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村里的咖啡馆:对面就是田野,顾客却要排队

咖门·2022-01-19 20:38
咖啡馆下沉可以“沉”到哪儿?

导语:

咖啡馆下沉可以“沉”到哪?

五六线开店已经不稀奇了,已经有人跑到“村里”去开咖啡馆。

有的一开就是8年,有的最高日出杯量在400+,日营业额能达到1.8万。

对面是田野,四周是农家,这些乡村咖啡馆是怎么开起来的?

牛奶从大城市配送,这家“村里的咖啡馆”已开了8年

在四川广汉市城郊,筱筱家咖啡馆迎来了8周年店庆。 

这家店位于离城市六七公里的村子里,从大路转到小路,才能看见木刻的招牌。 

周边是普通的乡村,对面就是农田,咖啡馆也像个农家小院。但一进门,你会觉得 这家藏在村子里的店,像是一线城市的精品咖啡馆:

绿植、座椅、草坪,靠窗边有吧台位,手写菜单搭配老式台灯,温馨又家常;

店里主营经典款咖啡,也做少量特调,产品定价在20~40元,餐食、甜品都有售卖;

每款咖啡有不同的杯子,牛奶从成都配送,豆子早期靠国外的朋友邮寄,后期开始学着自己烘焙。

这样一家专业的咖啡馆,开在村里,有人来喝吗? 

老板笑笑告诉我,她选址在油菜花田附近, “开在村里的咖啡馆”,吸引了大批野餐踏青的游客。

很有精品咖啡馆 的元素 

2013年,厌倦城市生活的她,选择了回到老家创业。乡下的房子和小院都是现成的,只需重新装修就能开张。“这就是我的家,赚多少钱无所谓,能维持基础生活就够了。”她说。 

在开店过程中,政策大力发展乡村经济,笑笑作为大学生回乡创业,被媒体争相报道,咖啡馆吸引了更多人注意,生意最好的时候,“顾客都要排队喝咖啡”。 

来店里的顾客,不少是多年的熟客,有对在成都的夫妻,甚至每次约会都会专门来店里。 

日营业额最高1.8万,“这里是极好的下沉空白”

在天津蓟县,文乐已经在乡下景区附近开出了3家可否咖啡,面积都在60~70平。 

有的开在民宿里,和民宿共享流量;有一家开在西井峪民俗文化村里,古朴的砖墙,与新潮的咖啡产生强烈的反差感。 

可否咖啡主打经典款,美式定价26元,拿铁30元左右,单店最高日出杯量在400+,营业额能达到1.8万/天。 

可否咖啡之前,文乐在蓟州区已经开出了一家吉昂记咖啡馆,做城区的咖啡生意。 

文乐从2017年开始研究下沉市场的投资机会,在他看来,咖啡下沉市场存在一定的空白,而位于天津市的蓟州区,是极好的空白市场: 

既有本地人口,又有大量游客,在天津的几个区中,只有蓟州区拥有1千5百万的游客人次。

他告诉我,会来可否喝咖啡的客人,大部分是“对咖啡有刚需的游客”。为了精准捕捉到这类人群,文乐在选址上颇费心思。 

他选择靠近有文艺范儿的景区,并且与民宿绑定在一起。 在他看来,这两年民宿比较火,而且愿意住民宿的顾客,与爱喝咖啡的顾客有重叠。 

比如开在民宿中的可否咖啡,文乐借民宿的露台,创造了一个“落日咖啡”的概念,很多游客会慕名打卡,在夕阳下喝咖啡。 

“落日”咖啡 

今年五一,文乐还计划开出第5家、第6家分店,均为新店型,一家计划开在水库沿岸,面积为300平左右,另一家计划开在户外野奢营地的老厂房中。 

乡村咖啡馆,顾客到底是谁?

