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亿资金孵化 20 个教育工作室,有道这次使出的大招是什么?

郭雨萌·2016-10-12 19:25
一个典型工具类产品的突围。

坐拥 6 亿用户的工具类在线教育产品鲜有,网易旗下的有道词典就是其中之一。在今天召开的战略发布会上,网易有道宣布了这一用户数据,其中月活用户达到 6000 万。有道的产品曾被行业认为“不快不慢、不好不坏”,这表现在词典用户基数庞大但增长放缓,并且词典也面临着工具类产品的共同问题:变现。

目前,有道已经形成了以词典 App 为核心,有道翻译官、有道口语大师、有道四六级、超级计算器、有道语文达人等一系列产品组成的教育矩阵。在今年 4 月底举办的 GMIC 大会上,有道的 CEO 周枫分享了关于在线教育的观察,他认为行业的未来集中在“深度垂直的产品模式”和“技术创新”两方面。如今有道在这两方面迈出了怎样的步伐呢?

从工具到内容

两年前,网易正式进军在线教育领域。根据有道方面提供的数据,其直播课程产品已经服务了 165 万用户,其中付费用户占比 23%(37.4 万)。以“有道四六级”产品为例,仅今年上半年,有道四六级课程的付费用户超过 10 万,同时在线人数突破 2 万,基于这样的数据和经验,有道推出了涉及面更广的精品课战略。

精品课并不是一个新鲜概念,几乎所有的 K12 班课类产品都推出了自己的爆款课程,以技术基因著称的网易有道要怎么跨过内容这个坎呢?周枫介绍,有道将从内容、听课体验、用户互动、高性价比几方面打造课程。

比如说,在内容方面选择和四六级领域的赵建昆老师(目前其团队已经有百万级粉丝)合作,有道将和这些老师一起做课程设计,同时使用星火出版的内容做教辅资料。体验方面,产品支持将内容缓存早本地,另外提供 1.5 倍或 2 倍的快速播放功能。为了加强用户粘性,精品课支持用户日常打卡,也可以发布自己的英语对到社区,与老师进行互动。

当课程框架初步建立后,如何做课程推广呢?周枫表示,精品课的营销要从大数据、用户深度参与、帮助老师圈粉几个层面来做,因为精品课的利润是规模经济的结果,有道希望能用数据监测用户的学习情况,让他们参与到产品设计中来,同时利用自己团队的运营为老师带来流量。

2 年,5 亿资金,20 个教育工作室

有道团队身上带了太多网易的影子,因此从技术做到教育本质需要很多尝试。众所周知的网易游戏的运作模式首先被运用到教育中来。很久以来,网易游戏部门都是以“游戏工作室”这样的组织形式工作的,因为游戏需要玩家的接受度,因此对团队的规模要求不是很大,更注重创意性和敏捷性。这样的模式如何借鉴到教育中去呢?

有道推出了自己的“同道计划”,即在未来两年内投入 5 亿元,孵化 20 个教育工作室,对于发展较好的工作室进一步深化合作。

目前有道已经和四六级考神团队合作成立了合资公司,最高峰时有 2 万人同时在线听课。名师和平台之间本身就存在固有矛盾,名师需要平台流量,成长起来后又想出走,周枫介绍,这个机制需要慢慢磨合,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比如用公开课和短期收费班来验证课程,然后确定合作期限、进入正式合作。这个过程中有道会派自己的资源一起开发课程,并全面开放流量,为工作室提供营销服务。

周枫透露,目前和工作室最常见的分成模式就是五五分,但是更多的合作模式、甚至工作室的股权分配都要在运营一段时间之后才能给出答案。

月活 6000 万的产品如何更上一个台阶?

有道的副总裁、有道词典的总经理包塔表示,词典在运营过程中发现了用户的一个需求:权威性,所以内容质量对工具类产品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此次有道词典在产品中引入了朗文当代高级英语辞典,引入后最大的变化是每天 4 亿次查询中 60% 的查词结果都会得到优化,这个过程中辞典最核心的内容被抽取出来,直接呈现给用户。

除此之外,有道词典还做了很多移动端的创新。7.0 版本的产品释义将变得更加完整丰富,但是这样的内容并不适合移动端阅读学习,因此有道词典将释义提取后得到了简明版,包括词频的说明、具体用法的讲解、短语的示例等等,使权威性辞典的内容和查找功能相贴合。

内容上的第二点创新,是“秒懂释义”。从前用户查询一个单词的意思时需要从很多释义中找到适合自己的内容,但是从现场给出的“洪荒之力”一词的释义为例,有道会从释义榜中选取用户的 UGC 翻译内容,鼓励用户之间的互动。但是UGC 如何保证内容质量呢?

周枫对 36 氪表示,这个逻辑和知乎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首先都需要用户的参与和互动,其次才是对内容的审核、筛选,但一般来说,用户的点赞就已经能说明问题了。现在有道已经设立了人工审核的机制,未来也不排除使用机器完成这部分工作。

技术方面,有道词典加入了语音翻译内容,系统在收集了用户的语音后会自动给出外文翻译,但是这个技术目前还在 Demo 阶段,已经适配 Ticwatch 2.0、Gear 系列及 Apple Watch 等设备。另一个有意思的翻译就是表情翻译,系统会识别出自拍表情,给对对应的翻译。周枫表示,这个功能主要处于技术领域的考虑,属性偏娱乐,目的是为了增强用户粘性。但有道未来将尝试将 AI 主要应用到翻译领域,更加贴近人工翻译的结果。

工具类产品的变现到底是怎样的?

很久以来,外界对有道的变现认知都只停留在广告这一个层面上,也因此不看好工具。但周枫认为,这也许是 VC 对公司带来的影响,因为基金周期有限,教育又相对较慢,工具类产品就更不被看好了。“但有 Google 之前搜索也没有人愿意干啊,”周枫说,“大家都觉得搜索不赚钱,事实证明不是这样。”尽管有新东方好未来这样的师资大牛在,技术类公司仍然掌握流量优势,“工具类产品的变现是一个很完美的故事,因为可以快速吸引新用户、保住现有用户。”

但有道的确要面临转化率的问题,6 亿使用用户、6000 万月活,四六级课程最高峰时也只有 2 万人同时在线,所以从技术到内容,再到一个成熟的在线教育公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除了课程带来直接营收外,广告收入也是有道的重要来源。关于未来三年的营收目标,周枫给自己定下了 10 亿,他希望课程和广告能各占一半。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