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CBD写字楼的我,收入不及外卖小哥

燃财经·2022-01-24 08:04
写字楼里不都是高工资

又一年春节将至,七大姑八大姨围坐一团,不可避免的话题就是打工人的工资。但这也许是打工人最尴尬的时候。

“在亲戚看来,我学的是金融类专业,毕业后又在大城市工作,干的还是管账的活儿。理所当然应该和高薪有关系。”在广州工作的诗诗烦恼道,“但其实我只是一个会计。即使管账,处理的是百万元、千万元的交易,但自己到手工资却不到4000元/月。”

因为工作的关系,诗诗能看到部分同事的薪资情况,“有些同事缴税都过万元了。”看着自己4000元的工资,诗诗只能叹一口气。而更让诗诗唏嘘的是,她们公司位于广州CBD,高大上的写字楼林立,不少都市丽人穿梭其间。偶尔点外卖、收快递,诗诗都会想,“我的收入还没这些送外卖、快递的小哥高。”

2022年1月5日,智联招聘发布《中国企业招聘薪酬报告》,展示了全国38个核心城市的平均薪酬,数据显示,共有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广州、南京、苏州、珠海、宁波9个城市平均月薪过万。其中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四个一线城市平均薪酬分别为13412元/月、13195元/月、12606元/月和10631元/月。

但在平均工资背后,也有参差。比如同据《中国企业招聘薪酬报告》,IT管理,项目协调岗位的平均薪酬最高,达29039元/月;高级管理岗位紧随其后,为22441元/月;以及软件,互联网开发,系统集成15509元/月、硬件开发15081元/月。而在高薪之下,也有行政,后勤,文秘平均工资仅6016元/月。

甚至有些工作,看起来“高大上”,但其实收入并不及“快递、外卖小哥”。

知乎“有哪些工作看上去特别高大上,实则工资特别低?”的问题下,吸引了1068条回答,其中航空航天技术工程师、审计、民航工作人员、专利代理师、博物馆工作者、世界500强储备干部、财务等等都被提到。

一位空少告诉燃财经,“我是2019年加入这家廉航的,工资构成为基本工资加补贴和飞行费。2019年月收入基本在8000元到12000元左右。但疫情期间到手仅3000元、5000元。”

还有用户直言:“在CBD上班的大部分打工人,其实都是看起来高大上,实际工资特别低。”

“当然,CBD也有工资高的。”诗诗指出,“在多数地方,工资高的公司和工资低的公司都有。即使同一家公司,也是高工资和低收入的职位都有。不过身在光鲜亮丽的CBD,工资低的对比和落差会特别明显。”

正如诗诗所言,收入水平随企业情况,以及岗位不同而有所变化。但也有一些工作看起来高大上,但实际上收入水平并不高。

本期小酒馆,我们和一些小伙伴聊了聊,他们之中有的身处光鲜亮丽的娱乐圈,服务流量顶端的明星,但实际工作却是为明星擦鞋、整理衣服,底薪不过3000元;还有的审着几个亿的项目,却在香港拿着一万元的工资,住着4平米的房子;还有的为千万元豪宅做着室内设计,但其实底薪只有2500元……

工作各有不同,薪资也自然有差异。即使在高收入背后,也一样是打工人的辛苦。“律师收入很高。有的合伙人一年能有两千万元,也有厉害的应届生一年能拿到40万元。但也有7000元、8000元一个月的。但不论是什么薪资水平,其实都很辛苦,底下的拼命干活儿,上头的不停应酬、拉业务。”一位法律行业人士表示。

无论如何,做好手头的工作,并适时为自己谋得更好的发展、更高的工资,才是最切实的。

在耀眼的娱乐圈,帮明星擦鞋

欧阳丨23岁 明星助理

我入行的原因很简单,一是因为门槛低,二是因为娱乐圈光鲜亮丽。明星助理没什么门槛,只要你肯吃苦都能干。我是大专学历,当时找到这份工作的时候,觉得自己挺幸运的。我甚至想,这份功能和明星每天接触,说不定还能和明星做上朋友,那肯定很爽。

我很多朋友听说我当了明星的经纪人后,也很羡慕我,在他们看来,能够呆在明星身边,肯定能看到更多的明星,出入的也是高档场所,都是别人羡慕不来的。他们甚至理所当然地认为,我的收入肯定不低,因为明星的收入都很高。

