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伙伴周炜:做投资是想打捞曾和我一样孤军奋战的创业者|36氪投资人特写

于丽丽·2017-12-22
当很多新基金还在一片红海中求存活时,周炜试图带领团队以最快的速度重返顶级基金的位置。

文 于丽丽

编辑 洪鹄

 

大概没人想到,周炜转做投资人的初衷,是想用“专业”“友好”去打捞许多个和他当年一样濒临困境,孤军奋战的创业者。两段创业,10年顶级美元基金经历,让他想在新机构创世伙伴中放入理想的DNA,就像他许多次在创业公司A轮融资时进入,希望参与到一个公司DNA的建造中一样。对周炜来说,这是专业vc的本分,也是专业vc的荣耀。

从KPCB中国出走近一年后,他看上去有些急迫,因为当很多新基金还在一片红海中求存活时,他试图带领人马,以最快的速度重返顶级基金的位置。

前些日子,周炜在创世伙伴内部发了一次火。起因是他发出一封邮件,三四个小时没有得到回应,当时交代的事,尽管有人去执行了,但没及时反馈回来。

他提高嗓门,大声强调“我们是一家vc,早期vc,不是养老机构!”“我们是在一片红海中创业,如果不拼不快不猛……” 因为激动,他的脸也涨得通红。

这一年,不少人都收到过他凌晨三点发来的邮件回复,他也调回了创业时期,或者刚入行做VC时的作息时间:通宵到两三点,然后七点又爬起来。相比KPCB时期,他的工作量大了许多,首先他要接管募资的事。从国内国外一波波见LP,到一遍遍把关PPT,都要参与。八个月,创世伙伴分别完成了10年期超15亿人民币基金的募集和近亿规模美元基金的首次封闭。

因为团队扩容了三分之一,所以如何培养新人,降低沟通成本也成为他投资之外的额外工作。这些多出来的工作有时候让他很焦灼。也因此,不少人被他骂过,原因大致是:做事情分不清主次,或者汇报工作太过细节,絮叨,让人无法看到全景图,因此无法当机立断。

不止一次,他对新员工们慨叹:你们快点成长起来,Hold住一切,我只要做决定就好了,不需要再做额外的沟通。

成立半年间,这支14人的团队,在创新金融,中国公司出海,新零售,泛娱乐内容平台等领域布局,在AB轮投出京东金融、玩美移动冰鉴科技、租租车、Veer VR、门牙、玩咖欢聚、迭迭香等十六个项目。

其中VR视频内容聚合平台Veer VR目前是除Facebook,google以外,世界第三大内容VR视频内容聚合平台。玩美移动全球下载量突破五亿。主要从事PGC美食垂直短视频内容的制作分发、电商导购和网红经济的门牙视频也已成为美食类视频的头部内容生产者和平台。而基于大数据征信的小微企业信用评估服务商冰鉴科技已经有数百家付费客户,不仅很快会有新一轮融资消息,也“有望成为新一代技术导向型创新金融公司的领先者”。

即便如此,周炜依然在担忧:时间不够用,速度不够快。

毕竟,对于这支今年年初从顶尖投资机构KPCB中国出走的团队来说,急于证明的,显然不是在一片红海的投资机构中存活下来,而是如何以最快的速度重返顶级基金的位置。

调试

创世伙伴刚成立时,关于要打造一支什么样DNA的基金,他们有过很多辩论。首先是打法的选择。有人提出,作为一只新基金,当务之急是打出品牌,那么是否应该选用海投的方式。

这个时候,周炜和他们一起去分析VC成功的几种道路:有依凭资金量够大,配置齐全的,有依凭人脉,抓住身边一群人的,也有是做得足够垂直,再就是精品投资,专注在TMT领域,抓住几个方向,在变化中迅速探寻规律。

他觉得之前KPCB的基因和团队的能力模型决定了最后一种最适用他们。“战略没有对错,只有合适与否。”

创世伙伴的基础班底是周炜在KPCB时期TMT团队的大部分成员。作为一直有着传奇历史的老牌基金,KPCB在美国投出过谷歌、亚马逊等行业巨头,后来TMT 热潮里则投出Facebook,Twitter,Uber,Snapchat 等公司。

2007年,它作为和红杉齐名的美国 Top2VC进驻中国,在历经最初几年的不适后,周炜带领TMT团队慢慢形成了精品式投资风格:寻找有潜力的行业,从中挑选看起来最好的公司。

过去十年,他们早期发掘投资了四十个TMT公司,包括京东、宜信、融360,一下科技、喜马拉雅、中文在线、国政通、秒针系统、启明星辰瑞尔齿科、亚洲创新集团和探探等数十个明星项目。

