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即时通信,41岁的David Marcus承担着Facebook的未来

Nicholas · 2014-11-13
在加入PayPal之前,Marcus有20多年的VoIP从业经验,去年五月,扎克伯格邀请他来共进晚餐。

编者按:今年六月份Facebook拉来了PayPal CEO David Marcus入伙负责Messenger项目,被扎克伯格认为跟未来人们交互方式息息相关的IM产品跟这个做过支付的人有什么关系呢?告诉你一个事实,其实很懂支付的Marcus还有20多年的VoIP从业经验......

去年五月的一个晚上,马克·扎克伯格邀请David Marcus来共进晚餐。

这位法国籍PayPal CEO并不是第一次来扎克伯格家吃饭,这次,他还没能先尝尝面前的三文鱼,扎克伯格就开始了游说工作,他向Marcus描绘社交网络在未来会变得异常重要,而即时通讯会在这次革命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最后,小札摊牌说道:来负责Facebook Messenger吧。

他给Marcus提供的是一份很艰巨的工作,可以不夸张地说,Facebook的未来就取决于它的即时通讯应用。在最近一次公开的Q&A上,扎克伯格就指出,“人们除了在社交网络上泡着,做的最多的事儿之一就是即时通讯了。”谁掌握了通讯,谁就可以决定我们与他人互动的方式,或者,也很可能决定我们做生意的方式。

麻烦的是,在这场重要的比赛里,Facebook从一开始就落后了。因为扎克伯格没能及时确定移动战略,Facebook的通讯功能被小而美的应用衬得黯然失色,像Snapchat, Viber还有WhatsApp。它们火速蹿红,让人们发消息、说话,通过电话簿分享图片和视频。

控制IM就控制了未来人们的交互方式

为了参与竞争,苹果和谷歌重新设计了手机操作系统里的短信工具,使之变得更像Snapchat和Viber。然而Facebook没有移动操作系统,它只能依赖于用户下载Facebook应用程序。即便如此,通讯功能还是被掩埋在繁复的App里,它的图标只有针头那么大。后来,Facebook又推出了单独的Messenger应用,但没几个人下载。

于是在去年的二月份,Facebook以19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增长最快的应用WhatsApp。许多人都认为,这无异默认了Messenger的失败。然而事实上Messenger和WhatsApp功能并无太多重叠。WhatsApp的4.5亿用户大多数来自海外,用这款App能帮他们省下昂贵的电话费。

这就是扎克伯格邀请Marcus共进晚餐的原因。41岁的Marcus是个连续创业者,他在2011年把一家支付创业公司卖给了eBay的PayPal,不久后他就成了PayPal的CEO。这是吸引扎克伯格的地方。Instagram的成功也证明了Facebook可以买下一家创业公司,并将它发展壮大。创业公司可以受益于Facebook的规模资源——法律和基础设施,以及垃圾邮件拦截系统。同样,小札打算把Messenger当做Facebook内部的创业公司来培养,领导者对产品保留完全的控制权。而兼有创业技能、大公司技术和支付后台经验的Marcus,便是这一职位的最佳人选。

Marcus答应考虑一下。第二天扎克伯格给他发了一封很长的电子邮件,阐释自己的事业理想。二人后来又多次碰面。此后,Marcus离开了他管理着1.5万人的CEO职位,来到Facebook里的一个小部门,管理不到100人。

他能看到分析师所不能看到的:数字。这几个月Facebook Messenger经过一系列的改进后,安装数量已经正在大幅增加。周二,Marcus在旧金山的Techonomy上首次以Facebooker的名义露面,他宣布Messenger现在的月活跃用户已达到5亿,较一年前有了150%的跃升。Marcus这样说道:“我们的目标是十亿用户。”

但,这只是他的部分愿景。他的终极目标是把Messenger打造成一个远远超过“信使”(messenger)本身的存在。

岂止通讯?

Marcus和他的同事Peter Martinazzi那天要见一个VOIP技术团队,有了这项技术你才能用Messenger打电话。未来,Messenger还要涉及在线支付。

VOIP是Marcus熟悉的领域,他有超过二十年的网络电话平台经验。在我们还无法想象能发送信息之前,他就一直在从事与电话相关的工作了。他在23岁的时候创建了一家名叫GTN Telecom的电信运营商,提供本地市话、长途电话以及互联网接入。四年后,他把它卖给了竞争对手World Access。

此外,Marcus还很懂支付,扎克伯格表示这是即时通讯发展到未来必然会涉及的方向。2000年,Marcus创立了To B的移动支付服务Echovox,他的下一家移动支付公司Zong最初是作为Echovox的分部运作的。Zong全盛时期有接入32亿手机用户的权限,后因和Facebook合作出售该社交网络的虚拟货币而受到关注。

2011年,PayPal收购了Zong,Marcus成为副总裁。2012年1月,时任PayPal总裁的Scott Thompson离开payPal加入雅虎,Marcus就成了PayPal CEO。许多人将他的到任视作PayPal更加进取的信号。在他的领导下,PayPal推出了离线读卡器PayPal Here。不过,Marcus倒觉得管那么多人一点都不好玩儿,他说:“你干的不是啥有创造性的事儿。大多数时间你是在修修补补,而不是在造新东西。”

今年6月9号,Marcus在Facebook上公布了自己的新角色。然后,他驱车从PayPal的圣何塞总部开到了门罗帕克,参加Messenger小组的全体会议。

5亿用户其实是条漫漫之路

这就是Messenger从无到有的历史。对它的起源你可以追溯到2011年,Facebook花了4000万美元把消息群发服务Beluga的创始三人组挖了过来,从此有了Messenger的雏形。

