家会接受采访,我们会组织收集相关数据,并将在定制的软件中记录这一切。基于这一些,我们才能构建出一个丰富多彩的未来世界。

麦克道尔说:“在构建世界时,我们不是在预测趋势。我们正在寻找历史的弧线,从多种维度来判断能代表每个独特世界的未来。我们可以推断出眼前、近期以及远期的未来情况。”

现在就有一些令人惊喜的案例:福特构想了一个“明日之城”。在这个城市里,智能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会主动为行人礼让。这个虚拟城市,曾在2018年消费电子展览上进行展示,在以人为本的基础上进行道路改造,让人们免受拥堵和交通事故的影响,这个虚拟城市的构想还在持续实验当中。

汽车产业本身也会受到这个“明日之城”构想的影响。福特汽车的CEO在消费电子展览上演讲说到“我们通过赋予一种自由,二限制了另一种自由”。

智能传感器、自动驾驶技术以及之后翻新的停车场,这些都有利于增加人们的活动空间,将城市还给人们。福特这样的设想对几十年来的汽车文化形成了巨大的冲击,业内人士评价说“设想很大胆,同时风险很高”。 

毫不奇怪,这样的未来世界通常都很讨人喜欢。

对耐克来说,因为麦克道尔的“世界构建”成果,出版了一本名叫《解锁2025:人类拥有无限运动潜力的世界》(unlock 2025: a World of Unlimited Human Athletic Potential)的书,同时还搭建了一个沉浸式体验网站,用户能够体验一个运动员的不同感受,包括被不同气候变化、赞助商以及健康监测技术带来的困扰等。

比如,通过点击一个叫马特奥的角色,你就能看到巴西街头足球运动员的故事。不仅能感受马特奥汗流浃背的感觉,还能剖析他的动作、步态,分析他的身体健康情况。这一切都马特奥看起来像一个机器人,而不是一名球员。

毫不奇怪,这样的未来世界通常都很讨人喜欢。麦克道尔的工作是非盈利性,同时又充满意义的。例如,他和南加州大学的学生、社会学家和活动人士一起设想贫民窟的未来,坦率地说,非常完美和令人惊喜,以至于让我我毫不犹豫认为麦克道尔的工作为鼓舞人心的工作。

在麦克道尔看来,一个雄心勃勃充满抱负的企业,必须直面其在未来世界中的定位,而不是忽视未来沦为未来世界的小丑。

麦克道尔说:“我们的工作是让客户作为合作伙伴参与到我们的工作中来,然后发现他们自己的未来”。麦克道尔还说他们会接受客户的观点,了解客户的意愿。很多时候,关于未来的畅想会完全颠覆客户之前的产业模式,这都是完全有可能的,甚至是很常见的情况。

“但是我们从不预测结果,我们只是鼓励每个用户保持开放的心态,世界构建是一个充满意外和惊喜的过程,如果有用户限定在某一种未来假设中,那这个关于未来的假设也只会是假设”。 

SciFuture公司用科幻设计未来

SciFuture公司是这一新兴行业的另一家核心公司。它的总部位于一个小型商业中心的二楼,旁边还有一家书店。

公司办公室空间非常敞亮,采光非常好,还放有不少书籍,尼尔·斯蒂芬森(Neal Town Stephenson)的书被放在书架最上层。SciFuture公司的CEO阿里•波普尔(Ari Popper)身材瘦削,相貌平平,脸上带着友好的微笑,同是还带有一种紧张的情绪。我上楼进他办公室的时候,他微笑着向我问好。

在厌倦了之前的市场调研工作后,波普尔在2012年创办了SciFutures公司。而创办SciFutures公司,主要得益于他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修一门写作课时的缘分。他说:“我上了这门课之后,忽然有了一个顿悟:或许我可以通过科幻小说来帮助企业发展。”

SciFutures有200多位科幻作家,可以随时为客户提供定制的个性化科幻故事。这些作家,既包括默默无名但有写作才华的文员,也包括像刘宇昆这样的雨果文学奖获得者,都是一些才华横溢的人。