细究这些案例,会发现尽管速度不急不慢,命中率却不低:市值达到10亿美金以上所谓独角兽级别的,占到30%,且其中百分之七八十是A轮项目,百分之九十是平台性公司。

这种成绩也让周炜决定把“精品式投资,偏好A轮,平台型公司”式的DNA延续到创世伙伴的理念中。同时,他又给每个人自我发挥的自由:“团队风格只占百分之五十,剩下百分之五十,你可以去选配自己适用和擅长的。”

做出较大调整的,是增加了技术在看项目时的权重。除了保持以往对TMT,创新金融,内容平台等方向的关注外,他们现在把新技术放在第一位,衡量一个项目的价值,首看的是它的技术内核,然后再是以往的强资源或者强渠道。另一个核心点就是技术和商业应用的场景匹配。

对新技术的兴奋是因为相信,它可以帮助你创造一个增量市场。“过去做不到的,技术帮你做到了,这是一个新的事情”。但是目睹太多项目,挂个新概念,卷土重来,而本质和三五年并无不同后,他在项目讨论会上,有时也会叹气:“如果几年前这个东西出现过没做成,那你要告诉我,缺了哪块拼图。而现在是哪块拼图补上了”。

从融360、宜信,再到京东金融,他认为精准捕获Fintech独角兽,始终坚持的一个逻辑:以技术为内核,并找到它们带来的革命性变化。

2008年底,第一次听宜信谈他们的模式,他非常惊讶,在当时人人还觉得如果和金融发生关系必须通过银行的时期,他们可以通过结构化创新,让个人和个人直接发生金融关系,而不再需要一个金融中介机构。

而随着金融机构和产品数量变大之后,就需要一个平台完成机构,产品,与人的对接,在他看来,这就是融360的价值所在。“用人工智能,大数据,挖掘更多的针对性的产品,完成与用户更精准的匹配。

新基金创世伙伴资本成立后,投出的第一个项目是基于大数据征信的小微企业信用评估服务商冰鉴科技。早在十年前,周炜初入KPCB后,投出的第一个项目国政通恰好也是征信方向。当时,他以为中国的征信体系5-7年内会变得很完善,但现实依然是“割裂的,破碎的,不能实时互通”。

之所以选择冰鉴科技,是因为他们判断当下的互联网金融,在大征信这一块,已经从过去资源维度的竞争,“谁能获得更多的数据”转换为技术维度的竞争,“谁能有更多维度去数据进行挖掘和分析”。

冰鉴科技创始人兼CEO顾凌云和周炜是中国电子科技大学校友。在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院读书时,曾专注于钻研机器学习和数据挖掘领域。后先后加入美国目前在使用大数据上比较成熟、而且商业模式一定程度上被认可的两家公司:ZestFinance和Kabbage公司。

“技术含量决定你拿到数据后,怎么分析,模型怎么做”,而冰鉴团队以往的经验和技术积累让周炜相信“它能够为成为新一代技术导向型创新金融公司的领先者。”

在周炜看来,十年前,投资创新金融,更看重资源型,看重对用户行为的理解,“所谓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式投资更容易成功,因为能把握一些基于用户行为的模式创新。”当时,技术可能只占到公司关键能力的30%,但从今年投资冰鉴科技,他觉得随着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在金融方面的应用,今后3-5年将会看到技术能力占70%的重要性的公司出现。

也因此,今年他们新引进两名投资人,都是有很深的AI和硬科技的技术背景,基金也将新技术放在了重点投资方向的醒目位置。

继承

除坚持技术内核,寻找平台型公司外,他们也继续沿用之前形成的围猎式打法。他们曾用此打法找到喜马拉雅,秒拍,今年他们又用此法找到了做VR视频内容聚合平台Veer VR和PGC美食垂直短视频平台门牙视频。

所谓围猎式打法,来自成吉思汗游牧部落的生活经验:平时,大家是牧民,在家放羊。一旦吹号,就要马上集合,去打仗,对应到投资,即:早期项目有太多变量,投资的关键是你能否把其中两三个关键面找出来。在一般的讨论里,最怕的就是每个人都执着于某一个变量,鸡同鸭讲。但如果所有人集中突破两三周后,就可以比较全面的看待最重要的几个变量,然后能高效决策,做出删减,其它的就不看了。

