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媒体来势汹汹,电影院会被“杀死”吗?

全媒派·2022-01-21 09:40
流媒体与院线的竞与合

在接近十年的时间里,流媒体以一种来势汹汹的闯入者姿态,革新了大众观看影视作品的方式。

技术层面,移动互联网加速普及,宽带基础设施不断完善,提供了基本前提。日益丰富的内容形态,为观众提供多重选择,而推荐算法使每个人都能从巨大的内容池中找到适合自己的内容。可以说,对大多数人而言,流媒体已经成为最主要的收视渠道。

日异月殊,此长彼消。与流媒体的兴盛不同,传统院线渠道却呈现出下滑的趋势。这种情况在国外尤为明显,不仅体现在票房和观影人数上,也体现在影视作品的数量和质量上。

疫情冲击之下,线下影院的颓势更加明显,甚至有一些人预测,即便疫情结束,影院也会继续衰落下去,而流媒体才是真正的未来。流媒体真的会“杀死”电影院吗?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将带你回顾流媒体崛起对院线造成的冲击,并探讨二者之间的竞合关系。

01流媒体来势汹汹,电影院节节败退

近几年,流媒体正在快速发展,并且来势汹汹。Conviva在2021年的一份报告佐证了这一点。报告发现,流媒体业务继续快速增长,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全球增长达266%,91%的美国人积极使用流媒体。[1]

而电影院却在与流媒体的竞争中节节败退。以传统院线最典型的代表AMC为例,它是美国最大连锁影院,2021年三季度财报显示,虽然其营收达到7.63 亿,但净亏损达到2.24亿美元。

严格来说,流媒体和电影院这二者对应着不同的消费场景,受众群体也存在一定差异,并非完全的零和博弈。不过,从事实层面来推断,由于流媒体和电影院是当下长视频内容消费的两种最主要形式,而且种种迹象的显露,很难不让人构想出一幅二者“你死我活”的竞争图景。

Netflix、Amazon Prime Video、Apple TV+都是流媒体队伍中的佼佼者。美国老牌电影制作公司也不甘示弱,迪士尼推出Disney+、华纳上线HBO Max、环球影业推出Peacock。目前为止,美国排得上号的流媒体平台已超过30家。

与传统院线相比,流媒体行业在很多方面都具备着优势,这些因素环环相扣、互为基础。例如充沛的资金预算,使流媒体平台能够使用一流的制作班底,请来大咖位的演员和编剧,制作出精良且有吸引力的内容。

量大质优的作品会“俘获”海量用户。而且,这些内容还不仅仅只有C端的吸引力,在专业领域也频频获得认可,比如奥斯卡奖、金球奖等。种种因素,都让流媒体平台在与院线的对垒中获得足够优势。

流媒体相对于电影院的优势,可能是网络在线时代的一种必然。

Scified的一篇分析文章指出,当下大多数行业都发生了类似情况,消费者更多使用在线服务而非实地进行消费。比如旅游业,已经很少有用户会再去旅行社预订住宿或航班,而是会使用在线平台安排一切;在不少国家,赌场的衰退也是因为这一点,玩家更喜欢在线上玩赌博游戏。电影院的衰退也是在线服务时代的一种必然,而这种趋势只会越来越普遍。[2]

对于普通观众来说,他们在工作之外的剩余时间往往有限,再加上内容消费的“首次效应”,在一个端口上消费内容,往往就会不再去另一个端口消费。

相比之下,流媒体平台以更友好的价格(一个月的订阅价格仅等于看一次电影的价格),更方便的体验(随时随地可以打开看),在用户的选择中居于优势地位。

而疫情的到来更是令情况雪上加霜。人们被隔离在家无法外出,流媒体成为最主流的观影选择,而线下的电影院却进一步失去观众。2020年,诺兰的《信条》是为数不多选择在院线播放的大片。最终,这部被视为“2020年电影院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大作,在全球范围内仅收获3.8亿票房——与之相比,诺兰同题材的《盗梦空间》的票房是8.4亿。

疫情之前,人们去电影院观看首映大片仍然是最为主流的选择,而疫情导致的社交隔离对实体影院产生致命的影响。对实体影院来说,一方面没有顾客消费,另一方面却仍有许多间接费用需要支付,包括租金、员工工资、电力成本等等,于是也加速了实体影院的倒闭潮。

在大势之下,流媒体平台通过对内容增加投入的方式,进一步巩固竞争优势。流媒体长期投入大量资金用以制作原创内容,特别是各类电影大片。一个常被用来流媒体平台不差钱的例子是Netflix:仅仅在2018年,Netflix就在 《毒枭》(Narcos)、《蒙上你的眼》(Bird Box)等剧集上花费了130亿美元——这等于《泰坦尼克号》制作成本的65倍。[3]

充沛的预算使流媒体平台能动用最好的制作班底,也能帮助它请来最大牌的明星演员。要知道,在几年之前,大多数好莱坞明星都还对流媒体持谨慎甚至排斥的态度,但目前情况已经发生了逆转。

Apple TV+的《芬奇》请来了汤姆·汉克斯,Netflix年末新片《不要抬头》拉来了“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梅姨”梅丽尔·斯特里普、“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大魔王”凯特·布兰切特等众多奥斯卡级别的巨星。更别说坐拥正义者联盟的HBO Max和坐拥复仇者联盟等多个IP的Disney+这种老牌影视制作公司的流媒体平台,老东家多年的积累让他们握有强大的明星资源。

在优秀的制作班底和强大的明星阵容加持下,流媒体平台生产出一流的影视内容,对传统院线来说,这显然不是好消息。

一方面,Netflix、Apple+等原生流媒体平台牢牢地将自制剧集的播放权攥在自己手中。它们对影视作品生产环节进行了大量投资和布局,因而能控制整个供应链,对内容的分发有着足够的话语权。