只是事实并不如此。明星助理入行都是从初级助理做起,底薪3000元/月,日常工作就是全能保姆,艺人要采访我要提前把衣服、道具拎去场地,和场地沟通。艺人去拍戏,我就得打包行李跟着住在横店。

刚入行的时候,我负责的明星常驻北京,于是我也要住在北京。3000元的工资,在北京合租付房租都够呛,更何况还有日常生活。最后还是爸妈心疼我一个女孩子,怕我吃不好住不好,每个月给我贴点钱,我才能勉强生活。

明星助理的工作也是憋屈。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我去布置场地,现场调光,艺人到了之后,觉得灯光角度不好,我听话调好了之后,艺人去化妆间化妆了,结果艺人大经纪人来了,又说灯光不好,我又调完之后,艺人出来看到灯光变了,直接指着我就开始骂,大经纪人走出来说,“消消气,小孩子刚来,不懂事。”

还有一次,我终于跟着艺人去走红毯了,以为能见到很多圈子里的人,我特意准备了自我介绍,想认识一些人脉。结果,我全程在帮艺人打理衣服、擦鞋、整理头发,艺人走上红毯,我留下来收拾衣服,把灯光抗回车上,再回到典礼现场的时候,我想认识的那些娱乐圈大佬坐在最中间,后面一圈是记者,再后面一圈是粉丝,我挤在最后面,好像跟这个圈子毫无关系。

我刚工作的时候还经常因为这种事情气哭,后来都觉得无所谓了。圈子里像我一样的初级助理太多了,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混成中高级助理,能给艺人对接资源,从项目里拿提成,一个300万元的项目哪怕只能拿1%,也是3万元。但是你想升上去,你得先有资源,艺人团队完全不会帮你,全靠自己在工作中慢慢摸索。我做了两年,接触到的还是其他艺人的初级助理、摄影师助理、场地商务,别说大厂的PR,我连一个杂志的主编都不认识,完全看不到希望。

以前每年过年回老家,我爸妈都劝我回家找个安稳的工作,我每次都很坚决的拒接,不过今年,我真的想就回家了。以前,我以为挤进这个圈子,就会有耀眼的生活,现在知道了,耀眼的都是原本就耀眼的人,留给自己的还是一地鸡毛。

月薪5000元,教月薪5万元的人怎么消费

Lily | 28岁 时尚编辑

作为一个家境普通的女生,进入时尚杂志当编辑,全因热爱。

我本科学的新闻专业,刚毕业就去了上海,在时尚杂志《外滩画报》当编辑。如今我入行已经六年,离开《外滩画报》后,先后入职时尚圈五大刊(VOGUE 、ELLE 、芭莎、嘉人、COSMO)中的两大杂志,从上海到北京,也混到了资深编辑岗位。

时尚行业就如大众所想,光鲜亮丽。我会出席各类一线品牌的相关活动,如卡地亚、宝格丽的活动,一副珠宝摆出来,那都是几百万元的价格。在活动现场,我需要跟品牌公关social,也会见到各路明星,比如陈奕迅、周冬雨、陈飞宇等等。

平时,我也总是在撰写一些非常高级的时尚穿搭文案,也会在一些拍摄项目中,跟一线明星合作。

来源/Lily拍摄 图/“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展览(上海)

受工作内容的影响,我们也跟着圈子一起光鲜亮丽。但只有我们只有知道实际的情况,与光鲜亮丽的圈子不同,刚毕业时我的薪水只有四五千元,如今也就刚过万元。

到现在,很多刚毕业进入时尚杂志的人,即使是在北京、上海这些高消费城市,也还是只有3000-5000元的月薪。跟我一样做了很多年的,有些还拿不到一万元的月薪。有一句话说“时尚杂志就是一群月薪5000元的人教月收入五万元的人怎么花钱”,我们深有同感。

背后原因,当然还是传统媒体行业的式微导致,时尚刊物也无法抵御冲击。但身处这个圈子,还不得不高消费。

作为一个囊中羞涩的“小编”,总是出席品牌活动,也不得不给自己准备“战袍”。每个时尚编辑都一样,衣柜里起码得备一两套衣服,以保证可以穿得正式、得体一点地出入高端场合。我也不例外,买了两套5000元以上的衣服,但即便是这个价格,我也是选择那种表面上看不出品牌的款式,否则也会出洋相。这个圈子就是以衣服论人,你没得选择。

