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也需要《鱿鱼游戏》

毒眸·2022-01-26 19:37
票房人次连降七成,流媒体成吸粉利器

2021年,韩国全年票房以不足6千亿韩元收官,未能迎来复苏行情。

在流媒体平台竞相入局的背景下,韩国院线对观众的吸引力出现下滑,凸显电影业在外部冲击下的困境;但随着年末《蜘蛛侠:英雄无归》热映,线下票房呈现出强劲的上升势头,预示大银幕有望在强片助推下重焕生机。

01韩国票房延续低迷,好莱坞久违夺头名

据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统计,2021年韩国票房总额报收于5845亿韩元(合4.88亿美元),比前年的5104亿韩元(合4.26亿美元)小幅反弹14.5%;以观影人次计,2021年韩国院线共吸引6053万人入场,较前年的5952万仅提升不到2%,即票房增长更多来自价格上浮而非客流回暖。

这两项指标均与巅峰期相距甚远:2019年,韩国年度票房达到1.914万亿韩元(合16亿美元),总观影人次则超过2.26亿,即两者的跌幅都达到七成左右。与欧美等发达地区相比,韩国院线的复苏进度更显迟滞,更落后于邻近的其他亚洲国家。以往韩国的年人均观影接近4次,在全球各大市场处于领先位置;但近两年则萎缩至略多于1次,可见线下观众流失比例之高。

从单片来看,漫威巨制《蜘蛛侠:英雄无归》自12月中旬公映后便牢牢占据票房榜首,到月底时共吸引556万观众入场,无悬念问鼎韩国年度冠军;这也是近十年来好莱坞电影首度夺取票房头名的位置,上一次还是2011年的《变形金刚3》(778万人次)。《蜘蛛侠:英雄无归》在1月依然势不可挡,截至24日总人次已攀升至719万。虽然距离突破千万人次尚有相当距离,但《蜘蛛侠:英雄无归》证明韩国院线仍可迎来爆款。

除《蜘蛛侠:英雄无归》外,“漫威电影宇宙”的其他作品也收获颇丰,均位列年度前12名之列。即便整体放映市场仍未恢复元气,韩国依然稳居漫威的亚洲头号票仓。聚焦家庭群体的《心灵奇旅》和《黑白魔女库伊拉》分別吸引了约2百万观众,印证迪士尼出品电影的号召力。

由索尼出品的《毒液2:屠杀开始》则累计至212万人次,以票房计同样位列该片在亚洲地区之首。榜单中另外一个好莱坞席次归属于《速度与激情9》,该片以229万的总人次排在第5名。

值得一提的是,《鬼灭之刃剧场版无限列车篇》于去年1月在韩国公映,最终观影人次达到215万,成为榜单中难得的日本动画电影。《鬼灭之刃剧场版无限列车篇》不仅本土席卷逾4百亿日元,在北美、韩国、欧洲和港台等也屡创佳绩,问鼎2020年全球票房冠军实至名归。

在本土电影中,由柳昇完执导的《摩加迪沙》于7月底亮相,凭借出色口碑累计至361万人次,创去年韩片的最佳成绩。8月份公映的《地陷》 共吸引219万名观众,一周后亮相的《人质》也有163万人入场,双双闯入票房榜前列。

但这与往年韩片轻松破千万人次形成鲜明对比,凸显去年韩国电影行业面临的困境。事实上,《摩加迪沙》的成绩甚至低于前年韩片冠军《南山的部长们》,后者在2020年1月曾累计至574万人次,虽然彼时韩国影院运营尚未遭受大规模冲击。

据《综艺》报道,去年韩国制片方大幅收缩了发行计划,本土电影的总收益跌至1730亿韩元(合1.49亿美元),在2020年的基础上再缩水一半,观影人次也低至1820万。由此韩国本土电影的市场份额降至30.1%,为2004年有相关统计以来的最低值。相比之下,2019年韩国电影占有率曾达到50.4%,创下历史纪录;但在发行数量和观众人次均骤然下降后,韩国电影交出了本土市场的头把交椅。