听了他们的故事,让我发现,无论是广汉的筱筱家咖啡,还是蓟州区的可否咖啡,“乡村咖啡馆”其实具有一定共性。 

1. 最大用户群,是“喝惯了咖啡的城市游客”

笑笑告诉我,虽然开在了农村,但村里人很少来喝咖啡,她主要做的还是市区顾客+游客的生意。 

在美好的田园风光里喝一杯咖啡,是乡村咖啡馆最大的用户场景。

在田园风光里喝一杯咖啡 

城里游客对于油菜花田有种天然的情怀,春天油菜花盛开,极其适合踏青野餐,筱筱家咖啡对面还有个草莓基地,没座位的时候,顾客也可以去草莓基地摘草莓。 

而一开始就看中游客生意的可否咖啡,客群占比差不多能达到80%游客+20%本地顾客。

2. 维护市区客群,可以不断向乡村引流

这两家店,面对本地客群,都有套不同的运营方法。 

4年前,笑笑在城市开了分店,60多平,专门做市区老顾客的生意。 

文乐则在天津城区开了一家吉昂记咖啡馆,通过吉昂记引流,也为开在乡村景区的可否咖啡带来了更丰富的客群。 

实际上,所有的市区顾客,都有郊游踏青的需求,都有机会成为乡村咖啡馆的消费者。

3. 城市可以做特调,但乡村要以经典款为主

我发现,乡村咖啡馆售卖的,通常都是意式、美式、手冲为主的经典款。 

但笑笑开在城市里的店,考虑到市区消费者更加“新潮”,加入了调酒类产品。 

文乐的吉昂记会做更多样的特调,还会尝试与辣椒、番茄等更加创意独特的搭配,与位于乡村、主做经典款咖啡的可否咖啡截然不同。 

究其原因, 踏青的体验已经很丰富了,人们在乡间走进咖啡馆,更希望喝到一杯单纯的咖啡。 而城市咖啡馆竞争更激烈,人们对产品的丰富、新颖度要求更高。 

回老家村里开一家咖啡馆,会成为新的商机吗?

打开小红书,像筱筱家、可否咖啡这样的乡村咖啡馆还有很多。 

乡村咖啡馆的兴起,让我看见了咖啡下沉市场的新方向。

这些年,国家一直在提倡“乡村振兴”,发展乡村旅游、提升乡村经济,现在的乡村已经和以往大为不同, 这或许同时给了咖啡创业者更多机会。

但在乡村卖咖啡,只有创意和专业还不够,接地气也不能少。 

筱筱家和可否咖啡都在做“咖啡+”模式,也就是咖啡+餐/甜品形式。 

笑笑在开店过程中观察到,不少来游玩的消费者,满足的不仅仅是喝杯咖啡,在开车和游玩过程中的消耗,让他们更想吃点东西填填肚子,于是2016年之后,筱筱家也开始售卖餐食。 

在蓟州区的可否咖啡,也会在店里做咖啡+甜品的组合,通过产品组合形式提高客单价。 

并且和一线城市相比,下沉市场更好做消费升级,有比较大的试错弹性空间,失败的成本可控。 

下沉市场节奏和市场反应速度,也都相对较慢,“村里开了家咖啡馆”,很快就能成为当地的新闻。 

本质上,乡村咖啡馆,是下沉市场的另一个选择: 寻找去到下沉市场的一二线城市顾客,满足他们的咖啡场景需求。

在北京做过风投、很懂品牌运营的文乐告诉我,他十分看好这片市场空白,正在用不同的店来验证模型。 

结语

换个角度来看,游客走进乡下景区喝咖啡,或许是咖啡真正融入日常的一种表现,喝咖啡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 

而咖啡走入大众,从来都不是几句话的事,而是需要一杯一杯的产品,一家一家的门店,不断做尝试。 

在乡间开咖啡馆,也是一种有意义的尝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咖门”(ID:KamenClub),作者:梦婕,视觉:江飞,36氪经授权发布。

+1
1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提及的项目

查看项目库

下一篇

不婚趋势下,婚摄乱象加速了行业颓败。

2022-01-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