另外,混时尚圈久了,总是接触这些奢侈品,消费欲望也会被激发,做不到一直看却不买,多多少少也要剁手买一些。

入行六年,我全靠对时尚行业的热爱在做这份工作。据我所知,像我这种“为爱发电”的时尚编辑,是非常多的。当然,还有一部分时尚编辑就是留学归来的富二代,他们也不为这份薪水,就是兴趣所在。

有时候站在时尚圈光怪陆离的现场,我也会有一种落差感,尽管我早已学会适应这个环境。我现在还在这个行业,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可能有一天我不想再掩饰自己的贫穷,就会默不作声地走吧。

拿着2500元的底薪,为千万豪宅做设计

墨墨 | 28岁 室内设计师

我是一名室内设计师。设计总跟艺术和美脱不了关系。可能很多人也这么认为,设计师就是每天画画图,将艺术和美实现在图纸上,平时衣着光鲜地和客户喝咖啡、聊设计,然后实现财富自由。

上学的时候,我也以为我以后从事的是艺术相关的行业。但真正参加工作我才明白,设计师也不过是服务行业众多岗位中的一个。

首先与艺术和美相背离的,是羞于见人的工资。为了压缩成本,多数公司并不会给设计师定薪,而是以底薪加签单提成的方式。比如我自己,底薪就只有2500元。虽然有单时月入过万元不是难题,但遇上淡季就只能啃草根树皮。

在上一家公司,我主要是为豪宅做室内设计。行情好的时候,每个月能拿三四万元。但签单也不容易,设计周期跟随施工进度,一个单可能得做三个月到半年,只要没交房,客户永远改改改。而且除了做图、量房、谈单、摄影、催款这些必备技能,为了迎合豪宅客户的心理,我们还要懂政治、懂娱乐、懂财经知识、懂商业模式。

后来,我从这家做豪宅设计的公司跳槽去了一家做酒店设计的公司。因为未来我计划自己开工作室,之前豪宅室内设计主要做软装,而酒店室内设计更偏硬装,未来要自己开工作室,最好多学一点,都了解了解。只是虽然换了公司,但底薪加提成的工资方式还是没改,而酒店设计远没有豪宅设计赚钱,我的月收入已经掉到了一万元左右。

其次,让我落差最大的,是从“艺术行业”堕入“服务行业”。近几年,装修公司的数量犹如雨后春笋般增长,倒逼装修公司由原来的工程公司转变为服务型公司。

与“服务”挂钩就意味着客户是NO.1,装修公司卷了起来,恨不得要求我们设计师24小时*365天随叫随到,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所以我们是没有固定休息日的,每周能轮休一天的已经算是良心公司了。我们公司更过分,轮休要提前2天提交申请,经过主管审批才能休息。

说实在的,室内设计这个行业有点像娱乐圈,想要成为知名设计师除了有代表性的作品,还要会炒作,当在行业中有了一定知名度,就可以开工作室,利用自己的名气吸引客户,但熬出头的少之又少。更多的是像我一样的“装修工人”,吃十几元的炒饭,催几百万元的货款,坐一块钱的公交,谈上千万元的合同。

如今我入行已经有五个年头了,每当别人了解到我的职业并投来羡慕的目光时,我就想告诉对方,有得选千万别学设计,更不要做一名室内设计师,因为真的太难了。

审几个亿的项目,拿一万元的工资

贝斯丨27岁 香港审计师

2021年是我在香港做审计的第三年,当时选审计是因为我觉得金融行业,体面、稳定、多金。其实我知道,直到现在,很多人也很认为审计肯定是不错的工作,首先从事的是金融业,接触的都是大项目,出入的都是高档场所。

但现在我知道了,体面,是外人看的体面;稳定,是压力极大的稳定;多金,是不可能多金的。

现在整个香港想干审计的人越来越少了,因为大家都渐渐发现了这个行业钱少活多还受气的本质,纷纷“逃离”审计。我们公司上个月就走了两个项目经理,于是我这个三级审计员就被老板赶鸭子上架了。

