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从工具到平台,只用了一步——前360副总裁李涛的创业项目“APUS”

thethief · 2014-09-24
如果有比较关注桌面类应用或海外应用市场情况的童鞋,最近应该对 APUS Launcher 这个名字不陌生。上线三个月不到,APUS Launcher 在 30 多个国家的 Google Play Store 个性化榜单排名第一,50 个国家排名前 5。 正当有些业内人士开始猜测这个突然冒起的 APUS 到底是什么来头,36氪和 APUS 取得了联系。我们对 APUS 团队进行了一次探访,深入地了解了这个桌面产品的方方面面,当然,也包括它的创始人的故事——前 360 副总裁李涛。

如果有比较关注桌面类应用或海外应用市场情况的童鞋,最近应该对 APUS Launcher 这个名字不陌生。上线三个月不到,APUS Launcher 在 30 多个国家的 Google Play Store 个性化榜单排名第一,50 个国家排名前 5。

正当有些业内人士开始猜测这个突然冒起的 APUS 到底是什么来头,36氪和 APUS 取得了联系。我们对 APUS 团队进行了一次探访,深入地了解了这个桌面产品的方方面面,当然,也包括它的创始人的故事——前 360 副总裁李涛。

从 5 月份决定离职创业,到 6 月份组建好团队、7 月份产品上线后首周用户破百万、9 月份用户破 3000 万并且有将近 800 万的 DAU......经过了在 360 起起伏伏的 5 年,李涛离职创立 APUS 的过程,似乎也还散发着 360 公司的特质:快、迅猛,执行力强。

  • 辞职创业,只因想纯粹地做事

因一手缔造了 3721 渠道市场及营销网络而被称为“渠道营销之父”的李涛,从 3721 时期就与周鸿祎结下很深的渊源。09 年,他被周鸿祎说动,加盟 360 负责无线业务,从零开始一手一脚做无线。外界传闻李涛在 11 年年中被调离无线,而半年后又重回无线掌舵;在 1 年多的时间里将手机卫士的用户量从几千万做到 4 亿后,又因为一些原因被调去做海外。聊到这些时,李涛承认自己在 360 的几年时间里起起伏伏很大,但也不愿过多谈及这些。他只用“只想纯粹地做事”来回答来“为什么要离开 360 自己创业”这个问题。

李涛说到,自己其实是一个非常崇尚纯粹的人,希望无论是生活、工作都能够简单一些。“说实话,我现在很多的想法和做法,都是在 360 的日子里学习到的”,李涛言语中听得出他对 360 的感情和感激,“但是,360 发展到现在的阶段和规模,已经不能给我一个非常纯粹的环境做事了。这其实是任何大公司都会存在的情况。其实某程度上,我是一个特别不喜欢‘动脑’的人,就是特别向往纯粹和简单吧。现在出来自己做事情,做老板,的确比当高管压力更大一些,但是复杂度低了,很多因素不用再考虑了,只要一心做自己的产品和公司就行了。”

  • 选择方向,压根没想过移动互联网之外的领域

从 09 年加入 360 开始,李涛就在负责 360 的无线业务,一直到去年。那几年,李涛正好见证并参与了移动互联网兴起的整个过程,整个爆发性增长的阶段。

“其实我算是见证了整个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历史了,”在解释自己的创业为什么选择移动互联网领域时,李涛说道,“我从 1999 年入行,经历了中国互联网起来的过程,也见证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对整个发展路程还是看的比较清楚。在 360 的这几年,很大部分时间也是在做移动,因此其实在考虑我该做什么的时候,一开始就决定了做移动互联网。”

  • 海外是蓝海,中国互联网恐怕是全球竞争最惨烈的互联网

APUS 桌面在国内知名度也许不高,但正如文章开头的数据所示,APUS 桌面在海外市场的表现非常好。为什么 APUS 会瞄准海外市场?李涛的判断是,相比起国内这么多互联网公司挤破头的市场现象,海外的市场机会更大,竞争也更小

中国互联网目前恐怕是全球竞争最惨烈的互联网,任何一项服务都有几十上百的公司在竞争。其实中国的智能手机市场大概就 6、7 亿用户,这么多公司挤在这里厮杀;反观海外,今天我看来,海外安卓手机用户接近有 30 亿的量,而且起码有三分之二的市场是低于中国市场水平的。巴西、印度这些人口大国有非常多人都还在用他们人生中的第一部安卓手机,这些手机可能只有 256M 或者 512M。这些用户对桌面整理、清理、加速这些基础功能的需求是非常大的。”

除此以外,李涛也分析了为什么海外这片大蓝海一直存在,却没有被发展程度更高的市场中的大公司们填满:

“我经常跟别人说,未来 3 - 5 年里,全球互联网格局会变成这样三块:美国互联网、中国互联网、其他互联网——中国的互联网已经开始逐渐变得强势了。而在我看来,那一大片低于中国市场水平的海外市场,只有中国公司能服务好。为什么美国人做不了?美国的文化太强势了,孤立主义和自我欣赏,喜欢在全世界推行自己的东西,不愿意为水平较低的市场做本地化。中国人不一样, 中国人很擅长和愿意做微创新和本地化。”

“做海外,很多人以为只要简单地把应用里的文字翻译成当地语言就可以了,其实你需要非常了解每个地方的人分别有些什么需求,然后做大量的本地化优化”,说起海外市场情况时,李涛的一言一词都非常自信,“哪怕就算只是翻译,可能很多团队也做不好。因为就英语这一种这么大众的语言,都在全球有着各种各样不同的俚语用法,光翻译是不行,你需要沉到各个市场里摸清楚用户的需求。”

  • 文化适应性和心理调适——中国团队做海外必须克服的因素

李涛对海外的把握来自他在 360 最后一年负责海外业务的经历。他说,为了考察海外市场情况,他曾在 1 年之内走遍了全球几十个国家,当中囊括了许多欧美发达国家,以及他视之甚重的亚非拉市场。“在巴西街上直接被抢劫、在印度用脏水洗澡结果把眼睛弄感染了,这些我都亲身经历过”,他把中国的大型互联网企业普遍没有在海外获得成功的原因归结为“文化适应性”和心理调试的问题,“国内许多大公司的高层们文化适应性很差。加之他们不愿意去海外真正地沉下去感受市场,派出去的也都是无法做决策的基层员工,导致这些公司的文化适应性很差。所以你会看到,最早在海外取得成功的中国公司都是一些在国内做得不怎么大的公司,甚至在国内无法生存被迫着走出去的公司,这些小公司的决策者们对海外市场的心理调适做得很好。而我们,由于在 360 做海外的经历,我已经提前把心理调适完成了,这是我们目前做海外最大的优势之一。”

“当然,那批在海外有点成绩的小公司们也有缺点。他们是为了挣钱、生存才选择了海外,注重盈利,这导致他们的格局观不够。”言下之意,李涛对 APUS 的格局观还是很自信的。

  • 用极简的思路,帮用户整理杂乱的安卓桌面

先是确定做移动互联网,然后选择了海外市场,那为什么从桌面产品入手?

李涛认为,桌面是用户和手机进行交互的最重要界面,也是用户接触得最多的界面。安卓的开放性令其迅速占领智能手机市场的大部分份额,但同时也给用户带来了体验上的不足:整体性差、生态混乱。与 iOS 不同,安卓既有桌面又有菜单的“两张脸”并存的设计,也加大了用户理解手机、使用手机的成本。因而,一款能帮助用户整理桌面、提升操作效率的桌面应用对于安卓用户而言,还是相当有吸引力的。当然,高端机型或精品厂商的机型可能自带优化程度较好的订制安卓系统。

既然要做桌面,APUS 要如何体现其与其他桌面应用的差异性?李涛认为,市面上其他桌面应用与 APUS 的思路完全不同。

Apus 原意为“雨燕”,是世界上最小的鸟之一,飞行技术却非常高超。这也是为什么李涛团队以 APUS Launcher 命名产品 —— 这款产品最强调的三个特性便是小、快、简单。

整个应用的确很小,只有 1 点多兆(同样面向海外市场的 Solo 桌面体积为 5 点多兆,Go 桌面则有十几兆)。体验过程中,APUS 的响应速度也的确较其它产品稍快一些。而“简单”则体现在功能和设计上:除了解决用户使用桌面时的几个基础需求之外,APUS 在功能上相当克制,不会给使用者很大负担的感觉;设计风格上追随的也是极简思路。李涛认为其他桌面应用可能并没有抓准用户真正的需求,“很多面向海外市场的桌面应用都做得很华丽,做美化,做花里胡哨的功能,但其实用户需求不一定在这。低端手机的配置本来就低,如果还把桌面做得很大、很占运行内存,那就本末倒置了;另一边,高端用户们其实也不追求“华丽”,他们更加注重产品简洁度。桌面类工具应该帮助用户更好地使用手机,不要打扰用户。”。

  • 桌面只是表层,APUS 的背后是一个产品矩阵,和一个“应用市场”

对于 APUS 来说,“桌面”其实只是表现形式,实际上它是一个产品矩阵。基于为用户解决使用手机中的基础问题而存在的加速、清理、电量优化等功能,都集成在桌面中了。这些功能每个都解决了目标群体的某方面刚需,整合在桌面中则会令用户体验更加方便简单。然而,单单这些解决安卓手机用户基础需求的功能,并不是 APUS 的想像力所在。

APUS 真正要做的,是把桌面和应用市场无缝结合,实现“桌面即市场”。如何实现?