这是基于科学事实的科幻小说。它被看做未来某种可能的原型,而科幻小说只是关于人的。

波普尔说,他主要依赖于一个叫做“科幻原型构想世界”的概念,这个概念来源于书籍《科幻原型:用科幻设计未来》(Science Fiction Prototyping: Designing the Future with Science Fiction)。这本书的作者叫布莱恩·大卫·约翰逊(Brian David Johnson),是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一名教授、工程师,同时也是一位科幻作家。

在这本书中,约翰逊概述了“如何用五步或更少的步骤来构建自己的科幻原型”。首先,它鼓励实践者“选择适合自己的科学,然后构建自己的世界”。接着,是关于科学技术与人建立联系的过程,这个过程会发生各种碰撞。

同时,也建议建立一个关于科学技术与人产生联系之后的影响结果框架。从商业管理文学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基本的科幻写作指南。约翰逊说,“这是基于科学事实的科幻小说。它被看做未来某种可能的原型,而科幻小说只是关于人的。”

并且同时提到了英特尔,认为英特尔所做的事情就是最好的例子。约翰逊之前正是英特尔的首席未来学家,他提到英特尔需要花10年的时间设计和研究一种芯片,以供10年之后的人们使用,所以它们很需要知道10年后的人们电脑使用情况。

客户只需付给SciFutures公司5万美元的初始费用,他们就会提供给客户定制化的未来模型。比如,关于Naked Juice饮料公司的可持续发展前景,或者劳氏公司的家居装修前景。

在接到客户的任务之后,公司会把这个项目分发给大约30位科幻作家进行写作,每个作家写一个故事的报酬在300-500美元不等,经验丰富、才华横溢的作家薪酬会更高。

等这些科幻作家完成故事创作之后,波普尔和他的团队成员会阅读这些故事,这些故事的篇幅通常都在1000个单词左右,他们会从知识产权、新奇感和技术可操作性等维度来评价这些故事。

最后他们大概会挑选5个故事,并对它们进行润色,然后发给客户。如果客户对某个特定的科幻想法着迷,SciFutures公司将继续帮助他们设计更丰富、可操作性更强的未来蓝图,甚至是实际的原型。

波普尔说,他们曾经为劳氏集团做了一个很棒的项目,可以作为一个经典的案例来阐述科幻原型对文化的改变,以及科幻对商业创新的帮助。当时劳氏集团遇到了一个问题,在家庭装修方面,他们无法向客户展示他们承诺的方案。

针对这个问题,SciFutures公司提出了虚拟现实的装修想法。在这个想法提出时候,l类似Oculus等虚拟现实科技公司还未出现,甚至连AR、VR技术都没影。

具体到个例,当时有一对夫妇尝试用传统的方式装修房子,但在装修房子的过程中不断遇到问题。丈夫想自作主张按他的想法来装修房子,但是妻子不满意,夫妇两的分歧让承包商很难办。而这种矛盾用虚拟现实技术就能得到很好解决。

在虚拟现实中,这对夫妇可以事先尝试各种装修方式,从而规避一些糟糕的配色方案或者昂贵的方案。这一个例正是SciFutures公司提供的一个科幻故事原型。当SciFutures公司服务的客户将这一方案提交给劳氏公司的董事会,董事会成员表示他们会让这个虚拟现实的想法成真。

在劳氏公司董事会的支持下,SciFutures在原来故事模型的基础上发展出3个不同版本,其中的的一个版本已经成为现实。虚拟现实这个方案,从一个科幻小说变成现实,仅仅用了18个月。

2015年的时候,这项概念技术被劳氏公司推广到了20多个门店。这个概念也就是现在的VR/AR技术。因为这个项目,2017年的时候,《快公司》杂志甚至将劳氏公司评为AR/VR领域最具创新性的公司之一。

SciFutures公司已经为很多公司提供了类似的科幻故事原型。比如为好时公司提供的可食用3D打印技术、为福特公司公司提供的关于汽车未来所有权的畅想以及Visa公司关于未来交易的模型等等。

在提供这些故事原型的时候,几乎没有基于现实的阐述,大多都是关于产品未来的构想蓝图。

举个例子,有一个老人家过生日的时候,给自己购置了一套虚拟现实触觉系统,这样即使家人不在身边,她也可以在网络上感受到远方的家人给的拥抱。

但关于未来的畅想并不都是正面的,这些关于未来的畅想也存在潜在的负面威胁。科幻作家约翰逊就对未来表示担忧,他成立的超创新生活实验室,与美国陆军网络研究所、花旗银行、纽约警察局、思科公司等相关方建立合作,策划了一份名为“星期二之后的两天”的报告。