之前作为三级审计员,我只需要审几个科目而已。现在被赶鸭子上架,我突然需要负责整个公司审计的计划、报告、盯进度条,我压力特别大。但最关键的是,老板压根没给我聊涨薪,我工资还是一万多港币(按1月22日汇率,约8000多元人民币)。

一万多港币,乍一听挺多的,我之前也这么想的,但拿到钱就发现,压根不够用。香港,“购物天堂”,除了“购物”没有“天堂”。我的公司在中环,那附近想要一个人住,一个月租金够我两个月工资。现在我合租的房间四平米,一个月5000港币,我估计到我离开香港的那一天也别想独居自由了。而且,香港的地铁是按站收费的,一站3港币或者5港币,我没搬过来之前住得很远,一天通勤小两百港币,上班都肉疼。

但我接触的客户就完全过着另一种生活了,我一般对接的都是企业或者集团的财务总监、总经理,他们招待我们都非常“豪”。有一次我去客户公司,我们聊完刚好是午饭时间,客户就说,“一起吃个便饭吧。”然后把我带到了一个西班牙餐厅,我打开菜单,没找到四位数以下的菜。然后客户说,“简单吃一点,下次有机会带你吃好吃的。”

偶尔我的老板会带着我去跟客户应酬,最开始我也会咬咬牙买条几千港币的裙子,去拍拍照。后来,我看着朋友圈里精修的自己,和那些夸我美,羡慕我生活的留言,再看看自己四平米的房间里的杂物,和来不及倒的垃圾,我觉得,真没意思。

最近我每天上班都在想,“如果今天,再不给我提加薪,我就要走了。”然后,第二天我还会这么想着去上班。

审计行业有非常固定的晋升体系,一般都是初级审计员,三年左右升到高级审计,然后再往上就是经理、总经理、总监、合伙人。不过,这些级别不是挨日子就能升上去的,还要看你的人脉、资源、有没有能力给事务所创收。

讲老实话,我虽然跟客户经常对接,这些客户表面对我也不错,其实不是将我当保姆,就是将我当陪聊。自己的会计不会记账,问我;不会报税,问我。有时候合同审核都要问我。到了我问他们要资料的时候,统统已读不回。

或者就是和我几个小时的聊老婆孩子,我一提到要资料,就只有一句话“我没有给过你么?”我跟他们从收入到业务范围都差得很多,平时我想发发信息维系情感,除了过节问候我都不知道发些什么,更别提把他们变成自己的人脉了。

以前,我以为进了金融行业,都是分分钟百万元上下的铁饭碗,现在才懂,仅仅是维持那份“体面”都需要拼尽全力。

执行制片人的名,赚打杂小工的钱

谢芝丨32岁 某影视公司执行制片人

当了两年多执行制片人,我终于决定当回我的编剧。回顾这两年的执行制片人经历,我只能说挂着执行制片人的名头,实际上却干着打杂小工的工作,也只拿着打杂小工的钱。

2018年,我从台北来到北京,本来想谋一份编剧的岗位,但阴差阳错,成为了一名执行制片人。

很多人对影视圈有很大的误解,认为影视圈的收入普遍都高,尤其是导演、制片人之类的,听上去就很高大上。但实际上并不如此。

当时我入职的是一家规模挺小的影视公司,在酒仙桥附近,挨着798艺术园区,工作氛围环境还不错。公司主要出版网剧,因为上星的成本和流程太多,公司也不会做重度投入。

执行制片人的主要工作就是执行制片人或者制片主任的意图,推进整个流程细化落实,在预算内,完成整个工作。说起来权限蛮大的,比如看合约,看剧本,找演员、道具等团队,要有后期流程的概念,会后期制作。

但看着权限挺大,好像能决定一切,但一工作才发现,你什么都决定不了,你只能参与,比如你好不容易花了几周面试演员,找到几个适合的演员,到最后被制片人(其实是资方)换掉,多了几次,你会怀疑自己的能力和经验,不断否定自己。

而且制片人听起来好像是甲方,但很多时候都只是乙方,要伺候明星、编剧等各方。我没有接触过很大牌的明星,但一些与大导演合作过的明星架子比大牌明星还大。

有一次,我们冬天早晨8点在天通苑拍戏,有雾霾,某个演员就是不进场,说要我们用大风扇清场,不然呼吸对身体不好。还有时候遇到稍微有点名气的、怪脾气的编剧,你找他磨合几次,没准直接放鸽子,人家要操作下一个本子了,你还得到处求爷爷告奶奶,让人家做修改。

