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都股份涉锂“掩盖”债务危机?

证券市场红周刊·2022-01-19 09:17
​表面上看宋都股份债务压力不大,但公司以开发项目抵债,债务情况似乎并非表面这么简单。

表面上看宋都股份债务压力不大,但公司以开发项目抵债,债务情况似乎并非表面这么简单。

在宣布投资5亿元发展锂业前后,宋都股份(600077.SH)连拉4个涨停。就在同一时间,宋都股份还公告,转让私募份额给供应商用以冲抵债务,看似没有债务压力的宋都股份偿债危机阴云密布。

切入火热的新能源赛道给宋都股份股价带来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以至于市场忽略了公司目前的债务压力。宋都股份向供应商转让的私募公司拥有9个房地产投资项目,即公司转让私募公司是以资抵债。

表面上看,宋都股份有息借款尚不足百亿元,现金也足以覆盖占比不高的短期借款,但出售资产抵债和少数股东损益持续为负说明情况并非如此简单,且疑似公司员工成立的公司与宋都股份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牵连。

资产转让抵债务

宋都股份1月5日宣布,公司计划投资5亿元设立浙江宋都锂业有限公司(下称“宋都锂业”), 公司股价连续涨停,在地产股一片低迷中,宋都股份的表现鹤立鸡群。

也就是在宣布“涉锂”的同一天,宋都股份还发布一份公告,市场对此似乎并未予以关注,公司子公司计划将其持有的嘉兴桢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嘉兴桢诚”)30%的投资份额,以上限6.01亿元转让给长期供应商杭州西奥电梯有限公司(下称“杭州西奥”)。

宋都股份在嘉兴桢诚的出资额为5.33亿元,这说明此次转让并没有太大溢价,且杭州西奥并不需要向宋都股份支付一分钱,因为在交易前,宋都股份下属子公司尚需偿付杭州西奥在途借款本金为11.68亿元及对应利息,此次转让款将直接冲抵上述本金及利息。嘉兴桢诚目前有9个房地产投资项目,这意味着此次转让后,这9个房产项目的开发收益将归杭州西奥所有。至于具体是哪9个项目,其进展如何、盈利与否,公告没有透露。

杭州西奥在宋都股份年报中首次出现是2019年,彼时宋都股份有3亿元的其他应付款属于杭州西奥,性质是“往来款”。2020年年末,宋都股份欠下杭州西奥6亿元的资金拆借款,公司控股股东浙江宋都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宋都控股”)还将3.75亿股质押给了杭州西奥;2021年上半年末质押给杭州西奥3.65亿股,占已质押股份的比例远超80%,宋都控股持有宋都股份4.69亿股,已经质押4.36亿股。

由于债务危机,不少房企在甩卖资产之外,还采取了以资抵债、以房抵债或者以股抵债的方式来解决债务问题。宋都股份是否也出现了债务危机,否则公司怎会出让9个房产项目来抵供应商的部分债务呢?

实际上,在以资抵债前,宋都股份也已经开始转让资产了,只是并不顺利。2020年年底宋都股份公告,公司以5.3亿元出售商业楼房、车位和商超等资产,这些资产账面存货价值5.09亿元,即出售资产也没有多少溢价,基本以成本价出售。

上述商业物业等原计划两个月左右完成出售,但根据宋都股份2021年半年报,不知是为何,资产出售仍未完成交割。

将大量开发项目转让给供应商杭州西奥,宋都股份前期努力只能为人做嫁衣,且在宋都股份以资抵债之时,高质押的大股东宋都控股日子也不好过。根据2021年9月发布的一份质押公告,2020年年末宋都控股负债总额413.39亿元,负债率超过90%,全年的净利润只有2500万元,银行贷款总额高达110.15亿元,有息负债总额只会更多。

从宋都股份定期报告公布的债务规模看,公司看似没有沉重的债务压力。不过频繁的资金拆借、若隐若现的疑似关联方或许说明,宋都股份的有息债务并非账面显示的这么简单。

负债暗礁

宋都股份的有息负债是从2019年开始猛增的。2018年公司期末融资总额为41.16亿元,2019年年末拉升至81.92亿元,平均融资成本也从6.23%涨至7.35%;2020年年末融资额83.2亿元,平均融资成本为8.42%,攀升至近年新高。

而且,宋都股份短期债务很低。2017年年末,公司短期借款为11亿元,2020年年末只有3.17亿元,2021年三季度末更是不足2000万元。虽然公司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有20.23亿元,但同期公司货币资金超过77亿元,公司并不存在短期债务压力。

