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amera360 CEO徐灏:也许途中恶浪会把桅杆打断,永远撕不碎的是信念#WISE大会·你的时代#

苑伶 · 2013-12-11
演讲的最后,徐灏给大家念了首诗,他说他非常喜欢汪国真的《致理想》,这首诗一直是他对岸的绿灯。

http://a.36krcnd.com/photo/707514084bdb29e5a391ba4981c9cc8c.jpg

*演讲的最后,徐灏给大家念了首诗,他说他非常喜欢汪国真的《致理想》,这首诗一直是他对岸的绿灯:

你不是神话里缥缈的梦幻,你是现实中一团燃烧的火焰,当你在茫茫夜海里闪现,便是对我的无声召唤,于是,我扬帆向你驶去,怀着无比的坚毅与勇敢。

也许途中风雨会把船帆撕碎,也许途中恶浪会把桅杆打断,但,永远打不断的是脊骨,永远撕不碎的是信念。船在风云里破浪穿行,终有一日,它将真正屹立在我们每个人心目中的浪潮之巅。*

下文是徐灏和Camera360的故事:

Camera360已经有将近2亿用户。作为一款全球化摄影应用,它的一半用户来自海外市场。在人口数量6500万的泰国,超过2000万人是Camera360的用户,用徐灏的话来说,“也就是除了老人、小孩、宅男宅女之外,基本上每个人都在使用Camera360”,甚至有泰国护肤品以“拍出像Camera360一样的皮肤”为slogan,在Amazon上的售价超过30美刀。而前不久,SIG刚刚向这款摄影软件领投1800万美元,此前的资方经纬中国、戈壁创投继续跟投B轮。

这款软件的制作者,徐灏和他的哥哥徐滢,17岁开始上网,几乎看着当年的四通利方论坛做成了后来的上市公司,网易从个人主页服务的站点跻身四大门户,看着腾讯从无到有,到市值超过7000亿港元,却没有抓住第一波互联网大潮的机会。但他们的创业之路却是从那时开始的。

第一次,1996年,徐灏和高中同学顾锐从职业高中毕业,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因为两个人都喜欢音乐和计算机编程,就做了个人录音棚,当传统方法还停留在用胶片录制的时候,他们尝试用电脑灌片。徐灏的父亲为这次创业投入了30万,但最后没有见到收成。徐灏说,当时他们的服务灌一张唱片要900元,购入的雅马哈机器成本也不低,还动不动就报废,在自己技能不成熟和外部市场录碟只需要60元的合力作用下,这个生意半年之后便宣告结束。

再后来,2002年,徐灏回到学校,主修计算机。随之又做出了一款图像处理软件“梦幻影室”,“梦幻影室”有一个核心功能,就是用户一旦站立到梦幻影室当中后,在电脑上看到的画面就是她已经站到了实际的三维场景当中的画面,比如能看到用户站到了故宫的城墙或者南方的大海旁边。他们给这款软件定价六万一套,但最终全国的销量只达到了几百套,又赶上盗版免费的photoshop在中国盛行起来,这个生意再次走向失败。

第三次,徐灏利用“梦幻影室”软件开起了自己的婚纱影楼,当中的滤镜效果直接服务于影楼后期的图片处理,不用Photoshop就能快速处理相片,随之为徐灏带来了收入。但两年后,他依旧选择了放弃这笔生意,“一个原因是微利,好的时候最多赚到小几十万块钱,但是婚纱影楼行业淡季旺季特别明显,淡季可能每个月都亏本。第二是旺季期间基本不能休息。第三,婚纱影楼属于传统行业,我个人更喜欢创新型科技公司的经营方式,不喜欢以猫腻作为创业。”徐灏说。

所以2010年时,当铺叙已久的3G网络终于真正普及开,Google Market的Android操作系统发布,徐灏认为,机会可能来了。他们研究家庭智能卡片机的市场,发现佳能、索尼的95%利润来源于家用卡片相机市场,而看完当时Android市场上将近20个的拍照应用,他们觉得自己有能力做出一个至少在拍照效果上胜出的产品。

于是,他们自学Android编程,开发两月,底层图像处理技术基本来源于梦幻影室的滤镜积累,只做了框架和UI设计,便在两个月内将产品上市。徐灏说,当时的优势就在于图片的处理能力、处理速度和处理效果,能够处理超过800万像素以上的照片,但在UI设计上却有着明显粗糙的劣势,“谈不上用户体验”。

后来他做起了Camera360,成为他的第四个、也是第一个和移动互联网相关的正式创业项目。

现在回顾做Camera360的这三年,徐灏说,比较纠结的地方是“社交”。第一年Camera360用户数到达了六百万,恰逢Instagram在海外大热,投资人来问:“你们做不做社交?”甚至有投资机构说,如果做社交,可以多给一些投资。那一段时间,Camera360团队内部连续开了一个星期的会议,从早到晚,讨论如何做PC端的社交方案。“聊得很兴奋”,徐灏形容道,但回头来看,他觉得这种“兴奋”是动摇,“后来我们从行业趋势角度去看,当时六百万用户不适合去做社交。那时候脚跟并没站稳,我们需要更大的用户基数,才能保持手机拍照领域的领头羊,六百万太少了。”所以目前,Camera360仍没有加入明显的社交元素。徐灏说,照片天然具有分享的社交属性,但是社交要什么时候做、怎么做,是现在仍在思考的一个问题。

他曾在一次采访中,将Camera360的三年归结为——站稳脚跟、苦练内功、确立品牌。第一年拓展用户,第二年磨练技术,保持每20天一个小版本、每半年一次大版本的更新节奏,第三年确立品牌,在泰国、印尼等东南亚国家斩获用户,有当地的Twitter粉丝自愿帮助他们做8国语言版本的翻译校准。

做到这一步,徐灏说自己的理想是有变化的。刚开始做Camera360,他是想创业去试一下,现在他想用一些有科技感的东西去改变人们的生活,未来他想把Camera360做成一个摄影服务,从拍照片到最后给谁看,把整个环节闭环。“做到这个的时间,从短期来讲可能是一两年,但从长期来讲,又会有一些新的设备诞生,需要从事新的设计,可能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前一段时间,Sony发布DSC-QX100、QX10两款摄影外设,Camera360是第一个支持Sony无线镜头的第三方应用。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如果今天有人过来跟我说,你的想法就是不切实际,你的模式就是做不大,你的模式就是不清晰,我依然还会像刚才那个男孩儿一样沉默不语,然后把答案交给世界,因为之所以我们选择创业那天开始,我们并不是选择了成功,而是选择如何面对失败。

2013-12-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