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观男孩马斯克

字母榜·2022-01-21 19:11
人形警告发射器

用积极男孩形容年过半百的马斯克,居然没有什么违和感。在B站,一段只有33秒的马斯克采访剪辑,播放量超过10万次,标题就是“如何保持乐观”,那句“我宁愿错误的乐观,也不要正确的悲观”,拥有成为手机壁纸的潜力。

但是,这也许只是马斯克的一个愿望、一个期许,事实是,悲观若是正确的,马斯克不仅会仔细咀嚼,还会坚定不移地传播给全人类,甚至发推特与大家分享。

新年刚刚走过20个日夜,继“经济衰退”之后,马斯克已经通过他的快乐老家——推特——发布了又一个警告:人口不会过剩,而会不足,甚至都没有足够的人类分给火星了。

“马斯克发出警告”这件事,已经成为每年多次上演的例行好戏。

这甚至已经成为国外视频博主的取材宝库,在油管搜索相关关键词,可以看到若干马斯克的警告集锦,或者对某一警告的解读。其中最高的视频播放量超过700万,超过100万的视频也有超过10个。

“马斯克发出最后的警告”“马斯克:为时已晚”“马斯克:我已经警告过你们了”……如果你今天过于快乐,光是看看这些标题就已经足够治郁。

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身上,同时兼具两种特质。乐观留给处世,干就完事儿了,悲观则是底色,说到底万物皆空,“生命的意义在于过程”。

A

这次的警告不是一条推特,而是一串。他不仅援引“2020年美国出生率创新低”“全球出生率骤降预测”等报道,还重提联合国的“世界人口前景”预测,称其对未来将“人口过剩”的判断是无稽之谈。

马斯克同一天连发数条推特讨论人口问题

“人口崩溃”这个担忧已经在马斯克心头盘亘多年。

早在2017年,马斯克就曾在推特中表示:“世界人口正在加速走向崩溃,但似乎很少有人注意或关心。”

到了2019年,联合国发布世界人口展望报告,估计到2050年地球人口将达到97亿,并警告称,在未来30年里,全球将会新增20亿人占据地球生存空间,到本世纪末,全球人口预计将会达到110亿人。马斯克再次发推表达不同意见,他援引挪威学者Jrgen Randers的观点,其在2012年出版的《2052:未来四十年的全球预测》一书中表示,全球人口将在2040年左右开始减少。

“真正的问题不是‘人口过剩’,而是老龄化和人口衰退。”

也是在2019年,人工智能大会上,马斯克就与马云并排而坐,讨论过人口问题的严峻性:“人们常说移民火星,但是……人从哪儿来?火星也需要人去住,现在没有人,只有一群机器。”

在这场持续四十分钟的对谈中,对人口问题的担忧,是俩人少有的共识。

疫情之后的这两年,马斯克似乎愈发焦虑,提及人口问题的频率也在提高。就在刚刚过去的12月,华尔街日报CEO峰会上,马斯克就呼吁大家多生孩子,人口不够,文明将会崩溃。

“我认为文明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是低出生率及其持续迅速的下降。很多人——包括聪明人——觉得这个世界上的人太多了,认为人口增长已经失去了控制,(事实)完全相反。如果人们不更多地生孩子,文明将会崩溃。”

说完这段话,他还加了一句:“记住我的话。”

就马斯克本人而言,这正是他视角中“正确的悲观”,而他正在不遗余力地告诉大家自己的判断。并且与此同时,在行为上,他一如既往的积极投入。马斯克将特斯拉定义为“机器人公司”,谈及未来,他将其意义落在了对劳动力的替代——因为,在他所看到那个并不遥远的未来,劳动力是不够的。

更个人的“实践”是,马斯克与两任妻子孕育了六个生命,马斯克在近年不止一次地将自己称为榜样。人口崩溃是人类文明的巨大威胁、人们应该(像他一样)多生孩子,同样的话他在12月的另一场播客采访中也重申了一遍。

看来,油管博主的视频封面并不耸人听闻,有时候马斯克发出的警告,还真就是十万火急的调调。

B

在人口问题上,马斯克的警告并没有招致太多相反的声音,这其实是个特例。更多的时候,马斯克都会招来争锋相对的对手。

就在那场马云和马斯克的对话之中,除了人口问题,俩人几乎就没有什么共识了。而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对于人工智能的不同态度。

彼时媒体就将之称为“人工智能的乐观者与悲观者交锋“,B站中,这场对话的视频标题被起为“风清扬对话钢铁侠”。

马云的乐观的确显而易见,他将智慧与聪明区分开,认为人工智能聪明但并不具备人类的智慧:“很多人担心人工智能,他们需要对自己有更多的自信。”实际上,马云在那场对话前的几个月,于诺奖得主对话中,也表达过对人工智能的乐观:“今天,很多人讨厌人工智能,但未来,如果没有人工智能整个社会就没办法运转。”

而马斯克则一如既往地对人工智能保持谨慎态度。他不仅认为人工智能将远超人类,而且正因为人类的普遍自信,使得他对未来“失控”的担忧更添阴霾。

马云(左)、马斯克(右)