2013年初,凭借PC时代的经验,周炜知道,基础设施完备了,内容要值钱了。他认为每一个跟人交互的界面,都必然有10亿美金以上的公司出现。

当时文字与图片已经有了,音频和短视频还是空白。考虑到从文字到图片到音频,视频,创作难度是量级增加的,对制作者的要求也逐级上升。他们不相信UGC(用户产生内容),觉得UGC表面看很容易,但实际上价值很低。而是更认可SPGC(半专业创造内容),认为这才是可以持续的价值。

基于这样的判断,他们找到了喜马拉雅和秒拍。其中喜马拉雅,已经把SPGC当作未来方向,并在孵化和培育上游,坚持做原创。至于短视频,他们认为并不是每个人自拍的东西别人都有兴趣去看,内容的创建者应该是SP(半专业者)或者是明星才能得到更多的传播,也因此选择了以明星、段子手等为核心建立起的一对多的广播式社交网络的秒拍。

投了秒拍后,随着今日头条和快手的快速成长,他们认为视频类百亿美金的公司可能瓜分殆尽,那么下一步在一些垂直领域可能存在一些次量级的中型平台。

通过投资秒拍,他们发现用户最喜欢的品类第一名是美食类。于是顺藤摸瓜,找到了从事PGC美食垂直短视频内容的制作分发、电商导购和网红经济的门牙视频。

单纯做视频可能并不让人那么兴奋,但这支由湖南卫视快乐购出来的团队,让他们看到短视频与广告,电视等方向结合的可能。“比如同一款产品可以用不同类型的内容呈现”。周炜认为,“规模化以及高效地产出高质量视频,就给未来短视频和电视、广告等方向的结合提供了可能,这种结合可能让过去的广告形态产生一个革命性的变化”。

也沿着这样的思路,在围猎VR领域时,他们找到了汇聚起游戏,视频,电影等内容的VR聚合平台Veer VR。因为VR跨文化的属性比音频、文字、直播更强,可以让人更身临其境去另外一个国家,所以国际化一直是Veer VR的核心策略,而这也符合创世伙伴今后五年,泛娱乐内容型、模式创新类等“软实力”应用会成为中国公司走出去的主要阵营的判断。

目前VeerVR已成为VR内容领域的独立平台NO.1,成立一年多时间内,在全球180多个国家获得了将近一千万的用户下载,VR视频的量是除Facebook,google以外,世界第三大VR视频平台。

烙印

成为投资人之前,周炜曾参与两家公司的创业,大学未毕业就加入的主要从事金融支付业务的实达曾创造了“3年成业界王牌上市,实现16个人创造了16个亿”的奇迹。

当时的他,从设计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POS到负责管理整个西部大区和支付条线,这段经历让他有丰富的底层中国的经验。曾经有投资人,轻率地表示一个项目明年投入生产,预计产量可以几十万时,他很生气,立刻反驳:“你去工厂看过吗?我不觉得这是你的判断。”

当年摸爬滚打的经历告诉他,很多工厂没有按期完成这件事。 “工人招聘培训,设备到期,都是漫长的过程,产量一定是慢慢爬升的。”

像很多投资人看走眼的京东,他依凭的也是他对中国国情的了解。尽管早在2008年末,他就想投资京东,因为内部分歧,没有投成。直到c轮时终于说服基金投入近1亿美金,三年内获得数亿美金回报。

关于京东,首先是他对刘强东这个人的看好:你要知道一个在中关村批发电脑起家的代理商是怎么存活的,他既然可以卷起裤腿,泥腿上路,在刀锋一般薄的利润下活下来,必然可以做别人做不了的事。

其次是,“中国电商一定会超过美国,因为美国的线下零售非常发达。而中国,二三线城市还没来得及布局,互联网、移动电商就来了。”

2011年,京东想继续巨额投资继续加强自建物流体系时,很多股东对标美国的亚马逊,觉得亚马逊没有做,那么我们也不要再继续投入了。刘强东记得当时周炜一开始并没多言,但最后说了两点:中国市场与美国市场不同,一个是发展中市场,一个是成熟市场,所以不能照搬,中国和美国的物流差异很大,所以这很可能是一个决胜局战场。二是创业者对市场和用户有更多的理解,刘强东既然这么做,就有他的道理。CEO也很慎重,他想的很清楚,并不是立刻上所有城市,而是先建关键城市,这件事没有想象得可怕。

刘强东说,周炜是言行合一的少数人之一,能和创业者一起看到关键点,又不指手画脚干扰。他几乎和所有股东都有过分歧,但“其中和周炜的分歧是最小的,因为他不像别的股东那样,特别强调美国模式。他没有这么一个输入,相对来说,沟通交流就会更容易一点。“

