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会员卡,“卡帮”先从她经济领域切入

SuperWhere·2015-11-10
女人惯于冲动消费,卡帮则来解决资源浪费的问题......

共享经济无疑从住、行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衣服可以从有衣租赁,Apple Watch可以从享借借来把玩,中午定的外卖可能是回家吃饭上一个邻居闲时做的,下午定的一杯咖啡则是兼职跑腿小哥送来的…….而除了实物资源和人力资源的共享,虚拟物品如会员卡、充值卡等共享或许也是一个待发掘的金矿——

2014年中国发行的各种卡券总额达3万亿,成年人平均拥有2.8张会员卡,卡帮的创始人阮哲这样告诉36氪,很多用户购买了充值卡,消费不完时则想分享给身边的朋友,而不想预付大笔费用的人,也想享受会员的折扣优惠,因此,卡帮就想将这两方用户聚合起来,率先从美容、美发、美甲和亲子四大行业切入,搭建一个高效匹配的闲置充值卡、会员卡、返券等共享平台。

可以说,这样的需求就真实存在于生活场景中,不过卡帮面临的大概是供需两端的冷启动,而且有时候消费需要出示实体卡,卡帮也要考虑到实物的线下交付。就此,阮哲表示,卡帮当下肯定是要先抓供给端,而在前期供给不足的情况下,卡帮自己购买了一批美发店等等的充值卡,并且在望京等地专门雇人作为递送。

如果是两边C端用户的交易,平台也可能会提供快递或跑腿等服务,先把用户口碑做起来。当未来双边市场都拉动起来,供给端的密集度增加,可能一个用户在自家小区内就能借到一张会员卡。另外在用户信任安全层面,卡帮会根据供给方的要求对需求方进行实名制,如果供给方那边出现损失,比如卡被盗刷等情况,平台会先行赔付等等。

Image title

到目前,卡帮APP已经上线,支持iOS和安卓双版本,团队成立两个多月,日前已完成600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前期虽然不计划盈利,不过阮哲也提了下卡帮对盈利模式的看法,比如一个用户有一张3.8折的卡,即便以4.5折的价格分享出来,没卡的人依然愿意付钱使用,卡帮从中抽取小部分费用,三方仍是共赢的。另一方面,对于商家来说,阮哲认为,他们也希望充值卡尽快消费出去,在存量用户之外再拉新的消费者进来,而卡帮正能在不损害商家的利益下,帮其达到这样的目标。至于那些只能实名制消费卡种,前期卡帮就不考虑在内了。

而之所以选择美容、美发、美甲和亲子这四个行业先进入 ,阮哲说,这四个行业是中国价格虚高、发行充值卡的典型,在3万亿的卡券发行中,他们占据了差不多1500亿的浪费总额,而且这部分目标群体具有共性,多是25岁-到40岁的女性用户,需求较强烈却具有传播属性。未来在扩展sku时,为了强化平台的属性,卡帮在一段时间内也只保留这四个分类,其他任何类型都会划入“其他”分类中。

阮哲提到,其实在美国成熟的定价体系下,人工类服务按照时长定价比较稳定,预充值消费很少见,所以在国外目前还没有对标性的创业公司,我问道,那卡帮算不算是在吃国内定价体系不成熟的红利,以后当价格趋于稳定,卡帮的未来在哪儿呢?阮哲表示到那个时候,卡帮或许也会相应地过渡到新的模式,就像美团从团购到今天,也在逐渐改变一样。另外除了个体,未来卡帮的供给端不排除商家的店员和小B这样的角色,比如用户在理发的时候想要借用一张卡,理发师直接可以提供自己的充值卡,而小B则是自己购买一批卡,放到平台上面赚差价。不得不说,羊毛其实还是出在羊(用户)身上,不过可能对用户来说得到的是一种心理上的“占便宜”,换句话说,满足了“用户体验”。

另外也分享一下阮哲的一个观点:在共享经济模式中,标准化会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尽管现在出现了衣服等实物共享,但衣服面临新旧的鉴定、个人物品的定价也因人而异,这些目前都还比较缺乏一个标准,而卡却是一个标准化程度较高的东西,卖什么样的咖啡、享受怎样的服务,商家都已经事先规定好了,所以这也是经过调研之后,卡帮选择的一个大方向。

据了解,卡帮的核心团队有三人,CEO 阮哲曾在腾讯参与手机QQ、腾讯新闻等核心项目研发工作,也担任过360移动浏览器部门的技术经理和架构师;CTO 陈武曾供职微软亚洲研究院搜索中心,负责必应地图的前端开发。也曾在新浪担任技术经理;另外COO刘鹏楠出身赶集网,在商业市场部负责过瓜子二手车的营销推广。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阿里音乐正在酝酿一个新平台,虾米和天天动听将会整合。

2015-11-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