从2014年开始,马斯克就不断发出对人工智能的担忧,甚至将人工智能称作比核武器还危险的事物。和人口问题一样,马斯克强调“请记住我的话”。

这个观点多少年来不曾改变,除了与马云的交锋以外,马斯克与扎克伯格也曾有过互怼。扎克伯格在2017年的一场直播中,被问到如何看待马斯克的人工智能威胁论,大剌剌地回答说人工智能的反对者与末日鼓吹者太过消极,而且很不负责任。马斯克则发推隔空呛声扎克伯格对这个领域的认识很有限。

除了人工智能失控地发展将会威胁人类以外,在马斯克的眼中,人工智能“作妖”的方式还有很多种。比如人工智能的竞争将有可能带来世界第三次大战,这是2017年马斯克发出的警告,他呼吁监管机构引导人工智能的技术发展。

两种阵营的交锋还在持续,究竟是阴谋论者别有用心,还是短视者盲目乐观,目前还没有定论。

但马斯克显然不会让自己的担忧仅仅停留在心中,也不会寄希望于外部,对于人工智能的威胁,马斯克的最积极应对就是脑机接口业务,他所创办的“神经连接”Neuralink公司,正是可以通过植入芯片提升人脑能力,让人脑有望与人工智能平等沟通——免得未来有一天,人工智能与人沟通完全是对牛弹琴。

C

细看马斯克所展开的若干事业,每一项背后都有着某种危机感的驱使。Neuralink是与人工智能沟通的准备,特斯拉机器人(和自己的孩子)是对人口崩溃的应对。而SpaceX的太空事业,致力于人类最终称为多行星物种,背后是对人类灭绝的担忧。

前几天马斯克还在推特中说:“太阳膨胀可能会导致地球上所有物种灭绝,包括人类。只有让生命多行星化,才可以避免这种命运。”

同样走“太空殖民”路线的贝索斯,相比而言出发点就乐观得多。在贝索斯的愿景中,太空殖民地将会建造在离地球很近的地方,地球被保护起来,在太空出生的人们可以回去参观,就像逛公园一样。

这个愿景在马斯克看来自然是毫无意义的,既然太空殖民的背后动因是担心太阳膨胀导致的物种灭绝,那靠近地球的殖民地也难逃被烧死的命运。

闭上眼睛想象两种未来,马斯克的多行星殖民多少有些悲壮,而贝索斯则勾勒了一幅世外桃源画卷。

同样地,在特斯拉与太阳城的新能源事业背后,是对能源危机的担忧。早在特斯拉收购太阳城的前一年,马斯克曾在一档电台节目中发出警告:“本世纪我们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是可持续能源生产和消费的问题。”

在马斯克的眼中,人类依赖这种日益减少的资源,这行为很“疯”。既然对环境有害,而且迟早用完,人类为什么不早早调转船头,为什么要在一条死路上一边哀叹一边前进?

有意思的是,纵观马斯克的这些警告,无一不提到“人类文明”。说到底,马斯克的最大担忧,就是人类文明的终结。工作狂看起来跨界做了很多事,其实不过都是在为人类文明的延续而奋斗罢了——至少马斯克的故事是这样讲的。

这个故事目前为止还是有相当的说服力的,马斯克的逻辑自洽,人类文明与他当下所展开事业之间的关系,也与他自己的人生一致。马斯克在华尔街日报CEO峰会上,虽然谈到了对人口下降的担忧,但却表示自己并不想要永生。

他的理由很清奇:如果不是固有一死,还真有可能没这个动力和压力做这么多事情了。换句话说,生命的有限让生命更有意义。

当然了,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站在桥上的马斯克挥舞双手大喊危险的时候,也有人看着马斯克,觉得这人本身就是个危险。

去年12月,欧洲欧洲航天局局长约瑟夫·阿施巴赫已经敦促欧洲大陆领导人停止助长埃隆·马斯克主宰新太空经济的雄心。他警告称,缺乏协调一致的行动意味着马斯克正在“自己制定规则”。

那个想要抚平焦虑地积极男孩,最终成为了别人的担忧。

参考资料:

中国财经:《马云马斯克上演“双马对话”:人工智能的乐观者与悲观者交锋》

虎嗅:《贝索斯的“流浪地球”,竟是一根柱子 》

茶马星球视野:《原创 联合国预测未来30年人口大增,埃隆马斯克唱反调:人口将面临崩溃 》

新能源视野:《原来马斯克真正野心在于能源》

品玩:《马斯克的特斯拉准备收购太阳城,上火星前先解决地球的能源问题》

BI中文站:《马斯克:本世纪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能源危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毕安娣,36氪经授权发布。

+1
2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让未来不止于大。勾搭加微taiqiuhenniu
特邀作者

让未来不止于大。勾搭加微taiqiuhenniu

提及的项目

查看项目库

下一篇

在线售票平台“影托邦”接入抖音,猫眼淘票票有了新对手?

2022-01-2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