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高管苏菁离职,之前因评价“特斯拉自动驾驶杀人”被罢免

智能车参考·2022-01-26 11:28
放话“华为自动驾驶绝对第一”

苏箐从华为离职了。

不意外,但确实有点遗憾。

苏箐是谁?

华为自动驾驶首秀中横空出世的明星高管,原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华为自动驾驶产品线负责人。

2021年4月,上海车展前夕语出惊人:

“华为自动驾驶绝对第一。”

“现阶段做RoboTaxi的企业都得完蛋。”

一战成名。

同年7月,上海世界AI大会现场论坛,直言特斯拉自动驾驶方案弊端:

“特斯拉自动驾驶杀人。”

然后被调岗丢了职位。

现在,被证实春节前离职,新去向暂时不明,本人也没有对外回复动向。

因“说了真话”而受处分

2021年7月,苏箐因为公开活动上评价“友商”特斯拉,然后被华为最高层罢免,据称罢免调令,还是任正非亲自签发的。

罢免调令中称,苏箐需要到华为战略预备队接受训战和重新分配。

其后又进一步官方回应解释:

我公司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苏箐在参加外部活动谈及自动驾驶技术与安全时,针对特斯拉,发表了不当言论,苏箐已就其个人不当言论进行了深刻检讨,但鉴于其言论造成的不良影响,我公司决定免去苏箐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职务。苏箐将去战略预备队接受训战和分配。

华为方面还强调,华为公司尊重产业界每一个参与者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努力与贡献,也希望与产业界共同推动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

但即便在当时,也有很多人为苏箐鸣不平,认为其只是说了真话,揭下皇帝新衣,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处罚。

苏箐说了什么?

在7月初的上海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一场夜话论坛中,苏箐被问到了自动驾驶落地安全现状。

他引用特斯拉的事故事实,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苏箐说,特斯拉这几年下来,事故率还是挺高的,而且是从“杀”第一个人到最近“杀”的人,它的事故类型非常像

作为以耿直技术男的新晋华为“网红”,苏箐用到了较为尖锐的杀人字眼……

但苏箐也解释说,之所以这个地方要用这个词,可能大家听起来很严重,然而逻辑上、事实上就是如此。

他展开称:“机器进入人类社会和人类共生的时候机器是一定会造成事故率的,讲难听点就是‘杀人’,只是说我们要把它的事故概率降到尽量低。从概率上来说,这就是一件有可能发生的事”

从苏箐的认知来看,给出这种观点的根本原因,在于他认为机器完全替代人类司机不现实。

他认为在未来的一百年内,机器的智商都不会超过人类,而L5级,即完全自动驾驶)在这辈子也很难实现。

所以逻辑上,没有绝对安全的机器司机,也就造成相关安全事故会是概率问题——区别只是概率多大。

而落地应用里,这种概率会在用户逐步接受进程里发生。

“如果我们的自动驾驶变得更高级,普通用户对于新科技产品会有一个倾向性,一开始他们会完全不信任,一旦试过觉得很好后就会非常非常信任,这其实就是出事故的开始”。

并且苏箐的判断,还不是预设预想,是已经屡屡发生的事实。

自特斯拉AutoPilot开始面世应用以来,事故特点之旗帜鲜明,基本都是这种“非常信任”导致的。

很多车主在信任AutoPilot能力后,放松警惕,甚至完全交出了驾驶掌控权——然后在紧急状况下无法及时接管,造成事故。

而特斯拉一次次“车主使用不当”的回应,也是对苏箐这种“非常信任后出事故”的另一层面佐证。

所以苏箐这样评价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方案,说错了吗?