2011年年底,Facebook推出了Messenger的iOS版和Android版。不过直到发布后十八个月,只有10-20%的Facebook活跃用户下载了Messenger。

这时候,Facebook Growth(增长)Team Javier Olivan介入了,他负责国外用户拓展。增长团队相当于Facebook的海豹突击队,当一项功能成功的潜力很大但代价也很高时,Olivan的团队就会介入调查。

“我们发现,用户在独立的Messenger和在Facebook App里发信息的参与度是不同的,”Olivan解释道。换句话说,人们用了Messenger就会发更多的信息。Olivan必须找到一种方法,激励更多的人安装这款App。

最后,他把Messenger工程师团队(当时,有10个人负责iOS、10个人负责Android)归到了Facebook项目管理总监Peter Martinazzi之下。整个团队对Messenger进行了彻底改造,并“借鉴”了竞争对手最流行的功能。

经过改造,用户可以同步手机通讯录,可以给任何人发消息,包括不在Facebook上的用户。他们还增加了“赞”按钮和群聊功能。用户可以用页面底部的的麦克风录制并发送声音。此外,用户也可以点击右上角的电话图标,直接通过App拨打网络电话。

Messenger团队也在后台做了许多工作。最初,Messenger原封不动地使用了Facebook App里管发信息那部分的代码。“后来,我们完全改变了服务器和客户端的对话方式,”Martinazzi说道。“现在,这款App花的流量更少,信息到达得更快,这对流量有限的用户非常重要。”

然而尽管有了这些改进,许多Facebook的死忠用户还是不肯下载Messenger。他们手机里有别的通讯工具,要是非得查看信息他们也会跑到Facebook的客户端里。四月份,Facebook打算“强拆”移动客户端短信功能,催促用户下载独立Messenger应用。

不这样你们会上手试试么?

它先在Messenger比较流行的几个欧洲国家进行了尝试。结果还不错,Facebook就此决定让每个人都安装这个独立的通信应用。随后,就发生了用户反弹。

David Marcus并未插手此次Facebook“分家”,但他认为此举至关重要。“现在人们不怎么下载应用了,要是不强迫他们安装的话,人们试都不会试一下Messenger。”

此举激怒了很多人。在Marcus正式加入Facebook前一周,Facebook正在北美地区推行这一计划,人们纷纷抱怨。捍卫隐私的活动家们抱怨道,下了新应用人们还要再设置一遍,其默认设置是涉及到隐私问题。

人们开始传播谣言,比如Facebook会获取权限,一直开着摄像头对你进行监视。Huffington邮报上的一篇老文章又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上面说Android版Messenger要求开放的权限非常离谱。

Facebook早期在用户隐私问题上曾经颇有侵略性,这给它落了个侵犯用户隐私的名声。不过随着Facebook的成熟,它开始将选择开放权限的权利交给用户。但坏名声这事儿,一旦戴上去就不好摘下来。

Huffington邮报上提到Facebook索要的权限,其实不比同类通讯App要求的更苛刻或更少见。但用户抱怨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即人们确实使用了这款产品。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Facebook Messenger的用户就翻了一番。用户们一旦发现Messenger能做这么多事,他们就会经常使用它。

这是Facebook的生命线。Gartner分析师Brian Blau认为,Facebook要强大起来,就需要导入更多的用户,让他们在上面花时间留下数据。“要做到这点唯一的办法就是让用户们保持在线,挂在Facebook上。”Blau解释道。

用户都是情绪化的...

当然,会有一些用户依然不买账。比如我的嫂子就在Facebook上写道:“我就是非常讨厌Messenger。在我看来,集成化的App要有效率多了。”

但在Marcus看来,“单单通过文本很难表达复杂的情感,因此,我们希望能给人们一个工具,让他们更好地表达自己。”

随后,Marcus掏出手机,向我展示一项正在开发的功能。他给Martinazzi发送了一条信息,Marcus的界面上随即出现了一个小蓝点,表示Martinazzi已经收到信息。Martinazzi点击消息后,Marcus手机上的小蓝点就会变成Martinazzi的聊天头像。

你问我好处在哪儿?额,对方是否收到信息,有没有点击这条信息你一目了然。Marcus说道,“未来我们会做更多这样的功能。”如果人们的沟通会因为Messenger而变得更加顺畅,那像我嫂子这样的人最后就会下载这个App。

商业模式还落在支付

到目前为止,Messenger团队并不以赚钱为目标,不过它要赚钱也容易。在Facebook的第二季度财报会上,扎克伯格表示Messenger和支付将来会存在重叠。某科技博客得到的内部截图也显示,Facebook正在测试朋友间的支付功能。

这不是Facebook赚钱的唯一方式。去年《卑鄙的我2》上线的时候,Facebook就推出了小黄人Minion贴纸下载的功能。不难想象,未来Facebook可以用贴纸赚钱。

Marcus还有更大的目标。在Facebook创建早期,扎克伯格就提出了自己雄心勃勃的想法,未来要用更像“内容”的广告取代banner广告。同样,Marcus也希望重塑人们和企业之间的信息沟通现状。

我同意他的说法。毕竟,谁不讨厌垃圾邮件呢?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从课后辅导到课堂内容,TenMarks正在涵盖课堂教学的整个环节。

2014-11-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