首先,APUS 会智能地帮用户在桌面创建各个分类文件夹,并自动把桌面上的应用图标分类到各文件夹中。而文件夹界面的顶栏中,所有文件夹名都依次排列了出来,如果需要从一个文件夹跳到别的文件夹中,用户可以直接左右滑动界面来切换,不需要退回到桌面重新点按。

而将桌面产品做成应用市场的方法,就依托在文件夹中。在每个文件夹里,下方都会有“周围的人正在用”的应用列表,为用户智能推荐这个类别的其他热门应用。用户点击推荐的某个应用后,会跳转到手机里有的应用市场中的下载页面,便可以直接下载该应用。

这个功能赋予了这个桌面产品“应用市场”的职能,并且比传统的应用市场更加直接、简单。用户在日常使用手机过程中即可浏览到应用信息,而每个文件夹本身已是智能分类好的,用户又再节省了在应用市场中选择类别的步骤。另外,相比起一般的市场应用,用户使用文件夹功能的频率会高很多,这意味着这些推荐应用的露出机会会大很多,对应用开发者的吸引力也会更大。可以说,在一个这么轻量级的桌面工具中搭建起一个这样想像力丰富的平台,APUS 只用了一步

然而 APUS 仍有不少小毛病。首先,我在试用时,有几款应用没有自动分类到文件夹中,不知何故。(而检测到桌面有散落的应用时,APUS 会推送通知提醒用户手动整理。)

另外,文件夹内的应用推荐功能,对我而言体验不够好。可能因为我本身就安装了足够多的主流应用,APUS 为我推荐的应用大多数看起来质量并不高。并且,虽然所推荐的应用说是“周围的人正在使用”的应用,但据我目测,很多推荐在最前面的应用我身边几乎没有人在用。

就此问题我和 APUS 负责市场的 Penny 聊过,她解释道,由于主要面向海外市场,APUS 在国内的用户量并不太多。因此,为了收集足够的数据去支撑应用的智能推荐,在国内,这个“周围”所指的范围可能会比较大,例如一个区或一个镇,而不会是“一个办公室里”这样的范围。

尽管我在国内感受到的体验一般,APUS 桌面在文件夹中嵌入应用推荐的做法还是相当有意思的。如果在海外有充足的用户量和数据支撑这个功能,能为用户推荐足够优质的应用,相信会很有想像力。

  • 除了做产品,APUS 还设立了基金:专投 360 离职员工和面向海外市场的中国团队

最初,我对 APUS 的印象是:一个轻量级的桌面应用。当了解到 APUS 以文件夹内应用推荐的方式,做“桌面即市场”时,我们发现他是一个应用平台。而这个平台的背后,其实,APUS 还成立一个基金。

APUS 基金主要投两种类型的项目:1、从 360 出来的员工创业的项目;2、面向海外市场的项目。

经历过在 360 负责无线和海外的 5 年,李涛给我的感觉是,身上似乎总有一层挥之不去的 360 影子。也许正是对 360 价值观的认可,让李涛想要做这么一个面向 360 离职员工创业项目的基金吧。

“为什么这么支持 360 出来的团队?这些人有什么特质吗?”

“感情是一个方面吧。另外,在 360 的这些年,对这帮人还是很了解的。即使我不认得你,你告诉我你具体负责哪块业务的,我也能大概知道你工作情况如何。这很大程度上帮助了我判断。如果说 360 员工最大的共同特质,可能就是执行力很强吧。”

而 APUS 投资做海外的团队,应该说更顺其自然一些。由于自身也是做海外市场,并且有着“桌面即市场”的平台特性,APUS 当然希望成为中国团队和海外市场之间的桥梁。“我们看好海外市场,也希望帮助挤在中国市场的团队们多多出海发展。另外,有些公司其实也逐渐意识到要做海外了,但是无从下手。而我们这边也可以提供很多的经验和资源,帮助这些团队完成心理调适和信息对称的过程吧。”

最后,关于 APUS 的融资情况,李涛透露目前已经完成了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首轮融资,但具体细节和 VC 方面的信息,暂时不便透露。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好团队

我推荐

下一篇

多个大厂商去接入小平台的事情在国内应该不多见吧

2014-09-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