报告中主要展示了实体供应链的数字基础设施被黑客攻击的场景。这份报告是一则优秀的报告,它既是关于企业潜在威胁的报告,也是一部反乌托邦式的小说,更是一份要对未来保持敬畏之心的商业宣传。

为了阻止这些潜在威胁的发生,他们砸了大量的金钱和资源

以下是这个报告的主要内容:一开始,黑客在一家小型航运公司发现网络安全漏洞,然后他们就利用一个人工智能僵尸网络病毒入侵纽约的港口系统,导致检查系统的崩溃。

这些黑客其实就是恐怖分子,他们趁这种混乱的时刻在城市中埋下炸弹。然后,在一个日常的早高峰时期,引爆炸弹,导致大规模的人员伤亡,由此引发了系列社会动荡,包括人心惶惶、股票市场下跌等问题。

还有一幅图片,图片上有坦克、士兵,堆满了尸体的街道。总之就是各种混乱,这份报告的主题也是“混乱”。这份带有思科标志的公司报告,在结尾写到“只有我们自己才能保障供应链的未来,请继续关注思科......思科、花旗、通用电气、英特尔等将一起为拯救世界的明天而战”。

思科最终提出了五种不同的商业想法,并投入了25万美元来发展这些业务。约翰逊说,“为了阻止这些潜在威胁的发生,他们砸了大量的金钱和资源"。

参与“星期二”报告具体实施的最大利益组织是军方,它们在科幻小说原型制作方面投入了很多资源和资金。其实这也不是新鲜事,英国首相丘吉尔曾经就盛赞治·威尔斯(Herbert George Wells,英国科幻作家)在一战之前提出使用飞机和坦克作战的想法。

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星球大战》计划是由罗伯特·海因莱因(Robert Heinlein)和杰瑞·普内勒(Jerry Pournelle)领导的,这两位都是该领域最强硬的作家。

2016年,为了帮助领导层做好面对未来未知威胁的准备,北约盟军司令部(Allied Command Transformation)委托SciFutures出版了一本关于预测未来战斗的故事集,这个故事集名为《战争愿景:2036》(Visions of Warfare: 2036)。

其中的一个样本概要是这样的:一名儿童士兵在被一名北约特工追赶时,利用网络从千里之外发射了一颗导弹炸死了这名特工,哪怕这名特工训练有素也没法逮捕这名儿童士兵,还被其杀害。

另外还有一个例子:一名中国士兵在入侵巴基斯坦时,因基因改变浑身释放出一股可以诱发恐惧的荷尔蒙。他在考虑如何运用自己的这个特性来帮助国家赢得战争胜利。在每一个类似故事样本的最后,都有一系列的问题列表,促进交流讨论。

约翰逊还告诉我,现在的美国陆军正在把科幻原型当做一种教育方式,让士兵和军队长官思考网络安全带来的威胁。他们已经完成了一个名叫“英雄”的原型,这个原型已经在西点军校展开应用。

“科幻设计未来”产业的现状及未来

科幻小说已经风靡全球,很多公司特别喜欢收购科幻小说版权。2018年,Netflix在原创内容的投入上大约是130亿美元,其中三分之一的费用被用于科幻领域。

对于Netflix而言,科幻是最受他们平台用户欢迎的内容类型。关于科幻主题的播客、书籍需求都在大幅度的增长。

即使市面上已经有很多科幻题材的作品,但是关于“世界构建”的新兴产业还是有存在的价值,因为创建这些公司的男人们(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士绝大部分都是男人)都很坚定科幻变革世界的力量,相信构建未来世界故事的力量。

就像那些至始至终都在坚持写科幻小说的作家一样,完全是出于对科幻事业的热爱。同时,这些从业者写的关于未来的科幻故事也是真的拥有巨大的能量,对企业、社会发展有一定的帮助。

麦克道尔苦笑着告诉我:“我们试图以某种夸张得可笑的方式改变世界。”