在薪资方面,我到这家公司第一个月,只是打杂实习,所以只有五六千元。干了一年多,最多的时候能拿到一万元。但这也不足以支撑在北京的生活,以及开展需要的社交关系。疫情之后,剧组少了,投资也少了,很少开工,工资就更不稳定了。

在成为执行制片人之前,我曾经在台湾担任两部长剧的编剧,虽然这份工作收入也不高,仅有约合5000多元,需要家里的支持才能生活,但好歹工作省心。我性格内向,不喜欢外出社交,跟别人喝酒、唱K。反而喜欢睡觉、独处,编剧的工作只要交稿就行了,其他烦心事都没有。

所以干了这一两年的执行制片人,我算是看清了,什么执行制片人还不如编剧实在、自由,还是干回老本行吧。

去最时尚的商圈,打最累的工

苏集丨28岁 酒吧调酒师

大约5年前,我从老家来到北京,和一位大学同学一起开了家咖啡馆。为了减少开支,我们就自己当咖啡师,但后来因为两个人的一些小矛盾,咖啡馆便关门了。但也正是因为咖啡师的经历,我喜欢上了这种岗位,因为我可以在某些原料的基础之上,通过自己的一些想法和创意,做出一款新的产品。

咖啡馆关门之后,我就来到了一家五星级餐厅做咖啡师,也是在这里认识了带我踏入调酒师行业的前辈。大概学了半年左右,我就从餐厅餐吧的调酒师学徒出师来到了北京泛三里屯商圈的一家中档左右的商业性酒吧。

我现在工作的酒吧依旧是位于泛三里屯商圈,不过人均300-400元的消费水平,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偏高端了。也正是因为我服务的酒吧档次不断提升,身边就会有很多朋友认为,调酒师的工资是不是很高?是不是位置越好工资就更高?

事实上,调酒师的工资和酒吧的人均消费以及地理位置之间,没有特别大的关联。

像调酒师、服务生,在酒吧里都属于一线部门,看似每天穿梭在大城市的顶级繁华商圈,接触很多时尚、洋气的人,但其实却是彻彻底底的“打工人”。每个月拿到的工资远远不如酒吧那些负责宣传、公关等二线部门同事拿的多。

来源/苏集供图 图/苏集调的酒

调酒师的工资的高低主要取决于调酒师级别,一般调酒师的平均月薪在8000元左右,首席调酒师,月薪也就是在1.2-1.5万元之间,主调酒师工资会高一些,但这个级别的调酒师主要工作不是调酒,而是负责更新酒吧酒单、保证每天的供货和出品,要在颜值和质量上把关每一杯酒。

可能很多人认为,这工资也不算低呀,毕竟可以实现“酒自由”。但其实并非如此,酒吧的工作时间来说不是很不稳定,熬大夜甚至通宵都是时有发生的事。理论上我们每天晚上7点到凌晨2点工作,但如果偶尔遇到节假日或者一些特殊的节日,便会加班到凌晨5点甚至时间更长。

也正是因为总是需要通宵,酒吧为了保证调酒师加班之后不影响第二天的正常工作,一般会为调酒师提供住宿。很多人会觉得在北京这样房租很高的城市可以免费住宿已经是件很幸福的事儿了,可事实上住宿条件真的不怎么样,都是几个调酒师挤在一个房间里,住上下铺,真的远远比不上公司其他部门可以享受租房补贴,选择自己想住的地方去住。

但怎么说呢,虽然我们的工作和工资,远远没有看上去那么有意思,但却可以接触到很多不同领域的人。尤其是当你工作的酒吧偏向于高档酒吧时,你认识的人也会偏向于社会上的中高端人士。而对于我自己来说,本身进入这个行业也不是因为它的工资以及外表看上去的那种“高大上”。尽管已经做了四年多的时间,但我对这个行业还是充满了热情,也依旧在不定期的调制出自己的原创酒 。

*文中诗诗、欧阳、墨墨、贝斯、谢芝、苏集、Lily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你还知道哪些看上去很高大上,收入却一般的工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谢中秀 曹杨 张琳 吕敬之 闫俊文 侯燕婷,编辑:谢中秀,36氪经授权发布。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每天一篇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特邀作者

每天一篇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