当然宋都股份货币资金中很大一部分无法使用。以半年报为例,2021年上半年末公司43.4亿元现金受限。扣除此部分,宋都股份还有超过40亿元现金,足以覆盖约20亿元的短期到期债务。

不过这只是期末融资额,并不意味着表内的全部债务。仅以2020年年报为例,宋都股份现金流量表的筹资活动中收到资金拆借款96.31亿元,上一年仅有15.79亿元,其中有多少在年底前归还,有多少成本不到8%呢?毕竟公司有81.17亿元是从关联方拆借而来。

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公司长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等合计已经不足80亿元,看似在下降,但与公司甩卖项目抵偿债务的事实相背离了。

在有息负债增长时,宋都股份的少数股东权益也增长至高位,公司少数股东权益是从2018年开始明显增长的,2018-2020年年末为5.17亿元、8.75亿元和10.06亿元,2017年年末刚2亿元出头,而2021年三季度末有所下降至8.84亿元。

2018年年末,宋都股份少数股东权益占比首次超过10%,之后的2019-2020年以及2021年三季度末占比都在15%-20%。可见,公司少数股东权益占比并不低,但少数股东权益一直亏损。

2018-2020年,宋都股份少数股东损益分别为-1150万元、-284万元和-3175万元。少数股东权益规模的增长反而进一步加大了亏损,2021年前三季度亏损进一步放大至5910万元。在此之前数年,宋都股份的少数股东权益规模不大,但终究是盈利的,如今公司少数股东权益规模越大,亏损反而越多了。

宋都股份的房地产开发业务主要集中在以公司总部杭州所在的长三角。在近年来的拿地中公司也开始与其他房企合作,要么成立联营合营企业,要么成立合资公司,因此公司长期股权投资和少数股东权益开始有了明显增长。

自然人林晨入股的多家私募成为宋都股份旗下多家子公司的股东,如杭州宋荣汇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该私募主要出资人是三个自然人,其中包括林晨和马春飞。

工商信息显示,2017-2021年马春飞曾是宋都股份大股东宋都控股的董事,直至2021年5月底才退出。在一份公开的诉讼中,林晨是宋都股份的一名员工。

除了上述提及的私募公司外,林晨和马春飞还共同是多家私募的主要出资人,这些私募公司在工商信息中留下的对外联系方式,也是宋都股份旗下公司对外的联系方式。这样的少数股东究竟是无关联的第三方还是隐藏的关联人呢?

除了入股项目公司外,接盘项目公司也是业务之一。2020年,宋都股份将全资子公司杭州香悦郡置业有限公司转让,从而不再纳入合并范围。

工商信息显示,转让的接盘方是杭州泰雄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泰雄投资”),翁柯峰和郑慧芳是泰雄投资的两名股东,前者持有公司80%股份。需要关注的是,泰雄投资的联系电话与宋都股份旗下多家公司联系电话完全一样,公司在工商登记中留下的邮箱是宋都股份的企业内部邮箱。

不仅如此,在宋都服务(9608.HK)登陆港交所的过程中,泰雄投资还曾接盘宋都服务转让的一家合营企业公司股份,彼时还宣称泰雄投资是独立第三方。泰雄投资使用的是宋都股份旗下公司的电话,邮箱是宋都股份的企业内部邮箱,而且宋都股份大股东宋都控股下属的其他公司中,翁柯峰还是其董监高人员,说泰雄投资是宋都股份的独立第三方,其独立性何在呢?

在已经出现债务危机的房企中,年销售破千亿元的房企比比皆是,账面上数百亿元的现金,三道红线皆为绿档,债务危机在毫无征兆中次第发生,开始以资抵债的宋都股份是否也会如此尚不得而知。不过在进军锂业的利好刺激下,高涨的股价起到的作用可谓是一箭多雕:缓解大股东高质押局面、减轻到期员工持股计划的浮亏压力、化解可能“零回购”的收场质疑。

涉锂动机不单纯

如前所述,宋都股份大股东宋都控股质押已然在高位,且质押已经多次办理延期,质押比例已经超过90%,公司实控人俞建午持股1.31亿股,其中的9600万股即近75%也已经质押。二者合计持股约6亿股,近90%已经质押。

即使算上一致行动人郭轶娟和云南信托-苍穹1号单一资金信托所持股份,4家股东合计持股6.72亿股,质押数量为5.32亿股,占比约为80%。质押主要是为了从杭州西奥获得借款延续,也就是此次以资抵债的对象。