他和波普尔都离开了利润丰厚的行业,而选择从事创作真实科幻小说的职业。一个建立了专门的学科,一个成立了自己的公司。麦克道尔仍然在与福特公司合作,正在设想一个汽车拥有量少的未来城市。

麦克道尔还与医疗机构进行合作,设想未来可以通过虚拟现实的方式进入癌细胞内部,了解癌细胞的密码从而帮助人类治愈癌病。他们相信,相比创作超级英雄这样的科幻小说,他们从事的真实科幻小说创作行业对人类会有更积极的意义。

世界构建这个行业正在被主流社会接纳,毕竟关于对未来深入、参与式的思考是对每个人的发展都是有益的

波普尔说他们很明确的一点就是要利用科幻小说来开启创新,发展新业务。他们会更多地考虑为社会利益服务,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而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

他们还考虑了很多社会伦理问题。举例来说,波普尔团队的成员大多是素食主义者,所以他们会关注食品安全方面的升级。

军方也是波普尔他们的主要客户,但是他们不会为了利益而让任何人受到伤害或者导致战争灾难升级,他们希望自己创作的未来故事能减少现实生活中的杀害。

科幻原型制作公司对于生产类似《沙丘》系列小说、《一无所有》等科幻巨作并不抱有幻想,他们的项目模式是否行得通都还有待商榷。

在以盈利为目的的科幻作品中,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少数派报告》,包括对社会文化的冲击,《少数派报告》产生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事实上,虽然用户关于科幻的需求有增无减,但这个关于未来产业本身的发展也不明朗。这是一个充满变数、未知的行业。波普尔最近正在重组SciFutures公司,本来公司有15名职工,重组之后只有3人。

他解释说,减少公司人员并不是因为经济压力,而是考虑到公司的整体战略发展。在之前,SciFutures公司接待了各种素质参差不齐的用户,现在他希望留下来的员工们只与高质量用户打交道,构建有意义的未来世界,而不是让SciFutures变成一家科幻小说制造工厂。

“不过在未来, 公司还有可能发展壮大”波普尔说道。

约翰逊也说,他发现有越来越多的人、军队和公司参与到这个行业中来。有越来越多的客户找上门来和他合作,越来越多的外行人注意到了科幻原型的重要性。

他的工作每天都是满满当当的。他给提供的未来模型,有可能是一个故事,有可能只是中篇小说中的一张图片,更有可能是一个实体产品。

甚至在中国,约翰逊的书也十分受欢迎。约翰逊说,他的作品已经被很多人认可,有了自己的生命力。商学院会用他的书做教材,书的内容也经常被同行评议期刊使用。中国教授的一些暑期项目,也会用约翰逊的书作为科幻原型供学生学习。当约翰逊在中国参与一些会议的时候,有很多崇拜者还会拿出约翰逊的书让他签名。

“世界构建这个行业正在被主流社会接纳,毕竟关于对未来深入、参与式的思考是对每个人的发展都是有益的”。麦克道尔是一个真正的信徒。

他喜欢交流,喜欢细细研讨未来世界的各种细节,还乐于与团队分享。相比我所知道的其他科幻作家,麦克道尔更享受构建世界的这个过程。在投身于“世界构建”这个行业之前,麦克道尔已经是科幻影视行业最受欢迎的产品设计师之一。

而投入到“世界构建”这个行业之后,或多或少都会影响他在科幻影视行业的投入成就。基于此,我问了麦克道尔为什么要离开之前光鲜亮丽的行业,而选择现在这个行业,是否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

麦克道尔回答说,“2013年上映的《钢铁侠》是我参与制作的的最后一部电影。当时,我们从零到一开发了一门全新的语言,甚至打造了一个完整的外星文化生态,一个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处于崩溃边缘的世界......”

在向我阐述他们当时的设想时,麦克道尔非常投入。总之,麦克道尔和他的小伙伴构想了很多很有意思的事情。

但尽管如此,当电影上映,最后呈现的结果却是两个成年男子一直在互相打斗,麦克道尔为此表示叹息。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s/thenewnew/nike-and-boeing-are-paying-sci-fi-writers-to-predict-their-futures-fdc4b6165fa4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6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名特

才华横溢

二楼

一幅图

零到一

来设计

非常完美

土著

全盛

新生活

罗伯特

下一篇

除此之外,还有 1 项并购发生。

2018-12-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