当然没错。

且在商业互吹的环境中,还耿直得像那个说出“皇帝新衣”的小孩。

苏箐甚至还给出解题方法。

一方面,落地量产车的自动驾驶能力一定要无限接近L4,能尽量处理所有场景,能处理尽量多的极端场景。

另一方面,自动驾驶系统应该要求用户去监管车辆行驶,不能完全放权给系统。

而这个思路,也是目前量产自动驾驶一派的行业共识。

所以无论是发言背景事实,还是论述逻辑上,其实都站得住脚。

唯一可能留下诟病的地方,是对行业内友商用上“杀人”这样的自研,太过尖锐和敏感。

但苏箐其人,似乎就是这样的性情和风格。

苏箐其人:余承东旗下干将,技术狂人

在华为内部,苏箐一直被当做一位技术狂人。

据《财经》引用内部员工评价,说苏箐脾气耿直,领导风格上“桀骜不驯”,“技术至上”。

苏箐可谓是余承东旗下干将,曾担任华为终端公司首席架构师,也曾在华为海思半导体研发芯片,大名鼎鼎的达芬奇AI架构(麒麟芯片的架构,AI跑分获世界第一)就是由他领导开发。

而选择苏箐领导自动驾驶团队,也有观点认为是华为有意为之。

“像自动驾驶这么困难的事,也许得要这么偏执的人才能做成。”

在带队华为自动驾驶后,苏箐的观点和言论,也屡屡引发热议。

在今年4月上海车展前夕,作为华为自动驾驶首秀后的发言人,苏箐语出惊人:

“华为自动驾驶绝对第一。”

“现阶段做RoboTaxi的企业都得完蛋。”

那时候虽然被批评“过于狂”,但也有猜测认为,华为需要这样的人来把智能车业务推到最受关注的位置。

还有华为内部老人评价,他(苏箐)很像当年刚做手机的大嘴(余承东)。

事实上,华为自动驾驶,确实伴随苏箐的言论,首秀即热搜。

甚至在上海车展前夕的惊人言论,还被猜测也有华为在营销上的长袖善舞,抢占热搜。

毕竟当年华为进军终端,开造手机,余承东就是以这样的风格和热议言论,不断刷新关注度的。

只是没想到,苏箐的言论,最终获罪,并且被公开罢免。

苏箐去向?

于是苏箐现如今离职,似乎也就不那么令人意外。

按照其性情和风格,这种冤屈,为何要忍?

更何况当今之势,最紧俏的就是自动驾驶人才。

苏箐,还是那种狼性文化下塑造出来的将军工程师,自然不缺机会。

所以问题只剩下,他会去哪儿?

去其他巨头?可能面临竞业禁止。

创业?有可能。

但现阶段自动驾驶创业,乘用车领域的机会窗口已经很小,货运、低速或特殊场景,应该会有机会。

另外就苏箐的个性,可能还需要其他风格的合伙人伙伴。

造车公司?可能性最大。

在智能化已经成为明确趋势之后,所有的车企都在加码。

特别是国内的自主车企品牌,比亚迪、吉利、长城和奇瑞,其实都自研之心不死,也都缺乏智能驾驶领域位高权重的一号位高管。

而造车新势力方面,小鹏汽车自从让吴新宙接管自动驾驶业务,发展平稳,不断展现差异化竞争力,工作干得很不错,短期内应该不会有变动。

蔚来从投资的公司Momenta挖来了AI大牛任少卿,现在负责蔚来自动驾驶研发相关的工作。

但业内周知,任少卿以学术能力见长,工程化能力和工程团队管理能力相对会弱一些——不然也不至于在创业独角兽Momenta渐渐失了位置。

所以苏箐之于蔚来,并非没有可能。

以及蔚来,现在也是头部造车新势力中,智能驾驶方面最有提升空间的公司。既然品牌和服务都有口皆碑了,短板补上不得更上一层楼吗?

理想

创始人李想想得通透,说得也直白,理想造车,从一开始就奔着智能车而去,在产品、资本等迈入正轨后,智能驾驶相关也在不断加码。据说已经从百度Apollo,挖走了大批人才。

但至今还缺乏苏箐这样一线将军。

至于威马、哪吒、零跑……可能还需要迈过造车的IPO门槛。

最后,还有一个选项——李一男。

没错,就是那个初代目华为天才少年,华为废太子,现在也在小牛二轮电动的基础上,复刻理想汽车之路,从增程式起步,推出了智能车品牌。

总之,摆在苏箐面前的选择似乎不少。

好风凭借力,天下谁人不识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智能车参考”(ID:AI4Auto),作者:知一,36氪经授权发布。

+1
3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这份财报依然可以看到微软在全球产业互联网时代稳定高速向前发展的趋势。

2022-01-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