但其实,从某个角度讲,他又很不中国。求学沃顿商学院,以及十年顶级美元基金的工作经历又让他更清晰看到两国思维中的差异。

就像项目死亡率低这件事,对很多人民币LP来说是件好事,但一些美元LP会提出质疑:这是否说明你的冒险性不够?在周炜看来,相对讲,美元LP会看重基金投资组合的回报,有些人民币LP却容易追着一两个有问题的项目不放,“不能允许失败。”

也或许是受美式思维的影响,他偏好不那么平衡的人。尽管自己的儿子是很多人眼中“别人家的小孩”,但他一直觉得他太平衡。整个团队,几乎每个人都被他讲过的一句话是:我请你来,是最看重你突出的几个点,请你发挥到淋漓尽致。”“短板,等你有精力再补,我们是一个团队,你的短板有其他人补上”。

创世伙伴团队中,有一位投资副总裁,一年时间内就晋升到董事,在他眼中的长板,勤奋和对早期投资的热爱之外,还有很突出的一点就是“深入每个细分行业,都有自己的框架和全景图,能找到其中的关键要素。”成为董事也意味着要帮助被投公司成长上发挥更多作用,所以周炜多次对他强调:A轮阶段,是一个VC 难得可以把理想的DNA 放进去的轮次,一定要抓最关键的部分给与帮助。”

选择创业公司时,周炜也很少追问创业者详细的数据。“我更想知道的是,这个行业一年后、三年后、五年后是什么样,业务模式怎么变,哪种模式会成功,这个地图我需要看清楚”。

关于京东怎么赚钱,从2007年想投,他被追问了十年。但他觉得其实,答案特别简单:互联网是垄断的,垄断的东西需要问能不能赚钱吗?反而,你要需要担心垄断后,它会不会过度盈利。

在团队内部,他极力鼓励组织扁平化。“Title只能说明过去的一种资历,而不代表层级”,“我希望每个人都是Leader,包括合伙人在内的所有人不过是你可以调动的资源,在美国,这是非常常见的一种组织形式。”他会鼓励所有人都去领导一个围猎方向,并撬动其他资源一起参与。“ 做成了,你分大头。”在创世伙伴,所有 carry的分配也都以做事为导向。“没有所谓职权,只有做成事儿这一个检验标准”。

初衷

其实,周炜这种结果导向式的工作方式更直接来自于他大学毕业就加入的创业公司实达,在这家 “3年成业界王牌上市,实现16个人创造了16个亿”的公司里,他曾经8年连升10级,是很多后辈眼中“没有什么客户拿不下”的神样的存在。这种有些硅谷风格的创业公司的经历,也让他极度看重效率和方法论。

今年36氪对千名创业者做了问卷调查,从专业度、可靠度和洞见力的三个维度,调查创业者心中评分最高的投资人,然后周炜成为了评分最高的四位投资人之一。

当天他很兴奋地在朋友圈说,早期投资是个苦活,如果不是真的热爱陪伴公司成长,真的很难长期坚持。十年的辛苦,和今年创业的压力,觉得都值得了,没什么是顶不住的。

在所有形容vc的词汇中,周炜最看重“友好”与“专业”。后来连同“伙伴”被他定为整个基金的slogan。当有同事觉得这两个词平淡无奇,并不能引起强共鸣,所以制作文案有意无意会去掉一个时,总能被他发现,并补在后边。

很多人并不知道,对他来说,这两个词为什么会那么重要。其实,这是因为,他大学毕业就加入的创业公司实达,在历经7年上市后,因为资本市场的混乱,整个公司被并不友好的权势者所控制。这直接导致一家占据中国电子支付市场50%的科技公司最终变成了一家房地产公司。

之后的2003年,他在上海做了一家电子支付类的创业企业。年景好时,公司有几亿的销售额,是银联第二大技术合作伙伴,手上有RFID,二维码、手机支付、信用卡支付一堆技术。如果当时有好的投资机构进来,或者他对资本更懂一些,三四年上市非常有希望,但对资本市场的不熟悉以及对单一项目的重注投资造成的资金紧张,他最终选择被并购退出。

也因此,他之后选择去沃顿商学院学风险投资。当在课堂上剖析那些美国公司的案例时,他脑海中一次次回旋的,是他所经历的这两段创业经历。

大概也是源于这两段经历,成为VC投资人后,他格外看重 “专业”和“友好”。因为只有具备这两种特质的投资人,才能打捞起当年那个濒临创业困境,孤军奋战的自己。

 

 


+1
1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冰鉴科技

征信

门牙

玩美移动

启明星辰

一下科技

探探

中文在线

快手

身临其境

瑞尔齿科

头部内容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