02流媒体成吸粉利器,线下复苏任重道远

短短两年之间,韩国放映业经历了从巅峰到谷底的震荡,最大的冲击波来自愈发强势的流媒体。

从2020年开始,随着政府逐渐实行严格的社交隔离措施,影院上座率随即受到大规模限制,倒逼发行商推迟或取消院线公映安排。在这种情况下,多部影片跳过大银幕而直接登陆流媒体,并曾在行业中激起轩然大波。

其中,入围过柏林电影节的影片《狩猎的时间》(Time To Hunt),于2020年4月直接在Netflix平台上上线,并在此过程中有争议地取消了海外销售交易;另一部备受期待的科幻电影《胜利号》(Space Sweepers),其投资发行公司Merry Christmas公司曾计划在2020年夏季发行这部影片,但最终在11月宣布与Netflix公司达成了线上放映的交易。

虽然数字产品在线销售额估计从2019年的5093亿韩元(合4.669亿美元)降至2020年的3635亿韩元(合3.328亿美元),但本地OTT市场(除了电影以外,还包括电视和其他内容)在2020年增长至7801亿韩元(合7.154亿美元),比2019年的6345亿韩元(合5.819亿美元)快速跃升。

进入2021年,欧美各国都经历大规模解封或放松限制,加上院线电影回归窗口期成为主流趋势,线下票房收入便逐渐迎来复苏。但韩国在入春后感染数上快速攀升,加上流媒体平台扩张速度并未减速 ,观众回归影院的意愿受到显著抑制。这与另一个亚洲大市印度的情况颇为相似。迟至去年第四季度,印度院线才迎来大规模重启,较其他亚洲国家延后良久。

事实上,韩国和印度近年来都成为跨国流媒体竞相争夺的主力战场。以Netflix为例,除推出原创电影或吸引院线作品投放外,Netflix在本土剧集制作上更是不遗余力,《鱿鱼游戏》、《王国》都成为吸引韩国乃至全球观众的利器。

此外,Disney+平台于去年11月在韩国上线,不仅同步推出《尚气与十环传奇》等漫威作品,还以《雪滴花》等韩剧打入Netflix后院,让韩国观众的娱乐选择愈发多元。而印度市场多年来便上演Netflix、迪士尼和亚马逊的“三国杀”,Netflix更是喊出在印度“1亿订户”的目标,令印度观众在线上消费渐成气候。简而言之,韩国和印度的大银幕和流媒体之间出现更强的替代效应,令线下业态的复苏进度持续受阻。

不过,在好莱坞制片厂抛弃院网同步实验后,院线电影已渐次回归大银幕放映,流媒体平台的内容策略将聚焦于剧集端。而近两年来愈发红海化的竞争态势,也让流媒体巨头在财务表现上颇为挣扎。就在20号,Netflix刚公布了最新的季报数据,其中预测订户增长量远低于市场期待。

在财报披露后,Netflix股价便开始剧烈下跌,上周五当天直接蒸发约22%的市值,将近两年以来的增幅尽数抹去。至于全力押注Disney+的迪士尼,过去数月其股价便一直在低位徘徊,为去年美股回报最差的公司之一。从目前看来,流媒体平台的成长红利期已经结束,影院等线下业态将逐渐夺回失地,韩国和印度预计也将复刻这一趋势。

与此同时,虽然韩国电影在本土市场遭遇重创,但在电视领域的扩张却风生水起,尤以火遍全球的《鱿鱼游戏》为代表。在第79届金球奖上,《鱿鱼游戏》成为首部获得提名的韩剧,共入围剧情类最佳剧集、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等三项提名,并由吴永洙摘下最佳男配角的奖项。

吴永洙于《鱿鱼游戏》中饰日南(001号)

此外,《地狱》当选烂番茄2021最佳恐怖剧集,成为Netflix开拓韩剧市场的最新范例。这是继《寄生虫》横扫4座小金人,尹汝贞凭《米纳里》获最佳女配角后,韩国影视业连续第三年在国际上得到肯定,凸显其在文化“软实力”上的卓越成绩。与日本、印度和伊朗等传统强棒相比,韩国作为后起之秀已然崛起为亚洲名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作者:毒眸编辑部,36氪经授权发布。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看透娱乐,死磕真相。
特邀作者

看透娱乐,死磕真相。

下一篇

再聊视频号。

2022-01-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