另一方面,老牌电影制作公司也更重视打造自家流媒体平台,进一步打破院线首播和独播的优势,电影院的未来更加不容乐观。

流媒体本身就是内容分发的平台,而现在把内容制作的能力也掌控在自己手里,在分发方面有足够话语权;而缺乏制作能力的传统院线,就像是嗷嗷待哺的小鸟,只能看着前者的眼色,或许吃一口热饭,或许只能吃残羹冷炙。

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流媒体平台与院线一直有“窗口期”的协定,即新发行的电影在院线上映一段时间(一般是90天)后才能上线流媒体。但面对遥遥无期的疫情,不少电影公司改变了这一规则。比如华纳影视就宣布,2021年17部新作都将在同步登陆自家流媒体平台HBO Max,不少影视公司纷纷效仿,这意味着原有的院线窗口期被渐渐蚕食了。

有人说,评奖可能是一个限制,因为目前主流的电影奖项依然要求影片在影院发行过。但是大部分流媒体平台都会采用一种符合规定的处理方式,它们会在有限的时间里,在少数几家电影院进行影片放映,来获得评奖资格。对院线来说,就等同于失去了大量流媒体电影的首发权。

图片来源:公众号提供

02流媒体会“杀死”电影院吗?

如果说疫情是一只“黑天鹅”,导致了电影院的衰退。那如果疫情结束,电影院还会有转机吗?

前途似乎并不明朗。观众们已经被培养起使用在线服务的习惯,随时随地打开屏幕就能欣赏影片。而且,流媒体平台的收费也更低,一个月的订阅费用基本才等于看一次电影的价格。

但我们确实不必太过悲观。如果一定要给“流媒体会杀死电影院吗”一个答案,那一定是“否”。

表面看起来,手机上的流媒体视频和影院的大银幕,是新旧媒介的对抗与冲突。但究其本质,这是两种不同的媒介类型,有着不同的分工。

哪怕把电影院看作一种旧的媒介形式,纵观历史,也没有一种旧媒介会因新媒介冲击而完全退出历史舞台。20世纪50年代,当电视开始进入千家万户的时候,不少人就声称电影院即将灭亡。但时至今日,这种预测也没有真正实现。电影院依然活得很好,疫情之前,全球电影行业的票房一直处于上升态势。

麦克卢汉曾说:“过时的技术成为艺术。”从媒介特性的角度讲,电影院始终都有流媒体不具备的优势,那就是观影体验。

在电影院观影时,漆黑的周边环境,会强制受众提升专注力,聚焦于影片本身;极致的声光效果,又能充分发挥影像视听魅力。但流媒体是以手机和电视投屏作为载体的,随时会被打断、随时会跳出,碎片化的观影体验难以提升到对影视作品的艺术鉴赏层面。

前面提到,流媒体平台在制作上愿意投入较大资金,在市场的开拓上也遵循着典型的互联网思维,即先烧钱抢市场,再形成竞争优势。但平台为内容制作投入越多,也就面临更大的营收压力。2022年初Netflix全面提高美国的订阅价格,就是缓解这种压力的表征。流媒体平台之间在内容方面的竞争同样激烈,比如Disney+上线后,就抢夺了Netflix的很多资源。

相比院线电影,流媒体电影也更容易被盗版。因为是在用户本地设备上播放,哪怕是采用再严密的防盗版机制都很艰难。仅《黑寡妇》一部电影,就因盗版损失超过6亿美元。[4]

回到直接对话层面,流媒体对影院的负面影响可能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二者的竞争关系远未到“你死我活”的程度。

Nato(National Association of Theatre Owners,全国影院主协会)的一项研究调查了2000名美国居民,这些人既消费流媒体内容,每年也至少会去影院看一部电影。研究发现,观看大量流媒体内容的人,也会更频繁地去往电影院。而那些没有订阅流媒体服务的人,则很少去电影院。[5]

本质上,流媒体和影院的主要受众都是那些爱看电影的人,这部分人或许会对交了会员费的流媒体平台保持一定程度的粘性,但这不意味着他们就不去电影院消费了。

一篇挪威学者的论文提供了另一个有趣的观点:流媒体服务反而使电影院变得更加重要了。这是因为流媒体平台往往倾向于提供全球普适的热门剧集,但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本地电影很难登上这些平台。因此,这些电影的制片人和发行商会更加依赖影院的收入。随着本地电影对影院收入的依赖性越来越强,使得影院在谈判中处于更有利的地位。[6]

未来,流媒体和院线更可能会形成一种合作式竞争关系,发挥各自媒介特性,吸引不同场景、不同需求的消费者。流媒体可能会以更加丰富的内容和随时可看的特性,覆盖越来越多的用户群体;而电影院也会继续以良好舒适的环境和效果取胜。

一个成功的例子是华纳影业的《哥斯拉大战金刚》。这部电影在影院和流媒体平台同时上映,最终全球票房超过4.6亿美元,在线上线下都创造了优秀的票房成绩。这至少证明,影院和流媒体并不是非此即彼,而可以并驾齐驱、良好共存。

参考链接:

[1]Conviva’s state of streaming: Content Discovery 2021

[2]https://www.scified.com/news/is-netflix-killing-movie-industry

[3]https://www.bbc.com/news/av/business-47336214

[4]https://screenrant.com/black-widow-movie-piracy-profit-loss-600-million/

[5] https://www.bbc.com/news/av/business-47336214

[6] https://sciendo.com/article/10.2478/njms-2019-00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苏伦,36氪经授权发布。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