在股价一路下跌后,宋都股份股价较前期高点已经腰斩,宋都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已经没有多少股份用以补充质押了。在进军锂业股价轻松斩获连续4个涨停后,质押预警和平仓危机轻松化解。

获益的还有多次延期的员工持股计划,目前宋都股份两期员工持股计划都已经被套。

2016年宋都股份推出首期员工持股计划,公司以5.41元/股耗资约2.7亿元买入4995万股;2018年宋都股份再度实施员工持股计划,公司以3.89元/股耗资约1.28亿元买入3303万股。

综合计算,两期员工持股计划合计的持股成本约为4.8元/股,连续涨停后宋都股份的股价还未达到这一价格,但对于2018年的员工持股计划而言,公司目前的股价已经相差不远。

在两期员工持股计划多次延期后,2016年员工持股计划将于两个多月后到期,2018年的员工持股计划将延续到2023年9月。即将到期的首期员工持股计划即使无法完全回本,也已经将大部分亏损抹平了。

在连续拉涨停的局面下,即使回购以“零出资”收场,似乎也不会有太大影响了。约一年前的2021年1月底,宋都股份推出回购方案,计划回购金额下限不低于1.3亿元、上限不超过2.6亿元,回购价格不超过4.61元/股。

截至发稿,宋都股份本轮的回购金额依然挂零。距离回购到期仅剩不到半个月,宋都股份的此次回购是否还会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呢?已经开始以资抵债的宋都股份是否有充足的资金来足额实施值得怀疑。

宋都股份的主业是房地产开发,公司业务与锂业完全没有关联。

跨界的目的究竟是为了开发第二产业还是另有所图值得商榷,不过在宣布进军锂业之前,宋都股份也曾多次发展第二产业,最终要么无疾而终,要么难成气候。

跨界只打雷不下雨

宋都股份此次跨界涉足的锂业是个四无产品:无相关业务、无技术储备、无相关资源和无专业团队。

而且,需要说明的是,宋都股份是在1月5日公告公司进军锂业的,股价在前一天即1月4日开盘后迅速拉至涨停板,股价在利好发布前已经放量涨停,这种情况往往容易引发投资者对公司内幕消息是否泄露的质疑。

对于宋都股份来说,跨界并不陌生。2015年年报中,公司提出构建双主业驱动模式,奠定公司未来五至十年的发展基础,增资生物检测并正式布局大健康领域。

2016年,公司又成立数家私募公司,以求切入医疗产业和医疗供应链等实体产业。

2018年,宋都股份在大健康产业的布局迎来实质性进展。公司通过签署土地流转协议,获得衢州农地总面积约3.6万亩,并在当年获得当地政府正式颁布的面积为4317亩的土地经营权证书,切入大健康产业中以种养殖和食品安全为核心的上游领域。

2019年,宋都股份获得经营权的土地面积达到8418亩,公司还上线了网站,在宋都的官网中仍有相关新闻的介绍。

从2015年前后开始探索大健康领域发展,直至2018年才找到方向,2019年进一步提速,宋都股份跨界之路并不平坦。

可奇怪的是,好不容易找到大健康产业的方向,2020年年报对于大健康种养殖业一字不提,流转土地的信息也只字未有介绍。

公司现代农业示范的网站早已经打不开,辛辛苦苦发展几年的大健康产业似乎转瞬间消失不见了。

放弃了多年寻找的大健康产业,宋都股份转身又搞起了代建业务。2019年,公司开启了代建扩张步调,按照公司的说法,是迈入“地产+”时代,全年公司在大本营浙江获得3个代建项目,新增代建规模近62万平方米,预计代建费金额近6000万元。

2020年,宋都股份获得5个代建项目,2021年上半年公司获得1个代建项目,公司尚在开发的代建项目总建筑面积为201.93万平方米。代建项目或许可以为公司带来部分现金流,但影响微乎其微。

2019年和2020年,宋都股份其他业务收入1.75亿元和2.07亿元,2021年上半年为2909万元,占比都不足5%。公司其他业务营收主要是租赁、代建等收入,与宋都股份2020年超过70亿元的收入相比,影响基本可以忽略。即使公司代建业务成倍增长,短期内也难以对开发业务形成替代。

在近年来的多元化中,宋都股份始终强调的是“地产+”,对于跨界并未再有任何试探性的介绍。在债务压力若隐若现的当下,公司毫无征兆地跨界热门的新能源锂业,究竟是何意图?截至发稿,宋都股份没有回复《证券市场周刊》的采访。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证券市场周刊”(ID:capitalweek),作者:杨现华,36氪经授权发布。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